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零章 自己人不用谢,手痒的不行啊

    秦阳钻进了房间,继续研究嫁衣送来的那些资料,虽说能被记载下来,有法相强者参加的皇室活动,百年也未必有一次,可数万年的记载,着实是多了些。

    而且要研究那些名单里的人,一点一点的对照,这就需要一个通力合作的庞大队伍来处理了,信息的规划和整合,稍稍次一点,可能就会忽略掉可能的关键线索。

    不过还好,这种纯粹的苦力活,秦阳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

    闭关的密室里,已经有上百个分身,在通力合作的忙活了,秦阳拎着把躺椅,躺在那闭目养神,脑袋放空了,准备好了接受信息的工作。

    上百个分身,每人看一段,相互之间先行讨论一下整合消息,等到一段一段的整合的差不多的时候,分身就开始一个又一个的消散。

    分化出上百个神海境界的分身,已经是保留些灵智,又能传回来记忆的极限了,这还是因为他本身进阶到神门的原因。

    躺在那消化着分身传回的信息,一点一点的在已经完成第一步整合的情况下,继续做更加深入的处理。

    躺了两天之后,将所有信息都处理完,秦阳揉了揉脑袋,差点都忍不住要开挂来处理这些事了。

    不过还好,最后将嫌疑人排除到只剩下三个了。

    更加具体的,仅仅靠这些皇室的记载,已经没法确定了。

    走出闭关的密室,去看了一眼用新法子,文火慢熬的宝汤,虽然还没熬好,可也的确比原来的更好了些,看来他的技艺比不上崔老祖,跟火候掌握的确有很大关系。

    没法像崔老祖那样在短时间内熬好,那就只能尝试一下放慢了速度,用时间来换水平了。

    眼看尝试的效果还不错,这锅宝汤起码还要熬个把月,秦阳大感进来陷入瓶颈的技艺提升,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后院。

    一路来到了前院,看到一颗肉球之后,才忽然想起里,之前回来的时候,似乎听张师弟说,他随便尝试什么东西,吃坏了身子,看样子似乎是中毒了?

    这都几天了,他怎么还是这幅鬼样子?

    “张师弟,你到底吃了什么鬼东西,不会是你偷偷的跑去掘了谁家的祖坟,发现什么陪葬的绿酒,作死的喝了一口吧?”

    “没……没有,我没事,过几天就好了。”张正义干笑着否认,就是听起来有些心虚。

    “哼!”秦阳冷哼一声,警告道:“张师弟,你最近可管住你这双手,离都附近,卧虎藏龙,谁知道会有什么古怪的东西留下,你可别去手痒了,去人家的陵寝里转悠,到时候被发现了,你最好的结果就是尸骨无存,真要是遇到狠角色,让你想死都难。”

    “秦师兄,我这人分得清轻重的,我这些天可是连大门都没出去过!”

    “那你怎么还拎不清?你这样子还能变化么?”

    “那肯定是能……”

    张正义努力将眼睛睁开一条缝隙,身上一丝灵力波动闪过,他就从一个疑似张正义的胖成球的胖子,变成了一个疑似秦阳的胖球……

    只要眼睛不瞎,都能看出来这货有问题。

    张正义将眼睛怒睁成一丝缝隙,跟秦阳大眼瞪小眼。

    气氛死一般的沉默。

    好几个呼吸之后,秦阳长叹一声,留在张正义身前的身形,慢慢的化为一片残影,缓缓的化为虚幻。

    张正义心头骤然一个咯噔,还没等他弄明白为什么会咯噔一下的时候,他就听到一阵咔嚓嚓的声响,他的视线在瞬间环绕了一周,看到身前一具无头胖球,缓缓的倒了下去。

    意识慢慢的陷入沉寂,张正义依稀还听到秦阳唏嘘的声音。

    “自己人,不用谢……”

    瞬间拧掉了张正义的脑袋,这一瞬间的动作,绝对超水平发挥了,甚至快到让张正义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死了,他连疼痛都未必能感觉的到。

    等到他死了,身体都凉了的时候,胖成球的身体,也随之慢慢的恢复原样,这时候再将他的脑袋用精准的手法接回去,力求保证了尸体完整。

    这样的话,张正义复活所需要的消耗,会尽最大可能的减少。

    忙活了半晌之后,泡了一壶茶,坐在旁边等着,两倍茶还没品完呢,张正义就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他坐起身子之后,如同炸了毛的竹鼠一样,张牙舞爪的嗷嗷叫。

    “秦有德,你还是人么!又杀我!”

