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二章 八尸之尸魁,教导张作死

    田老祖等的是望眼欲穿,心中颇有些后悔,就不应该玩什么套路,觉得小年轻肯定没他沉得住气,眼看秦阳明明是个小不要脸,性子跟一般年轻人没什么区别,可万万没想到,秦阳竟然这么沉得住气。

    明明知道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了,一口气没上来说不定就会被咽气了,也能沉得住气不来,不来套取一些只有田老祖知道的隐秘消息。

    他活了这么多年,可不是每件事都能留下记载的,很多东西都是没法书于纸上的,也有些只是单纯的记载,没他配合,想要从里面找到联系也不是那么容易。

    田老祖是愈发看重秦阳,发现了秦阳另外一个不一样的好品质,一种可以增大他活着走到巅峰机会的好品质。

    田老祖是辗转反侧,颇有些焦躁,如今这般骑虎难下的局面,他都觉得是不是应该主动找秦阳来,反正脸面什么早就不要了……

    他倒是不怕把秦阳抬得高了些,就如同硬撑着玩苦肉计召回田乱宇一样,把田乱宇的地位拔高,而田乱宇自身也有这个实力和潜力,修成了一字诀,只要不眼瞎都能看出来他的潜力。

    而且最重要的,田乱宇终归是姓田的,而且还是主脉嫡系,打断了骨头连着筋,田氏没谁敢炸毛。

    田老祖自己都恨不得将秦阳举到头顶,只要这样有用,他一个都躺在棺材里,就差盖上棺材盖的老不死了,还有什么好讲究的。

    他也不怕秦阳自持甚高,也不怕秦阳会插手田氏,甚至他巴不得秦阳主动来呢。

    他唯一怕的是田氏可没谁能有他这般眼光,他现在把秦阳抬得太高了,等到他死了之后,后辈的蠢货们,未必会一直信奉他一个死人的话,到了那时,本来就不甚紧密的联系,再被后辈弄的更淡了……

    甚至适得其反,再跟秦阳交恶了。

    想想都糟心。

    而秦阳却压根不知道这些,他窝在宅子里,也不出去了,摸清楚摸尸技能才是头等大事。

    至于其他的事,目前还分出一点精力惦记着的,也就是每天听一下新情报而已,去找田老祖唠嗑听故事之类重要性排在第二序列的事。

    早忘了……

    一连两天不眠不休,观察着这具倒霉蛋的尸体,看着尸体上有怨气进进出出,怨气慢慢的增强,而且也开始滋生出一丝死气了。

    但凡是死尸,都会滋生死气,区别就是被超度过的尸体,滋生的死气极少,而且那些死气更像是“死”的,正常的尸体滋生的死气却是“活”的。

    如今尸体滋生出的死气,与怨气纠缠在一起,半死不活的,让秦阳也不知道该如何判断了。

    不过到了这个地步,秦阳就确定了一件事,还真没什么东西是绝对的,他之前推断的和摸尸时自然而然知道的,被超度过的尸体,不会被利用这件事,是不能说的太绝对了。

    纵然可能出现变化的条件极其苛刻,那也是有,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再小的概率,放到足够大的基数和足够长的时间尺度上,那都是大概率事件。

    是时候找专家求助了。

    让人偶师启动了宅院的防护,一些屏蔽用的法宝也被启动,秦阳还在房间里,做好了各种防护之后,才拿出来鬼神令,准备请仡楼大佬给个远程协助。

    毕竟,这件事,专业对口,整个大荒,可能还有别的人也擅长这些,可秦阳也不认识。

    做好防护也是生怕有人察觉到了,在距离离都不是很远的地方,召唤黑黎的掌舵人,会戳到不少人的敏感神经的。

    尤其是目前这种乱局之下。

    拨通之后,等了好半晌,才见鬼神令上一层乌光散开,化出仡楼大佬的影子。

    仡楼出现之后环顾四周,笑的颇有些古怪。

    “离都附近啊……”

    “前辈,不方便么?”

    “没事没事,我就说说。”仡楼立刻摇头否认,眼光瞥了一眼一旁的尸体,随口问了句:“找我有什么事?”

