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九章 路一直都在那,投之亡地而后存

    莫名的,秦阳眯着眼睛,不着痕迹的看了看剩下这些人,除了蜈龙族长和三眼妖母之外,剩下的大妖,都不是族长级别的,只是被派遣而来的。

    再算算之前带来的那些妖族……

    回想起之前的事情,蜈龙一族,带这些人来,可能压根就不是为了分润好处,当初除了不得不借助妖国之中其他族群的力量之外,剩下的,可能也是要带些人来淌雷。

    比如那个牛魔一族,脾气暴躁,做事冲动,没有文化,唯一擅长的就是将脑子练成肌肉。

    这种货色,带进来除了淌雷之外,还能干什么?

    毕竟应龙之冢的危险,已经超出了他们用单纯的力量来应对的极限。

    只不过,怕是谁都没想到,淌雷的弃子,消耗的速度太快了,到现在大半的人手都消失不见了,可他们还是连毛都没找到。

    对比之下,三眼妖母都可以说是这些妖族里的智商担当了。

    如此想想,三眼妖母,近乎以一己之力,让三眼妖族,在妖国里有了一席之地,倒也不算太意外。

    秦阳在这边躺在地上,望着天空胡思乱想。

    而蒙毅却认真的多,干什么都要干好,正在身前以真元凝聚出一方复杂的立体图形,无数的符文和道纹相互汇聚整合,大致上勾勒出来的,便是脚下这块怎么走都走不出去的大地。

    秦阳望着图形,心中暗暗赞叹,蒙师叔的水平,的确是远比他强的多。

    他就无法在这种根本走不到边缘的地方,勾勒出整体世界。

    只不过,现在能知道整个世界的地图,也没法走出去,他们根本走不到边缘。

    不知道没什么力量迷失在了这里。

    待蒙毅稍稍停了一下的时候,秦阳凑了过去。

    “蒙前辈,有什么新的发现么?”

    “有发现,不过没有用。”

    “说说呗。”

    “这里没有任何力量,影响着我们的感官,是这里本身就有大问题,从那轮残月,第一次升起落下,完成一个循环之后,这里的空间就变了,这里的空间变得极其复杂,大地如同一个又一个的圆,相互套在一起,又相互重叠了一部分,这里是一个封闭的世界,我们不可能走到边缘了。”

    蒙毅叹了口气,手中虚托的幻影之上,浮现出一个个圆圈,这些圆圈从最外围开始,一层一层的套在一起,而后从一个平面,变成了立体之后,下面又是一个又一个的圆,密密麻麻的套在一起,可是却又跟上面的重合一部分。

    这些圆又会随着明月的升起落下,无时无刻的不再变幻着位置。

    “看到了吧,大致上就是这样,这个也只是我模拟一下的结果,真正的空间,比这要复杂太多了,想要找到每一个圆重叠的地方,在特定的那一刻,进入到下一个圆,才能一点一点的绕到边缘,可是如此,就要整合整个世界的空间变化。

    以我实力,怕是一万年,也不可能做到,实时模拟出这里的变化,这是个复杂到极致的无解难题,更别说,随着时间流逝,这里的变化也在不断加强……”

    蒙毅的话,让众人听的一阵绝望,他们难道就要被活活困死在这里么?

    “真的没别的解决办法了?”蜈龙族长不死心。

    “有,最简单的办法,以力破巧,打碎这里的空间。”

