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五章 白水长情,驱虎逐狼

    “公子,又来买茶么?我们这刚上了新茶,东海爪圭国出产,保证是今年新采摘,最嫩的新茶,昨天才到的!”

    一座不大不小的城池,一座看起来装修挺讲究的茶楼,秦阳站在门口,沉默不语。

    门口的伙计,眼睛毒的很,一行四个人,一个脸上有刀疤,还带着半拉面具的弱鸡,一个是抱着个葫芦,一脸憨态的昆仑奴,还有一个感觉挺强,但是却面无表情,一看就是护卫的家伙。

    这三个人很显然都不是拿主意的人。

    唯有另外一个,帅气逼人,眼神很是深邃,一看便是大家公子的年轻人,才是正主,尤其是看对方这幅岿然不动的样子,绝对是不差钱,也不是第一次来的老主顾。

    他们最喜欢的就是这种世家公子了。

    眼看正主没反应,伙计稍稍一琢磨,可能这位年轻的客人,不喜欢新茶,少了岁月沉淀的韵味,念头一动,伙计压低了声音。

    “公子,你若是不喜欢新茶,我们这还有韵味十足,回味绵长的陈茶,保证公子满意。”

    秦阳忽然叹了口气,望向伙计的眼神,颇有些纠结。

    万万没想到,来的地下产业链的第一站,是距离他最近的一个,而且规模也排在前列的地方,竟然是一座高级秘妓馆。

    现在也终于明白,好端端的一座茶楼,为什么叫白水长情,卖茶的地方,难道不应该叫什么什么轩么,你非要叫白水,难道让人家进去喝白开水么?

    如今却豁然开朗,大感佩服,人家老板起什么店名,完全凭心情,白水长情这四个字,往深里想想,还真跟茶楼挺搭的。

    但同样的,知道这里是干什么的,这四个字就是另外一种意思了。

    还什么新茶,当他是第一天出来闯荡的雏儿么,江湖黑话,有他不懂的么,爪圭国那种小岛国,伸不开胳膊抻不开腿的,能产个屁的好茶。

    不就是爪圭国里新带来的姑娘么。

    秦阳瞥了一眼伙计,随手丢给对方一颗四品灵石。

    “我找你们大掌柜,引个路。”

    伙计摸索了一下灵石,很自然的揣进袖里,斟酌了一下,道。

    “公子,您不是来品茶的么?容小的多一句嘴,您找我们大掌柜有什么事,您稍稍说说,小的也好去禀报,不然的话,小的身份低微,怕是根本见不到掌柜的就会先挨一顿毒打。”

    “我这人心善,特意来救救你们大掌柜,或者说,救救你们大掌柜后面的人,我这是先礼后兵,他要是不见,我就拆了你们的馆子,告诉你们掌柜的,定天司的韩安明韩大人,跟我八拜之交,我现在要做的事,也是帮韩大人忙,别给自己找不自在。”秦阳眯着眼睛,笑呵呵的拍了拍伙计的肩膀。

    伙计面色微变,挤出来一丝笑容,连忙道。

    “公子稍后。”

    片刻之后,伙计引着他们,穿过了茶楼,直奔三楼。

    一位留着山羊胡,样貌普通的不值得描述的中年人,面上带着笑容,拱手在门口迎接。

    “在下王德福,是这件茶楼的大掌柜,有失远迎,还望见谅。”

    引着众人进去,秦阳坐下之后,也不废话,直接道。

    “王德福?你们二掌柜似乎也叫王德福,算了,无所谓了,我就是来问你点事。”

    “大掌柜出远门了不在,在下不才,代为大掌柜,还望公子见谅。”王德福面不改色的回了句,而后试探道:“敢问公子高姓大名,恕在下眼拙,没认出来。”

    “我姓秦名阳,你认不认识我无所谓,你去城门口的茶楼,坐在窗口,喝了两个时辰茶的那个家伙,是定天司的人,你去问问就知道了,我懒得跟你废话,我问你答,不想回答,敷衍我浪费时间也无所谓,你可以试试,看我拆了你的茶楼,你们背后的大老板,敢说一个字不。”

    王德福还想说什么,秦阳挥手拦住了他。

    “你们近期有没有抓到一个鲛人女童,还有一头傻乎乎的黑驴跟着?”

