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八章 找到了包子脸,幻羽弓杀神箭

    白色的光球,跟预料的一样,是一些老者的记忆,而且画面如同蒙了一层薄雾,看的不是特别清楚,当秦阳凝神想要看穿薄雾的时候,就看到画面上浮现了密密麻麻的符文和道纹。

    秦阳心头一跳,这种情况还是头一次遇到,稍稍看了看这些符文,大体上也能弄明白这些东西是什么。

    那个老头的这些记忆,都是被封禁起来的。

    如同被封禁在一个保险箱里,想要用外力破开,保险箱里的记忆,他只需要一个念头,这些记忆就会被暴力摧毁。

    秦阳暗暗咂舌,难怪自己怎么问,将其分尸剁碎了,他也什么都不说,因为不打开保险箱的时候,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那些问题的正确答案是什么。

    一个道宫强者啊,哪怕在道宫境界之中,属于比较弱的存在,那也是道宫强者,在大荒,无论是什么势力,道宫都属于扛鼎的强者,砥柱中流的存在。

    至少鸿曦商会,绝对不可能让一位道宫强者,做到这种地步。

    所幸现在老者已经死了,记忆保险箱,秦阳也可以慢慢的破开。

    破解的难度不大,只不过需要耗费时间而已,正常情况下,外力破解,是不可能有这么多时间的。

    半个时辰之后,破开了保险箱,那些符文和道纹随之消散,画面上蒙着的薄雾也随之消散。

    一处府邸的院子里,一颗梧桐树下,一位眉心印着一条蛇形印记的中年人,坐在石桌前,手捧着一卷书,看的津津有味,而老者站在一旁侍候。

    “到底是上不了台面的货色,遇到事就慌成这样了,既然鸿曦商会的人,已经在清理痕迹了,那你就去帮他们一把,所有的痕迹都清理掉,连同那位鲛人皇族的小公主,也一起清理了。”

    中年人一边看着书,翻着书页,一边随口吩咐了一句。

    “是。”老者点了点头,沉声应下。

    画面一转。

    老者来到鸿曦商会的地盘,很是倨傲的坐在上首,而一个被称为鸿曦商会大掌柜的人,在一旁低声下气的伺候着,颇有些委屈的跟老者说了一下情况。

    大致上就是他们只当是一个普通的小鲛人,虽然稀少,却也没太在意,就通过黑牙子的介绍,收了下来,谁知道收下之后没几天,就发现这是一个大坑。

    黑牙子跑路了,追踪到当初来卖小鲛人的那些人,也全部失踪不见了。

    再加上最近诸多商会,东境的地下势力,都红着眼睛,忙着抓紧这次机会,抓住个把柄,弄死个同行,好瓜分蛋糕。

    鸿曦商会的大掌柜,哪里还不明白,这就是有人再坑他们。

    所以才慌了,忙着清理痕迹,所有经手的人,全部灭口,再想方设法的将小鲛人送走。

    毕竟那些同行可不会管他们是不是只是接手了黑货,他们只要抓住这个把柄,不将鸿曦商会咬死分尸吞噬了才怪。

    小的痕迹都清理掉了,就剩下俩商会里的高手了,商会的顶尖高手都被盯着呢,事实上不只是他们,所有这些势力里的顶尖高手,都被互相盯着,看谁有什么动作呢。

    只能找不是明面上的力量来收尾了。

    画面再一转。

    老者飞驰而来,飞到一座庄园上空,一掌拍下,将整个庄园所在的山包,都一同夷为平地。

    而后老者找到了两块令牌,面色难看的将其捏碎。

    所有的画面都结束了,秦阳睁开眼睛,仔细琢磨了一下,发现这件事似乎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本来只是一个突发事件而已。

    类似的事情,在这个世界多了去了,要不然的话,每年都有那么多天才出现,最后成为高手的人却比所谓的天才要少太多太多,人都哪去了?

