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九章 跟田老祖学套路,张作死逃过一条狗命

    让嫁衣去利用职权排查名单,也没指望能一下子查到人,能一下子将对方往前几千年的东西都查得清清楚楚。

    想要弄到更多线索,其实最好的办法,还是去找田老祖,田老祖不能说是谁,那自己若是知道是谁了,请他讲讲故事,旁敲侧击的弄到一些查不到的隐秘,其实更好。

    只不过秦阳现在有些不太想理田老祖,这老不要脸的,简直将不要脸发挥到了极致,上次兴致勃勃的去给他送行,他最后竟然来了句“今天不想死了,改天再说”。

    老不要脸的不怀好意,狼子野心已经昭然若揭。

    秦阳本来是打算,除非老不要脸咽气了,他去帮忙超度,他再也不去了。

    但如今盘算了一下,给那位胆敢利用他的幕后黑手添堵,应该比承受老不要脸的不怀好意,要重要一些。

    毕竟,老不要脸也只是想让他叫爷爷,占个便宜而已,幕后黑手可是会在必要的时候要他命。

    两相害取其轻,还是捏着鼻子忍了,没事了去跟田老祖聊聊。

    当然,更主要的是,幕后黑手现在要干的事,跟秦阳的目标还是有一部分重叠的。

    老太子完蛋了,他绝对偷偷放一鞭十万响庆祝一下,毕竟,这距离嫁衣成功坐上宝座更近了一步。

    不过嫁衣的地位逐渐提升,跟幕后黑手对上的时间,也会逐渐拉近,真等到嫁衣独掌大权的那天,就是跟幕后黑手正面对上的时候。

    所以给幕后黑手添堵也是要必须的,最好是在幕后黑手悄默默的干什么的时候,他在黑暗里伸出一条腿,绊他一下,让他一个大马趴摔在了一些人面前。

    让他去吸引点注意力,让大嬴神朝这边的力量,多去注意这个敌人。

    反正两边都可以算是敌人,当然要让他们先打出狗脑。

    最好是幕后黑手把坏事全做完了,正咧着嘴傻乐的时候,他再跳出来摘了桃子,黑锅继续让幕后黑手背,将对方气的原地爆炸,那就完美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要当黄雀背后的人,以目前的条件肯定是不够的。

    所以,在嫁衣这边利用皇室的权利,很轻易弄到一份年纪颇大的女修名单,又顺手将数万年前开始,大嬴皇室各种大活动的记载,统统给复制了一份给秦阳送来,秦阳只是看人名就看的头昏脑涨之后……

    “老不要脸,我新换了锅具,熬了点宝汤,看你在这里一个人苦撑着,怪可怜的,我给你送来点尝尝,就算救不了你,也能让你这块老腊肉恢复点活力……”

    被第二剑君这个修仙界最强滴滴送来之后,秦阳端着碗,进门就开始嚷嚷。

    田老祖听到这个声音,都快耷拉到胸口的眼皮,刷的一下就弹了回去,浑浊的双眼里,骤然冒出两道神光,整个人都像是原地满血满蓝复活了一样。

    第二滴滴站在门口,伸长了脖子看了一眼,眼睛里闪耀着惊喜的光彩,权当是没听到秦阳怎么称呼他家老祖宗的。

    看老祖宗的样子,两人才没见几面,都已经熟到这种地步了,人家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别人管不着。

    最重要的原因,当然也不是这样了,这些天老祖宗的变化,他也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本来已经半死不活,随时可能咽气了,毕竟都已经被判了死刑,药石无医。

    如今见了秦阳几次之后,不但精气神大不一样,还有精力去管田氏近百年来新出生的后辈,对族人照顾到这种地步,只是想想,第二滴滴就忍不住眼睛发酸。

    此刻再见到秦阳之后,老祖宗的状态,更是如同一瞬间恢复了一样,这别说人家俩忘年交喊几句绰号了,就算是指着鼻子骂人,老祖宗不介意,他们下面的人,谁敢多哔哔一个字,绝对会被家主第一时间活活打死。

