第五二三章 天子剑,讲道理

    卫兴朝很忙,面见了嬴帝之后,嬴帝立刻给了他足够的权限,让定天司去追查。

    旁人怕是不太明白嬴帝如今的心态,秦阳却是清楚的很。

    无论是神朝之内如何闹腾,下面的如何相互攻讦,如何相互下黑手,权贵们又如何为自己捞好处,以神朝的底子,千八百年之内,绝对不会出什么大乱子,也不会有人有足够的能力揭竿而起。

    甚至出现了楚朝的沐氏后人什么的,嬴帝也不甚在意,只剩下俩歪瓜裂枣了,能干什么?就算有心想要搞事,也未必有这个能力掀起多大风浪。

    他只需要稳住局势,直到念海的浪潮落下,念海世界重新出现,他的本尊重新出现,到了那个时候,有任何乱子都能强行镇压。

    如今会让嬴帝在意的,自然是前朝了。

    前朝大帝尚有一尊法身存世,等同于前朝大帝在世,有这一点,他就能阻止起来足够的力量,将前朝余孽尽数整合,这些一盘散沙的力量,有了共同的方向,这就会严重威胁到如今也只有一尊法身尚存的嬴帝。

    如今因为一个沐氏余孽,牵扯出了黄氏的人,又牵扯出了一位修成了虚空真经的强者。

    仅此一点,就足够让人想到了那尊已经消失的前朝帝君的法身。

    回顾前些年发生的事情,这些乱七八糟的乱子,是不是就是前朝帝君一步一步的试探?

    从嬴帝到卫兴朝,他们不得不多想了,也不得不在这种猜测的基础上来做事。

    万一是真的,嬴帝都可以看到后面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万一让前朝的帝君法身发现他的外强中干,对方绝无可能不把握这个万载难逢的机会。

    于是,嬴帝打开了栅栏,放出了定天司的疯狗,开始了全力追查。

    卫兴朝亲自率人来到了黄氏的领地,一手捧着圣旨,一手握着嬴帝赐予的天子剑,命黄氏所有的强者,无论在干什么,必须第一时间见到。

    在闭关的黄氏强者,只要有道宫境界的,必须全部见一面,也必须放弃抵抗,让定天司请出母镜,以人为根基,回溯确认。

    黄氏现任家主脸色难看的很,可是也不得不低头。

    他们这些人最是清楚不过,嬴帝心中最大的禁忌,就是大胤神朝。

    但凡是牵扯到这些,嬴帝都不会手软。

    献国公、前刑部尚书、臣田侯……

    这些人飘荡在离都上空的哀嚎,到现在还没消散呢,如今有一位精通黄氏不少不传之秘的强者亲自出手了,定天司来黄氏,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只是没想到卫兴朝会手持圣旨和天子剑一起来。

    这是什么意思?意思就是黄氏若是不尊圣旨,这边就要当场杀人了,手持天子剑,意义上如同嬴帝亲至,实际的力量上,天子剑乃是神朝法宝之中最强的杀伐之宝,可以调动神朝之力,爆发出极为可怕的威能。