    可是这话说的,大家更加绝望。

    打碎个屁啊,这里又不是大荒,在大荒的时候,他们尽全力之下,的确是可以打碎一部分空间,如同横渡虚空的法门,最简单粗暴的办法,就是打碎一部分天穹,遁入虚空。

    在大荒之外的时候,想要做到这一点,更是容易。

    可是这里,乃是正儿八经的上古世界的碎片,空间稳固无比,比之大荒的魁山所在,还要稳固一些,他们谁都没这个实力去打碎这里的空间。

    绝望的情绪,开始在众人心田浮现。

    这里没有任何危险,只是单纯的将他们困在这里,可是这却是比死亡降临,还要恐怖的绝望,它会一点一点的吞噬人的理智,一点一点的将人折磨疯。

    偏偏他们还没人敢拿这里的任何东西,甚至连这里的元气,都不敢吸收一点点。

    而他们哪怕什么都不做,也会有消耗的,再失去了补给之后,他们会慢慢变得虚弱,哪怕这个消耗的速度非常非常慢,也绝对等不到寿元耗尽的那天。

    届时,他们会被活活耗死。

    如同一个凡人,被活活饿死一样,这是比直接斩首还要恐怖的酷刑。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烦躁不安的情绪在酝酿,在这里,时间似乎变得特别的慢,一个月升月落还没结束,就已经有一个大妖,被深深的绝望吞噬了心智。

    他嘶吼一声,仰天咆哮,化出真身,发了狂一般的破坏这里的一切,而后张开大口,鲸吞这里的元气。

    其他人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谁都没有心情去管他,也没有心情去阻止他,甚至不约而同的生出一种想法。

    想要看看,消失的人到底是怎么消失的,说不定就能找到什么解决的办法也说不定。

    狼首人身的大妖,鲸吞完元气,继续疯狂的破坏,妖气化作一颗颗陨星,坠落到大地,绽放出一朵朵猩红色的烟花。

    他一直都在这里,然而,等到月亮升起的瞬间,那漫天神光,妖气如云,却如同一片烟尘汇聚而成的幻影,被一阵清风吹过,便消失的干干净净。

    众人除了知道了前面的人,是什么时候消失的之外,什么都没看出来。

    死寂的绝望,继续在酝酿。

    秦阳躺在地上,索性闭上眼睛,来到了海眼里,看看三眼妖怪今天的更新。

    看完之后,秦阳也没急着走,而是盘膝悬在那里,继续跟黑影闲聊。

    “应龙大神,你了解么?”

    “没多少了解,真龙一向孤傲,而且绝大部分时候,都是潜藏在渊,不是在没人能找到的巢穴之中沉睡,便是化作别的样子,应龙更是如此,他化作人形,在人族厮混的时间很多,可是没人知道他是谁,这些你不是都知道么?”

    “我想知道更多,你还知道些什么,无论真假,哪怕只是传闻也好。”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当年似乎有传闻,应龙化身成人,在人族厮混许久,是为了修成一门什么法门,有人猜测是人族的某一门一字诀,可是这完全是无稽之谈,真龙之中,应龙实力不算最强,也是前十之列,当年赫赫神威,纵然是上古天庭,也要以礼相待,他去修什么一字诀,一字诀虽然强,但应龙乃是真龙,他的神通,可不比一字诀逊色。”

    “就这?还有么?”

    “还有……好像没什么特别的了,我知道的传闻,到了你们这个时代,也都化作了传说流传了下来,噢,对了,还有一个传闻,说应龙乃是真龙之一,却没有后裔,比之其他真龙,截然不同,是因为他在人族的时候,曾经娶妻,对其痴心不悔……”

    “咦?”秦阳略有些意外,不等他说什么,黑影话锋一转。

    “不过要我看,这还是无稽之谈,你们人族,最喜欢往自己脸上贴金,这些传闻,都是你们人族传出来的,十有八九是当时比较混乱,你们人族为了抱住这位对人族很有好感的大神的大腿,硬是编出来无数的传闻。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类似的传闻还有不少,还有更扯淡的传闻,说应龙偶起童心,拉了一坨屎,让一个人吃了,说是大机缘,那人没下得去嘴,用手指头搅了搅,他的那根手指,就有了一些奇异的神通,称之为金手指。

    还有……”

    “行了行了……”秦阳拧着眉头,连忙打断了黑影的话,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传闻,还金手指……