    关上了门,里面的声音,再也传不出来了,同一时间,祖宅外的一片地方,田氏的当代家主,贼兮兮的将一颗眼球样的法宝收起,一脸心满意足的转身离去。

    田氏的顶梁柱绝对不能倒,其他的都不重要,只要能让老祖宗不倒下,他什么都能答应下来。

    比如说,让当年一怒之下离家出手,如今又想着帮温氏平反的田乱宇归来,让田乱宇成为田氏的下一任招牌。

    而这边,田老祖再次看到秦阳,笑的脸上的褶子都快叠成千层饼了。

    他这些天可是着重关注了一下家族近百年来出生的后辈,详细的资料,都看了好几遍了。

    本来选出来好几个模样身段、天资修为、技艺人品俱佳,堪称仙子预备役的后辈。

    可后来又觉得不太好,不能用普罗大众的审美来判断一个人的喜好,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不能大多数人都喜欢吃白菜,就觉得某一个人也喜欢吃萝卜吧。

    所以……

    田老祖再次筛选了一遍,燕瘦环肥都有,温柔贤惠的和英气勃发的都不缺,各方各面都照顾到,力求总有一款能让秦阳入得了眼。

    甚至为了保险,回忆着秦阳之前的话,田老祖一咬牙,又从家族后辈里选出来俩癖好应该不太正常的少年郎。

    为了给家族找到一个他看得上,而且有机会投资的小不要脸,那是多么不容易的事。

    他活了这么久,见过的人才数不胜数,这些人里,要么是有各种缺陷,性格张扬啊,老得罪人,实力跟不上啊,反正最终都死得早了些。

    要么就是没来得及投资呢,就被人捷足先登了,亦或者,等到他注意到的时候,人家早就不用人投资或者他觉得投资也没用了。

    他都这把年纪了,什么没看开,老不要脸老不休什么的,这是夸奖,比他脸皮薄的,早死了,家族都没落的找不到影了。

    秦阳以关爱老年人为借口送来的宝汤,田老祖乐呵呵的端着碗喝着,权当是没看穿秦阳的小心思,嘴上毫不吝啬的夸奖着,就等着看秦阳什么时候沉不住气说起正事。

    “这宝汤熬的真不错,净化内敛,性子温和,效力却是极高,三元修士应该都能承受得住了,手艺难得一见啊,离都里能有这种手艺的人,也没多少个了,当年我曾听其中一个大厨说过,熬宝汤的手艺,普天之下能比得上你师父的人,怕是一个也没有了,你既然有这种水平,相信崔先生的手艺,必定已经臻至化境……”

    这些事本来就是公开的消息,田老祖能知道,秦阳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刨除那些含糊不清吹捧他的话,秦阳却还是有些吃惊,崔师父的手艺这么厉害么?

    崔师父熬制的宝汤,的确可以做到,一个刚恢复生机,跟凡人差不多的人,都能喝的地步。

    但秦阳还真一直没觉得这一点也是主要评判标准,可能从一开始就习惯了吧,而且也没见过别的人熬制宝汤。

    听着田老祖的吹捧,秦阳面色如常,可能老不要脸经历得多了,知道直接吹捧一个年轻人不太好,所以含糊了几句,重点都放到了吹捧崔老祖。

    而且这些话听起来的确是很是有真心实意的意思,秦阳听了心里也舒服。

    遇到对手了啊……

    秦阳暗叹一声,老不要脸的脸吹捧人,都是全部说真话,哪像自己,只惦记着坑人的时候全部说真话,姜还是老的辣啊。

    默默的在心里,记下这一系列操作:先捡一些真心实意的话吹捧对方,对方没什么可吹的,就吹对方很尊敬,而且吹捧了之后,对方也会觉得心里舒服的人,然后在这个过程中,无声无息的给对方下套。

