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四章 山寨的套路,死亡的仪式

    秦阳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开马甲终于开出事了……

    他其实有些无法理解,如心的心理状态究竟是如何转变成今天这样的,可是方才看到她那清澈而平静的眼神,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震撼。

    之前已经猜到,如心之前肯定有不堪回首的往事,但每个人来到吉祥街的姑娘,都会有截然不同的往事,不问过往揭人伤疤,是这里所有人的共识。

    秦阳也不想去问去知道一个关系还算不错的姑娘的灰暗过往。

    谁会想到竟然会是这样啊。

    接下来如心能不能糊弄住两边的人,秦阳倒是不担心。

    既然献国公还在找她要消息,叶尚书也将如此重要的事情交给她,两边怕是都觉得十拿九稳,根本不用担心如心失去掌控。

    可惜啊,他们根本不会明白,一个人,特别是一个女人,若是连死都不怕了,甚至觉得死了才是最好的归宿的时候,她就真的自由了,谁都无法掌控她。

    当然,还有一种方法也许可以。

    趁着方才如心心底展露出来,内心也是毫无防备,最柔软的时候,直接将她办了,然后温言良语,将其拖入到柔情之墓里,让她心甘情愿的去送死,这样一切都能完美的掌控在手中。

    只可惜,这种趁火打劫、趁虚而入、趁人之危的行为,估计秦有德这个不要脸的家伙都没这么人渣。

    更何况季无道这等三观奇正,敢跟恶势力斗争到底的正派人物。

    秦阳坐在原地,闭上眼睛,认真的思忖如何应对。

    每个马甲之间,就要分得清清楚楚楚,这样才是最完美的,他自己都不信,如何让别人信。

    先洗脑了自己,才能做好准备,万一在以后遇到事情的时候,不露破绽,尤其是再遇到定天司那些人的时候。

    自然而然,这事也必须是一码归一码。

    无论当初如心是不是听了叶建仲的命令,才将黑锅扣在了秦有德头上,这恩怨是结下了,秦有德睚眦必报,肯定是要报仇的。

    但在这边,如心可没得罪过季无道,甚至之前送出去的消息,都是查也没查,就直接撇清了跟季无道的关系。

    现在一切都给季无道说了,无论是不愿意季无道被蒙在鼓里,卷入这些事里也好,还是觉得自己必死无疑,只想找个不讨厌的人,将这些秘密说出来也好。

    季无道总要承人家的人情,要是有能力的话,能救则救。

    毕竟,现在叶建仲让无心做的这件事,以秦阳对献国公和叶建仲这俩老乌龟的了解,如心必死无疑了。

    所以最后总结下来,一个要杀,一个要救,总不能自己精分出一个人,再自己跟自己打一架,看谁拳头大吧?

    算了,反正现在又不是秦有德的场子,让秦有德先歇着去。

    现在只能按照原本的路子走,趁此机会,顺势将俩老乌龟都弄死拉倒,但这又牵扯到原本的计划,计划必须要更改了。

    琢磨透了之后,下了决定,秦阳就直接出门,敲响了如心的房门。

    “哟,季兄弟,你终于想开了?”

    贱天霄趴在对面的栏杆上,一脸贱相的摇头晃脑。

    秦阳算了算时间,顿时老脸一红,瞎琢磨了半宿,现在都到后半夜了……

    不等秦阳说什么,门就已经打开了,如心换了一套薄衫,面如桃花,一言不发的让开了大门,等着秦阳进去。

    秦阳默不作声,进去之后,砰地一声关上了门,再施展破妄之瞳,将这里来回扫了好几遍,确认酷爱听墙角的幻海刹那没在之后,这才封锁了整个房间。

    “季公子,如心已经心满意足了,你不用多费心了,务必不要牵扯进来。”

    “这事我早已经在居中了,脱不开了,本来就是你死我活的局面,你都不怕死了,还这般幻象?”

    “我……”如心哑口无言,想到后面的事,想到目前的情况,季无道还真的脱不开身。

    “我问你问题,你老实回答就行,你怕不怕死?快回答。”

    “不怕。”

    “你想不想这俩老乌龟死?”

    “想。”

    “那就妥了,你照我说的做,俩老乌龟十有八九死定了,但是在这之前,你已经死了,你后悔不?”