    秦阳看了看自己的手,莫名的就脑补出来,自己穿越而来的时候,醒来就先抓了一坨牛粪,而那又是什么传奇大神拉出来的屎,于是有了金手指……

    不,这叫金手掌。

    算了,想想就一阵反胃,以后谁再提金手指之类的东西,统统打死。

    好好的一个词,硬是让黑影给毁了。

    临走的时候,瞥了一眼一旁听故事的三眼妖怪。

    “黑影,再收拾他一顿,免费听故事,还不赶紧更新,在这愣着偷懒么。”

    “秦阳,你不是人……”三眼妖怪惊的怒骂一声。

    而秦阳已经走了。

    ……

    睁开眼睛,就感觉到大地在微微震颤,翻身爬了起来,就见远处,蜈龙族长和三眼妖母打的热火朝天。

    “这什么情况?他们有病吧,这么浪费力量。”秦阳凑到蒙毅身边问了一句。

    “斗了几句嘴,妖母说话有些不客气,蜈龙族长一时没忍住,两人说着说着就恼了,这不,打起来了,让他们打吧,发泄一下心中的情绪,终归是好的,省的还没被困死,就先自己崩溃了。”

    蒙毅说完,看了一眼秦阳,又叮嘱了一句。

    “你也要小心了,你实力最弱,而这里的情况有些古怪,似乎有什么察觉不到的力量,在影响我们的心绪,一点点负面情绪,都会被放大。

    不然的话,以诸位的实力,总不至于如此沉不住气。”

    “我怎么没觉得?”秦阳挠了挠头,他到现在还没什么烦躁的情绪呢。

    噢,对了,也是,难怪我如此和善之人,今天会莫名其妙的看三眼妖怪不顺眼,平白无故的殴打吃瓜群众,原来也是被影响了啊。

    秦阳和蒙毅,还有剩下的大妖,在这边当吃瓜群众,乐呵呵的看蜈龙族长和三眼妖母放烟花。

    一个时辰之后,黑云与神光慢慢消散,蜈龙族长肿着半张脸回来了,而三眼妖母,身上的衣服略有些凌乱,只不过看其气色,似乎还更好了,眉宇间的一丝愁绪,也随之消散。

    秦阳抱着手臂在旁边看着,心头冷笑一声。

    哼,狗男女,这是去打架了么?这是去玩摔跤游戏,玩爽了,现在正处于贤者状态吧。

    两人回来之后,三眼妖母整理了一下衣衫,而肿着半张脸的蜈龙族长,看起来似乎也没什么恼怒的情绪,平静了不少。

    时间又是一点一点的流逝,秦阳继续躺在地上,枕着手臂望天,继续瞎琢磨。

    而蒙毅,还在那构建他的模型,而且越来越复杂,秦阳看的都有些眼花,其他人都更不用说了。

    又是一次月升月落过去,众人心中浮现的负面情绪,也随之越来越强,又有一个大妖,只是想着以后永无休止的困境,忽然间心态爆炸了。

    他这一次,没有去找死,而是开始挑起了队伍内部的矛盾。

    面上还带着一些狐狸特征的大妖,坐在那枯坐,只不过,他的眼睛,开始慢慢的变红,呼吸开始变得急促。

    忽然间,他趴在地上,嘶吼一声,化出原形,显出真身,一跃而起,向着躺在那望天发呆的秦阳拍来。

    三眼妖母先其一步,挡在了秦阳面前,屈指一弹,一道乌色的神光,瞬间爆射而出。

    大妖将利爪护在身前,当下了这一击,三眼妖母的指甲,洞穿了他的两只利爪,插在他的肩膀上。

    不等其再动手,就见其周围,一丝丝白丝浮现,飞速的交织,化作一个大茧,将其困在里面。

    大妖挣扎个不停,趁着囚天茧尚未凝成的时候,将一直爪子和脑袋钻了出来。

    “都是他,都是他,他要害死我们,你们还没看明白么,就是他!”大妖红着眼睛,涎水直流,状若癫狂的嘶吼。

    三眼妖母面无表情的伸出一根手指,就要了结了这个发疯的大妖时,蜈龙族长忽然拦住了她。

    “他只是有些疯了,但未必是傻了,让他说完。”

