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一章 分身先斩后奏,你想当女帝么

    人偶师身上又不是真的随身带着什么至宝,他本身就是引起龙髓水晶感应的至宝,只要将他装起来,再封禁屏蔽了龙髓水晶的感应不得了。

    人偶师的智商堪忧,不过想到,这货被永世不得超生的折磨,折腾了这么久,最后连人都不做了,现在心态还能保持跟自己一样好,还是理解万岁吧。

    收了人偶师,秦阳悄悄的向着慕容佳岳藏身的地方而去,一路步行过去,看着大燕神朝的人,从头顶飞过,秦阳心里更不急了。

    慕容佳岳但凡是心里有点数,就知道以他重伤的状态,现在露头绝对会死的很惨。

    慢吞吞的赶到之前见到的那个山洞,秦阳将人偶师再次放了出来。

    人偶师瞬间将这里封禁,而后轻轻在地上一跺,山洞深处的地面开裂,露出一条通道,直达地底深处的地洞。

    二人跳入通道,后方的裂开的大地,也再次合拢,一切都跟意外没任何区别。

    昏暗的地洞之中,慕容佳岳盘膝而坐,忽然间,只是散发着淡淡白色微光的龙髓水晶,骤然绽放出刺目的金光,地洞的顶部,不知的禁制,眨眼间就被一双无穷铁手强行撕开。

    秦阳和人偶师也从天而降,落到了慕容佳岳的对面。

    慕容佳岳面色大变,他万万没想到,他靠着龙髓水晶,来探知人偶师的踪迹,最后却也是因为龙髓水晶,而放松了警惕,被人摸到了身前,龙髓水晶才做出反应。

    他身上的神光刚刚绽放,人偶师已经一个闪身,落到他的身后,一掌拍在他的后颈上,直接给他开了瓢,人也一阵昏沉之后,就彻底昏死了过去。

    秦阳走上前,看着脑后血流如注的慕容佳岳,稍稍一琢磨。

    “给止一下血,别让他死了。”

    “秦阳分身,秦阳从梦师那学到的东西,你也会?你行不行?”人偶师抓了把土,随手抹在了慕容佳岳的伤口上,将鲜血强行止住。

    “秦阳越强,我就越强,会的东西也就越多,唔,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秦阳分身说道一半,忽然停了下来,再也不理会人偶师了。

    他一指点在慕容佳岳的眉心,施展入梦术。

    慕容佳岳的意识已经陷入沉寂,人偶师那一巴掌,没将他当场爆头,也差不多了。

    入梦之后,天空昏沉,一切都显得很是沉寂,这里是慕容佳岳心中印象最深的地方,也是他的意识,本能构架出来,他认为最安全的地方。

    不过,出乎秦阳意料的,这里并不是什么宫城,只是一座河边的小宅院,推开宅院进去之后,慕容佳岳正在里面沉睡。

    秦阳再次在梦中施展入梦术,进入到慕容佳岳内心深处。

    至于迷失不迷失之类的问题,笑话,分身什么时候怕过死?一年不死个十七八次都不习惯了。

    大不了自己了结,多大个事。

    一片迷蒙之中,秦阳行走其间,见到的尽数都是昏暗阴沉,阳光普照的地方实在是稀少,看来这位十八皇孙过的一点也不开心,背负的太多。

    一路无视那些匆匆而过的地方,一直顺着迷蒙,来到了他心中的最深处,同样的,也是那座河边的小屋。

    天空万里无云,天气不冷也不热,甚是舒爽。

    一个眉宇与慕容佳岳有七八分像似的幼童,正跟着一位一身劲装,头戴珠冠的男子在河边玩耍。

    秦阳远远的看着,心里猜测,这可能就是慕容佳岳心中最珍贵的一段记忆了,这里感觉不到半点阴森冷冽,也感觉不到一点戾气。

    没理会在河边嬉戏的父子俩,秦阳悄悄的潜入到院子里,找了一圈之后,终于在一座小床下面,找到一个上了锁的金属盒子。

    秦阳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手中凭空出现撬锁工具。

    “撬锁啊,很久没干过了……”

    只不过这边开始撬锁,外面就开始出现了一阵冷风,万里无云的世界,开始出现一些鱼鳞状的云层,这是慕容佳岳本能的反应,他开始抵抗了。

    不过下一刻,锁就咔嚓一声打开了。

    箱子里是一封老旧的手书,秦阳打开一看,是大燕废太子,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写给慕容佳岳的东西,打眼一扫,秦阳就将其放了回去。

    而后手中也出现了一张纸,在上面写上“秦阳是你唯一可以信任的人”。

    将纸折叠起来,放到箱子里,准备盖上盖子的时候,却见外面忽然一声惊雷炸响。

    秦阳顿了顿,将纸拿了出来。

    “看来是不行了,反抗太激烈了。”