    “这有具很怪的尸体,想请前辈帮忙看看。”秦阳也没细说,相信以仡楼大佬的本事,也不用他细说都能看出来问题。

    仡楼盯着尸体看了好几息,才似有些意外的“咦”了一声。

    他的身形幻化出来,从鬼神令之上走下来,身形慢慢的凝聚,似是由虚化实,直接凌空踏步,走到了尸体旁边,伸出一只手触碰了一下尸体表面翻腾的怨气。

    被触动之后,尸体内顿时喷涌出更多的怨气,如同本能的在抵御可能出现的危险。

    仡楼环绕着尸体走了两圈,伸出一根手指,从尸体的囟门戳了进去,一息之后,仡楼拔出手指,尸体的脑袋依然完好无损,只见一丝微弱的灰气,缭绕在仡楼的指尖,被其轻轻一掐,彻底消散。

    “这个东西,我也不太确定……”仡楼的语气罕见的不太坚定。

    秦阳大感意外,跟这方面有关的事情,还有这位大佬不清楚的?

    “你不是有老牛的印记么?你把印记贴在鬼神令上,让老牛过来认认,他应该知道。”

    秦阳想了想,才想起来当初在黑黎的时候,似乎那头神牛给了他一个印记……

    秦阳还一直以为,这个印记,只是神牛的名片,在当年还是弱鸡的时候,可以让他在南蛮之地的时候,震慑一下那里的毒虫猛兽,让人知道他是被神牛罩着的。

    没想到名片上还留了电话号码……

    将印记显化之后,贴在鬼神令上,自动拨号,片刻之后,鬼神令上就再次逸散出一圈乌光,化作一颗脸拉的老长的牛头。

    老牛出来之后,斜了仡楼和秦阳一眼。

    “干嘛?”

    “看看这个东西,我有些拿不准。”仡楼指了指那具尸体。

    牛头飘了出来,环绕着尸体看了两圈,而后眼睛骤然变得黑暗深邃,盯着尸体扫了两眼之后,才有些纳闷的道。

    “的确是尸魁,这种东西,你从哪弄来的,看样子还是一头还未成形的尸魁。”

    说着,牛头就用一种极为诡异的眼神看着秦阳,而仡楼也用同样的眼神瞥了过来,将秦阳看的浑身发毛,只能立刻问了句。

    “尸魁是什么?”

    “尸魃你应该听说过吧?”

    “这个听说过。”秦阳点了点头,僵尸的一种,尸魃名气和实力,类比妖族的话,大概就是那种血脉很强的龙裔。

    所谓旱魃为虐,如惔如焚,行走如风,赤地千里,这个旱魃指的就是尸魃。

    “世人都知道尸魃,如今却很少有人知道上古之时,有八尸之说,仅仅以成型的难度来划分,尸魃位列最末,而尸魁位列第一,所以我都只是听说过,从来没见过,据说已经很多年没出现过了,你能遇到一个还未成型的尸魁,也算是运道……”

    仡楼啧啧称奇的打量着尸体,继续道。

    “按照典籍记载,尸魁形成,要历经从身到心的极度折磨,尤其是内心要生出极大的执念,而后生机燃尽,魂飞魄散,不得全尸之后,再有残魂凝聚怨气执念,有生前惨死记忆,才有可能诞生出尸魁。

    不过这记载是残本,其中记载的自相矛盾,魂飞魄散了何来的残魂,你听听就罢了,莫要当真。

    就是这具尸体,的确是有一部分挺符合记载的,他被人碎尸万段,竟然还有人能将其重新整合,肉身骨骼血肉倒也罢了,其内血脉、气脉、经脉,竟然都尽数被连好了。

    虽然细节上略显粗糙,可有这本事,在弱点的活人身上都可以用了,这让我想到记载里的一个人啊。”

    仡楼赞叹不已,牛头也在一旁跟着称赞。

    “是啊,我也想起来了,曾经的人族,俊杰是真多,上古的人族医师,那是真的厉害,纵然是异族,也都对其极为敬仰。”

    “可惜,当年的一切都已凋零,可惜了。”

    一人一牛,围着尸体唏嘘短叹的,秦阳在一旁有些神思不属。

    他的技艺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这么厉害了么?