    似乎得到了蜈龙族长的肯定,发狂的大妖,疯狂的意识,都随之变得清醒了一些,说话也变得越来越有条理。

    “他是人族啊,你们忘了么,他是人族,若我们都死在这里,妖国会发生什么事,你们还不明白么?只是牺牲一个灵台境界的蝼蚁,就能让我们损失惨重,内部大乱不说,还会被人族趁虚而入,将我们的兄弟同胞,薄皮抽筋,削肉剔骨,甚至妖魂都不放过,当成炼制法宝的材料。

    他,就是他,他是如何能知道怎么进来的,这个进入之法,也是陷阱,他引我们进入了陷阱,他要让我们全部死在这里,放开我,让我杀了他,你们都是同谋,尤其是妖母这个贱人,也是同谋,你……”

    说到最后,大妖愈发的疯狂,身上甚至已经开始冒出了黑色的魔气,他已经快要入魔了。

    就在这时,妖母眼中寒光一闪,不等其再说什么,眉心一只竖眼浮现,一道神光飞出,瞬间没入到大妖的脑袋上,当场将其脑袋贯穿,只留下一个散发着焦黑气息的大洞。

    囚天茧也随之蠕动着,将其尸体包裹在内,化作一个拇指大的蚕茧一般,落在三眼妖母手中。

    “他已经疯了,还不如给他一个痛快。”三眼妖母神色平静的说了一句。

    一旁的蜈龙族长,沉着脸盯着妖母,方才他也不敢去挡住妖母的一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妖母将人灭口。

    “妖母,他虽然疯了,可话却不是没有道理的。”

    蜈龙族长瞥了一眼秦阳,眼神冷冽,隐隐有杀机浮现。

    “等到下一次残月升起,若是他还没有解决的办法,那我只能先杀了他了。”

    “你大可试试,是秦阳先死,还是我先抽了你的龙筋!”三眼妖母眉头一竖,眉宇间煞气蒸腾,杀机浮现。

    秦阳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眼看两人对峙,就要动手的时候,秦阳忽然冷笑一声。

    “还探个屁的龙冢,还没找到真正的埋骨之地,就已经不断的心生猜疑,别说这是别人说的,不是你们心里自己就有这个想法,何至于如此?

    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如此都不能齐心协力,那还不如都死了算了,反正如今这种情况,我就算是说什么,你们也不会信了吧?爱咋咋地去。”

    丢下一句话,秦阳就继续躺在地上,枕着手臂望着天空发呆。

    而蒙毅,看了一眼之后,继续默不作声的鼓捣他的模型。

    三眼妖母沉默不言,坐在那闭目养神,而残存的几个妖族,也都沉默着不说话了,蜈龙族长阴着脸,同样是坐在远处一言不发。

    接下来的时间,秦阳除了一直望天之外,就是看蒙师叔鼓捣那一个个圈圈构建成的模型。

    等到残月从天边升起的时候,蜈龙族长站起身,而同时,秦阳也站起了身,伸出手拦住了蜈龙族长说话。

    “你什么都别说了,既然你觉得这种时候,杀了我有用,而且能让你宣泄一下心中憋闷恶气,那不用你动手,我自己来。”

    说着,秦阳抬头看了看天空,喃喃自语。

    “我还没去过真正的无尽虚空呢,正好去看一眼,死了也算是临死的时候,多了份见识。”