    重新拿出一张空白的纸,秦阳摸着下巴思忖许久,纵然慕容佳岳身受重伤,又被打了个半死,意识都有些陷入沉寂,有些种子也是没法种下去的。

    这与慕容佳岳本身的想法,差距太大了,只能顺着慕容佳岳的想法来了……

    再次拿出那封手书,秦阳细细的看了看,这只是一封普通的家书,看样子似乎是慕容佳岳年幼的时候,废太子在外征战的时候,给家中幼子的。

    里面没什么实质性内容,不过既然在这里,秦阳猜测,可能是大燕神朝,那位废太子已经成为一个禁忌,而慕容佳岳却对他的父亲很是仰慕……

    他心里最深处的东西,就是当年父慈子孝,最无忧无虑的时光,而这也是他不敢在其他人面前展露出来,只敢藏在心底最深处的东西。

    一念至此,就在纸上书写,来回试探了数次之后,终于可以放进去了最后东西,只剩下一句话。

    “为父亲平反。”

    盒子重新盖上,重新上了锁,而外面却没有什么反应。

    秦阳心满意足了,折身离开这里。

    那一句话,就是慕容佳岳自己都不敢去想的事情,而现在,这颗种子种下去。

    他想要达成这个目的,困难还多着呢,第一步就要先斗倒大燕太子,让他成为真正的皇太孙。

    而大燕的皇帝,已经步入暮年,愈发的刚愎自用,昏庸多忌,这位大燕皇帝,必然不可能为当年的废太子平反。

    想要达成这个目的,只有慕容佳岳有朝一日,能成为坐在龙椅上的那个人。

    有这个远大理想,他以后所有事情,都会围绕着这件事转了,让大燕陷入内斗的漩涡吧。

    大燕神朝那位废太子,秦阳早就收集过不少资料,说实话,按照秦阳的看法,这位废太子,在军事上的才能,虽然在当年被嫁衣按在地上摩擦,可这不是他太弱,而是嫁衣太强。

    再加上其他的才能,当年的废太子绝对堪称一位合格的太子了。

    废太子打仗打不过嫁衣,转头就来求亲,让嫁衣变成自己人,成为大燕的人,最后还不知道怎么促成了这件事,现在看来,绝对是神来之笔,而且废太子也有容人之量。

    若最后继位的是当年那位废太子,大燕神朝绝对会蒸蒸日上,可惜啊,也不知道是他得罪小人了,还是有人不想大燕神朝有一位贤明的太子,他终归还是成了废太子。

    意识回归,秦阳坐在慕容佳岳对面,看着还在昏迷的慕容佳岳,静静的等着他醒来。

    不多时,慕容佳岳的意识恢复,依然在装昏迷。

    “别装了,醒了就起来吧,若是想杀你,你早就死了。”

    慕容佳岳坐起身,没理会脑袋上的剧痛,而是盯着秦阳。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第一,我要你那块龙髓水晶,作为不杀你的报酬。”

    “拿去。”慕容佳岳果断的将龙髓水晶丢给秦阳。

    “第二,我要你帮我办一件事,作为将你送回大燕神朝的报酬。”

    “嗯?你要将我送回大燕神朝?”慕容佳岳瞳孔一缩,盯着秦阳看了许久:“你会这么好心?”

    “别废话,我是真的想干掉你,一了百了,现在强忍着没动手,过一会说不定就会改主意了。”

    “你想让我干什么?”慕容佳岳也不废话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能活着回去才最重要。

    “你回去之后,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让大燕神朝的大军压境,打不打都无所谓,就这么一件事,你应下了,我就会想法设法的将你送回大燕,你做到了,我们之间的那点恩怨,也可以一笔勾销,我们之后无恩无怨。”

    “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你也做不到的话,以后……”

    “好,我应下了。”慕容佳岳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因为这不是件难事,同样,他也没有别的选择。

    “打晕他。”秦阳对人偶师示意。

    “你……”慕容佳岳刚说了一个字,就再次被人偶师打晕。

    “将他送到大燕神朝境内即可,他有办法回去的。”

    人偶师点了点头,揭开肚皮,将慕容佳岳藏在体内拓展出来的空间里,离开了地洞,不过数个时辰,就见人偶师返回了。

    “走,我们也回去。”

    行走在返回的路上,人偶师还是颇有些好奇。

    “你真的不杀了他么?”

    “杀了他有什么好处?”

    “怎么没好处了?”