    他不过是每次下葬,都尽可能的让尸体保持完整啊。

    两个世界,都有保留全尸下葬的概念,前世的时候就听说过,那些老太监死的时候,都会带着宝贝一起入葬,再讲究些的,割掉的阑尾都要保存下来,等着死的时候一起下葬……

    想到这,秦阳才忽然恍然,为何他对于“全尸”这俩字的理解慢慢的出现偏差了。

    可能相比外表恢复到全尸,将尸体恢复到生前一样的全尸状态,心里会觉得比较舒服吧。

    仡楼和牛头在谈论尸魁,秦阳面带微笑的在一旁听着他们吹嘘,心里美滋滋的,感觉比有人吹嘘自己实力强还要舒服点。

    不枉费自己多年都没落下技艺啊。

    听这两在这讨论,秦阳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上古的八尸,自然只有最特别的那几种了,那些白毛僵绿毛僵之类的,连被提到的资格都没。

    身为成型难度最高的尸魁,这次应该也是机缘巧合才出现的,毕竟没自己的技能,也没正好靠技能聚拢出一丝残魂,没正好摸出来他惨死的记忆。

    这种靠自相矛盾的方式才能孕育出来的怪胎,基本没可能出现了。

    最重要的,听这俩说的意思,秦阳也明白,尸体在被超度之后,已经跟之前的尸体,是两具尸体了,如今怨气死气也是靠着记忆牵引,执念硬生生的磨这具尸体,才能有这种变化的。

    这种小概率事件,能发生出来的原因,归根到底还是因为摸尸技能。

    秦阳顿时放心了,不是有破绽就好。

    “二位前辈,这东西危险么?”

    “危险倒是挺危险的,不过是要等到成型之后,能成长到巅峰了才危险,不然的话,纵然是真龙,幼龙也很容易被捏死,这人死的跟你有关系么?有关系的话最好将其立刻解决掉……”

    “没关系,没关系,跟我一点关系都没。”秦阳断然否认。

    亲自入殓下葬的人里,这个人可是少数死的跟自己半点关系都没有的。

    “没关系那就不用管了,结个善缘也好。”牛头忽然在一旁补了句。

    “这是自然,我一向是如此。”

    秦阳当然乐得如此了,尸体是他超度的,残魂是摸尸摸出来的,他还炼化过,如今还能感觉到那种联系呢。

    他当然希望这个尸魁能成型了,而且他还会尽量帮其成长,不让其在早期夭折了。

    确认没什么问题了,再跟仡楼和牛头聊了几句,仡楼丢下一句有事联系,化作乌光没入鬼神令里消失不见。

    而神牛顿了一下,也说了一句有事就催动印记。

    秦阳给尸体换了口好些的金丝楠木棺材,供奉的灵香都给换了手里最好的。

    一桩心事总算是了结了,他还以为一直没什么问题的技能出问题了,没想到是虚惊一场。

    ……

    黑黎寨子里,仡楼睁开眼睛,立刻起身前往一处地洞入口。

    他刚到这里,就见神牛从天而降,落在洞口。

    两人进入其中,其内是一方书籍的世界,从纸质的书籍,到玉简金箔,再到神木竹简,石碑壁文,应有尽有。

    一人一牛一言不发,进入其中就开始在深处翻腾资料。

    只见里面神光流转了足足一日之后,一人一牛才在洞口汇合。

    “所有相关的记载都看过了,没有错的,尸魁只有在府君身边出现过,再无其他地方有,所有疑似的例子,统统都不是。”神牛的牛脸上满是肃穆,在身前摆出来一卷散发着神光的竹简。

    “尸魁啊……”仡楼神色恍惚,望着竹简上流淌的字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不信那尸体是秦阳好运气捡到的,我不管你有什么打算,但是我不会允许你利用他。”神牛冷眼瞥了一眼仡楼,颇有些警告的意味。

    “我把鬼神令都给他了,我还……”仡楼苦笑一声,看着神牛的样子,想了想就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解释什么啊,神牛当然是什么都知道。

