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零章 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有时候也很难的

    “单吊八条,自摸清一色。”

    一袭黑色襦裙的如心,熟练的推倒麻将,神态平静的抬起头,看了看其他三人。

    “你怎么又胡了?”贱天霄一脸郁闷的掏灵石。

    一旁的秦阳更郁闷了。

    就不该为了打发时间,教给这些人麻将。

    甚至为了杜绝大家实力都强,可以轻而易举的作弊,记住所有的牌,还专门弄出来一个自动麻将机洗牌。

    然而,他也就在第一天赢了点,后面那叫一个惨,逢赌必输,跟谁打都输。

    “季公子,要不我们赌大点?要是你赢了,这几个月赢你的灵石,都还给你,你要是输了,我也不让你吃亏,我给你发个超大的红包。”

    说话的姑娘,名叫听雪,就是几个月之前,跟如心一起慕名而来的,这个名字也是新改的艺名,之所以也是听字辈的,纯粹是蹭听雨的热度,图一个好兆头。

    她现在是藏香阁的一号麻将迷,连有人点了她聊天唱曲,都变成了找她一起打麻将。

    而二号麻将迷,就是逢赌必赢,堪称女赌神的如心。

    她这接个月赢的灵石,比正常上班赚的要多好几倍了。

    也正因为如此,现在除了不知道钱是什么的贱天霄和穷的只剩下钱的秦阳之外,别的人都没人敢跟她一起玩了。

    “是啊,季公子,我们赌大一点。”如心也吃吃的笑着,在一旁搭腔。

    “小赌怡情,大赌伤身,你们死了这条心吧!”秦阳断然拒绝,毫不犹豫。

    打发时间可以,反正都是随便玩玩,输也输不了什么,赌这么大,绝对不参加。

    “啊,该吃饭了吧,我们散摊吧,下次再玩。”

    不等其他人说什么,秦阳就直接站起身,不玩了。

    说起来,这事归根到底,还是怪神朝的办事效率太差。

    又拖了几个月时间,还没什么结果。

    献国公跟疯狗一样,逮着人就咬,跟叶尚书斗的如火如荼,几个月的时间,只要有人帮着叶尚书说一句话,献国公就冲上去咬着不撒嘴。

    这俩人还没倒呢,刑部就先倒了一个侍郎,三个郎中。

    工部倒了俩,兵部倒了俩,户部倒了一个。

    这些可都是常驻离都,有资格参加常朝的人,没有一个是正五品之下的。

    至于下面的其他人,就没的数的,反正数量肯定多的多。

    叶建仲这个老银币,阴成这样,不会无缘无故的去对付谁吧,以目前的情况,只有他身后靠着某个亲王才会这么干了。

    献国公疯狂咬人,其他俩亲王,根本就不管,没关系的人,也都作壁上观看戏。

    这种情况下,叶建仲身后是谁,想要隐瞒,是绝无可能了。

    两个月前,大家其实都已经知道,叶建仲身后的,乃是赵王,大帝的次子。

    放到明面上了之后,大家都心知肚明了,叶建仲跟献国公之间,更是斗的热闹了。

    以至于,案子到现在还没有开始的迹象。

    掀了桌子的秦阳,现在也已经没什么人理会了,也就是偶尔会有一个差役,例行公事一般来转一圈,确认了秦阳还在离都就得了。

    秦阳敲响了震天鼓,当时是闹的沸反盈天,多少人都等着看好戏呢。

    现在发展成了,好戏是有了,可不是当时那件事的好戏。

    按照规矩,秦阳现在是要待在离都,随时接受传唤,等着正式开审。

    要不说了,秦阳实在是无聊了,又不敢随意的去别的地方待着,只有吉祥街最安全,这也开始搞些事情。

    就因为这接连不断的事情,弄的秦阳的拍卖会,也已经好几年没有开过了。

    毕竟秦阳本尊,现在还在苟的状态,不太适合露面,拍卖会什么就别开了,省的有人去闹腾,也未必有力量能解决。

    窝在房间里,秦阳琢磨着,不能再这么拖下去了。

    原告被硬生生拖死的情况,又不是没有听说过。

    搁到这个世界,原告被硬生生的拖到老死,应该也不会让人太意外。

    怎么搞,是得好好想想了。

    秦阳闭门修行,一边苦思冥想。

    而藏香阁里,如心拿了新赢的灵石,开开心心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桌前,怔怔出神。