    “张师弟……”秦阳抿了一口茶,神情平静,懒得跟意识还不清醒的家伙计较,只是语重心长的劝了句:“你啊,可别仗着自己不会死,就玩命的作死,以后不要随便乱尝试东西了,你师兄我的移花接木神通,已经越来越强,完全可以为了尝尝味道把毒药当饭吃了,可我也没敢随便作死……”

    张正义一怔,看了看自己恢复原样的身体,半晌没反应过来。

    “你还没弄明白么?上次你中了诅咒,死了也摆脱不掉,这次你又乱吃东西,胖成那鬼样子,伪装变化之法,完全废掉了,也幸好死一次,就能恢复了,已经是万幸。

    你师兄我下手足够快,让你什么痛苦都没感觉到,手艺也足够好,将你的骨头血脉都接的好好的,对于你来说,这种情况下死一次,几乎也没什么消耗,你也只是眼睛一闭一睁,就恢复了。”

    “秦师兄,我……”张正义手脚哆嗦着,嘴唇也在颤抖着,眼睛红红的看着秦阳。

    “行了,我还不知道你,那些虚情假意感谢的话,就别说了,你帮我好好办事就行,等到一切结束,说好的奇异果,绝对不会少了你,我还有别的事,你也别再随便作死了,你既然已经答应下来了,就别耽误我的事,不然下次,我就将你的脑袋接到裤裆下面!”

    秦阳摆了摆手,懒得看张正义演戏,这种贪得无厌,没好处就别想好好干活,完好的时候整天想着作死的家伙,说什么感谢的话都是虚的。

    再说了,大家都这么熟了,举手之劳,不兴这般客套。

    秦阳摇摇晃晃的离开张正义这里。

    张正义望着秦阳的背影,两行滚烫的热泪,缓缓的淌下,吧嗒吧嗒的在地上摔成八瓣,跟他的心一样。

    张正义捂着胸口,满腔委屈,竟然都没法说出口。

    他如何都没想到,期望中的师嫂比他秦师兄还狠啊,不知道用了什么古怪的手段,硬生生的将他打胖,不但让时时刻刻都觉得浑身每一寸肉都是疼的,而且变化之法也被废掉了,他怎么变都是一颗球。

    原本以为逃过一死,谁想到今天会是这样。

    秦师兄将他弄死一次,他还得含着泪说声谢谢。

    毕竟,普天之下,还真没第二个人,能让他死一次之后,复活所需要的消耗降低到如此地步。

    就算他自己自裁也做不到。

    张正义忍不住哭了,因为他忽然想起来,若是他秦师兄以后哪天知道了真相,知道他怎么忽然间胖成一颗球的,他是不是还得被活活打死一次……

    那他忍着疼,折腾了这两天,图什么啊?

    白受罪了,也白死一次。

    最后还得打碎了牙齿混血吞,面带微笑的落人情,谢秦师兄手法精妙,让他没什么消耗的死一次。

    越想越觉得心酸不已,瘫在地上捶地,哭的寂静无声,要是再来场大雨,任谁看了,都会觉得他已经哭的失了声,委屈的快要昏过去了。

    ……

    走到前院,人偶师抱着手臂,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如同陷入了沉思。

    他在思考,方才后院发生的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当然,秦阳没问他,他也会替张正义保密,无伤大雅的小事情而已。

    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他明明察觉到张正义死了,却又复活了,这种古怪的强大神通,他第一时间觉得自己知道,听说过。

    可是一瞬间之后,他又觉得自己没听说过,完全不知道。

    这种古怪的情况,他当然不会认为这是错觉,而是他的确知道,只不过现在不记得了。

    所以,还是什么都不说,等着看看以后秦阳会不会再打死张正义,他再看看会不会还冒出来这种一闪而逝的念头,毕竟,看秦阳那熟练到完全不用思考的手段,完全可以算得上是熟能生巧了。