    若是嬴帝一手玉玺,一手天子剑,站在大嬴神朝的疆域,普天之下,无人是他的对手。

    黄氏家主心中暗叹,如今的嬴帝,果真是薄情寡义,黄氏自数万年前,举族前来助拳,大嬴神朝能有如今的威势,每一寸疆域上,都撒着黄氏儿郎的鲜血。

    如今只是因为一点点怀疑,便要将黄氏举族当成了罪臣来羞辱。

    黄氏家大业大,族人众多,数万年下来,离开黄氏,出门历练再也没有回来的族人,都不知道有多少,纵然真有什么黄氏子弟,成了协助乱臣贼子的叛徒,黄氏本身也绝无可能。

    心中不忿,满腔憋屈,黄氏家主却都没说出来,只是神情黯淡的配合卫兴朝,甚至还安抚了族中那些忍不住的族人。

    一个个族中强者,被招出来,接受审查,他们也只能捏着拳头,沉着脸主动配合别人来追查他们的隐私。

    天子剑的光辉若隐若现,但凡他们有任何异动,这里的所有人,都会被当场镇压,悬而不落的天子剑也会落下,斩下他们的头颅。

    他们若是不想成为当年的温氏,只能好好配合,甚至还不能给有些人借题发挥的机会。

    一座座闭关的洞府被打开,一路到了黄瑛闭关的地方,有人想要阻拦,被黄氏的人主动带走,有人觉得这是羞辱,怒火攻心准备出手,却也先一步被镇压。

    黄氏家主清楚的很,黄氏身为如今残留的八门之三,而且是位列这三门之一,有的是人想要看到他们栽倒,他们不栽倒,后面的人就出不了头。

    只要现在有人反抗,暗中窥视的人,绝对会趁此机会,将此事闹大,甚至趁乱将卫兴朝击杀在此都有可能,到时候黄氏就真的完了。

    黄瑛闭关的洞府,被人从外面强行打开。

    里面空空如也,见不到任何人,甚至连人残留的气息,都消散干净了,任谁都看得出来,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人来过了,更别说在里面闭关了。

    黄氏家主看到这一幕,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一瞬间,他什么都明白了。

    之前出手的那人,绝对是黄氏嫡系,他心里也清楚,不是嫡系成员,有些关键时刻可以救命的法门,绝无可能修成,他只是觉得,那应该是外出多年,再也没回来过的黄氏子弟。

    没想到,竟然是一直都待在黄氏的黄瑛。

    这种时候,不出现就已经说明问题了。

    这个时候,黄瑛恐怕跟他一样不敢置信,嬴帝竟然会果断祭出天子剑,半点情面都没有。

    ……

    当天,秦阳就收到了消息,事实上,外面各种谣言已经满天飞了。

    秦阳也有些意外,嬴帝还真是属狗的,翻脸比翻书还快,牵扯到三门之中的第一门,竟然还敢拿刀架在别人脖子上查案。

    细细想想,秦阳觉得嬴帝这一招倒是没毛病。

    万一黄氏早就与前朝眉来眼去了,真等到黄氏直接造反了,他就没法把控局面了,还不如快刀斩乱麻,天子剑镇压。

    若是黄氏真的与前朝暗通曲款了,届时稍有一点蛛丝马迹,黄氏准备拼死一搏的时候,可以将其镇压,若是没有,那也可以震慑一下黄氏……和其他所有人。

    抖了抖新送来的情报,秦阳啧啧有声。

    有人将之前那位黄将军来杀他的事翻了出来,这次又是他被刺杀,才引出来了黄瑛,又引出来了那位虚空真经的传人。

    黄氏可真惨,族中重要人物,无论是否在神朝任职,尽数被控制,接受审查,之前藏着多年没露过面的强者,也都被翻了出来。

    甚至还翻出来黄氏的一位老古董,若非这位老古董气血衰竭,实力比之巅峰千不足一,还是当年跟随嬴帝打天下,流过血的老将,恐怕他也要被定天司审查。

    如今,这已经不是打黄氏的脸了,而是把他们的脸按在地上摩擦。

    再加上往日恩怨,说不得有人借机生事,黄氏的人,竟然还能忍着没闹出过事,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被羞辱了也不做声。

    秦阳对那位黄氏家主是真心佩服,不但佩服他的隐忍,更是佩服他对黄氏的掌控。

    一场危机,如今也算是被黄氏家主化解了,虽然在外人看来,黄氏太怂了,威名也会因此大损。

    秦阳却一点都不觉得,真成了什么大势力的掌舵人,就不能只求眼前的脸面、威名、名声,到了那种地位,能怂能忍才会长久。

    看看这次黄氏的脸被按在地上摩擦,人家具体损失什么了么?

    实际上毛都没损失,嬴帝那边看黄氏这般配合,绝无二心,可不就上演了一出“帝臣不蔽,简在帝心”的戏码。

    往后面看,再出现什么情况,也牵扯不到黄氏了。

    在大嬴和前朝之间的争斗放到台面之初,就已经安全的置身事外,不是聪明是什么。

    相比之下,田氏家主就绝对没法将田氏掌控到这种地步,也正因为如此,田老祖才需要有个能扛鼎的招牌。

    难怪以前都没觉得黄氏有多厉害,一时之间也没说出来厉害在哪,人家却还是闷声当自己的第一门。

    ……

    依旧是那处宅院,被救回来的黄瑛面带愧色。

    “有劳大人亲自出手,实在是……”

    “行了,过去的事,不必多说了,你也只是未曾提早察觉,那沐氏后人对于报仇的执念,如此之深,甚至不惜此身,甘愿同归于尽,早知如此,也不必用上幻心面具了,何至于让他变得如此疯狂……”