    她被卖到藏香阁,虽说卖艺不卖身,可也成了双面间谍。

    这于之前献国公府里备受其中的幕僚身份,落差何其大。

    她有过惶恐,也有过不安,不知道未来在何方,她没有身份,没有背景,所谓的幕僚,也没有任何的神朝编制。

    一朝失宠,若是想得开,她可以如同听雨姑娘一般,忽悠一个有背景的二傻子,欢天喜地的被接走。

    可若是想不开,就是如今这样,有的是人喜欢她这冷冷清清,颇有些孤傲的性子,得不到了,见得少了,就觉得倍感新鲜,被人吹捧。

    等到哪天扛不住压力了,遇到一个不讲理的纨绔了,她也就彻底从妓变成了娼。

    可说到底,她其实也不过是一个妓的身份。

    任人宰割。

    当时来藏香阁,不少人很意外,她却义无反顾的来了,至少这样能证明她的价值。

    来到这里之后,感觉就变了。

    尤其是学会了打麻将之后,灵石既不是出卖色相而来,也不是当幕僚当内奸被人赏赐而来。

    基本都是她自己赢来的灵石,这种感觉特别新鲜。

    如同多年的重担都卸下了一般,甚至有时候都在想,当初若是被完全放弃了,只是单纯的被卖到吉祥街,其实也挺好的。

    起码还是有那么一点盼头的,可以自己赚灵石,给自己赎身,最后落得一个自由之身。

    但现在,她依然还要去完成任务。

    依然还有更加沉重的枷锁。

    好几次,她都想一了百了,直接告诉了贱天霄,告诉了季无道她的身份。

    可每一次都鼓不起勇气。

    吉祥街有吉祥街的规矩,莫问过往,莫问前程。

    所有进到这里的姑娘,都不会被问及过往。

    哪怕她去掉了自己的姓,给自己的艺名也叫如心,也没谁会去追究,她以前是干什么的。

    等到有一天,她离开这里,重新拾起自己的姓名,那个时候,也不会有曾经相识的人,去问及她现在在干什么。

    从离开的那天起,她就跟吉祥街再无关系,跟曾经吉祥街的自己,也再无关系。

    每天都有人来吉祥街,也有人消失,只不过不知道是死了还是走了。

    被卖到这里的,大体上是什么路子,大家其实都清楚。

    要么是犯官亲眷,要么是大家族里的臣子,反正曾经肯定都不是平民。

    正儿八经的野路子,还真不是谁都能被卖到吉祥街。

    她来到这里,到现在也没有人过问过以前。

    也未曾遇到过曾经认识的人。

    可现在,如心一只手臂支着脑袋,双目无神的望着前方,愈发的感觉到绝望。

    笑的越开心,玩的越开心,打麻将的时候,感觉到的一丝自由,与真正的现状对比之后,这种绝望就更加深切。

    被献国公和叶尚书如此对待之后,算是彻底死了心了,终于看透了,这些人的无情,根本无关你有没有用,也无关你是不是忠心不二。

    “咚咚咚……”

    敲门声传来,如心回过神,没急着回应,而是本能的对着镜子挤出一丝笑容,而后看到略显僵硬之后,又揉了揉脸颊,搓了搓眉宇,再次露出一丝浅笑之后,眉宇间的愁容也随之消散了。

    “谁啊?”

    “如心姐姐,是我,听雪,你在休息么?”

    “没有,你进来吧。”如心一挥手,房门洞开,听雪眉宇间带着一丝欢快,拎着裙摆,从门外走了进来。

    “如心姐姐,你今天又赢了好多吧,难怪除了季公子和天霄公子,都没几个人愿意跟你打麻将了,外面那些臭男人,一个个说的好听,现在也没几个赶来叨扰姐姐,姐姐倒是落得清静了……”

    “恩,那是季公子和天霄公子不愿意拿我们的辛苦钱,让着我们而已。”如心浅浅一笑,说的很随意,看的也很透彻。

    秦阳和贱天霄,还真没有认真在玩,都没怎么用心,都是当做玩而已,区别就是,秦阳的牌技的确很差……

    “季公子的确是个真君子啊,都在吉祥街快一年了,也没见他占了那个姐姐,还教给我们这个游戏,现在来的客人,也不用给他们卖唱卖笑了,赢了他们的灵石,他们也高兴的很……”

