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八章 吃了哑巴亏,史诗败家子

    “外人见识浅薄,我说真话,他们总是不相信就算了,你们都跟我认识这么久了,我有必要吹这种牛么?”

    秦阳长叹一声,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他此刻对应龙颇有些感同身受了,每每都说实话,却总是被人当成骗人吹牛逼讲故事。

    “真……真的啊?”丑鸡结结巴巴的看着秦阳,完全吓到了。

    他最强的时候,也是脖子都仰断了,才能勉强看到应龙大神的脚底板。

    黑影稍稍一琢磨,似乎还真是啊,这么多宝物,就算是应龙大神死的透透的,凭秦阳的水平,也不太可能可以掀了应龙的棺材盖,拿出里面的陪葬品。

    “切,你们爱信不信,我给你们说,这次要是没我,其他人全部都得死里面,当初我们进去的时候,遇到的那个什么……”

    秦阳吹的天花乱坠,从最初的世界碎片,再到过苦海,渡心桥,再到进入青铜巨棺,力战庙祝,最后感化了庙祝,让他一头撞死,再说服了应龙,最后带着嫂子出来,扒了扒拉的说了一大堆,就是收获基本没说。

    “……所以了,你们说,妖母当初将我掳来,我不计前嫌,以德报怨,救了她的小命多少次?最后她一个跟着划水的家伙,还得到了大好处……”

    眼看三眼妖怪撇着嘴冷笑,秦阳不乐意了。

    “你不认同么?对,最后的时候,妖母留下来接应,作用很重要,但按照这次的贡献来说,她起码要欠我一个天大的人情,三眼妖族也要欠我个天大的人情,不给我立个生祠,日日惦念,逢年过节送点礼物就算了,以后你们见到我,起码也要先跪下磕三响头,不过分吧?”

    三眼妖怪拉长着脸,闷头不说话。

    秦阳的话里,有多少水分先不说,但凡是里面有三成是真的,这人情对于三眼妖族来说,可真的就大过天了。

    “不过分,一点都不过分。”丑鸡在一旁连连点头:“按照妖族的规矩,他们以后就是龙裔了,虽说不是血脉而生的天生龙裔,可血脉已经改变,他们的后辈,就是真正的天生龙裔了,而且还是应龙大神的龙裔,别说给你磕头了,一句不敬的话,都要在族内遭受族规处置。”

    “恩,说的也是,得到了应龙亲自赐予的精血,绝对足够拔升种族的血脉,一跃成为应龙的后裔,这种事放到上古的时候,都不可能会发生,就算是有什么妖族得到了真龙精血,在得到真龙的应允之前,也绝对不敢这么用,磕几个头而已,他们的确是占大便宜了。”

    黑影也跟着附和。

    三眼妖怪继续闷头不说话,别人不了解妖母,他却是最了解不过了。

    妖母最后直接先放人,自己先走了,已经说明了秦阳说的,十有八九都是真的,而妖母也已经承了大人情,就是嘴上不承认,也不愿意说谢字而已。

    但他现在知道了这些事,要是还敢嘴臭,妖母知道了,十有八九会亲自收拾他。

    人族有人族的规矩,妖族有妖族的规矩,妖族对有些规矩和底线的坚守,可比人族执拗多了。

    例如现在这件关乎到整个三眼妖族前程和地位的大事,三眼妖族无论是谁,都要记着秦阳的好。

    “行了,赶紧听我奏一曲,听完了赶紧滚蛋。”

    秦阳招出竹笛,一曲渔眠安神曲,抹去了从此刻,到当初三眼妖怪被抓住之前的记忆。

    抹除完毕,念头一动,以魔手的力量,将其彻底封闭起来,等到回去之后,再将他放了。

    至于这个三眼妖怪,到底是三眼妖母的最强化身呢,还是别的什么东西,秦阳也懒得多问了。

    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他现在想知道的,是当初他被掳走之后,后面发生了什么,浪费了这么多时间,剩下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头顶还悬着一把致命的利剑呢。

    从海眼里出来,一切都很平稳,人偶师干别的不太靠谱,但给他安排什么活让他干,有什么人让他去打,那绝对是足够的。

    “没什么事吧?”