    “公子,您说什么,在下可听不……”

    王德福一脸迷惑的连连摇头,可是话没说完,秦阳一巴掌将其抽的倒在地上,一只脚踩在对方脸上,眉宇间浮现出一丝煞气。

    “我懒得跟你废话,你们干的什么破事,跟我无关的我才懒得多管,现在跟我有关了,我问你答,你可以试试你还有机会说废话不。”

    王德福刚想再说什么,房间里一连串骨头破碎的声音响起,他的护卫,同一时间倒在地上,四肢全部扭曲成古怪的形状,而他们的惨叫声还未响起,就已经昏死了过去。

    “你们最近有没有抓到一个鲛人女童?”

    “没……没有,绝对没有!我们已经好几百年没见过鲛人女童了,那些鲛人的幼崽,几乎从来不会出现在海面附近的,我们也从来不去抓捕的,我们只是收货卖货的。”

    王德福看秦阳眉宇间的煞气,那眼中的杀机,很明显的告诉他,再不老实说话,他真的会死,他手下的人,在对方的护卫面前,不堪一击,甚至他都没看到对方怎么出的手,差距太大了。

    要是有就罢了,明明就没有的,他傻了才跟这种不讲道理的家伙死扛,就算有什么事,先活下来,事后再说。

    秦阳盯着对方的眼睛看了半晌,缓缓的抬起脚。

    “现在定天司全力追查这件事,定天司的一品外侯韩大人,亲自督查,相信你们的大老板也已经告诉你们,这几天定天司的异动,除了定天司之外,还有别的人都在动,相信你们不傻,应该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实话告诉你们,抓了就赶紧将人完好无损的乖乖送回来,还能活命,但若是藏着掖着,你们觉得凭你们这些家伙,能挡得住么,最后所有有牵扯的,从上到下,统统都得死。”

    秦阳将王德福从地上拉了起来,轻轻的帮对方整理了一下衣衫,缓缓道。

    “但若是跟你们没关系,你们也应该明白,谁能在这件事上立了功,落下的人情,可就不止定天司了,你们后面的大老板应该知道更多信息,而且,干这些事的,肯定是你们的同行,少一个同行,那空出来的那部分利益,最后还不都是你们这些同行去瓜分的,至于谁吃的最多,甚至一口吃下去,那就要看谁招子亮了。”

    “我再说一遍,谁干的,谁死,我现在还要去拜访一下其他人,你懂我意思么?”

    刚才还佯装苦着脸的王德福,眼神闪烁,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公子说的对,不管是谁,跟朝廷对着干,那是自寻死路,我等身为神朝一员,为朝廷分忧解难,乃是应有之义。”

    “你明白就好,记住了,我叫秦阳,谁要是能让我看到我要找的人,完好无损的出现在我面前,我可以保证,以后从南蛮之地到南海,甚至再到死海,我都能罩着你们,就算是你们去东海海族的地盘,我也可以保证,绝对没有海族会找麻烦,就算是在神朝,只要你们别谋反,定天司的韩大人也会给予方便。”

    “公子放心,小人明白,但这件事,真的跟我们没有一点关系,至于是不是其他人,小的就无法保证了,但我们要是发现了有人干出不法之事,绝对会为朝廷分忧,率先检举!”

    片刻之后,被抽了一耳光的王德福,红光满面的亲自将秦阳他们送了出来,甚至还专门送了一罐茶楼最好的灵茶,这个是真的灵茶。

    离开了茶楼,人偶师摸了摸脑袋。

    “就这么走了?”

    “恩,你还想怎么样?”

    “你真的信了,这些事跟他们没关系?”

    “呵,你以为我第一个选这里,真的是因为最近么?越是大的产业,哪怕是地下产业,到了一定规模,怎么可能靠那些游兵提供货源,他们的主要业务,也不是鲛人,只是捎带着丰富类型而已,但就算如此,也是有固定货源的,给他们提供类似货源的人,现在还在东海游荡着呢,这事九成九的跟他们没关系。”

    “那你还来干什么?”

