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四章 玄镜司的混蛋都不是人

    飞遁在这片昏暗的世界里,从高处俯瞰,大地漆黑,不见半点生机,只有远处,隐约还能看到山峦的影子。

    只是这望山跑死马,飞遁了三日,竟然还没有抵达,看到的依然只是山峦的影子而已。

    到了这时,秦阳怎么着也能反应过来,这里有古怪了。

    要么是此处被安排了秘法,咫尺天涯禁,无限叠加,要行走过的距离,远远超过目力看到的距离不知道多少倍。

    要么就是此处天地天生的问题,再或者就是那些全部都是假的。

    全速飞遁三日,不眠不休,按理说,飞遁出个六七千里还是轻而易举的,可是此刻,看到的东西依然没有什么变化。

    秦阳落在地上,琢磨着怎么过去。

    尝试着寻找天地之间可能存在的禁制阵法痕迹,却一无所获,什么都找不到。

    半日之后,就见昏沉的天空之中,骤然有一声惊雷炸响,天地之间,浓郁的阴气,如同沸腾,弥漫的薄雾,也随之散去,空气里有一丝丝阴雷滋滋作响。

    短短几个呼吸之后,就见昏沉的天空中,一丝丝或是灰白,或是暗淡乌黑的雷光,如同暴雨倾盆,倒灌而下。

    只是这骤然亮起的光亮,就差点闪瞎了秦阳的眼睛。

    以真元笼罩双目,再随手用材料捏出来一副墨镜,扣在眼睛上之后,运转破虚神目,再次望去的时候,秦阳浑身的寒毛都炸了起来。

    一丝丝阴雷,如同下雨一般,稀稀落落的坠落到地面,大地之上,雷霆逸散,化作一张张如同蛛网一般的涟漪。

    秦阳只是站在地面上,就感觉浑身一阵阵阴雷窜行,不断的被他炼化吸收掉。

    稍稍运转真元防护,可是在一瞬间,秦阳就后悔了……

    似是感应到真元的力量,这些如同狂风骤雨一般落下的阴雷,汇聚成一道雷霆龙卷一般,向着他当头泄下,将其身躯笼罩在阴雷之中。

    越是加大防护,越是能感觉到,雷霆的力量不但在疯狂的汇聚,而且坠落的雷霆,也从原本稀稀落落,变成了天漏了一般,直接一口气倾倒下来。

    秦阳撑起龟壳,头顶黑锅,收敛了真元,任由雷霆加身,甚至连炼化都没来得及多管,就将体内积攒的越来越多的雷霆,直接倾泻到海眼之中。

    正好之前将积累的真元消耗的大半,海眼里空空如也,也需要补充……

    谁想到这雷霆之雨,一下就是下了整整十二个时辰,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云雨初歇,天上笼罩的昏暗黑云,都随之消散了大半,隐约可以看到灰白色的天空。

    秦阳躺在地上,身子不是的颤抖一下,从嘴角到眉头,都在不时的微微一颤。

    被雷劈了足足一整天的时间,也幸好这些阴雷除了量大之外,威能并不是特别强,他又修过雷法,修过神通,如此才能全靠肉身硬扛了下来。

    躺了足足一个时辰,秦阳才哆嗦着坐了起来,开始炼化之前吞噬吸收掉的力量。

    而海眼之中,阴雷汇聚成海,黑影却毫无反应,这些力量,比之之前遇到的,实在是差的太远了……

    可是化血魔刀里的魔头,哪里见识过这些,本来就被吓到了,此刻更是皱着脸,一副苦哈哈的样子,动都不敢乱动一下,生恐吸引到阴雷之海,给他来个雷霆洗身。

    一日之后,雷霆之海尽数被炼化,化作了属于秦阳的力量。

    他修过雷法,又修成了阴灵之体,正好黄泉秘典又是阴属法门,炼化起来非常容易。

    修炼完成之后,再次出发,依然是原来的结果,除了折身回去之外,就只有前面一条路了,舆图上也是这般指引的。

    前行不成,秦阳就开始琢磨其他的法子,毕竟不能拖太久了。

    卞苏武死了之后,九指神侯肯定会重新派人来,而之前的路径,早就被卞苏武留下了标注,再来的人,想要过来,远没有那么困难了,也就是走过一条虚空通道和一座虚空迷宫的时候,需要花费些时间。

    思忖良久,觉得这里肯定是另有布置,防备着后来的人。

    除了玄镜司的人之外,恐怕没谁能顺利的抵达秘库。

    可惜卞苏武随身的东西,都毁的干干净净,想要找一下可能是信物的东西都没辙……

    思来想去很久,秦阳开始翻腾自己的存货,直到拿出钦天宝鉴之后,就见这件只是当收藏的宝物之上,开始浮现出一丝微光。

    秦阳微微一怔,握着铜镜的把柄,心头却忽然生出一丝恍然。

    “这钦天宝鉴,是玄镜司的东西?”