    “不后悔。”

    秦阳暗叹一声,得罪谁都别得罪女人,小看谁也别小看女人,这俩老乌龟绝对不会想到这一点吧。

    拿出假的玉玺摆在桌子上,又拿出一个之前制造宝盒是留下的次品,将假玉玺装了进去。

    俩宝盒看起来是一模一样,差别就在用料上,次品宝盒的承受极限差了些,也没有镶嵌八品灵石,只有一颗七品的灵石凑合一下。

    当然看起来都是一模一样的,除非是暴力破掉宝盒,才能感觉到承受力之间的区别。

    但这种东西,不到万不得已,必须要拿出来作为杀手锏的时候,他们不会轻易破开的。

    “好,你不后悔就行,正好,之前有一个可能是跟他们有仇的造假大师,给我送来了一个假的,你先收起来,届时,你这样……”

    秦阳给如心说了一遍计划,也不担心她会出岔子,这点小事她肯定能办好。

    “公子安心等候消息吧。”如心很平静的点了点头,表示没什么难度,而后犹豫了一下,补了一句:“若是想要事成,我必须先死了,我希望公子能送我一程,我一生都没得选择,最后我想自己选择一次。”

    “你全听我的?”

    “既然都是死,怎么死又有什么区别,任凭公子安排吧。”

    “那行,你记住这句话。”

    秦阳点了点头,解开的封镇,打开了大门。

    这边刚打开,就见贱天霄趴在门外面,还有几个藏香阁的姑娘,也跟着贱天霄一起不学好。

    “呵呵,好听么?”秦阳居高临下,冷笑一声。

    “听个屁,什么都没听到,我还以为你在办事了,没想到,呵呵……”贱天霄不以为耻,反而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尘,一脸鄙夷的白了秦阳一眼。

    转过身,贱天霄对其他人都挥了挥手。

    “散了散了,看什么看,童子鸡还是童子鸡,亏我还以为他终于男人一次了。”

    “……”

    秦阳望着贱天霄的背影,一脸愕然,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听墙角还能先倒打一耙!

    ……

    三天之后,献国公的亲信,那位一直以来的常客,又点了如心陪酒。

    “如心,你留下印记,说有要事,到底是何事这么着急禀报?”

    “有人送来了这个东西,事关重大,如心不敢擅自做主,只能禀告国公大人。”如心将宝盒放到了桌子上。

    亲信打眼一看,顿时一个哆嗦,他不认识玉玺,却也认得玉玺之上盘踞的那条怪蛇。

    “这……这是前朝玉玺?”

    “如心也不认得这是什么,只不过隐约可以确定,跟前朝有关。”

    亲信惊的六神无主,好半晌才稳定下来心神。

    “这种东西,可不好沾手的,沾手就是天大的麻烦,纵然是大人,带回去也不敢随意进献。”

    “大人,如心有一言,无论是不是玉玺,无论真假,都可以给叶大人致命一击。”如心站起身,俯身拜下:“只求国公大人,在事成之后,能接如心离开这里,继续给国公大人效力。”

    “如心,你快起来,这是干什么,国公大人对你一向是信任有加,纵然你不提,国公大人也准备在局势稳定之后接你离开的。”亲信连忙扶起如心,而后随口再问了一句:“你一向聪明,究竟有何想法,你说说。”

    “是这样……”如心简略的将事情一说,亲信听的眼神闪烁,而后拍了拍如心的肩膀:“你且放心,你所求之事,只是小事而已,国公大人记得你的功劳的。”

    亲信带着真玉玺真宝盒离去,回到了献国公府。

    ……

    “果然真的是前朝玉玺,尤其是这里有一丝浅痕,跟记载的不一样,但另有记载,当时前朝玉玺似是受损,这一丝浅痕,定然就是那时留下的!”

    献国公抬起头,望着宝盒,眉头紧锁,他也发愁怎么处理。

    “大人,小的有一计,不知该不该说。”亲信上前一步,出声发问。

    “你说。”

    “大人,这前朝玉玺,无论是谁送来的,其实都不重要,如心心向着大人,得到玉玺,第一时间就进献给了大人,这是忠心的表现,虽然她终究是个女人,拎不清楚,给大人出了难题,但只要利用的好了,就是大功一件,甚至可以给叶尚书致命一击!”

    “你继续。”献国公来了兴趣。

    “大人,可以通过如心,将这个东西送到叶尚书那里。大人您想啊,叶尚书若是得到了玉玺,他必然也发愁,最后将其送到大人这里,他再举发,就是最好的选择,这样一来,玉玺转了一圈,还是在大人手里,大人您就可以装糊涂,不假思索的进献上去,纵然有盘问,大人也可以说玉玺是叶尚书陷害的……”

    献国公稍稍一思索,顿时觉得此计极妙,这样一来,他就成了遭小人陷害却不自知,一心只想着效忠大帝的忠厚之臣。

    “就这么办!”