    “没事,就是遇到了妖族窥视,让我弄死了,还有个光头,几个人族的修士,都是远远的偷看了几眼就跑了,我跟他们打过好几次交道了,除了那个光头来试探过一次,其他的都不想惹事。”

    “光头……”秦阳回头望了一眼北方,似乎就只有永夜之地的律宗了,这些秃驴要是不惹事就算了,敢主动找茬,那就别管咱们新账旧账一起算了。

    当初听说蒙师叔跟律宗的秃驴干了一架,蒙师叔也没细说。

    真要是遇到了律宗的秃驴,秦阳管他之前是什么原因,见到自己人跟别人打架,打的头破血流了,难道还要先搞清楚对方什么人,因为什么打起来的,谁先吐的口水骂的娘,正常情况,哪会想那么多,想也不想就拎着板砖上去拉架才是正常操作。

    讲什么理啊,拳头大的时候,别人才跟你讲理。

    要不是人偶师的拳头大,他在这晃悠了这么些日子,律宗的秃驴,至于来试探一次,就改成远远窥视了。

    “现在没空理他们,不来找事就算了,来找茬的,你也别客气。”秦阳摆了摆手,将这些人放到一边:“神朝那边,还有战场上什么情况了,你知道不?”

    “不太清楚,你当时被掳走,那凶婆娘跟吃了毁灭球一样,派了不少人来找你,跟妖国的人也打了几次,据说还跟大燕神朝的人打了一架,再后面我就不太清楚了,我追到冰原,就再没见到过他们。”

    “那行吧,咱们先回去再说,别进大燕神朝和妖国,走大燕和妖国交界的缓冲地带,省些麻烦,安稳一点,中间这段路,我要修行一下,再炼制些东西。”

    给人偶师吩咐了一声,秦阳回到船舱,做好了封闭之后,开始清点这次的收获。

    应龙之血一大罐,以此倒是也可以将自身变成龙裔,就是这种血脉没法传给后代,秦阳也看不上这种程度,留下来当材料用吧,或者以后手下谁想要了,赏给手下一些也行。

    他有应龙的龙脉在手,这才是真正的至宝,其内的神髓还留了一些,留着库存,龙脉本身,能用的地方也实在是太多,但能想到的这些,无论是怎么用,秦阳都觉得是暴殄天物,要遭天谴的。

    算了,先留着吧。

    再就是应龙送的,山鬼庙里的那些宝物,拿出来依次拾取炼化了。

    等到炼化完了之后,秦阳的脸都有些黑了。

    “我还以为应龙是例行装逼,随口说这些东西留着没用,没想到还真是,品阶比昊阳宝钟还要高,竟然全部都是用来祭祀的,我一不是鬼物,二不是拥有神性的山鬼,我要这些东西干什么?还真是只能当奢侈摆件了!”

    憋了一口气在胸口,好半晌没吐出来。

    可回想一下,人家应龙给说的明明白白,压根就没诓他一丝一毫。

    被摆了一道,竟然还不能怪他。

    全部炼化完,思来想去,这些宝物本身都不是什么威能强横的宝物,除去祭祀之外,剩下的最大价值,似乎就是本身的品阶了……

    将其当做阵眼,用来布阵,虽然奢侈了点,但好歹也算是能用上。

    用几十件品阶最差的都能跟昊阳宝钟一拼,好点的堪比道器的宝物布阵,想来威能也不会小。

    只是明明是一堆一百力量的宝物,加起来却只能发挥出十点的力量,让人不爽的很,看起来也像是个什么都不懂,只会拿宝物拼品阶,硬砸死人的脑残暴发户。

    将其全部收了起来,眼不见心不烦。

    最后的最大收获,则是那颗残月。

    炼化了之后,感受着其中汹涌澎湃的力量,秦阳体内的真元自主运转开,清冽之中透着一丝冰凉的力量,涌入他的体内,被其炼化了之后,化作真元,汇聚成河,随着经脉,不断的灌入到海眼之中。