    得到这个东西很久了,秦阳基本没用过,实在是要燃烧寿元才能催动,而且追溯的越是久远,需要消耗的寿元就越多。

    寿元这种东西,谁会嫌多了,不到必要的时候,谁会去烧?

    时间近了,直接摸尸多好,时间太远的,也烧不起寿元……

    而且似乎每个神朝,都有类似的东西,秦阳一直将其丢在储物戒指里落灰,根本没想着要用。

    谁想到,这件铜镜,竟然是玄镜司的宝物……

    念头一转,秦阳就乐了。

    钦天宝鉴这种宝物,放到什么部门里,都是至宝,旁人难以炼化,自己却不用担心,早就炼化了百分之百了。

    也就是说,自己现在可以客串一下玄镜司的人喽?

    握着钦天宝鉴,尝试着将真元灌入其中,这一次,钦天宝鉴却没有燃烧他的寿元。

    那条口衔铜镜之身,身躯缠绕着铜镜的怪蛇,缓缓的蠕动着身躯,嘴巴也松开了铜镜,转而将铜镜背后那只似有漩涡流转的诡异眼睛,装在了它的额头上,化作一条独眼怪蛇。

    怪蛇用身躯缠绕着铜镜,独眼里绽放出一阵幽光,向着前方照耀而去。

    在幽光的照耀之下,立刻见到密密麻麻的道纹与符文,遍布山岳大地,绵延不绝,望不到边际。

    大致一看,秦阳就一阵头大。

    “怪不得之前根本过不去,也发现不了痕迹,玄镜司的人,简直太丧心病狂了,竟然将所有的东西,统统都纳入天地本身,这么大的范围,此去亿万里都是少的……”

    怪蛇的独眼上照耀出这里的本质,铜镜之上,又浮现出了一条路径。

    秦阳按照路径上的指引,迈步而出,踏着一个个符文之后,人瞬间就在数千里之外,如此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就跨越了这片根本无法跨越的地带。

    遍布大地的道纹符文统统消散,那条缠绕着铜镜的怪蛇,也重新蠕动着身躯,变化成铜镜原本的样子。

    仰望山川,依然是焦黑一片,而河道枯竭,也不见水汽蒸腾,除了阴气更重之外,有了山峦之外,与之前所遇的东西没什么区别。

    面前的一座山,更像是一座山峰,从中开裂,中间有一道不过丈许的裂口,容人通过。

    对照了一下舆图,路线应该是没问题了,从这里前去,应该就是秘库所在。

    踏上这条裂缝,脚下忽然传来一声咔嚓的声音……

    秦阳脚步一顿,弯下腰拨开尘埃,就见薄薄的黑土之下,就是一副焦黑的枯骨,如同之前见到的那些枯骨一般,早已经腐朽殆尽,轻轻一踩,就崩碎成了齑粉。

    大袖一挥,一阵狂风卷过,看到的便是一条遍布着焦黑枯骨的道路。

    其中不少枯骨之上,还能隐约看到一些道纹拓印,他们生前,肯定都是了不起的强者,而这里,却遍地都是。

    “这里曾经死了多少人啊?玄镜司为了弄这个秘库,耗费了多大的力气……”

    秦阳叹了口气,忽然之间,对秘库里的宝物,没了太大兴趣。

    越是如此郑重,如此费劲,就越是证明,其内的宝物,肯定不是财货……

    要让他踏着枯骨过去,心里总觉得不舒服,如同上次一般,将枯骨收拢,焚烧成灰烬。

    再收了灰烬,将其装入一口棺材里,就地安葬了。

    越过了这条长长的裂缝,收殓完所有的枯骨,踏出裂缝的第一步,秦阳心头却忽然生出一丝警兆。

    秦阳一跃而起,就见脚下的黑土地里,一头浑身焦黑,似熊似狮,身长不过尺许的东西,忽然从土里钻了出来。

    这怪物周身的气息,与周围的阴气一般无二,速度却快到不可思议,秦阳跃起的瞬间,就一口咬在了秦阳的右脚上……

    感受着脚上传来的一丝压力,这怪物的力量,根本无法破开他的肉身防护,皮都咬不破。

    秦阳体内真元涌动,轰到怪物的嘴巴里,直接将其轰的倒飞了出去,撞在山壁之上,一身巨响,脚下的大地似乎都微微颤了一下,谁想这怪物,落地之后,只是晃了晃脑袋,身形一动,又一口咬在了秦阳的右脚上。

    秦阳再次运转真元,轰出去之后,这怪物却只是微微一颤,哼都不哼一声,死咬着不撒口……

    伸出手拍上去,发出的声音,也如同拍在了皮革之上,碰碰的闷响响起之后,只见怪物体表一层乌光浮动,它半点伤都没有受到……

    折腾了好一会,秦阳顿了一下,再试着拍出一掌,细细一琢磨,这反震之力,竟然比方才还大了一些……

    这鬼东西,挨打竟然还能变的越来越强?