    秦阳静静的看着田老祖装逼,一言不发,面带一丝符合田老祖期望看到的微笑。

    而田老祖眼看秦阳给了反应,立刻继续开始吹,仗着见多识广,从崔老祖那延伸出来,一口气从离都里那些废物大厨,吹到了上古之时,曾经出现过的一位将熬制宝汤,进化到堪称大神通的神奇大能。

    一口气扯了两个多时辰不带重复,中间夹杂着一些故事,吹远了还能很自然的绕回来,田老祖这一手本事,秦阳是服的。

    然而他还是面带微笑,静静的看田老祖吹逼,根本不搭话,原本准备说的事,也死死的压在嗓子眼。

    田老祖吹了半晌,也没见秦阳说什么,只是一味的顺着他的话来,他却有点沉不住气了。

    搁到前些年,他能跟秦阳一口气吹个几年,也耗得起,如今可耗不起了……

    “话说,小不要脸,你不会只是给老夫送一碗宝汤吧?”

    “啊?”秦阳一脸纯洁的眨了眨眼睛,颇有疑惑的回了句:“是啊,我手艺大进,据说宝汤喝了之后,能稍稍延续一点寿元,而且没副作用,我就给试试啊。”

    田老祖有些愕然,心说就算是有这种效力,你这水平也不可能吧。

    这句话当然是不能说出口的,说出来就是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厨子了。

    “就算没力量延寿,能恢复点精神也是好的,那我先走了,下次我再弄到什么好食材了,熬好了宝汤,再给你送点。”

    秦阳收拾了空碗,丢下一句话,飘然离去。

    他想要问的事,没开的了口,田老祖估摸着有什么坑等着他跳,就等着他开口呢。

    而田老祖叭叭的废了半晌口水,硬是没等到秦阳沉不住气,等到秦阳走后,一个人在那憋气,思来想去之后,算了吧,他时间可不多,没法跟秦阳玩什么看谁沉得住气的对手戏。

    等到秦阳先开口,落入下风是不可能了。

    再想想,费这劲干吗,他又不是当年还完好着的时候,为了最大利益,可以这么干,如今,人生最后一笔投资,就算是有回报他也看不到了。

    惆怅了半晌,田老祖自嘲的笑了笑,一辈子了,临死了还是有些事没看开啊。

    行吧,既然自己看不到回报了,那就别计较得失了。

    再说,他是愈发觉得不把秦阳拉上田氏的大船,他死都无法瞑目,联姻显然是已经不够了。

    思来想去之后,田老祖念头一动,一块形如草龟的碧玉,骤然出现在他身前,田老祖看着这块玉佩,陷入了沉思。

    这边秦阳转身出门,却也不知道,这次交锋,反倒是让田老祖想明白了一些事,下了个大决心,对手戏也算是有了个大收获……

    ……

    另一边,秦阳出门了小半日,嫁衣又孤身一人来了。

    张正义听到这个消息,瞬间跳了起来,整个人如同打了鸡血一般。

    只不过,聊了没几句话,张正义的作死之心熊熊燃烧,他觉得试探应该可以进一步开始了。

    “殿下啊,我最近新熬的宝汤,给你送去,你喝了么?”

    “恩,挺好的,手艺大进。”嫁衣随口回了句,而后继续聊正事:“最近乱局已现,那位陛下已经有些控制不住局面了,除了他那万年多没有出现的本尊亲自现身,不然结果已经注定了……”

    嫁衣说了很多,张正义在一旁听的一头雾水,秦阳走的时候可没跟他说过这些,毕竟他只是代替秦阳在这里待着,就算是有客人造访,也可以说是在闭关,或者是忙着别的什么抽不开身,无法中断的事。

    来见嫁衣,纯粹是张正义自己想跳出来搞事。

    如今嫁衣来谈正事了,张正义只能嗯嗯啊啊的应着,要么就用万金油式的回答,一脸高深莫测的回一句:“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可这次有些问题,明显不是这个答案能糊弄过去的了。