    说完,秦阳转身对蒙毅一礼。

    “多谢蒙前辈这些时日的指点,我获益良多,若是在他处,我必定拜蒙前辈为师,不过现在么,只能说,咱们再无再见之时了,我这人脾气怪,不想死在别人手里,被无尽虚空的混乱力量绞杀,也算是不枉来这里一场,告辞。”

    他正要走的时候,三眼妖母的一只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细长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秦阳。

    别的人乐意见到有人去自杀,可是唯独三眼妖母见不得秦阳去死。

    而且,她总觉得不对劲,相处了这些时日,她也算是看出来了,秦阳说自己心态不好,容易爆炸,可是这些人里,包括蒙毅都会不时的表现出烦躁的情绪,唯独秦阳,一直跟个没事人一样,还有心情在那睡觉。

    换做别的任何一个人,说要去自杀,她都不意外,唯独秦阳忽然要去自杀,三眼妖母就觉得很不对劲了,哪怕说不想死在蜈龙族长手里,这个借口也不对劲。

    他是知道的,无论蜈龙族长要做什么,自己都必定会去拦着蜈龙族长,他为何要如此?

    秦阳暗暗砸吧了下嘴,反手拍了拍三眼妖母的肩膀。

    “妖母啊,这些日子,承蒙你照顾,我呢是感激不尽,咱们也算是有些交情了,你的好意呢,我心领了,可我也不想你跟蜈龙族长斗起来,落得两败俱伤,同归于尽的下场,最后我还是要被困死在这里,现在死和以后死有什么区别?还不如现在就死了干脆利落。”

    眼看三眼妖母一言不发的盯着他,就是不放手,秦阳暗叹一声,又补了一句。

    “你呢,也别跟蜈龙族长斗了,要是哪天你也不想活了,也跟我一样,跳到无尽虚空,被绞杀了,临死也能看一看那里在外面看不到的美景。”

    秦阳说着话,盯着三眼妖母的眼睛,眼神平静里带着一丝疯狂。

    三眼妖母心中一个咯噔,忽然懂了。

    这个眼神,她见过。

    上次秦阳在笃定不会死,毫不犹豫的准备自爆的时候,就是这个眼神。

    她闭上眼睛,隐藏自己的心绪,缓缓的将手,从秦阳的肩膀上拿开。

    而秦阳,抬起头,望了望天空,拔地而起,化作一道神光,直冲向天穹。

    眼看这个世界的天穹之顶,越来越近,秦阳慢慢的减缓的速度,来到天穹的边缘,一只手触碰到天穹。

    丝毫阻碍都没有遇到,感受到这一点,秦阳一直紧绷的心,终于彻底放下了。

    他轻吸一口气,一步越过天穹,进入到外面的无尽虚空。

    而地面上,众人抬着头,将目力催发到极致,看着秦阳越过天穹,进入无尽虚空。

    同时,就在这个瞬间,秦阳的身体,被无尽虚空中之中的混乱而可怕的力量,瞬间绞杀成齑粉。

    三眼妖母的眼睛,只露出一丝缝隙,她的心里一个咯噔,因为在这个瞬间,她感应不到种在秦阳体内的化生虫了。

    真的死了?

    难道她刚才感觉错了么?还是秦阳错了?

    有人自杀了,死的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留下,剩下的人,也变得有些沉默,压抑绝望的情绪,如同瘟疫一样,无声无息的酝酿繁衍,如何都压制不住。

    月落月升,又是一天的时间过去,就在残月即将升起的时候,一直沉默着玩模型的蒙毅,身上开始浮现出一丝暴乱的气息,他的气息变得混乱,表情也开始变得扭曲。

    “又疯了一个。”