    不过知道归知道,话还是照样得说。

    ……

    第一序列的待办事项完成了,接下来就是等着尸魁成型了。

    秦阳现在也终于有时间去继续办后面的待办事项。

    拿出小本本看了一眼,待办事项里,有些都是长期待办事项。

    比如彻底弄死嬴帝,推开两扇神门。

    近期的,一,追查到那位法相是肌肉兄贵的女修大佬,试着追踪到那五十支杀神箭,给蛇形印记男扯后腿添堵。

    二么,是前些天才加上去的,身为一个好师兄,有责任也有义务,好好教导一下张正义,毕竟,蒙师叔缺的他无能为力,也没什么想要的,只能帮他照看一下张正义了。

    盘算了一下,第一项需要去跟田老祖唠嗑,上次去田老祖还想玩套路,那就先等等吧,反正田老祖这种死了都能选择什么时间咽气的倔强大佬,他最近不太想死,那就先等等吧。

    最近局势虽然乱,却都是狗咬狗一嘴毛的事,他也插不上手,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就先费费心,教导一下张师弟吧。

    省的张正义这个狗东西,指不定哪天就因为作死死在外面,他死了也就死了,反正能复活,万一因为作死耽搁了大事,那就算是将他剁碎个十次也没用了。

    拿出珍藏的葫芦,里面是这些年积攒的各种剧毒之物合集,如今里面变成什么鬼东西了,秦阳自己都不知道……

    一番折腾之后,练出来一颗泛着乌金光泽,形似金属,却散发着迷人异香的丹药,将其装进了玉瓶里封印起来。

    而后又折腾了一堆东西,想到什么就弄什么。

    弄了大半天之后,秦阳拎着躺椅,躺在院子里晒太阳,之前折腾出来的几样东西,有些丢在屋里的桌子上,只端着盛放着一颗晶莹剔透灵果的盘子,放到躺椅旁的石桌上。

    参悟了两个时辰白玉神门之后,张正义在门外探头探脑的看了一眼,咧着嘴笑着走了进来。

    看到桌子上灵果,张正义鼻头一嗅,顿时觉得神清气爽,气脉通畅。

    “秦师兄,这是什么灵果?殿下送来的?”

    “不是,这就是奇异果,等最近的事了了,这就是你的了,先让你看看,省的你说我诓你。”

    “秦师兄大气……”张正义眼睛一亮,手搓个不停,显然是心痒难耐了。

    “事没办成,你要是敢动,我就剁了你的手,还有,之前你黑下那些礼物的事,我不跟你计较,可是这里的东西,你要是敢随便动,我饶不了你。”

    秦阳话没说完,就听人偶师那边叫他。

    “你在这等着,我一会有事跟你说!”秦阳瞪了张正义一眼,转身离去。

    张正义眼巴巴的看着桌子上的那颗奇异果,等到秦阳出去之后,低声喃喃自语。

    “秦师兄,我就看看,长长见识……”

    说着就伸出手抓向了那颗奇异果,然而,就在他快要碰到的时候,一道寒光闪过,张正义的手齐腕而断。

    跟着就见一道神光闪过,卷着玉盘上的奇异果消失不见。

    张正义疼的呲牙咧嘴,还不敢惨叫出声,只能捡起来那只被砍掉的手,服了丹药,将手接回去……

    恢复了之后,在院子里等了俩时辰,天都黑了,也没见秦阳回来。

    这时,屋内又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异香浮现,张正义忍了好一会,没忍住探头看了一眼,就见架子上摆着的一堆玉瓶里,有一个在黑夜里,竟然会泛起一丝光晕,那种异香,就算是玉瓶有封印也压制不住。

    透过光晕,玉瓶变成了半透明,里面一颗乌金色的丹药,悬在玉瓶之中,看了几眼之后,张正义不由的回想起看过的记载。

    入夜则明,色如乌金,嗅之又异香,而且如此强的丹晕,似乎是乌血丹吧,这种延寿的高级货色,秦师兄怎么有?

