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五章 想错方向的一字诀,无能狂怒的庙祝

    秦阳轻叹一声,这是个狠角色啊。

    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在达到目的之前,可以忍得住寂寞,忍得住怒火和情绪,心念纯粹如一。

    而如今,秦阳感受的很清楚,庙祝的感谢绝对是真心实意,根本不是为了一些低级趣味,比如是因为成功的利用他完成了一切,来炫耀一下。

    这种家伙根本不会觉得这是值得炫耀的事情,一切都按照他的计划进行,局势被他牢牢掌控,才是正常情况。

    “我以为你到了最后一刻,才会出现,没想到,你竟然现在就忍不住要来杀我了。

    “我已经拿到了我的力量,为什么我一定会杀你?你对我已经没有用了,你帮了我这么多,为什么不送你离开这里?”庙祝含笑回了句。

    “因为我对你有威胁,而且已经有了恩怨,纵然将我困在这里,也未必保险,我未必找不到办法出去,只有杀了我,一了百了,所有的一切,都如往事,烟消云散,才是最好的。”

    庙祝抚掌而笑,一脸赞叹。

    “是啊,你说的太对了,你思考事情的时候,总会有一些出人意料的地方,也总会找到别人找不到,或者别人找到了也不敢去做的,但你能想到,也敢去做,投之亡地而后存,这句话说起来简单,坐起来难。

    那片苦海,我也想过跟你一样的方法,可是我的力量,对于那里,本身就是在对抗,所以失败了,我想过,可是我不敢做,我不敢赌,而往日来到这里的人,没有一个真的能敢这么做的。

    你是第一个成功度过苦海的,这才让我确信了那句话是正确的。

    度过心桥之法,却是我没想到的,我没想到,只是学会白的歌谣,领悟到其中的意境,就能让真正的心桥浮现。

    其实我最害怕你们没法打开青铜棺的,但你的师叔,他给我了一个惊喜。”

    庙祝叹了口气,颇有些遗憾。

    “其实我还真不想杀你,本来我也真准备送你们走,可惜,我是真不敢冒险,我是真怕再给你一万年,不,再给你一千年的时间,哪怕那个时候,你依然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你也依然可能反过来将我彻底灭掉了。

    我呢,是真心实意的跟你道谢,也想跟你好好道歉,之前利用了你,但我也不敢相信,你会真心实意的放下这些,我不敢赌,只能杀了你,一了百了。”

    “那你动手呗,还等什么?”秦阳笑了笑,不以为意。

    庙祝的话,听起来像是虚情假意,显得他像一个伪君子,可秦阳心底却寒意升腾。

    他不是伪君子,而是既真诚又纯粹的恶人,每一句话都是真心实意,可结果却依然是狠辣果决,不会有丝毫犹豫。

    秦阳现在信了,哪怕他不是纯粹的恶念所化,其中也必然包括了这一部分。

    空气骤然变得凝固,庙祝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下一刻,他的身形,骤然消失不见。

    秦阳的目力已经跟不上他的速度,只能感觉到有一种巨大的危险,正在急速的靠近自己。

    下一刻,庙祝的身形,骤然出现在百丈之外,他以一种正常人踱步的速度,向着秦阳走来。

    地面上,无数密密麻麻的道纹浮现,半空中,亦有交织成网的虚影,将百丈之地彻底笼罩。

    那是蒙毅布下的咫尺天涯禁,也是蒙毅最擅长布置的禁制,一步之下,一念之间,就能叠加八百层。

    百丈之地,密密麻麻的咫尺天涯禁,早已经不知道叠加了多少层,百丈之地,化作万里之遥,可纵然如此,庙祝顶多三百步就能走到他身边。

    好可怕的速度……

    但秦阳却知道,这根本拦不住已经得到了恶龙力量的庙祝,他的力量,足够他一力降十会,强行破开禁制的限制。

    果然,眨眼间,就见庙祝身上浮现出一股黑气,黑气侵蚀了禁制,让那些遍布空中大地的禁制,飞速的崩碎消散。

    可是蒙毅的身影,也化作一道残影,留下一个个脚印,化作咫尺天涯禁散开,将崩碎的禁制补足,一时之间,竟然勉强能将庙祝拖到了僵持的境地。

    庙祝转头看了一眼蒙毅,眉头微蹙。

    “纵然是上古时代,有这种造诣,也足以自傲了,可惜,你的实力限制了你的技艺。”

