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六章 有了怀疑对象,考验演技的时刻到了

    每个人,都必定会有弱点,会有破绽,任何事物,都会有两面性,纵然是绝情绝性之人,他这铁石心肠,对于一些人来说,那也是弱点。

    从某方面说,强者和弱者之间的区别,就在于弱点,会不会,能不能被别人利用。

    秦阳自忖,对方应当是无意之间,抓住了自己弱点。

    对方知道,自己绝对不会去想,崔老祖亲自熬的汤里,会有要命的东西。

    当然,更可能的一个原因,对方根本就没想到这一茬,对方根本不觉得自己有手段能察觉到,他们防的只是崔老祖而已。

    静坐片刻,默默感受着心室内的小虫,盘算着自己还有多长时间。

    这小虫与自身生机相融,要杀了小虫,就等同于自断生机。

    他的气血强横,被吞噬一些,也并无大碍,加之又有龙血宝术在身,加上身上还有一些龙血宝丹,纵然是心脏的血肉被吞噬一些,也能即刻恢复。

    一时半刻,肯定是死不了,甚至想要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都挺容易,只要忍住噬心之痛就行。

    就是不知道,这样子能拖多久。

    而且,对方既然这么做,必然是牟定一件事,只要崔老祖看到自己异样,定然能很快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若崔老祖都不知道问题是出在汤上,那他们费尽心机,就没了作用。

    自己死在谁手里,都不如死在崔老祖手里。

    瞒不住啊……

    暗叹一声,秦阳迈步走向崔老祖的宅院,既然瞒不住,还不如做好准备,直接告诉崔老祖,让他稳住,省的没心理准备的时候,再从别的地方得知,那就真的中了圈套了。

    来到崔老祖的宅院,崔老祖正抱着一本古籍,皱眉苦思,手中一道道微光闪耀,其内无数符文流转,不过片刻,光晕便崩碎消散,崔老祖摇了摇头,继续重新实验……

    “师尊。”秦阳揖手拜下。

    “恩,看来汤喝完了啊,怎么样?可有收获?”崔老祖笑了笑,指了指一旁的石凳:“坐下说话,在为师这,不兴这等礼数。”

    “师尊,弟子有事禀告,只希望师尊能沉得住气,切莫动怒。”

    “哈哈,今日怎么这般客套,有什么事但说无妨,你若是还想要,为师就去再讨一头兽王也不是什么难事。”

    “师尊先答应再说。”

    “好,你说。”

    “请师尊自行察看我的心室,还请师尊指点,不过,希望师尊切记,莫要动怒。”

    崔老祖脸上的笑意渐渐收敛,终于看出来了,秦阳今日如此郑重,肯定是出大事了。

    一手搭在秦阳的手腕上,闭着眼睛,调动神识力量,一起顺着血脉之上,落入到秦阳心头之中。

    当看到扎根在秦阳心室之中的小虫子之后,崔老祖的手猛的一抖,眼睛豁然睁开,目中煞气,喷涌而出,身上的气势,瞬间就要炸开。

    而秦阳早有准备,翻手握住崔老祖的手腕。

    “师尊,切记。”

    崔老祖闭上双目,遮蔽目中杀机与煞气,即将炸开的气势,也随之缓缓收敛,好半晌之后,崔老祖才重新睁开眼睛,只是眼睛血红一片,好半晌之后,崔老祖嘴唇微颤,语中满是绝望和懊悔。

    “噬心蛊,是噬心蛊啊,为师……为师竟然忘了,那头五彩锦鸡曾吞噬过一只噬心蛊,若有蛊卵,可存千年而不灭,秦阳,是为师……”

    “师尊,冷静点,这事跟你没多大关系,我转成来告知,就是不想你中了圈套。”秦阳心里暗叹一声。

    崔老祖是真心实意待他,只是没想到,出手的人,竟然连把柄都没有露出来,一切都合情合理,整件事都可以算是一次意外。

    可越是这样,崔老祖怕是越自责,若有朝一日,出手的人,再稍稍引导一下,给崔老祖一个宣泄的线索,崔老祖怕是根本不会管真假,直接就中计。

    而这,也是秦阳不愿意瞒着崔老祖的原因。

    只要他心里有一丝不信任,一丝怀疑,就不会立刻让崔老祖知道,可越是这样,崔老祖在知道之后,自然会越发自责。

    “秦阳……”崔老祖抓着秦阳的手臂,双目通红,整个人似乎都有些失去了分寸,他已经失去过一个如同亲子一般的爱徒,如今将所有的感情,都倾注到秦阳身上,现在却知道是自己亲手扼杀秦阳,心里没立时崩溃就算不错了。

    “师尊,冷静点,我很确定,这就是一个圈套,我们绝对不能乱,乱了就中计了。”秦阳反手抓住崔老祖手臂,冷静的安抚:“师尊,将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尤其是这个噬心蛊。”

    “秦阳,为师……”