    人偶师又陷入了沉思,秦阳也没在意,只不过这次不知道人偶师又在思考什么。

    反正肯定不重要就对了。

    秦阳来了前院,等到温雨伯回来之后,听他汇报了一下这几天的情况。

    离都那边炸开了锅,闹的天翻地覆,也依然没找到遗失的至少五十支杀神箭,当初叛变带走杀神箭的人,魂灯也灭了,用秘法招残魂,也毫无结果,显然是魂飞魄散的结局。

    定天司这两天正在全力追查,下了血本用银镜回溯,地毯式排查,才在今天于吉祥街找到了那个叛变者的尸体,然后据说定天司的银镜,什么都没回溯到。

    现在已经没人在意那个叛变的工部修士了,谁都知道他只是一个死间,任务完成之后必死无疑,大家现在找的只是,可能那不知所踪的五十支杀神箭。

    听到这,秦阳下意识的搓了搓手。

    尸体啊……

    本来他就没打算去参合这五十支杀神箭的事,也没觉得有人能找到。

    那五十支杀神箭,其实还没完成最后一步,还没利用杀字碑侵染,其实没多大威能,只需要没人找到,这五十支杀神箭就已经起到震慑的作用了。

    所以他想要给人扯后腿添堵的时候,就选了另外一条路。

    谁想到柳暗花明,忽然就有人给他说,有一具关键人物的尸体,而且是什么都回溯不出来,什么也查不出来,已经魂飞魄散,生机耗尽,气血枯损的无用尸体。

    秦阳眼神闪烁,手已经开始发痒了。

    万一……

    万一能摸出来关键信息,万一有可能把那五十支杀神箭都找到了,幕后的人会不会被气的原地爆炸?

    毕竟,这种东西的威慑力太强了,五十支啊,他觉得自己的生命安全都受到了严重威胁,当初那一支就让他看到了黑玉神门有被击穿的可能了。

    就算没法弄到自己手里,也要掀了桌子,捅出去让谁都拿不到,反正只要不落到那个有前科的幕后黑手那就行。

    他们弄到这些东西,秦阳可不认为他们只是为了捣乱,这东西肯定有大用。

    发现了有机会,秦阳立刻兴致勃勃的传信出去,请青鸾来一趟。

    青鸾来了之后,让她给嫁衣带了封信,就开始静候消息了。

    青鸾将信带给了嫁衣,嫁衣打开信看了两眼,也有些疑惑,秦阳要尸体干什么?

    不过这种莫名的风格,倒是挺符合秦阳一贯的作风。

    反正只是一具没有用的尸体,定天司查了几遍都没查出来什么,只知道那人是气血耗尽,生机流逝,魂飞魄散而死,尸体已经跟普通人的尸体没什么区别,修士所有的威能都消失殆尽,他们什么都查不出来了。

    还留着也只是正常程序而已,再过两天,这种连卖到黑市当炼尸材料的资格都没有的尸体,只会被集中起来毁掉。

    到时候想要无声无息的弄到手,也不会费什么力气。

    想到上次去见到秦阳的师弟,那个不知礼数的家伙,说秦阳最近在秘密帮她追查最近的事情,亲自涉入一些极度凶险的地方……

    嫁衣不由的心中一软,虽说他们一起做事,共谋大事,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完不成了他们都得死,输给嬴帝,是她最不想看到,最不愿接受的结局。

    秦阳以往都会先行知道一些旁人不知道的事情,她还总以为只是秦阳聪慧过人的原因,如今看来,秦阳往日也不知道做了多少事,只不过她都不知道而已。

    又思忖了一下,对于秦阳那个无礼师弟的惩戒,应该也可以了,已经几天了,毕竟秦阳万一办什么事,还得让他的师弟帮忙在那里伪装坐镇。

    拿出一张灵符,交给青鸾。

    “你去让沈星落看情况,找机会弄到尸体,然后你给秦阳送去,这张符也一起送去吧。”

    ……

    两天之后,秦阳收到了快递来的尸体,还有那张灵符。

    他没急着去摸尸,而是先一头雾水的拿着灵符揣摩了起来。

    嫁衣送来这个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