    一句话未落,庙祝便已经改变了方向,追向了蒙毅,不解决蒙毅,除非他不惜代价全力爆发,否则绝无可能在黑夜结束之前,将这二人杀了。

    庙祝的体表浮现出一层层黑色的龙鳞,瞳孔深处,一点宝石色的绿光浮现,他的瞳孔也随之化作了竖瞳,如同一对晶莹的猫眼绿宝石。

    庙祝横冲直撞而来,所过之处,所有的禁制全部强行崩碎。

    他的一只手,飞速的抓向了蒙毅的脑袋。

    而就在这时,蒙毅忽然转过身,面对这庙祝,庙祝的手尚未按到蒙毅的脸上,就见蒙毅眼睛上蒙着的黑布,骤然崩碎,化为齑粉,露出下面一双漆黑空洞的眼窝。

    一丝难以描述的奇特力量,从蒙毅的眼睛里浮现,他站在那,任由庙祝抓向了他的脸。

    而庙祝却面色大变,沉声暴喝,身上的黑气,如同火山爆发一般,骤然冲出,将蒙毅掀飞了出去,而他的身影,也爆退了数里远。

    站在那里,庙祝遥望着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蒙毅,脸上带着深深的余悸,忍不住怒火升腾,怒骂道。

    “疯子!疯子!”

    电光火石之间,情势骤变,秦阳根本没来得及插手。

    蒙师叔站在那里,身上笼罩着一层古怪的力量,周遭的黑气,竟然都无法近身,而蒙师叔也僵在那里,一动不动,如同定格了一般。

    而庙祝,远远的避开蒙师叔所在的地方,如避蛇蝎,满脸的忌惮。

    回过头,庙祝沉着脸,一言不发,再次奔向秦阳。

    这个时候,秦阳捏出印诀,无数的符文,喷涌而出。

    眨眼间,一切戛然而止,他的双手,被庙祝单手捏住,骨头都被捏的咔咔作响,庙祝的另一只手,则猛然一掌拍向秦阳胸前,将秦阳身上溢出的符文,更是眨眼间崩碎。

    “你的神通虽强,可惜,你太弱了。”

    秦阳张口喷出一口鲜血,胸口都随之塌陷了下去,可是他嘴角却露出一丝笑容。

    “瓜皮。”

    话音落下的瞬间,就见二人头顶,一尊黑玉巨门,裹挟无穷伟力,骤然落下,森然威压,当场将这里镇压的如同玄铁一般坚不可摧。

    庙祝反应倒是不慢,可是在黑玉巨门出现的瞬间,他已经一跃而起,全身的气血,都骤然爆发,肉身如同膨胀了一圈,双腿将庙祝夹住,拖延了那么一瞬的时间。

    可就是这一瞬,就已经足够了。

    “轰!”

    黑玉神门,重重的落在大地之上,大地颤抖,烟尘弥漫,无数的黑气,从黑狱神门之下,喷涌而出,似是无数座火山,同时在神门之下爆发。

    神门被这股力量推动着,颤抖着缓缓的升起。

    烟尘散去,秦阳双手耷拉着,站在黑玉神门不远的地方,面无表情催动龙血宝术,将手上的手和被打断的几根肋骨修复,静静的看着被神门镇压在下面的那一团黑气。

    庙祝的人形之身,被当场砸的崩碎,化作黑气崩散出来。

    如今这一团黑气,汇聚成一头鳞甲黑亮的恶龙,脑袋被黑玉神门镇压在下面,无数的黑气,从恶龙身上喷涌而出,被黑玉神门吞噬吸收。

    恶龙拼尽全力爆发,他的力量,的确超过了黑玉神门吞噬速度的极限,黑狱神门被其顶着慢慢的升起。

    “吼……”

    一声怒吼,龙头骤然崩碎,化作更加庞大的黑气,骤然爆开,黑玉神门被顶起的一瞬间,失去了脑袋的恶龙,也趁机逃了出去,而他献祭掉的那些庞大力量,却被黑玉神门牵制住,毫不留情的吞噬的干干净净。

    恶龙的脖颈上,黑气翻滚,慢慢的再次凝聚出恶龙的头颅,他血红的眼睛,盯着秦阳,暴怒之中,却多了三分忌惮。

    “神门,竟然是你的神门!”