    隔了一天的时间,真玉玺和宝盒,就又送回到了如心手里。

    这进献的计策,就是顺手山寨了叶建仲的计划,可这种隐秘之事,注定了两边谁都不可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干什么。

    真玉玺转了一圈,如同叶建仲预料的一般,又回到了他的手里,他正觉得计策完美之极,终于将献国公推到了一个无底神坑。

    纵然献国公因为之前的事情,没有受到什么太严重的责难,可这件事,却是大帝最忌讳的事情。

    献国公死定了!

    另一边,献国公也觉得他的计划实行的很完美,玉玺转了一圈,又回到了他的手里。

    他将玉玺和宝盒,加了三层防护之后,小心翼翼的存放起来,心里也美滋滋的向着,叶建仲终于要完了。

    叶建仲这个老阴人,隐忍这么久,一直装傻装好人,谁都不得罪,背地里却将他朝死里坑,明明只是一件小事,硬生生的让这个老阴人搅的不能善了。

    他现在要受罚都是小事,凭借着玉玺的功劳,届时必然是有功无过了,而老阴人之前投靠了赵王,却连大帝都要蒙蔽,这本身就是一根刺,再加上这次的事。

    届时所有的旧账一起翻,看这个老阴人怎么死!

    ……

    藏香阁,如心已经给自己赎了身,他已经是名义上的自由之身了。

    但她还没有离开这里,起码在明日的三司会审结束之前,她都无法真正的自由。

    房间里,秦阳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

    而如心也已经换上了自己最喜欢的衣裳,不再是曾经的黑裙黑纱。

    白底蓝花的简单小衣,同样简单的流苏长裙,青丝绾起,插一枚白玉钗,整个人看起来都如同洗去了尘埃,气质也变得恬静淡然,而不是如同以前一般,像是藏着很深的心事。

    她跪坐在矮桌之前,洗杯烫杯,洗茶泡茶,一阵套程序下来,一丝不苟,待斟一杯茶,轻轻的推到秦阳身前之后,才缓缓道。

    “有劳季公子了。”

    “我头一次见到有人会如此赴死,你真相好了?”

    “想好了,能卸下重担,做一次自己的选择,虽然是无奈,却也终于轻松了,心里也重负,也终于没了,我感觉很好。”

    “行吧。”秦阳摇了摇头,伸出手指,指尖慢慢的开出一朵白花,如同山野里到处可见的小野花。

    秦阳抓住白花,轻轻一抓,白花就被其拔起,下方还连带着几丝带着光晕的根须。

    “吞下吧。”

    “这是?”如心有些意外。

    “剧毒之物,服之必死!”秦阳随口回了一句,而后又补了一句:“你之前说过什么,你忘了?一切听我安排。”

    “好。”如心展颜一笑,也不再多想了,张口将白花吞了下去。

    下一刻,秦阳伸出手指,一指点在如心的眉心,神海里泛起一丝涟漪,金光付出,随着秦阳一指,没入到如心的眉心,直接封了她的六识。

    而后再拿出一颗泛着金光的丹丸,将很久都没出场的丑鸡拉出来。

    “丑鸡,帮个忙。”

    “秦有德,你怎么又换脸了?”睡眼惺忪的丑鸡睁开眼,看到眼前这个陌生的面孔,吓了一跳。

    “之前你不是吞了不少那谁留下的最强力量么?还有么?来,吐出来点,炼化到这颗丹丸里。”

    “你还有脸说!早没了!”提起这个,丑鸡就炸毛了。

    当年那不堪回首的往事,金里透着绿,绿里透着黑,黑里还透着点红,简直丑到自己都不敢看的地步。

    “别装了,现在有正事要用,再说,你要是没化为己用,还能变成现在这样通体一色?当时我都给你说了,这是让你多出来一个神通,你还不乐意。”

    秦阳嗤笑一声,直接揭穿了丑鸡。

    丑鸡气的炸毛,哼哼唧唧了半晌,却还是张口一吐,一道绿气飞出,没入到丹丸里,被其炼化到丹丸之内。

    “秦有德,我告诉你,下次再有什么东西,你都往老祖嘴里塞,我就跟你翻脸!翻脸!”

