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八章 田老祖,百脉榕

    第二剑君没拒绝田氏老祖宗的请求,但是也没立刻答应了。

    他现在还有别的事情要去做。

    一个瞬移,出现在秦阳的宅院里。

    此刻的秦阳正在院中,看着蜷缩着身子,陷入沉睡的黑皮,黑皮的呼吸变得极为绵长,每一次呼吸,身体都会随之膨胀缩小,如同整个身体都在呼吸一般。

    可怜的孩子,这些年在海上厮混,所进补的超出饥饿需求的力量,还没跟在他身边这段时间进补的多。

    可能也是因为跟在秦阳身边,一直在吃在喝,却根本不需要消耗的远古。

    在吞了一滴应龙之血,又将秦阳手中的极品十全大补汤喝了一口之后,直接就陷入了沉睡,连意识波动都陷入了沉寂,心跳呼吸都在不断的减缓。

    以正常的检测之法看,意识波动陷入沉寂或者消散,基本上就等同于魂飞魄散,而肉身却会晚一步的陷入死寂。

    若非秦阳亲自试探了一下,技能毫无反应,他都认为黑皮已经死了。

    如今倒是觉得,黑皮是陷入了一种罕见的血脉觉醒的阶段。

    秦阳正在研究这个新出现的课题时,第二剑君出现了。

    “秦兄弟,冒昧问一下,暗夜优昙花还有么?”

    “有倒是还剩下一点点。”秦阳对于神出鬼没的第二剑君已经习惯了,他出现的时候,就算是人偶师,也只能在他出现的时候,才能发现他。

    不像其他的法门,再出现之前,都会有一些征兆,只不过越强的人,这个征兆出现的时间就会越短,短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

    看第二剑君的样子,秦阳稍稍一琢磨。

    “暗夜优昙花你是知道的,那一朵只够救下一个人,剩下的那一点点,其实效力比之一些好点的疗伤灵药,没多大区别,也没有什么神奇的效果,我能一直留着,只是因为没必要消耗,留着最后一点当纪念而已。”

    第二剑君张了张嘴,嘴唇哆嗦着半晌没说出话来,好半晌才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知道,秦阳肯定不是舍不得,而是真的没用。

    “还有别的办法么?”

    “那要看是什么情况,才能做出对应的选择。”秦阳斟酌了一下,继续道:“我要先见到嫂子,才能知道有没有办法,找什么人想办法。”

    “不是楉言……”

    第二剑君颇有些无力,一如当年一样的无力感,很多事都是跟实力强大与否没多大关系的。

    “是老祖宗。”

    听到这话,秦阳一震。

    “伤重,生机近乎绝断?”

    “是。”

    一瞬间,秦阳想到了很多,甜食老祖宗竟然不是寿元将尽,若只是如此的话,他的确有些办法,绝对是大嬴神朝这边没有的办法。

    延寿之法虽然稀少,可细数起来其实还不少呢,只不过大多数方法,都是有很大限制的。

    这种限制不是方法的限制,而是人本身的限制。

    一种方法,延续寿元也就第一次效果最好,后面的效果会暴跌,也有很多都是只能用一次,甚至类似的方法可能也只能用一次。

    田氏家大业大,田家老祖宗肯定已经使用过所有这边能找到的方法了,而秦阳手里,却有他们绝对不可能有的方法。

    比如奇异蔓藤所诞生的奇异果。

    可如今,第二剑君心急火燎的,来了都来不及客套,直接问暗夜优昙花,用的人还是田家老祖宗,秦阳就明白,为何田家遮遮掩掩,却偏偏又来冒险找他了。

    这位传奇级别的大佬,竟然重伤濒死,严重到以田家的资源,都束手无策的地步!