    三眼妖母,平静的看了一眼,就不在过多关注,而蜈龙族长沉着脸,也同样没有说一句话,任由蒙毅身上的气息变得越来越暴乱。

    而其他残存的妖族,则是远远的躲开,生恐蒙毅发狂了之后,波及到他们。

    谁都没有多管,如同一群等死的人,忽然看到有人死了,等习惯的时候,也只会剩下麻木,他们只会平淡的看一眼,哦,又死了一个。

    等到月亮升起的时候,蒙毅嘶吼一声,化作一道神光,直冲向天际。

    越过天穹的那一刻,蒙毅粉身碎骨,彻底消失不见。

    ……

    一座白玉铸造的宫殿里,千丈高的白玉柱,林立在四周,里面所有的一切,都是白玉所化。

    大殿显得有些空旷,正北方向,有一尊王座,上面坐着一个黑玉雕琢而成的雕像,一座没有面孔的雕像。

    而大殿中心,悬着一块百丈大,形状如同蒙毅构建的模型一般的东西,还有一颗被蒙蒙微黄笼罩的小圆球,环绕着这个模型旋转。

    一道神光闪过,秦阳的身形,落在宫殿之中。

    秦阳呆立了几个呼吸,才眨了眨眼睛,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摸了摸自己的身体。

    “吓死我了,我以为真死了,刚才被绞杀的时候,感觉可太真实了。”

    抬起头,看到那尊黑玉雕像,再环视四周,空荡荡一片,除了中间悬着的碎片之外,就只有这尊雕像了。

    不用想,这尊俯视着世界碎片的大佬,肯定就是应龙了。

    秦阳拿出灵香,取出个大号香炉,走上前,恭恭敬敬的拜下。

    “应龙大神,这已经是我手里最好的灵香了,更好的灵香制作之法,早已经失传,这可不是我的错,并不是我抠门,质量不行,就用量来弥补了,还望您老人家别嫌弃。”

    点燃了三把灵香,当做三根香,插在大号香炉里。

    祭拜过之后,秦阳索性坐在那里,望着黑玉雕像发呆,他还要等蒙师叔呢。

    之前可是专门给蒙师叔暗示过了,以蒙师叔的水平,还有叔侄俩的默契,他肯定能明白的。

    从应龙之冢的入口开始,再到应龙的生平,这位大神都不是那种,喜欢将事情做绝,不给人生机的嗜杀之人。

    之前想的没错,他既然愿意人进来,就没道理给了人希望,再将人活活困死,因为没必要,应龙的所有传说之中,也没有一样,显示出他是个心灵扭曲的变态,就喜欢这样折磨人。

    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生路就摆在那呢,只是他们没有发现而已。

    而蒙毅构建出了这个世界的空间轨迹模型,发现那片世界的空间,被扭曲成了一个又一个封闭的圆圈,他们怎么走,都只是在圆圈里绕圈子而已。

    所见不一样的,也只是正巧在两个圆圈交接的地方,从一个圆圈,跨入了另外一个圆圈。

    如此复杂的情况,如此恐怖的迷宫,他们永远都不可能走出去。

    除了打碎空间之外,还有一个地方,是这个迷宫的缺陷。

    蒙毅当时没说,因为这是个绝对的死路,从一开始就被抛弃了。

    那一个个圆圈,只是横向的一个个圆圈,竖直方向,空间可没有扭曲,但竖直方向只有两个结果。

    一个是指着挖向地底,一个则是直着通向了天穹,而那一层天穹之外,就是被天穹隔绝在外的无尽虚空,那里有无数恐怖而混乱的力量,如同一片大海一般,从外面将整个世界包裹。

    想要找死的话,落入那里,的确是死的最快的方法,快到死的时候,都未必能感觉到痛苦。

    如此,还有什么好说的。

    可是秦阳躺在那望天,再结合蒙毅构建出的,越来越复杂的模型,心中就产生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单纯只看这个迷宫,就只有直直的冲天而起,跳出这个迷宫,这一个脱困的方法。