    不就是中途夭折了么。

    类似的事情,以往是不会掀起这么大波浪的,哪怕是牵扯到了海族,也不可能。

    大荒人族和海族,各自刚需的大环境都不一样,不会出现那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情况,真出现这种事,双方都会极力克制,维持平稳的局面。

    毕竟,海族不稀罕陆地,人族修士也不喜欢在昏暗的海底生存,双方就算是交战,也不存在掠夺对方赖以生存地盘的事情。

    可是这一次,一些人却敏锐的抓住这个机会,想要搞些事情。

    此刻秦阳思绪变得飞快,细细的将事情捋了一遍,心情变得非常不好。

    鸿曦商会,海族,小七,所有的人,都成了可以利用,可以牺牲的牺牲品。

    定天司也被利用了,有人在让事件升级,肯定会有神朝的人在搞鬼。

    而他也是被利用的人,可以说让事件升级这件事,他也出了力,只不过他是在江湖上发力。

    若是小七真出事了,他就成了一把发狂的尖刀,十有八九会被人引导着去做一些事情。

    脚下这位碎尸上头的人,十有八九就是推波助澜,借机为自己谋利益的人。

    但未必只有他。

    油耗子说有两位道宫强者亲自出手了,这种消息说假话太容易被拆穿,应该是真的。

    而老者这边,就只有他一个人,另外一个,根本不是他的同伙。

    可能还有别的人来搅浑这一潭水,想要浑水摸鱼。

    想到了这些,秦阳暗叹一声,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以前其实还觉得这句话太绝对了,如今看来,那是事情没摊到自己身上。

    关心则乱啊。

    更深的地方,秦阳暂时不想管了,他现在只想着找到人再说。

    给刀疤使了个眼色,让刀疤进船舱叫人。

    油耗子和王德福被拉了出来,两人一出来,就先嗅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飞舟甲板上的一堆碎尸,鲜血还在流淌。

    看到这一幕,两人的腿都软了,差点当场瘫在那。

    一个道宫强者啊,他们平日里需要仰视的存在,就这么轻易的死了,死的惨不忍睹,而且看样子,这位狠辣的大佬,怕是根本不会给这位老者丝毫生机,魂飞魄散必定是标准结局。

    秦阳没理会王德福,平静的瞥了一眼油耗子。

    “无论是有人利用了你的贪心也好,你为什么人效命也罢,我现在都不想管,我只想找到人,三天之内,我若是找不到人,先杀你祭天,你背后的人,从上到下也都别想好过。”

    “大人啊,小人真的……”油耗子面色如土,扑通一声就跪在地上了,身如筛糠抖个不停。

    “我只给你一次说实话的机会。”油耗子话没说完,秦阳就拦住了他。

    油耗子张了张嘴,到嘴边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面前的一地碎尸可是提醒着他呢,这位明显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主,说杀他绝对不会犹豫,他什么都不说,人家也不会手软。

    “这个地方,你们谁知道?”秦阳幻化出老者记忆里见到的那片庄园,还有那片山水。

    “小人知道。”油耗子连忙回了句:“这是鸿曦商会的一处别院,他们大掌柜前些年去东海,受伤而归,在这里养伤。”

    “指路。”

    油耗子指路,人偶师驾驭飞舟,飞舟化作一道流光,划破天际,直奔那处庄园所在。

    半天之后,飞舟来到了已经被夷为平地的庄园上空。

    秦阳拿出了钦天宝鉴,这东西到手之后,基本没用过,主要是限制太大,代价太高。

    只能回溯一片地方的过往,回溯的时间越长,消耗也会不断暴涨,想要用,只能先确认了地方,而且是时间不长的最好。

    “有人污染了痕迹。”人偶师只是看了一眼,就伸手拦住了秦阳。

    “那你能追踪不?”