    而外面却半点消息都没有,甚至看最近的情报,其他大势力的反应,很显然也没人知道这个隐秘消息。

    若将最近的事件做个排序,最严重的自然是杀神箭,而后便是田家老祖宗,最后才能排到海族。

    毕竟海族跟人族,哪怕正面开战,也就是个消耗战而已,只是一个地域差别,就注定了不存在毁伤根基的可能。

    而田家老祖宗,乃是搭上了大嬴神朝崛起第一班车的人,眼光毒辣,做事果决,如今已经活了数万年。

    按理说,他的寿元其实早就该耗尽了,只是利用天材地宝补益,不断的添了灯油而已。

    所以这种时候,田家说老祖宗寿元将尽,没人会觉得有什么不对的。

    顶多只是会觉得,这位活了这么久的老家伙,终于没办法添灯油了。

    他寿终正寝,影响虽大,却也不至于太过巨大,提前准备的话,倒是也没什么,唯一受影响大的,可能就是田家了。

    当年在崛起之初,大嬴横扫六合,灭国亡族,吞并疆土,陆续有八大家族投靠,田家是第二个,这才有了第二之姓。

    这个姓却跟实力强弱没什么关系,纯粹是看抱大腿的时间排的。

    数万年过去,当年的八大家族,只剩下三家了。

    剩下的五家,不是被灭,就是自己没落,消逝在众人的视线里。

    田家老祖宗,隐退多年,可如今提起田家,谁都会记得,当年田家老祖宗,追随刚刚登基的嬴帝,开启了大嬴神朝崛起之路,立下过多少功劳都不太清楚。

    但可以确定,他是当年八大家族里,唯一见证了历史,存活到今日的老古董。

    朝贡的许多东西,有很多对这位田家老祖宗有帮助的东西,都被嬴帝特许,不用麻烦的送到皇宫里,直接赐给田家老祖宗。

    曾经又一次,老太子想要截下一样下面朝贡来的延寿天材地宝。

    却被嬴帝当着所有人面一顿喷,让老太子乖乖的将东西送给田家老祖宗。

    这般恩宠,老一辈之中,怕是再也没有第二个了,虽然还活着的老古董,本身就没多少了。

    若田家老祖宗被人打的只剩下半口气,还救不回来的消息传开,会掀起什么轩然大波,谁也说不准了。

    “秦兄弟,麻烦你跟我跑一趟了,我已经不知道找谁了。”第二剑君已经有些失了分寸。

    田家肯定是没辙了,若是真有办法,老祖宗也不会心急火燎的找他回去,临终托孤。

    “我知道这事都不太合适……”秦阳颇有些为难。

    “秦兄弟……”第二剑君的语气里都带着一丝哀求了。

    “好吧,我跟你去看看,不过你别抱什么希望,这种事不是我擅长的,而且最好别让第三个人知道我。”

    秦阳叹了口气,应了下来。

    多事之秋啊,最近发生的事,实在是太多了,如今再听到这个消息,秦阳敏锐的感觉到,田家老祖宗的事,十有八九也跟最近的事有关系。

    其中肯定也有一些隐秘的内情,田氏老祖宗隐瞒这个消息可太诡异了。

    他若是不隐瞒,就算是死了,嬴帝无论是真情还是假意,以后都要罩着田家,这段时间不需要太长,也足够田家重新稳住脚跟了。

    秦阳答应第二剑君,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想去见见这位传奇大佬。

    至于安全,他倒不太担心,第二剑君这种人,能不多说,就不会多说半个字,平日里八竿子打不出来一个屁,通俗点讲就是情商略低,为人耿直,偏偏又极为重情义的家伙。

    肯定是干不出来会害他的事。

    秦阳这刚应下,还没来得及跟手下交代两句,第二剑君就急不可耐的抓住秦阳的肩膀,嗖的一声消失不见。

    面无表情,一直板着脸装高手的人偶师,神情凝重的看着第二剑君消失的地方,再看了看庄园完好无损的防护,陷入了沉思。

    一字诀,可真是不讲道理啊。

    以后万一遇到这种对手,怎么才能提前做好准备,干好护卫的工作?

    思来想去之后,人偶师顿感绝望,他没办法提前发现,若是对方实力跟他差的不远,他还真的没办法干好护卫的工作了。

    修成一字诀的人,在念海的世界里,只闻其名,没见人修成过,放到真正的上古,应该也没多少人修成吧。

    怎么这才没几年时间,他都在这个弱鸡的世界里见过两个了?

    ……

    第二剑君的特快空乘,秦阳也只是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肉身上承载了一些还在承受范围的压力之后,周遭的画面就已经变了。

    一座透着沧桑古老气息的宅子,周围很是安静。

    秦阳可以敏锐的察觉到,这里的主人很是念旧,宅子的建造材料并不是很好,可是却被人以隐秘的手法,做了各种加固,让这里的一切都维持着原本的样子,不被时光侵蚀。

    第二剑君带着秦阳,直接进去其中一座房间。

    进入其中的小秘境之后,秦阳看到那颗血色的怪树的瞬间,不由的低声惊呼出声。

    “百脉榕……”

    同一时间,再看到树下的人之后,心里原本还有的一丝担忧和警惕,就彻底消散了。

    树下的老人,缓缓的抬起头,略有些意外的看了秦阳一眼,也没责怪第二剑君带人来,只是笑呵呵的道。

    “小乱宇,这位就是你说的那位朋友么?”