    秦阳不说话了,懒得搭理。

    ……

    距离大燕神朝境内,距离边境两千多里的一个山洞里,慕容佳岳捂着脑袋醒了过来。

    警惕的向着周围看了看,确认没有其他人之后,再次拿出金符,而这时,金符已经是可以催动的状态了。

    “竟然是真的?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他回想了一下与秦阳的对话,手中却没有停下,毫不犹豫的就催动了金符。

    金符化作一层神光将其笼罩,几个呼吸之后,金光一闪,慕容佳岳的身形就消失不见。

    ……

    边境的截杀,注定没了结果,而分身这一次,却没有自行解除,而是一路跟着人偶师回到了离都。

    回来之后,人偶师将分身放出来,对秦阳摊了摊手。

    “人没杀,放走了,你问他去。”

    “嗯?”秦阳一脸疑惑的看了一眼分身。

    “说起来太麻烦了,算了,你自己看吧。”分身叹了口气,嘭的一声化为乌有。

    分身经历的一切记忆,也随之回到了秦阳的脑海里。

    片刻之后,秦阳再次拔下一根头发,将分身召唤出来。

    “你怎么想的?”

    “我们都是一体的,我就是你,我的想法也是你的想法,没什么区别,你要是没想过,我也不会觉得这样更好,考虑的更加长远。”

    秦阳暗叹一声,说的没错,分身就是他,想法自然也都是来自于自身。

    简单粗暴点的做法,直接杀了,让大燕神朝失去了内斗,国力更加强盛,让他们跟大嬴神朝干架,最好打成国战级数,让嬴帝本尊不在这件事被动的暴露出来。

    届时,大嬴神朝的国运必定衰退,被人夺走疆域,都是必然的事情。

    但这个做法,开花结果的时间,需要的实在是太久了,他等不了那么多时间。

    而现在,综合所有的情况考虑,给慕容佳岳心里种下一颗种子,将人放了,长远看,的确是好事,大燕神朝忙于内斗,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可能跟大嬴神朝打的太过猛烈。

    这个结果,也是嬴帝想要看到的,也是稳住嬴帝的手段。

    他现在唯一能选择的,就是让大嬴神朝改朝换代。

    “本尊,你想要当搅屎棍,也要有一个发力的方向,现在的大嬴神朝,太子、赵王、周王都在争,他们之间无论是谁坐上那个位子,也都需要时间,你想帮谁?

    你谁都不想帮,想将他们都祸害了对吧?

    就算退一万步,纵然他们之中,有人坐上了那个位子,嬴帝失去了神朝的国运根基,他可能会跟血喇嘛,生生世世在念海里斗下去,你又有什么好处?

    其实也不过是化解了一个危机而已,这可不像你。

    你这人,逮住个蛤蟆撮出泡尿,费这么大劲,最后你图啥?

    还不如去他娘的,那三个什么王,统统干翻。

    让嫁衣成为皇太妹,最后坐上那个位子,成为这个世界的女帝,你再把你不要脸的劲头拿出来,施展十八般手段将其祸祸了。

    以后你想学神朝大帝的铸道庭,还用得着费劲摸尸都没地方摸?

    到时候,还不是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简直完美,你说对不……”

    分身噼里啪啦的一顿说,话没说完,就见秦阳伸出手。

    “你大爷,说到你心坎里,又让我死!”分身怒骂一声。

    秦阳面无表情的打了个响指,分身砰地一声消失在原地。

    人偶师在一旁听的目瞪口呆,脑袋挠的火星直冒。

    “秦阳,我觉得秦阳分身说的很有道理啊,他可比你聪明多了……”

    秦阳没理人偶师,咋说,分身就是我,只不过分身想要强行加戏,将以前推演过的一个想法说出来了,而且现在生米做成了熟饭,想说什么也没用了。

    这的确是预想之中,最完美的情况,既杜绝了危机,还有了更多操作的空间,可以彻底将危机化解,而且还能顺手将局势变成对自己最有利的情况。

    但同样,这也是最难达成的一种情况。

    坐在原地思忖了许久之后,秦阳站起身。

    “墨阳,跟我去一趟大帝姬府。”

    走出房间,秦阳稍稍一琢磨,又补了一句。

    “悄悄的潜入进去,别让人发现了。”

    人偶师点了点头,带着秦阳,一路来到大帝姬府,跟着一个进出的婢女,悄悄潜入了进去。

    一路来到深处,就在一座花园里,找到了坐在那看书的嫁衣。

    人偶师靠近到百丈之地的时候,却见嫁衣的身形,慢慢的虚化,最后化作一个虚幻的影子,而嫁衣的一只手,也已经按在了人偶师的后脑,一巴掌将其整个人都按到了地里。

    神光绽放,一层层金属网格,逸散开来,将人偶师彻底的包裹在里面,随着网格收缩,人偶师身上火星四射,血肉傀儡的伪装随之崩碎,露出他的本相。

    “你不认识我了?”人偶师喊了一声,转念一想,这个女人似乎已经将他忘记了,又连忙补了一句:“秦阳让我来的。”