    同样,再想到,这里肯定会有生机,十有八九生机所在,非常简单,只要破解了,会很容易,没破解,就永远无解。

    秦阳就觉得,生机就在这里,甚至可以说,根本就没什么死局。

    路,从一开始,就摆在眼前,只不过谁都想不到,也不敢去想而已。

    天穹之外,是哪里最危险的地方,同样也是路之所在。

    秦阳思忖了许久,排除了所有可能,就只剩下这一个可能了。

    投之亡地而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

    其实本来还想大大方方的说出来呢,毕竟他来这里,只是为了找到一点真龙之血而已,他也需要有人去淌雷。

    可是谁想到,队伍里本来就不多的信任,一下子变成了想要弄死对方的猜疑。

    那秦阳还说什么说,说了人家也不信,在当时的情况,说出来,对方也绝对会以为你让他们去送死。

    既然这样……

    那你们就统统去死好了。

    给蒙师叔提了个醒,蒙师叔肯定能懂,而三眼妖母呢,惜命的很,也比蜈龙族长聪明多了,相处了这么久,秦阳是个什么货色,三眼妖母看不穿本质,也大体上有了解了,现在秦阳忽然要去自杀,三眼妖母不起疑才怪。

    要是不给出一个说法,三眼妖母当时肯定会拦着他,哪怕跟蜈龙族长斗个你死我活,也绝对不会让他死。

    秦阳倒是有心,让这俩货打个同归于尽,可惜后来想了想,太冒险了,太不靠谱了。

    先不说这俩死斗,最后谁生谁死,可只要三眼妖母心生绝望,或者说,自忖再也逃不出去,或者是重伤太严重,活不下去的时候,这老妖婆第一个要干掉的人,绝对就是他秦阳。

    到了那个时候,就会变成三眼妖母和蒙师叔之间的死斗。

    蒙师叔各方面的技艺水平,绝对是有八九层楼那么高,可真要是比战力,还未必是三眼妖母的对手,更别提到时候还要护着他,心生顾忌。

    想了想就算了,反正就算三眼妖母还活着,最坏的结果,也只是维持原样,可若是让三眼妖母去跟蜈龙族长死斗,最后就有可能发展成让蒙师叔去赌命。

    还不如算了,三眼妖母敢跳出天穹自杀,也不过是维持原样,她不敢了,就等着在那里发狂,被活活的困死在那里吧。

    秦阳坐在应龙的雕像前,有一茬没一茬的自言自语。

    毕竟方才那临死之时的感觉,太真实了,当时他都以为自己猜错了,真死了。

    实在是太刺激了,压力太大,而且后路如何,尚且不知,蒙师叔能不能领会,真的跳出来,结果没出来之前,都是不确定的。

    他就坐在这,跟应龙雕像扯淡,从各种传闻,再到后世传说,再到现在的世界是什么样,一路胡吹海侃,没个边际,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等了不知道多久,忽然察觉到有一丝神光乍现,秦阳直接从地上蹦了起来,盯着后面的世界碎片。

    神光落地,化作了蒙毅的模样。

    只不过蒙毅身上的气息,有些暴乱,看起来像是疯了,秦阳吓了一跳,连忙冲了上去。

    “蒙师叔,你没事吧?”

    好半晌,蒙毅才缓缓的吐出一口气。

    “我没事。”

    说着,他身上的暴乱气息,也随之慢慢的平复,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秦阳松了口气,心中暗笑。

    吓我一跳,原来蒙师叔也是在顺手坑个人啊,让那些人以为他疯了,才去自杀的。

    蒙毅恢复了之后,转过身,面对着身后的世界碎片,嘘声长叹。

    “叹为观止啊,万万没想到,一块上古世界的碎片,竟然被应龙大神,炼化到如此地步,竟然只有百丈大小,上古的银月,也被他炼化成不过拳头大小。

    难怪在里面的时候,我就觉得,一日一夜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很不对劲,原来如此啊,原来如此啊……

    遥想当年,应龙大神的神威究竟如何,怕是已经不是我们能揣测的了,更别提上古时代,还有那么多能与应龙大神比肩的传说存在。”

    “可叹不能亲身经历一下啊……”秦阳跟着长叹一声,唏嘘不已。

    “是啊,生而便有巨憾。”

    叔侄俩在这唏嘘上古了片刻,蒙毅这才问道。

    “之前是怎么回事?详细说说吧。”

    这次秦阳没什么好隐瞒的,将这些年的经历大致说了说,直到说完他如何被三药妖母这个不要脸老妖婆亲自出手掳走,才算是结束。

    而蒙毅听完之后,第一个反应便是仰天大笑。

    “你说嬴帝本尊,被困在那个所谓的念海里?”