    想着想着,就不由自主的凑了上来,端起来看了几眼之后,就被那异香勾的心神不宁,心头杂念纷纷。

    秦师兄还年轻呢,他境界比我高,实力比我强,好东西又多,肯定是用不着消耗寿元的,这种东西,他肯定是用不到的,我最近帮他办事,弄不好就会死,秦师兄这么大气,肯定是给我留的……

    杂念被勾起,贪念被放大,张正义的眼睛都慢慢的变红了,他慢慢的打开了玉瓶,其内的丹药化作一道流光冲出,眼看着就要飞走,张正义脑袋一探,一口将其吞了下去。

    吞下之后,他脸上终于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然而,不过一个呼吸,他的脸色就变得煞白,瞳孔骤然散开,倒在地上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惨叫了几个呼吸,他就叫不出来了,喉咙都被毁了。

    这时,秦阳才晃晃悠悠的从外面回来了。

    看到倒在地上跟濒死的鱼一样翻腾,顿时大惊,走进来一看,勃然大怒。

    “狗东西,给你说了别乱动,你还敢随便乱吃东西!”

    话音落下,秦阳就一把拧掉了张正义的脑袋。

    看着张正义的尸体,秦阳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窖藏大乱炖的毒,经过时间发酵之后,的确很强啊,毒性猛烈,直接牵连生机,中毒之后,只要不死,毒性会越来越强。

    而且毒性本身就带有极大的诱惑力,根本看不出来是剧毒,当然,这也跟他刻意催发有关。

    张正义又死了一次,秦阳细心的将他的脑袋接好,拍了拍张正义的小脸,等着他复活。

    “张师弟啊,你看看你这狗样,也不想想,你师兄我是干什么的,有好材料的前提下,造假很难么,这点诱惑你都没忍住,难怪你以前总是死,心性也太差了,在我这死了,没太大消耗,总好过哪天你去外面作死,落个尸骨无存的下场要好吧。

    哎,我这般苦心,你不懂也没关系,谁让我是你师兄呢,你这般作死的样子,怕是根深蒂固了,你也别怪师兄我下猛药。”

    等到张正义醒来,他坐起身,一脸唏嘘的长叹一声,回想到之前的事,又是一声长叹:秦师兄终归还是知道了,看来牵扯到师嫂,他是真生气了,这次竟然都不直接拧掉我脑袋,改给我下套了……

    起身离开院子,人偶师过来丢下一句话,秦阳出门了。

    张正义立刻明白该做什么了,摇身一晃,化作秦阳的模样,学秦阳在院子里躺着晒太阳,闭着眼睛思索,怎么才能混过去这关……

    若是直接动手了,那事过了就过了,可秦师兄没动手,那这事就没那么容易过去了。

    半日之后,青鸾来了,带着几大箱子礼物。

    “秦先生,殿下差我送来的,说秦先生应该用得上,都是些不贵重的贡品。”

    “殿下太客气了。”张正义假扮的秦阳,微笑着道谢。

    随意聊了几句,人偶师去送青鸾,张正义咧嘴一笑,随手打开一个箱子。

    霎时之间,光刃雷霆从箱子里喷涌而出,喷了张正义一脸。

    当场将他割的满身细小的伤口,鲜血如瀑,雷霆喷涌而过之后,伤口瞬间又变的焦黑凝固……

    眨眼间,张正义满身焦黑,仰头倒了下去。

    倒在地上,身子一颤一颤的,心都快凉了。

    完了,这次可把秦师兄得罪狠了……

    前院,青鸾摇身一晃,恢复了秦阳的样子,他看着后院闪过的雷光,又是不忍,又是怒其不争。

    “哎,重病就要下猛药啊,看看这狗东西,都病入膏肓了,一天之内竟然都能手贱不止两次,贪就算了,有本事吃掉糖衣,丢掉炮弹那我也不说什么了,他这样子,难怪总是死,能活到现在都是走了大运了,我这次一定要把他治改了不可!

    一定要让他养成本能习惯,以后看到任何东西,都会三思而后行。”

    沉吟了一下,秦阳拿出小本本,将教导张正义的待办事项,放到了长期任务里。

    既然答应了蒙师叔代为照看一下,那让他现在长记性,总好过出去送命,毕竟,随着修为提升,张正义这狗东西,去的地方越来越危险了。

    而且看今天的教导结果,短时间内怕是治不好他了。

    PS:差不多七千,也凑合吧,月底了,大家都懂,别过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