    稍稍感受了一下,秦阳立刻停止了使用。

    月华的力量,比之灵气还要强一些,可是好死不死的,这些力量,竟然可以被白玉神门吸收。

    因为黑玉神门的事,他都有心理阴影了。

    要是两座神门,都变成了永远都无法推开的存在,就真的彻底玩完了。

    白玉神门上的玄奥,虽然全部领悟破解起来,颇有些困难,但他已经修成了思字诀的神通,正好专业对口,可以帮他缩短参悟的时间,提高能领悟的难度上限。

    以后用这轮残月修行是可以,但绝对不能让月华直接接触到白玉神门。

    这轮残月怎么用,秦阳心里早就有谱了。

    当初得到的一门星落阵谱,还有一块星落阵盘,阵盘他之前还在用,后来用的越来越少了,就是因为威能跟不上了。

    当初摸到的阵谱只是蓝色,不是因为阵法威能弱,而是缺陷太大。

    阵谱的品阶,在划分的时候,很多时候不是单纯的阵法威能有多强,毕竟同样的阵法,威能可能可以从养气阶段一路跨越到道宫。

    越好的阵法,越是可以起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以一力引万力。

    星落阵盘的威能,完全要靠材料来算。

    当初得到的时候,阵盘本身的材料,已经是非常不错了,可惜,阵盘的核心,一没有星核,二也没有炼入流星的阵旗辅助,阵盘的威能,自然上不去了。

    摘取一些流星,炼入阵旗,现在来看,已经不难了,让人偶师帮帮忙,很容易。

    可这阵法,核心的星核,才是先决条件,没这个,有了阵旗,反而成了头重脚轻,阵法不崩溃就不错了。

    如今秦阳拿着残月,将其直接镶嵌到阵盘的核心。

    残月的力量在阵盘之中涌动,汹涌澎湃的力量,如同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随之可能炸开。

    秦阳凝神调动残月的力量,淬炼阵盘,片刻之后,阵盘也彻底变了模样,化作一面闪耀着点点星光的深紫色阵盘,上面有一层月华涟漪,不断的晕开。

    “啧啧,完美,当年的摘星宗,布置的最强星落大阵,也绝对不可能奢侈到用一颗上古的明月来当核心吧,哪怕这颗明月是残月。”

    阵盘镶嵌了核心,捕捉流星,也未必能跟得上档次,索性拿出库存的材料,炼制出四面阵旗,将那些宝物拿出来二十八件,让这些宝物当做阵眼,填充到里面。

    要奢侈就一口气奢侈到底。

    放眼大荒,绝对不可能有比这个阵盘阵旗套装更奢侈的宝物了。

    上古明月为核心,二十八件品阶堪比道器的上古秘宝为辅助,还有谁?

    如此简单粗暴的堆积而成,阵盘阵旗上,却天生有道韵流转,晦涩难懂,让人根本无法领悟其中真意。

    解开了封锁,秦阳将人偶师叫进来。

    “来,墨阳,试试我信炼制的阵盘的威能如何。”

    人偶师望着阵盘阵旗,五官都快皱到一起了,一副一言难尽,欲言又止的模样。

    “想说什么就说。”

    “我说了你别生气。”

    “不生气。”

    “就算是在上古时代,你这种败家子,在宗门内就会被打死,不死了出门也会被人打死,用上古明月当阵眼,那些妖族大圣,若是知道了,绝对会从棺材里跳出来掐死你。”

    “咦,你能看出来?”秦阳微微一惊,不过想到人偶师的来历,也不奇怪了:“那别人能看出来么?”

    “你们这个时代的生灵,从来没感受过这轮明月的力量,他们肯定是看不出来的,不过可能还会有一些古老的种族,尤其是一些拜月种族,例如涂山氏,他们之中的强者,就算是认不出,也能感应到那是属于明月的力量,你最好别在那些人面前用这个阵盘。”

    “涂山氏已经成为传说了,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好运。”

    “那你最好也别随便用。”

    “又怎么了?”

    “你这样炫富,容易被人打死,万一你惹得太多人眼红,我分身乏术,一个人也未必能挡得住所有人。”

    “那还不简单,只要用上了,就把人打死不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