    说着话,蒙毅便退后三步,揖手过顶,长身拜下。

    “蒙师叔,你这是干什么?”

    谁想,秦阳发力,都无法将蒙毅扶起来。

    “秦阳,这一拜,是我拜你,也算是代盗门惨死的同门,拜你一拜,你当得起!”

    蒙毅硬是行礼完,这才起身,狠狠的拍了拍秦阳的肩膀。

    “秦阳,你应该早些告诉我们这些的,不过,我也能明白,这些事,只是知道,都是巨大的凶险,更别说说出口了,说出口便会留下祸端,留下破绽,你做的很对。

    只要我们这次能活着离开这里,后面的事,无论你想做什么,盗门都会全力配合你,你做到了盗门所有人都没做到的事情,完成了我们可能永远都完不成的事情。

    按照当年门主的遗愿,盗门之后,再无门主,直到谁解决了嬴帝,谁就是新的门主,如今,嬴帝虽然还为死,可你已经可以继任门主之位了。”

    秦阳撇了撇嘴。

    “蒙师叔,你可拉倒吧,我当年就是被卫老头骗进盗门的,让我担任什么下一代传道人,可我可知道,下一代传道人,在我之前,都死了好几个了,至于什么门主,谁爱当谁当去,我那是被迫自保,又不是专门去坑嬴帝的。

    至于后面我干什么,那有我自己的想法,不用拉着盗门,也不想拉着盗门,你们要是有合适的人,重新选个下一代传道人吧,反正这个名头,也就是个摆设。

    当然,蒙师叔,我不是针对你,蒙师叔永远都是我的蒙师叔,但盗门是盗门,我这人心里分得清楚。”

    蒙毅张了张嘴,好半晌才叹了口气。

    “秦阳,老卫他有自己的苦衷,并不是将你骗进盗门,就什么都不管了,之前的几个,都是管的太多,反而害了他们,只有完全不暴露,才有可能留下香火传承。

    我和老卫都可以死,但薪火相传却不能断,我知道你心里有怨气,我们这些年,也准备了很多,有些事不能告诉你,你知道了就会给你带来危险。

    无论你愿不愿意担任门主,我们其实都只是希望,你能好好的活下去,别让盗门这俩字,彻底断了就行。”

    秦阳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蒙师叔言重了,对我的好,我记在心里,没有了我也不能心生怨恨,卫老头也好,你也好,都不欠我什么,我不能强求事事如人愿,我只能尽量做好我自己,但求一个问心无愧就好,聚则是缘分,散了也就是缘分尽了。”

    正当两人说到这的时候,世界碎片里,又有一道神光飞出,落在一旁,化作三眼妖母。

    三眼妖母的指甲延伸到三尺长,头发也化作尖锐的尖刺,将其包裹在里面。

    她双目无神的站在那里,显然还没从暴毙的过程恢复过来。

    秦阳打量着三眼妖母,心中暗道可惜,这老妖婆的本能可真够强的,这种时候,都会本能的防护住自身。

    可惜没机会干掉她了……

    几个呼吸之后,三眼妖母恢复了意识,警惕的打量着周围,看到坐在地上的秦阳,还有在一旁的蒙毅之后,才稍稍松了口气,收回了指甲和尖刺。

    “你怎么那么慢,你肯放我去送死,我以为你明白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