    秦阳翻了个白眼,懒得跟人偶师多说。

    一旁的刀疤,倒是先跟船长的新护卫打好关系,尤其是这位护卫的实力,他刚才可是看到了,一个神门,六个灵台,他都没看到这位墨阳大人怎么出手的,对方就被打断了四肢,扭成了麻花,然后还顺带着在不讲人打死的情况下,将人打晕了。

    “墨阳大人,有很多上不了台面的生意,牵扯很广的,也很隐秘,咱们这次找到的这个茶楼,只是最明面上的东西,靠咱们一点一点的追查,那可是需要花费很长时间,也未必能查到什么,但让这些最了解这些事的人,自己去查,是最快的途径,绝对比定天司还要快的多。”

    秦阳点了点头。

    秦阳又不傻,人族和海族的关系,不算太好,但是近些年也不算太差,所以了,明面上这种事,是绝对不被朝廷允许的,但有需求就有市场。

    刨除种群庞大的海族,还有的是上不了台面的声音,这个地下产业链,如同一张巨大而复杂的蛛网一般,他是对一些事有了解,可想要屡清楚蛛网内的东西,那就不知道要花费多长时间了。

    那就只能让蛛网上的蜘蛛,自己去查了。

    想要驱使他们,简单粗暴的方式,威逼利诱。

    相信这些掌握产业链的人,自己也有消息渠道,他们肯定能明白,现在的事是烫手山芋,弄不好得罪的就不是几个人了,尤其是得罪了朝廷,他们肯定最不愿意。

    再强的黑势力,能存在下去,也只是因为朝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收拾他们而已。

    那利诱就更简单了,蛋糕就这么大,想要让蛋糕变得更大,那是很难的,最简单的吃到最多的方法,那就只有一个了。

    死同行呗。

    死一个小同行,就多吃一点,死一个大同行,就会吃到撑。

    现在有一个可以吃到撑,还能卖好几方人情的机会,就算是脑残,也会明白该怎么做了,你不做,有别人去做。

    此消彼长之下,原本的老大,之后可能就会变成老二了,而且还会被甩开一大段距离。

    秦阳按照名单上的记载,一家一家的找过去拜访了一下。

    至于这里面是不是有抓到人的,秦阳话也给说明白了,真抓了老老实实,八抬大轿把人送回来,这事还有的商量,没抓的,那你们就抓紧这个朝廷支持的死同行发大财的机会。

    转了一圈,秦阳也在不断的感应探查,一路上也没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可暗地里,早已经是暗潮汹涌了。

    这些地下产业链,能混的风生水起,背后自然都是有人支持的,利益大头也都是他们拿走的。

    他们自然会有自己的情报渠道,也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事,定天司的探子,跟一群脱缰的疯狗一样冲了出去,闻到一点味道就冲上去咬着不撒嘴,想瞒得过一些人都不太可能。

    于是乎,上面的人开始明争暗斗,下面的人也已经斗的如火如荼。

    这种能迎合朝廷,背后的人都能明目张胆的出力,却又能死同行的大好机会可是非常稀有的。

    整个地下产业链上下,都在瞬间变得异常活跃,无数的人,都开始在为一件事出力。

    那些可能永远都不会被秦阳,甚至被定天司知道的细节,开始一点一点的被人挖掘了出来。

    哪怕是个养气的小喽啰,只要挖掘出来的信息有用,立刻就会得到奖赏。

    七天,仅仅只用了七天时间。

    在这种地域范围极广,消息传递又很落后,快速传递消息的成本极高的世界,这些人为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爆发出了让秦阳都感觉震惊的效率。

    是谁掳走的人,从东海一路穿过群岛,在抵达大嬴神朝领海,在到登岸,这一路上所有的细节,都已经被挖的透透的。

    所有经手的人,都被挖了出来,刨除已经死了的,被抓到的,剩下的活人,一个逃掉的都没有。

    之所以只快速挖掘到这,是因为后面小七自己逃掉了。

    但现在连从那里逃掉的,怎么逃的,逃往什么方向都知道了,顺藤摸瓜之下,挖到后面的线索,只是时间问题。

    秦阳稍稍松了口气,果然啊,干什么事都要有自发的强烈热情,才能干好一件事。

    拿着刀子威逼,效率太低了。

    他现在只需要确定一个小范围,一个方向就行了,至于证据什么的,他又不是定天司的人,拿韩安明的招牌出来糊弄人而已,要什么证据。

    反正这么多天过去了,事情早就传开了,也没见韩安明跳出来否认。

    他怕是嘴都快笑歪了,有这么一群热心群众,众志成城的帮朝廷分忧,他以前办案,恐怕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这恐怕是他办案办的最顺利的一次了,不跳出来给秦阳摇旗助威,已经很克制了。

    只是秦阳却还是有些担忧,到现在了,也没见人暗戳戳的将小七送出来,难道不是这些人里的某一个抓走的么?

    他们肯定都知道事情严重性了,难道这种地下势力内部,还能万众一心的死扛到底?

    真要是其中一股势力的人干的,最先动手的,十有八九就是他们内部的人了,再发展下去,他们想后悔都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