    “是啊……”如心看着听雪眉宇间带着的欣喜,那是一种完全发自内心的欣喜,没有半点遮掩,莫名的就感觉心中更加的空落落,更加的绝望。

    什么时候开始,她连自己是否真正欢喜,都已经不敢表达出来了。

    听雪却没感觉到如心的异样,眉飞色舞,满脸憧憬的期盼着。

    “来之前,我倒是挺想着给季公子发个红包的,可是后来呢,就觉得,若是真有这么一个男人,愿意带我走,我肯定会毫不犹豫答应的,我之前听人说,季公子可是……”

    听雪说个不停,如心却已经意识恍惚,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了。

    若是不曾感受过不一样,一直待在献国公府,当一个阴诡幕僚,她也不会有此刻的感觉。

    就怕看到了一条不一样的路,看到了一丝光亮,却永远都不可能抵达,这才是真正的绝望。

    无穷的绝望,一点一点的吞噬她的心神。

    “噗……”

    如心面色不断变幻,体内的力量,也开始变得暴乱,她一口鲜血喷出,仰头倒在了地上。

    钻了牛角尖,走火入魔了……

    正在滔滔不绝畅想未来,已经畅想到修士想要生孩子,留下子嗣,是一件大事,若是以后被人带走了,要不要帮夫君生个孩子……

    感受到脸上的冰凉,鼻尖嗅到了血腥味,听雪才如梦初醒,转头一看,吓的脸都白了。

    “快来人啊,快来人啊!”

    尖叫声响起,很快,就引来了藏香阁里的不少人。

    贱天霄来了之后,只是看了一眼,随手一挥,一道神光落入到如心体内,如心体表紊乱的真元,就被强行平复。

    “心志郁结,祸乱内腑,真元失控,以至于走火入魔了,这小妮子整天话不多,赢钱的时候那叫一个狠啊,什么事想不开了?”

    “我……我也不知道啊,说的好好的,就忽然间这样了。”听雪结结巴巴的,一脸无辜。

    “行了,别问了,让她静养些时日吧。”

    人都走了之后,听雪留在这照顾她,不多时,如心缓缓的醒来,看到床边的听雪,不等她说话,听雪已经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

    “如心姐姐,你醒了,你不知道,你……”

    等到听雪说完,如心苦笑一声,闭上眼睛片刻,对听雪道。

    “听雪,你能不能去将季公子和天霄公子请来,我有话对他们说。”

    “噢……”

    片刻之后,秦阳孤身一人前来,看到如心,神情颇有些尴尬。

    “如心姑娘,你好好休息就是,天霄师兄这人不靠谱的很,他这会忙着呢,来不了……”

    “季公子……”

    “行了,别想那么多了,也别说什么了,好好的就行,不管过往如何,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想那么多干什么,你沦落到这里,我也被困在这里,大家都一样,有个姓白的大佬说了一句话,我觉得挺好的,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季公子,你听我说,我以前……”

    听到这俩字,秦阳连忙打断她的话。

    “你别说了,说什么说,吉祥街有吉祥街的规矩,你放心好了,就算是到了这里,生活终归还是有盼头的,想想之前的听雨姑娘,不也落得自由身,从此海阔天空。

    所以啊,你别想不开什么,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我好像还记得,似乎有个猴子说过一句,我等生来自由身,谁……唔,后面的我忘了,你领会意思就行。

    别整天像是有多大心事一样,人活着不就图一个盼头么,再艰难,其实终归还是有一丝光亮和一丝希望,我辈修士,跟芸芸凡人不同的地方,不就是我们有这么一丝博的机会么?

    别瞎想了,也别跟别人说以前什么的了,安心休养吧,我先走了……”

    秦阳简单粗暴的丢下一盆鸡汤,扣在了如心脸上,匆忙溜了。

    又对人家没意思,趁着人家心理防线崩溃的时候,嘘寒问暖,见缝插针,然后趁机钻人家被窝什么的……

    这种没品的事,他这种正人君子是绝对不会干的。

    赶紧溜。

    秦阳溜了,如心一个人躺在床上,无神的望着天花板,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打算一了百了。

    可是一句都没说出来就被阻拦了,反而还被人家安慰了一番。

    挣扎着爬了起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面愁容,她又本能的伸出手想要揉自己的脸颊,可是却又忍住了,双手停在了那里。

    怔怔的看着镜子中憔悴不已的姑娘,看着她的脸上有两行泪水,缓缓的流淌下来,看着她哭的伤心欲绝,恸哭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