    丢下一句话,丑鸡气呼呼的钻了回去。

    秦阳握着丹丸,直接塞到了如心嘴里,握着她的下巴轻轻一捏,丹丸就落入她的腹中。

    将她放回到床上,秦阳看着她叹了口气。

    “其实我也没太大把握,虽然我的神通,越来越向辅助发展,可我真不想当一个辅助,能不能置之死地而后生,我也不知道了,反正曾经的沐如心肯定是死定了。”

    拔出一根头发丢在地上,化出一个分身。

    “干活吧。”

    秦阳迈步离开,而分身在房内,将里面封闭的死死的,禁制都叠加了九十九层,做完之后,分身叹了口气。

    “又要死了……”

    说罢,分身轰然崩碎,化为齑粉,消散的干干净净,除此之外,还有一颗乌色球在半空中炸开,化作一道乌光,横扫了房间里的一切。

    秦阳收拾了东西,跟着贱天霄一起,离开了吉祥街,前往一处离都的宅子,据贱天霄自己说,是他的祖宅,除了祭祀很少回去。

    宅子在靠近离都中心的地方,方圆五十里之地,都是他的地盘,可是大部分地方,却都是荒着,里面长满了高大的林木,只有中心,有一处幽静的宅子。

    “天霄师兄,你确定我在这里干什么,都不会被外人知道么?我要召唤域外邪魔呢?”

    “你放心吧,想干什么尽管干,这里有我祖上留下来的东西,没人能窥视进来。”

    “那就好,天霄师兄你去忙了,我要做事了。”秦阳近了宅子,转了一圈,选了一处小院子,对贱天霄指了指门外面。

    “切……”贱天霄不以为意,不屑的冷哼一声,直接转身离开。

    秦阳布置好祭坛,拿出鬼神令,摆在上面,再点燃了祝由香。

    片刻之后,鬼神令之中,一缕幽光浮现出来,化作仡楼大佬的样子。

    他环视四周,抬头看了看天空,颇有些意外。

    “咦,离都?你在离都里还能找到这种地方?你在离都里召唤老夫,有何要事?”

    “前辈,有件事想请您帮个忙,我之前听前辈说过,黎族有许多奇特的法门,我想请前辈帮个忙,施展其中一个法门。”

    “必须要老夫亲自施展么?”

    “是,只有前辈亲自主持,才能天衣无缝。”

    “主持?”仡楼看着秦阳这张截然不同的脸,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难怪你当年问的那么详细,现在是要用上了么?”

    “不错,明日日落之后,请前辈主持死亡仪式,我已经入了五行山,现在的样子与神魂本相一致,名季无道。”

    “死亡仪式,昭告天地,倒是不难,不过,老夫可从未给活人做过死亡仪式,只要举行了死亡仪式,就再无此名,你也不再是季无道,你的法门再奇特,也无法让神魂本相变成他,你既然能以此身份进入离都,为何要如此放弃?”

    “因为季无道死了,我要办的一些是才更有把握,就是不知前辈可否应允?”

    “死亡仪式而已,轻而易举。”

    秦阳稍稍松了口气,又加了一句。

    “既然前辈应允了,那就容晚辈厚颜多加一个人,还有这位姑娘,名沐如心,这是她的一缕神魂之气,还有本相。”

    秦阳将一缕气息投入到鬼神令,又在身旁化出沐如心的样子。

    “烦请前辈顺手一起带上吧。”

    “你当死亡仪式是儿戏么?随便什么人都可以,你有这等古怪神通,连神魂本相都能幻化,举行了死亡仪式也没什么,不外乎丢掉一个身份而已,可这位姑娘,这可是她的本相,她唯有心存死志,又生机薄弱之后,方才能……咦……”

    仡楼说到一半,忽然停下来,盯着秦阳。

    “这些你应当都知道的,你知道死亡仪式一定会成功吧?”

    秦阳略有点尴尬,赶忙行礼。

    “咳,前辈勿怪,这事吧有点复杂,她之前坑了我,结下仇怨,可是现在呢,机缘巧合之下,我化身季无道之后,她又帮了我大忙,欠了人情,我心里不知如何处置了。

    正好她现在已经走上绝路,无论如何,都肯定会是身陨的局面,索性让沐如心死了,我也正好能还个人情,两全其美。”

    仡楼听的一脸无语,从未见过这等情况,还真是够纠结的。

    真去杀了,心里过意不去,不杀了,心里也过意不去。

    “行吧,不过,老夫以前可从未给活人举行过死亡仪式,若是事后,这姑娘承受不住,真死了,你可莫要怪老夫。”

    “前辈放心,该做的都做了,她若是真死了,那也是天命。”

    听天命尽人事,秦阳思来想去之后,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在来离都之前,其实都想好了给季无道杀青了。

    最好的办法,自然是黎族的死亡仪式,而这种东西,对他而言,不过是丢掉一个马甲的事。

    就是不知道,给一个人的本尊执行死亡仪式,会有一个什么结果。

    但这个已经是唯一的选择了。

    因为无论俩老乌龟死不死,如心这个双面间谍,最后注定了不会有好结果。

    秦阳心里暗叹一声,下定了决心。

    以后再也不随便开马甲了。

    再随便开马甲,就让……

    就让马甲不得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