    “老祖宗,这位就是于我有大恩的秦阳,请恕我鲁莽,擅作主张,请了秦兄弟来。”

    “老祖宗都给你说了,不用麻烦了,这位小朋友,既然能认得百脉榕,应当也能明白吧。”

    第二剑君看向秦阳,秦阳眉头微蹙。

    “百脉榕,乃是神木之一,而且是其中比较特别稀少的品种,据传乃是古老的年代,神祇陨落,血脉所化的神木,其气生根,可以化作人身经脉、血脉、气脉……”

    说到这,秦阳就说不下去了。

    只是看田家老祖宗的样子,就能明白了,他周身血脉、经脉、气脉,怕是都已经毁了,正常人,这种情况,肯定已经死了。

    纵然有些修行法门特殊的修士,可以神魂不灭,生机不绝,可遇到这种情况,他们的肉身也绝对毁了。

    如今田家老祖宗体内百脉,尽数被百脉榕的气生根取代,而且他的生机之源,心脏都已经消失不见,这种情况,谁都回天无力。

    除非他运气好到可以找到一株即将在整万年开放的暗夜优昙花。

    还要让这世上,唯一能摘到药力保持在巅峰的整株暗夜优昙花的秦阳,亲自摘下,整株给他服下,他才有可能活下去。

    可惜,这种事,就算是说出来,也没谁会去抱有希望了。

    因为田家老祖宗扛不了多久了。

    看着百脉榕上的气根,已经开始减少凋零,等不到这颗神木凋零枯萎的那刻,老家伙就会先死了。

    他其实已经可以判定为死人了。

    去掉他的呼吸机,他绝对立马嗝屁。

    无论他以前多强,现在都是个废人了。

    田老祖没责怪第二剑君贸然带外人来,反而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乱宇,你先出去吧,我想跟你的朋友单独聊聊。”

    第二剑君犹豫了一下,看向秦阳。

    见秦阳点了点头,他才闷不吭声的转身到外面守着,走的时候,还关上了大门。

    “秦阳,字有德,其实在你还在南蛮之地,乱宇那时候出现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了。”

    “前辈单独留下我,不会只是想说这个吧?”

    “呵,年轻人,耐心点,我这种跟死人差不多,掰着指头度日的老家伙,都还没着急呢,你急什么,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对你不利,我不会让乱宇难做,他是个好孩子,这偌大的家族,像他这般有情有义的不多了,我只是想跟你聊聊。”

    “前辈想要聊什么?”

    “我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三个问题,你只要告诉我一个就行了,如何?”

    “那前辈你先说说吧。”秦阳保持警惕。

    “你怎么看乱宇?”

    “这算一个问题?”

    “没错。”

    秦阳颇有些意外,他还以为田老祖想问什么敏感的问题呢,比如他是不是童子鸡……

    “第二大哥这人吧,八竿子打不出来一个屁,宠妻狂魔,剑道天赋极高,除了打架,别的方面都只能算一般,不过,他有一个智慧高绝的媳妇在背后,的确也不用去费脑子想太多别的事……”

    说到这,秦阳微微一怔,顿时明白田老祖想要干什么了。

    这老家伙,打的倒是好主意,打个临终托付的苦肉牌,第二剑君很难拒绝的,到时候他媳妇也会跟着来。

    田家骤然出现两个学会一字诀的高手,一个开挂打架,一个开挂当智囊,田家只要不作大死去谋反,会没落才见鬼了。

    “小朋友的评价很是中肯,反应也很机敏,看来你也明白我想要干什么了。”田老祖咧着嘴笑出了声,出声赞叹。

    “老人家才是有大智慧的人,落到这种地步,选择封锁消息,却趁机将第二大哥拐回来,长远的看,的确比放出去消息,落得些许圣眷要好的多,靠人不如靠己啊。”

    秦阳拱了拱手,恭维了一句,而后话锋一转。

    “不过,我却不信前辈隐瞒消息,是为了这个,我想知道,前辈你到底隐瞒了什么消息?”

    “前辈既然已经问过我问题了,这就算是我问的第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