    “是啊,是我的神门,你也没想到,我这般聪慧的人,怎么可能会愚蠢到,造就一座我自己根本不可能推开的神门吧。”秦阳神情平静,早就料到这种事,庙祝根本不可能猜到,他甚至不可能往这方面去想。

    一个能让他都生出一丝忌惮之心的人,怎么可能会这般愚蠢,自毁前途。

    从最开始,那些多余的动作,就是做给庙祝看的,而这座黑玉神门,也是庙祝唯一忌惮的东西。

    当真正对上的那一天,庙祝第一要做的,就是阻止他召唤出黑狱神门,要做到这一点,以庙祝的谨慎,必然是先破神通,而不是先杀人,有些神通,杀了人也未必能拦得住,甚至可能杀了人,对方顺势耗尽所有的力量,反而更加难以阻止。

    秦阳自问实力差距大,对方的速度已经到了他根本无法看到身影的地步,想要用黑玉神门砸死这个鳖孙,根本不可能。

    那怎么办,既然跟不上,就让对方自己上来好了。

    反正黑玉神门本质上,也是属于他的力量,正面被砸到了,也不可能伤到他。

    只是有些可惜,黑玉神门还是不够强,让庙祝瞬间发现了黑玉神门的缺陷,黑玉神门吸收那些黑气的速度,是有上限的。

    不然的话,以自身为诱饵,这一击纵然不能彻底决绝庙祝,也足够将他重创。

    而如今,庙祝也只是损失了一部分力量而已,无伤大雅。

    庙祝也不会在上第二次当了。

    “秦阳,今日我就做一回好事,帮你毁了你的神门,省的你前途尽毁!”

    庙祝嘶吼一声,迎头向着黑玉神门撞来。

    大地之下,无数的黑气喷涌而出,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

    有些黑气被黑玉神门吞噬,可更多已经超出吞噬极限的黑气,却还是不断的冲击着,将秦阳压制的抬不起头来。

    “砰砰砰……”

    黑玉神门被撞击的发出巨响,一丝丝裂纹,开始在黑玉神门之上浮现。

    然而,随着吞噬黑气,黑玉神门之上的裂纹,却又在不断的消失。

    秦阳再次被冲击的撞到了黑玉神门上,他咳出一口鲜血,再次避开冲击而来的黑气,思绪却还在疯狂的运转,寻找解决的办法。

    蒙师叔到底怎么了,他做了什么?

    现在如何斗下去,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到了现在,庙祝应该还未用上全力呢。

    他为什么不全力出手?是因为怕引起青铜巨棺上的镇压之力的反应么?

    但无论如何,都要继续拖下去,拖到黑夜结束才有生还的希望。

    可是怎么拖下去啊,各方面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秦阳的思绪运转的越来越快,脑仁一跳一跳,脑袋近乎快要炸开,双目里血丝弥漫,身上的伤势越来越多,可是他却已经没感觉了,他还在疯狂的寻找求生之法。

    再次落到黑玉神门前,秦阳忍不住痛呼一声,喉咙里发出一声嘶吼。

    一道奇异的意识波动,如同挣脱了束缚,从他的脑仁里跳了出来。

    一瞬间,脑袋不疼了,他眼中的世界,都仿若忽然进入了慢放模式,所有平日里注意不到的细节,都开始被他清晰的捕捉到。

    气味、空气的流动、力量波动、声音……

    所有的一切,都汇聚成庞大无比的信息,灌入到他的脑袋里,而他却也还能轻而易举的处理如此庞大的信息。

    一副竹简从他的手环里飞了出来,在他身前展开,那普普通通的竹简上,无数的流光,飞驰而出,没入到秦阳的脑袋里。

    一股庞大的意志,骤然降临这里,所有的黑气,被强行一扫而空。

    秦阳周身数里之地,完全被这股浩瀚的意志笼罩,庙祝倒飞了出去,悬在半空,惊疑不定的看着秦阳。

    “天尊的一字诀!哪一门?怒字诀?哀字诀?”