    眼看着这货就咬着不撒口,根本不管其他,秦阳回忆了一下,再看了看自己的右脚……

    似乎刚才是踩在了它的头上,这个怪物才忽然从黑土之下钻出来的……

    想到这,秦阳不理会这个怪物,真元一震,待怪物的牙口稍稍松了一点的瞬间,直接脱了右脚的靴子。

    果然,怪物咬牙切齿,抱着靴子,疯狂的撕扯……

    秦阳松了口气,谁知道这里会有个这种古怪的东西。

    松开之后,秦阳撒腿就跑,跑出一段之后,回头一望。

    好好的一件灵器靴子,失去了秦阳的力量支撑之后,不一会就被怪物撕成了碎片,撕碎了之后,怪物还将那些碎片尽数吞噬掉。

    失去了目标,就见这怪物,哼哼唧唧的追在了秦阳身后,紧追不舍。

    秦阳跑,这怪物的速度却也不慢。

    秦阳实在受不了了,上来就一统暴打,可是怪物却半点伤势都没有,反而变得更强了。

    被追的实在不耐烦了,秦阳一咬牙,将化血魔刀拿出来,对着怪物就是一顿砍。

    谁想化血魔刀,砍上去连皮都破不开……

    “要你何用!”

    秦阳气的对着化血魔刀怒骂一声,随手再次丢回了海眼里镇压。

    魔头被镇压在海眼里,方才被放出去的喜悦,消散的无影无踪,老老实实的飘在那里,脸上一副怀疑人生的表情……

    良久之后,魔头才唏嘘的望着头上的大佬。

    “黑影大人,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太废了,竟然连一个不知是什么鸟兽的皮都破不开……”

    而外面,秦阳依然在逃,不过尺许长的怪物,依然喘着粗气,紧追不舍,眼睛里除了秦阳的右脚之外,别无他物……

    实在受不了了,秦阳念头一动,拿出所剩不多的醉生梦死,直接倒了一碗放在地上。

    怪兽嗅了嗅鼻子,一口喝干,然后继续转身去追秦阳。

    连喝了八大碗,怪兽似乎愈发的龙精虎猛,非但没有喝醉的迹象,速度反而越来越快了……

    追了数日之后,天空中一声炸雷响起。

    秦阳面色一变,算算时日,距离上次雷雨坠落,似乎刚好是七日的时间。

    不容他多想,阴雷如雨,倾盆而下。

    秦阳收敛了真元,顶着黑锅,套着龟壳,用肉身硬抗阴雷……

    而那怪兽,被雷霆劈的浑身焦黑,却依然执拗的追着秦阳。

    秦阳一脸绝望。

    从未见过这等打不死不说,越打反而越强,而且小心眼记仇,又蠢的不可救药的东西。

    “你特么属狗的么?不就是无意踩了你脑袋一下,你至于这么不依不饶么?”

    一人一兽,在雷霆之雨里,不停的打摆子,秦阳哆哆嗦嗦如同抽搐一般的前行,怪兽很喝醉了一样,踩着步伐紧追其后。

    一日之后。

    秦阳躺在地上,身上不时有一丝阴雷浮现,身子不时的抽搐一下。

    而距离他一步之外的地方,怪兽也抽搐着,四肢都无法站立起来了,却还是趴在地上匍匐前进,目光里只有秦阳的右脚……

    爬到只剩下一尺的时候,怪兽终于没了力气,趴在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可是前爪却还是挣扎着伸向秦阳的右脚……

    “我服了,我秦有德谁都不服,这次是真服了,你咬吧,你能咬高兴了,放我一马,我谢谢你祖宗十八代!”

    秦阳嘴角抽搐,伸出右脚,放到怪兽嘴边。

    这怪兽一张嘴,离得最近的小腿就不咬,非要挣扎着挪一下位置,咬住了秦阳的右脚后跟之后,彻底平静了下来,趴在那恢复体力……

    一日之后,秦阳恢复了体力,炼化了寄存的力量,继续前行……

    低头看了一眼脚下,那怪物依然咬着他的右脚后跟不撒嘴,被秦阳拖着走。

    秦阳脸上浮现出一丝绝望,现在已经能感觉到咬的有点疼了,现在不但不敢动手了,反而还得小心别让这怪兽磕了碰了,会变得越来越强。

    “我还是太低估了玄镜司了,他们都不是人啊,简直丧心病狂,他们是怎么想出来这么损的招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