    “只要找到了起始点,追踪就会变得很容易了,尤其是一个海族,在陆地上的气息,实在是太容易区分了,干扰非常小。”

    人偶师揭开肚皮,从身体里拿出一条脑袋占据大半个身子的怪鱼傀儡,将怪鱼抛到半空中,怪鱼环绕着众人,不断的游走。

    “这里的所有痕迹都被污染了,我们在附近转转。”

    驾驭飞舟,在方圆数十里之地转了一圈,那条跟没头苍蝇一样乱转的怪鱼,终于不再乱转,而是指向了西面。

    驾驭飞舟,一路向西,飞驰大半日,数千里地被抛到身后。

    飞着飞着,那条怪鱼傀儡忽然扭转了方向,指向了后面。

    “停下。”

    飞舟停下之后,调转了方向,慢慢的从万丈高空,向着下方落去。

    怪鱼指向后方,秦阳顺着怪鱼指向的方向望去,贴近地面百余丈高的地方,有一辆灵光暗淡的玉辇,被两头水牛一般的妖物拉着飞驰。

    这辆玉辇的速度,比之人偶师亲自驾驭的飞舟,差了可不是一点半点。

    秦阳实在没料到,小七竟然会在这里。

    这种玉辇的数量,在大荒是最多的,是穷逼修士的最爱,速度虽然不快,却便宜耐操油耗小,长途跋涉的时候,可以省下不少的精力。

    只不过追踪到了,秦阳一颗心还是忍不住提了起来,生恐是这个丑了吧唧的怪鱼傀儡,闹出来什么乌龙了。

    毕竟人偶师制造的傀儡,尤其是这种追踪用的,可不是太靠谱,上一次在魁山附近,已经领教过了。

    轻吸一口气,秦阳瞥了一眼人偶师。

    “船舱里的俩人,谁敢妄动,直接杀了。”

    丢下这句话,秦阳跳下飞舟,拦在了那辆破旧的玉辇前面。

    秦阳落下之后,驾车的两个带着帷帽的家伙,顿时紧张的站了起来。

    “大哥,我们真没钱了,昨天才被抢过一遍。”

    “我的法宝虽然只是灵器,大哥要是能看上,就拿去吧,其他的就真没了……”

    两人一个哭穷,一个战战兢兢的拿出一把破剑。

    “……”秦阳沉默了一下。

    这是将他当成劫道的人了?

    谁这么丧心病狂,会抢他们这种一看就是穷逼的家伙。

    而这时,玉辇骤然破开,驾车的两人也被冲飞了出去。

    人偶师出现在那里,一条枯瘦的黑驴,挂在他背上,四条腿缠住他,一口整齐的白牙,咬在他的脑壳上。

    黑驴的脑袋上,一个有着蔚蓝色大眼睛的包子脸,鼓着腮帮子,噗噗的向着人偶师的脸上吐口水。

    口水如同利刃,冲到人偶师脸上,发出一阵叮叮的金铁交鸣之声。

    “小七!”

    秦阳惊呼一声,连忙冲了过去。

    看到秦阳冲来,黑驴连忙松开人偶师,化作一道残影,带着小七退开一段距离。

    小七抓着黑驴的耳朵,小心翼翼的探出脑袋,昂着头努力嗅了嗅鼻子,立刻裂开嘴笑了起来,小巴掌拍了拍黑驴的脑袋。

    “丑驴,这次真的是秦阳,味道不太一样了,变得更香了。”

    小七从黑驴的脑袋上一跃而起,张开双臂扑向了秦阳。

    而就在这时,天边一道乌光贯穿天际,眨眼间就横跨不知道多远的距离,直奔小七而来。

    人偶师身形一晃,就挡在了那到乌光之前,乌光却如同幻影一般,直接穿过了人偶师的身体,继续直奔小七而来,速度丝毫没有减缓。

    而同一时间,秦阳看到那一道乌光的瞬间,就已经召唤了黑玉神门。

    一座千丈高的黑玉神门,骤然出现在小七的身后。

    森然沉重,燃烧着黑色火焰的黑玉神门,与那一道乌光碰撞到一起,一阵尖锐的嘶鸣声炸响,一道又一道的汹涌涟漪,从二者碰撞的地方扩散开。

    碰撞的中心,一丝丝细微的裂纹浮现,神门之上的黑红色狰狞应龙浮雕,骤然睁开眼睛,猛然探首,一口将那一道乌光咬住。

    乌色的神光,不断的消散,这时候,众人才看到了那是什么。

    一支七尺长的黑色箭矢,上面裹挟着冲霄杀气,只不过这些杀气此刻都被应龙浮雕飞速的吞噬掉。

    等到所有威能消散之后,黑色的箭矢跌落到地上,被人偶师抓在手中。

    而这时候,秦阳已经将小七抱在怀里,将她的脑袋放到自己的肩膀上,眼睛望着远处,杀气已经压制不住的往外冒。

    “墨阳,抓人。”