    庙祝惊呼出声,面色变了又变,忍不住又后退了一段距离。

    “我果然没猜错,我的确不该留着你,哪怕你现在很弱,可你就是个天大的祸患。”

    庙祝的眼中,第一次露出了赤裸裸的杀机,可是他此刻根本无法靠近,那种庞大而恐怖的意志,让他都感觉到心惊不已,这不是属于秦阳的力量,而是历代修成了这门一字诀,衍生出同样神通的前辈们,遗留在天地之间的力量。

    一字诀入门极难,完全没有章法,可只要成功入门,第一次施展的威能,会超乎想象的强,

    入门成功的那一刻,就是唯一一次能引动这股力量的机会,而以后若是再施展同样的神通,基本就再也不可能引动这股可怕的力量,除非有一天,他能将一字诀修成到堪比创出一字诀的那位先辈的程度。

    庙祝不敢贸然上去对抗这股力量,他是真怕了。

    他怕是那门恐怖到极致的怒字诀,在上古时代,将怒字诀发挥到极致的强者,是一位被尊称为戮仙人的人族,以一介人身,逆而伐上,硬生生的将一位真正的仙打的谪落凡尘,仙路永绝,寿尽而死,何等的凄惨。

    若秦阳此刻引动的是这种力量,他觉得只要冲上去硬碰硬,说不定就是他被活活打死了。

    毕竟,他不是当年叱咤风云,敢指着天帝鼻子骂娘的应龙,他远没有应龙当年的力量。

    竹简冲洗落到秦阳手中,秦阳周身缭绕着浩瀚的意志,缓缓的睁开眼睛。

    收起了竹简,秦阳揉了揉脑袋,眼神平静之极,那是一种智珠在握的平静和淡然。

    “我错了,我一直都错了,我见到了第二剑君的思字诀,我以为是思念,却忘了他说过,每个人领悟的可能都不一样,想要入门的第一条件,就是情志抵极,我一直觉得,没有谁会让我思念到那种程度,所以没希望的……

    可我错了,这是思字诀,不是思念诀,思念是人的情志,思索也是啊,人的情志从来都不只是那么单纯的几种而已……”

    秦阳感受着周身缭绕的庞大意志,那些意志慢慢的沉下,沉入他的体内,他缓缓的抬起头,看着庙祝。

    “你,想怎么死?”

    庙祝惊魂未定,确认了不是怒字诀,也不是哀字诀,终于松了口气。

    “原来是思字诀,秦阳,这种时候,除了能让你的实力飙升的一字诀,别的都没有用的,可惜了,有缘得见有人入门一字诀,你却马上就要死了。”

    “呵,来,试试,看看这种并没有提升我力量的一字诀,能不能反杀了你。”