    “乱了大人布局,是属下的错,属下甘愿受罚。”

    “无妨,目的达到了就行,过程出了点纰漏,只能说人算不如天算,差人将秦阳陨落的消息尽快散布出去吧。”

    正说着呢,蛇印男眉头微蹙,举起手中的书本,上面的字迹消失,浮现出一些新的字迹。

    “算了,你不用回去了,你已经暴露了,嬴帝当真是薄情寡恩,竟然让他的走狗,执天子剑强逼黄氏。”

    ……

    绝地庄园之外,长夏站在侧面的山头,遥望着看似平静的绝地庄园。

    她一路追寻,却又忽然被水墨画告知,沐氏后人在离都附近刺杀人,闹的沸沸扬扬,所以立刻折身从东境来到了这里。

    如今站在这里,她什么都没有察觉到,水墨画也没有捕捉到什么线索,遥望着那座如同一汪深潭一般暗藏凶险的庄园,她想要进去探查一番,也无能为力。

    “放弃吧,布置出这座庄园的强者,实力是否在我之上不确定,我可以确定的是,我别想完好无损的闯进去,在外面找不到什么线索,你进去也一样。”水墨画站在长夏身旁,柔声规劝。

    “我知道,只是不看看,心里不放心,万一遗漏了呢。”

    “别想了,他能从这里逃走,定天司都没追上,就算是我,在追踪之上的能力,也不可能比得上那些疯狗。”水墨画伸出手,轻抚长夏的白发,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你已经知道他还活着,你为何非要见到他不可?”

    “我……我不知道……”

    “那你想过,他应该最不想别人知道他曾经的事,都已经抛弃了当年的那个身份,你见到他了,你准备如何说?”

    “我不知道。”

    长夏的声音越来越低,低着头良久不语。

    好半晌之后,才缓缓的喃呢。

    “我的前半生如棋子,被人随意摆布,无用了也可随意丢弃,半点情义都没有,唯独他,费了心思想要保住我一命,给了我自由的机会,无论为了什么,起码他都没有将我当做可以随意舍弃的棋子。

    他帮我摆脱了过往的桎梏,纵然自由了,还活着,却也没了念想,唯一时时惦记着的,期盼着的,就是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我想再见到他一面。”

    “行吧……”水墨画无奈的叹了口气,扶着长夏的头发,略有些心疼,她不知道长夏过往都经历过什么,甚至不知道长夏丢掉的名字是什么,可如今,这件事已经成为长夏的执念。

    话音落下,水墨画的另一只手却忽然屈指一弹,一点微光瞬间跨越里许距离,落在了山头另一侧的半山腰上。

    一个人影凭空出现在那里,在微光落下之前,便已经先一步避开。

    如同萤火一般的微光落到林中,眨眼间周遭百丈之地,便似定格了一般。

    树木、飞鸟、毛虫、落叶,统统都静止在那里,它们身上的色彩,一点一点消失不见,最后百丈之地彻底化作黑白。

    眨眼间,百丈之地的一切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副悬在那里的水墨画,上面的一切都栩栩如生,一如消失的那百丈之地。

    水墨画眉头微蹙,手指一动,那副悬在半空的水墨画便随之消散,消失的百丈之地,又再次出现在原地,落叶依然在缓缓飘落,飞鸟依然在振翅飞翔……

    “初柔,是我。”

    嗓音沙哑低沉的男声,在其耳边响起,下一刻,就见一位带着面具的人,骤然出现在水墨画面前。

    水墨画面色变幻,好半晌才咬牙切齿的瞬间消散,她一掌拍在了来者胸口,对方闷哼一声,不闪不避的挨了一下,可是当水墨画伸手拍向他的面具时,来者却伸手拦住了她。

    “到了今日,你还是在乎你这个破面具么!”

    来者挥手布下了防护,低声道。

    “你若想杀了我,我不会还手,但在这里,我若是摘掉千幻面具,露出破绽,会有其他人因我而死,我死不足惜,却不能因此失了道义。”

    来者看了一眼长夏,继续道。

    “如今,你会一直跟着这位小姑娘,助她完成夙愿,你应该早已经明白了吧,你有你要坚持的事,我也有我要坚持的事,不能不讲道理。”

    “乱讲,谁告诉我会讲道理的?”听到这话,水墨画就火上心头,上去就逮着来者一顿暴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