    “那你……”人偶师有些犹豫,上次就是被调虎离山,秦阳才被掳走的。

    “你尽管去。”秦阳阴着脸回了句,现在就怕这些人不跳出来了。

    不知道他们为了什么目的,可是却要让一个小孩子当牺牲品,实在是丧心病狂到极点,这些年见过的狠人恶人多了去了,也没见过如此没底线的。

    人偶师点了点头,取出一个暗金色的盒子,将那支黑色的箭矢装了进去,随手施加了层层封印,重新收起之后,整个人瞬间消失不见。

    “小七,你和黑驴先去跟别人玩一会,我现在有点事要忙。”

    说完,也不等小七愿不愿意,直接将小七和黑驴送到了海眼里。

    而秦阳就站在原地,等着暗地里是不是还有人跳出来。

    站在黑玉神门之上,等了好半晌,也没见人出现,秦阳略有些失望,这些人还真是够谨慎的,出手都是隔了不知道多远的距离,现在失手了竟然也不出现。

    黑玉神门上的那一点点裂痕,早已经消失,应龙浮雕,也已经重新闭上了眼睛。

    秦阳知道,这是有人追踪到了自己,从之前就一直远远的吊着,等着他来找到人。

    旁人不会如此信任他的能力,这只说明一点,来人的情报来源很及时,速度很快,他们知道小七之前在幽灵号上玩,也肯定知道小七跟他关系很好,知道他肯定有什么特别的办法能找到人。

    知道他身边有一个肉身特别强的护卫,甚至可能知道人偶师根本不是人。

    那支箭就是证明。

    幻羽弓,杀神箭,这是真正的箭道高手才能有的手段。

    幻羽弓乃是神通,可以穿透阻碍,命中背后的目标,而这个穿透的阻碍,指的就是防护、法宝之类的东西,人是不在其列的。

    而杀神箭便是那支箭,秦阳之前听青鸾说过,这种大杀器,乃是神朝的禁忌,制作极其复杂,还伴随着凶险,制作之法是机密之中的机密,神朝工部甚至单独列出来一坊,其内炼器师,基本上很难接触到外人。

    杀神箭有精确到个位数的数量,少一支都会被严查,神朝的范围内,这也是少数绝对不允许除了朝廷之外,其他势力拥有的东西,查出来就一个结果,被神朝踏平,根本不讲理。

    主要是这个东西实在是太危险了,落在真正的箭道强者手中,横跨数千里之地,瞬息之间击毙目标。

    杀神箭之上的力量被消散之前,根本不会停下来,除非击毙了目标。

    当年楚朝尚未被灭的时候,他们耗费大力气,悄悄铸就了一支起码加十三的杀神箭,在与大嬴神朝的最后一战时,让楚朝一位顶尖的箭道强者,燃尽寿元射出了这一箭。

    射向了四万八千里之外的嬴帝。

    而当时,那被称之为楚朝绝响的一箭,击杀了八位道宫,三位道宫之上的法相,毁掉了三件顶尖宝器,依然命中了嬴帝胸口。

    只可惜,嬴帝实在是太强,被刺破了胸口,却也硬生生顶着,耗尽了杀神箭的力量,这也是万年多以来,嬴帝唯一一次受伤,虽然只是被刺破了皮……

    如今大嬴神朝存留的杀神箭制作之法,也是抛弃了原本的,在楚朝抢来的法门的基础上,继续改良出来的结果。

    但同样的,这个东西,也已经成了神朝禁忌之中的禁忌,对外交战的时候,都很少会用到,用的最多的地方,其实是守卫大嬴神朝天穹的巡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