    庙祝仰天一声龙吟,庞大的身躯俯冲而下,恐怖的力量,笼罩大地,速度也随之越来越快。

    秦阳的眼中,一点神光浮现,看穿了黑气的迷雾,看穿了一切,看到的景象,也随之越来越慢,像似慢到没一缕力量的流动,掀起的涟漪,都看的清清楚楚。

    这不是时间变慢了,而是他的思绪被加快到了一个所有的一切,都已经难以被他忽略掉的地步。

    应龙的所有动作,所有的轨迹,都已经被他掌握的清清楚楚。

    甚至这个时候,他还有余力,结合这里所有的气息,所有的流动,以堪舆秘法,做出最完善的推演,得出死门在哪,生机在何处。

    同样,也能算出,庙祝的死门再何处……

    无数的信息,如同洪水一般的流入,可是此刻的秦阳却游刃有余,看的明明白白。

    力量不如的确是不如,可能掌握对方的所有一切,能提前一步掌握所有,对方的力量再强,只要打不到他,或者打不死他,也是白搭。

    电光火石之间,秦阳腰身微屈,在这等生死攸关的时刻,却冒险化作遁光,冲天而起。

    下一刻,应龙庞大的身躯,裹挟着无数的黑气,从天而降,险之又险的与秦阳擦肩而过。

    大地震颤,一团黑炎,从黑气之中喷涌而出,横扫四野,黑炎如同浪头,一越数千丈高,眨眼间就将方圆数十里地扫过。

    庙祝早就打定了注意,咬死了秦阳境界低这个弱点,佯装落下,暗地里却早就准备放出大范围的进攻,以秦阳的境界和实力,不可能躲的过去。

    唯一的生机,就是冲天而起,可是庙祝却是从天而降,冲天而起,便是要正面面对庙祝。

    庙祝的身躯,重重的轰到了大地上,他发现了秦阳躲过去了,却也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那黑炎绽放开的瞬间,黑玉神门,骤然在那一片黑气之中浮现,重重的砸到了恶龙的脑袋上。

    再次压着他的脑袋,将他镇压在大地上。

    那些刚刚冲击开的黑炎,立刻被一股庞大的吸力吸引,化作一片火焰的漩涡,向着中心坍缩。

    被压住了脑袋的恶龙,再次爆发了黑气,爆掉了脑袋,顶起了黑玉神门一瞬,无头恶龙,从黑气之中飞出,重新悬在半空中,等着长出来新的脑袋。

    而大地之上,仅仅几个呼吸,所有的黑炎,都被黑玉神门吞噬,所有残留的黑气,也同样被吸收掉。

    黑玉神门的表面,燃烧的血焰,颜色慢慢的变暗了一些,化作了黑红色,质地也越来越强,威压越来越重。

    秦阳落到黑玉神门的顶端,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庙祝所化的恶龙。

    他等着庙祝继续出手,他的实力限制了他,哪怕再强一个大境界,也依然有很大差距,他没法主动出手,只能等着对方自己先露出破绽,他发现破绽,趁机给对方一击狠的。

    “你既然继承了应龙的一些东西,应该也明白的很,力量从来不是唯一,人族最强的也不是力量,而是智慧,能让人族传承繁衍,走上昌盛巅峰的,也一直都是智慧。

    我力量远不如你,但人族有句话,叫做四两拨千斤,你是千斤,而我现在也有四两,无数的先贤也给了我拨动千斤的实力,对付你,已经足够了。”

    恶龙的脑袋重新长出来,他望着秦阳,怒火已经彻底压制不住,恶意更是冲霄而起,他已经再也无法掌控局势了。

    “你现在这个叫什么,你知道么?这叫无能狂怒。”

    “闭嘴!”

    庙祝怒吼一声,如同失去了理智一般,仰天嘶吼。

    霎时之间,大地之下,无数的黑气喷涌而出,化作数不尽黑色虬龙,冲到庙祝的体内。

    随着庙祝所化的恶龙,力量越来越强,天穹之上,也随之浮现出大片青光,化作数不清楚的道纹和符文,遍布整个天穹。

    镇压的力量,骤然落下,镇压在庙祝身上。

    他身上的力量有多强,镇压的力量也会随之攀升。

    就在这时,黑玉神门再次出现在恶龙的头顶,当头砸下。

    庙祝身形一扭,避开神门,可是下方,无数冲天而起,汇聚成洪流的黑色虬龙,却被黑玉神门,当头砸下,无数的黑色虬龙,瞬间崩散成黑气。

    而这些黑气,则被黑玉神门吸收,来不及吸收的,也被牵引着,与黑玉神门一起,坠落到地面上。

    忽然之间失去了不断变强的力量,而镇压的力量,却还在不断增强,恶龙庞大的身躯,当场被镇压的重重砸到了地面上。

    “秦阳,你的神门会越来越强,强到你再强两个境界,也无法推开的地步,你真要跟我同归于尽么?