    嫁衣秀眉微蹙,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停手的意思,金属网格一层一层的将人偶师包裹的死死的。

    人偶师身上的血肉傀儡伪装,彻底崩散,他算是看出来了,人家根本不理会他说什么,索性懒得说了,直接伸出手,抓住金属网格,靠着身躯,硬生生的将其全部撑断,而后揭开肚皮,将秦阳丢了出来。

    秦阳落地之后,一看这情况,就知道有误会了。

    “嫁衣,别动手,这是我的护卫,我有要事找你。”

    嫁衣听到这个称呼,脚步一顿,打量着秦阳,眼中带着一丝疑惑。

    “你有事直接来不好么,为什么要悄悄潜入进来?幸好在的府邸里,不会惊动外面的人。”

    “我这次来,不方便被人知道,可是有些事,也必须跟你说一声,想问问你的意见,有方便说话的地方么?”

    “你跟我来。”

    到了一间房间里,秦阳对人偶师点了点头,人偶师立刻拿出一些东西,将这里笼罩覆盖,杜绝任何人的窥探。

    “回到离都之后,还能适应么?”

    “还好,只是觉得无所事事,除了修行,没别的事情了,不过之前已经闲了很多年了,也没什么不能适应的。”嫁衣放松了姿态,说话也随意了许多。

    在外人面前,她一直都是那个大帝姬,哪怕现在已经没有大帝姬这个正式的封号了,但面对这个将她从绝境里面背出来的秦阳,她就依然还是秦阳认识的嫁衣。

    “有个问题,我想问问你。”

    “你问吧,能回答的我会回答的。”

    秦阳沉默了一下,直入正题。

    “你想坐到嬴帝的那个位子么?”

    嫁衣瞬间抬起头,盯着秦阳的双目,而秦阳也一脸认真的看着她,毫不退避。

    片刻之后,嫁衣缓缓问道。

    “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有些事,为了我们所有人的安全,让你忘记了,但是我有后手,可以在忘记的情况下,将那些记忆留下来,你跟我来。”

    说着,秦阳走上前,一指点在嫁衣的眉心,将其拖入梦境之中,将自己的那个梦境展现在她的面前。

    “你看到的就是之前的一切,你忘记了,在走出这里的时候,我也会让你再次忘记,但你的决定,却还是能留下来的。”

    片刻之后,记忆所化的梦境流转,秦阳和嫁衣还在一片虚幻的梦中。

    “所以,你现在明白,为什么我会问了吧,因为我没有退路,你也没有,只要浪潮停止,嬴帝重新出现,可以想方设法联系到外面的时候,我们的死期就到了,对于这位大帝,你应该比我了解。

    我想要利用这段时间,让大嬴神朝改朝换代,可是我又不想太子、赵王、周王他们任何一个人占便宜,所以我想要问问你,你愿不愿意做女帝?”

    “我对帝位没有什么想法。”嫁衣摇了摇头,而后双目迷离,沉默了片刻之后:“但若是为了扳倒嬴帝,让我去做什么,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只是牝鸡司晨,恐遭非议。”

    “你只要愿意就行,有些事情,我会帮你的。”

    秦阳松了口气,之前没问过,也没直接去执行,其实就是因为他不知道嫁衣自己的想法,这种事,没人能替别人做决定的,必须要嫁衣自己同意,秦阳才能去做。

    “没那么容易的,他到如今,既不愿意我离开大嬴,为大燕添助力,也不愿意恢复封号,只想我做一个太平帝姬,我这位皇兄,是什么性子,我太了解了,普天之下,除了那个位子,除了超脱,他已经不在乎任何人任何事了,就如你所说,只要他归来,也会如同杀你一般,毫不犹豫的杀了我。”

    嫁衣淡淡一笑,如同说别人的事情一般。

    “你放心好了,你的封号,过一段时间就会恢复的,这是第一步,而且你会重新掌军。”

    “嗯?”

    “我救了十八皇孙一命,他答应我一件事,接下来,大燕神朝,会大军压境,而大嬴之中,李太玄不在,兵部的一群酒囊饭袋,平日里的小冲突,都能互有胜负,如何能统领大军。

    对阵大燕,放眼大嬴,舍你其谁,嬴帝求稳,必定会恢复你的封号,让你去统领大军,快刀斩乱麻,逼迫大燕退兵,届时,他也没有理由,莫名其妙的抹去你的封号,只会让你继续统领大军,震慑大燕,维持安稳的局面。”

    秦阳见嫁衣的眼神奇怪,也权当没看见,嫁衣肯定是奇怪,他为什么会放了十八皇孙,按理说不应该的。

    种子的事,当然不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