    嫁衣有些疑惑的看着“秦阳”,总觉得今天的秦阳有些怪异,特别是眼神,有些飘,而且一些习惯性的小动作也变了。

    好几句话,都回答的没头没尾,明显是不知道的,她都觉得眼前这个秦阳是假的。

    之前可是爆出来过,有一个假秦阳出现。

    可是刚才进来的时候,那位实力深不可测的护卫却在隔壁院子呢。

    聊了没几句,张正义觉得不能在这么下去了,必须要拼死一搏了。

    “殿下,你有没有想过嫁人?”

    ……

    被第二滴滴送回来,秦阳挥手跟他告别。

    推开房间的大门,就见一个肉球向他扑来,吓的秦阳一脚踹了过去。

    踹飞了这个球之后才想起来,他这里可没谁能潜入进来埋伏他吧,就算是第二滴滴,如今也是得到了允许之后才能直接瞬移进来的……

    细看了几眼之后,才看出来这个球是一个胖的不成人形的人,肉球的顶端,还能看到两条疑似眼睛的缝隙。

    多看了好几眼之后,秦阳才一脸震惊的怒骂道。

    “张正义,你大爷的,你趁我走的时候,是不是将老子留下的那锅还没熬好的宝汤全喝了?你还是人么,没熬好的宝汤,你全喝了你能消化的了么?你看你都胖成一颗肉球了!”

    “秦师兄啊,我没喝你宝汤,我这是被人打了……”张正义含糊不清的嘟囔。

    他这不是胖了,而是被人打的肿了好几圈,肿的嘴巴都张不开了,尽全力睁开眼睛,也只能在眼睛的位置看到两条疑似眼睛的缝隙……

    “墨阳打你了?”秦阳眉头一蹙。

    张正义忽然警醒,万一秦阳问谁打的,为什么打,他说实话肯定会被打死的,连忙继续含糊不清的回答。

    “不是,没人打我,我吃错东西了……”

    “多大的人了,还乱吃东西,真是不怕死就朝死里作死。”

    秦阳丢下一句话,也懒得理会张正义了。

    张正义忍着疼,心里面泛苦水,他师兄要是知道,他伪装的样子,看起来毫无破绽,可是伪装的内涵,却被人看穿了。

    要不是有人偶师这个深不可测的高手在隔壁,这里又被打造的跟铁桶一般,证明这件事肯定跟秦阳有关系,张正义肯定不是什么外人……

    要不是他当时语无伦次,喊了声师嫂,又自称是秦阳的秦师弟,为秦阳出生入死好几次,而他秦师兄,此刻还在别人不知道的时候,悄悄的去出生入死,冒着巨大的危险,去为了大帝姬调查一些事情,他这个师弟,则变成秦阳的样子,在这里掩人耳目……

    他绝对会在当时就被嫁衣活活打死了。

    但就算如此,他的伪装,也被硬生生的打回了原形,而且嫁衣用了不知道什么手法,将人打的肿了好几圈,全身每一寸肉都是疼的,却还真没伤到根本,也没让他归入到重伤行列。

    服用了疗伤丹药,也没什么鸟用,他还依然像是胖成一颗球一样。

    疼又不敢嚎出声,生恐秦阳追问。

    想要直接抹脖子,眼睛一闭一睁,就恢复过来,却又舍不得在这种地方浪费寿元,毕竟他只是疼,只是被人物理变胖了而已,又不是受重伤了。

    努力的将眼睛睁开一条缝,目视着秦阳去后院继续照顾那锅尚未熬好的宝汤,而没有去隔壁找人偶师聊什么。

    张正义终于长出一口气。

    隔壁那个家伙,虽然答应了不主动说,可是秦阳要是问了,他肯定也会毫不犹豫的说实话的。

    倒在地上,张正义心头莫名的生出一丝成就感。

    多少年了,总算是在秦师兄手下逃过一命。

    真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