    你如此聪慧,怎会如此愚蠢,我们罢手言和,我可以对天起誓,从此之后,再也不与你作对,我走我的阳关道,你走你的独木桥,再无瓜葛,如何?”

    庙祝趴在地上,仰天嘶吼。

    “你要杀我,所以我拼尽一切,也要杀了你,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如今要罢手言和,晚了。

    只要你死了,我活了下去,我以后究竟是再也无法进阶,还是在以后的时间里想到了办法,那都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

    至于是不是愚蠢,我是人族,人族总会在利弊得失明明白白的时候,干一些愚蠢的事情,你难道不知道么,我愚蠢那也是我的选择,与你无关。”

    “好一个与我无关,好,很好!”

    庙祝顶着镇压的力量,依然在疯狂的吞噬从大地之下溢出的黑气,他的力量还在疯狂的攀升,可是镇压的力量却也在增强。

    若是增强到一定程度,哪怕顶着镇压,他也绝对能争取来一瞬的机会,以绝对的力量,直接将秦阳镇死。

    “何其愚蠢呐,你以为我会给你机会么。”

    秦阳轻叹一声,黑玉神门再次落下。

    恶龙扭动身躯,摆动着龙尾,凌空抽向了黑玉神门。

    可就在同一时间,秦阳再次伸出一只手,一座缭绕着雷霆,金纹遍布,玄妙非常的白玉神门,却出现在恶龙的头顶,重重的砸到了他的脑袋上。

    “轰……”

    霎时之间,被黑气刺激到,白玉神门之上的金纹,骤然亮起,无数好大阳刚的雷霆滋生而出,化作雷河,扫荡开来。

    恶龙的身躯,被雷河冲刷而过,骤然变得僵直了一瞬,他甩来的龙尾,与黑玉神门擦过。

    就在这时,白玉神门消失不见,而黑玉神门,却又再次重重的砸到了恶龙的脑袋上。

    又是一声沉闷的重响,恶龙的脑袋,被当场砸的崩碎成无数黑气。

    “果然又加强了啊……”

    恶龙的脑袋崩碎,那些汇聚而来的力量,也随之崩碎,镇压的力量,也慢慢的消散。

    当恶龙的脑袋,再次恢复的时候,他的身形慢慢的缩小,重新化作了庙祝的模样。

    只是此刻,庙祝的眼中带着浓浓的恶意,却依然笑了起来。

    “你说的对,在这里,我已经杀不掉你了,可是第十天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我现在杀不掉你,我却可以让你留在这里陪着我,你前途尽毁,我看你在这里,如何能找到进阶之法,我可以慢慢等,等到你寿元耗尽的那一天,我已经等了无数年,再等个几千年又有何妨。”

    大笑声中,庙祝的身影慢慢的消失不见。

    秦阳面色微变,抬头看了看天空,瞬间就明白庙祝的打算了。

    方才,镇压的力量,是成了秦阳的帮手,可是马上就会成为将他困在这里的黑手。

    只要在那一丝裂缝有打开迹象的时候,庙祝全力催动他的力量,让镇压的力量也攀升到极致,两股对抗的力量,达到全面对抗的巅峰时。

    外面的妖母,可能就扭不动罗盘了。

    而如今,庙祝消失,秦阳也找不到他了。

    秦阳落在地上,找到蒙师叔,他依然还僵立在那里,身体上笼罩这一种很特别的力量,秦阳也不敢贸然触碰,因为方才庙祝都不敢碰。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眼看着夜晚已经开始消散的时候,天空中隐隐有一丝细微的裂缝浮现。

    就在这时,大地之下,黑气蒸腾而起,只不过这一次,却不是被庙祝融合掉,而是尽数向着秦阳涌来。

    黑气慢慢的凝聚,如同化作了一片黑色的海洋,浪头扬起,遮蔽了天空,向着秦阳压来。

    秦阳召唤出白玉神门,站在白玉神门之上,看着白玉神门上逸散出的玄奥,将黑浪挡在外面,可是随着这里化作一片黑色的海洋,力量堆积越来越多的时候,被撑开的空间,也随之越来越小。

    秦阳叹了口气,没什么好说的了,再次将黑玉神门也召唤出来。

    让黑玉神门去吸吧,只要活着,大不了以后想办法,找个什么超级强者,让他将黑玉神门打碎得了。

    黑色的浪潮,源源不断的被黑玉神门鲸吞,而且鲸吞的速度越来越快。

    慢慢的,他头顶上笼罩的黑海,慢慢的降低了海平线,黑玉神门的顶部,也从海平线上露了出来。

    整个世界,都像似变成了一片黑海。

    秦阳催动瞳术,遥望四周,在远处的海底,发现了蒙师叔的踪迹,只不过蒙师叔却依然僵立在那里,涌动的黑水,根本靠近不到他的身边就滑开了。

    秦阳站在白玉神门的顶端,望着不远处的黑玉神门,上面乌光缭绕,光晕流转之间,都像似蕴含着无穷的玄奥,上面燃烧的火焰,也已经变成了黑色,质地更是不知道变成了什么样子。

    似玉非玉,似铁非铁,只是落在那里,就如同亘古之初,便立在那里,历经无数的岁月,也依然不倒,散发出的玄奥,已经是秦阳都难以轻易弄明白的了。

    黑海翻腾,即将消失的黑夜,也硬生生的被延续了下去,天空已经化作了青色,无穷的道纹和符文,遍布其上,镇压的力量,与下方翻腾的黑海,僵持在一起,整个世界都在摇摇欲坠。

    而天空之中,隐约还能看到一丝即将出现的裂缝,若隐若现。

    秦阳知道,这是妖母已经开扭动罗盘了,可是她此刻已经扭不动了。

    庙祝所有的力量,都被他放了出来,不是为了对付秦阳,只是为了激发镇压的力量。

    再这么下去,妖母说不定就坚持不住了,到了那个时候,他们所有人,都会被困死在这里。

    秦阳沉着脸,任由黑玉神门,去将黑海吞噬。

    随着黑海的范围越来越小,海平线越来越低,黑夜消失了。

    金色的阳光照耀而下,明媚的世界,也再次浮现了出来。

    庙祝的身影浮现在半空中,似乎很是震惊看到的这一幕。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我知道白在这里,可是我进来了,却根本没有找到他,原来是这样,我们根本就不在一个世界里。”

    庙祝看了一眼秦阳,状若癫狂的大笑。

    “秦阳,我谢谢你让我终于弄明白了,现在,你留下来陪着我吧,我会等着你老死的那一天。”

    “你折腾了这么久,为了拿回力量而来,最后却又为了逃出去,又决定了放弃你的力量,何必呢?等我将这里所有的力量,都吞噬了,引动镇压的力量,就没有了,妖母可以轻而易举的扭动罗盘。

    但我想,你肯定还有别的法子,可以将我困在这里,只要我死了,又没有了引动封镇的力量,再也没人阻拦你,你想要离开,就会变得很容易,对吧?”

    秦阳嗤笑一声。

    “想什么好事呢。”

    黑玉神门消失不见,秦阳站在白玉神门的顶端,看着黑海被逼退了数里,就再也无法靠近白玉神门,遥望着庙祝。

    “你剩下的力量已经不多,不值得我再召唤出我的黑玉神门了,而封镇的力量,也在随之减弱,裂缝马上就会出现,你敢让我逃出去么?”

    “我真的不敢赌。”庙祝叹了口气,而后冲天而去,迎头撞上了天穹。

    霎时之间,天穹之上,已经变得暗淡了一些的青光,骤然变强。

    庙祝每一次撞击,都会让天穹的封镇变得更强一分。

    而秦阳,根本没有理他,而是遥望着远处那个,依然还在撒狗粮的村落,轻声道。

    “白姑娘,帮个忙,管管他吧,他就算不是应乾,但也继承了应乾的一部分而生,等我走的时候,我也会带你走,神山怕是找不到了,可大荒的魁山,十万载不动,我想也不算太辱没了你,当年的应乾,放弃了一切,不也只是为了让你活下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