    “师尊,我死不了,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死的,就算是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也只需要断绝生机,与此噬心蛊同归于尽,我手里还有一尊替身神像,可免于一死,而噬心蛊却没法复生了,事情远没有到绝境。”

    “对,替身神像……”听到这话,崔老祖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不少,纷乱的心绪也慢慢的平复下来。

    至少,理论上,这个方法是可行的。

    沉吟良久之后,崔老祖似是不放心自己的记忆,生恐记错,一挥手,院中便出现了数十个书架,上面从纸质书籍,到玉简金箔,竹卷铁册,应有尽有。

    找了一会之后,找到一卷竹简,崔老祖将其摊开,沉声道。

    “噬心蛊,乃是玄黎秘传,阴诡莫测,成蛊失了隐匿,威能反而不强,最强的乃是蛊卵,极难察觉,防不胜防,只要种下,在心室之中,破壳扎根,与人生机相融,一损俱损,唯有等到气血干枯,啖尽心肉,方可成熟脱离,回归到其主人手中。

    一般稍弱点的修士,气血不足,将噬心蛊催生至成熟之前,就会血枯而亡,若是如体修一般,气血旺盛,噬心蛊成熟的时机便会不断延迟,不断变强,直到宿主气血枯竭,才会成熟脱离……”

    秦阳心中一动。

    他们怎么知道我的气血充沛,足够将其催生至成熟的?

    这些年自己很少亲自出手,尤其是到了南海之后,更是如此,几次出手的时机,也都易容改面,根本没人知道是自己。

    在修行了巫咸经之前,他的炼体进度已经拖后腿了,就算是当年有人知道,可境界攀升至今,早就不可同日而语。

    再加上巫咸经的修行,太过极端,不修真元,不衍神通,纯粹的肉身,除非近战肉搏,自己展露出来,不然的话,基本没几个人能看的出来他的肉身究竟有多强。

    南海这段时间,应该没什么问题,问题定然是出在到了南蛮之地的这段时间。

    而这段时间,唯一有机会直接触碰到自己,唯一可能会知道自己的肉身底蕴深厚的人。

    除了可以相信的人之外,那就只有一个人了。

    黄泉魔宗第一真传,鲁促仁。

    只有在当日,顺手坑一下黄泉脉主的时候,演技爆发,让鲁促仁有了触碰到他的机会,说不定就是那时,鲁促仁知道了他的肉身底蕴极其深厚。

    而这一次,送来这头五彩锦鸡王,也是鲁促仁的意思。

    前两天,鲁促仁还专门派人来问安,问问五彩锦鸡王吃了么,若是吃完了,他们师徒俩若是喜欢,可以再送来一头……

    秦阳心里有些愕然,说实话,鲁促仁的为人处世,半点都不像是魔道中人,在魔宗的这段时间,虽然跟他的接触不多,可大抵也能确认,宗内传闻应该没错。

    鲁促仁为人宽厚,做事很规矩,在宗主闭关的时候,一应大小事,都是他来处理,而且都处理的井井有条。

    自从黄泉脉主陨落,宗内物议如沸,人心不安,也是鲁促仁,一手将魔宗内的情况变得安稳,对下处事公允,赏罚分明,对上,也是多有来往安抚。

    秦阳自己都觉得,若论当宗主的本事,赵荣辉是真的被鲁促仁甩出了半个南蛮之地,差距实在是有点大了。

    可此刻捕捉细节,才发现,这看似一切都是意外的情况,竟然多多少少都有鲁促仁的痕迹。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到底是谁?

    而此刻,秦阳看的很清楚明白,他的肉身根基雄厚,气血充沛,才是这个局的关键。

    因为若是无法催生噬心蛊到成熟,他就这么死了,最后的结果,也只是崔老祖满腔怨愤,满心懊悔,却也只能对自己发发火。

    可若是这颗蛊卵,不是来自被五彩锦鸡王吞噬的那只噬心蛊,而是来自别的还活着的噬心蛊呢?

    蛊虫成熟之后,脱离而去,自然会前往母体所在。

    而偏偏培育噬心蛊,乃是玄黎的不传之秘,除了玄黎之中的一些高手,根本不可能会有别人。

    若崔老祖发现蛊虫脱离之后,直奔玄黎而去。

    以崔老祖的性情,再加上黎族对外的态度,二者必定毫无悬念的会打起来。

    而届时,黄泉魔宗内的人被噬心蛊所害,黄泉魔宗但凡是要点脸,也必然会出面,与玄黎生出摩擦。

    真出现这种情况,背后只要有人稍稍推波助澜一下,南蛮之地的场面,就会变成各大势力的混战。

    黎族九支必定会被尽数牵扯进来,各门各派在这等与黎族冲突的大环境下,谁都别想独善其身。

    这才是真正可以搅乱整个南蛮之地的大乱子。

    而之前魔道之间的内斗,也就是点小风波而已,只要黎族不参与,南蛮之地就不可能有大乱。

    秦阳虽然早知道,是有人不想让南蛮之地的局势安稳,可一直没弄明白他们要怎么做。

    现在总算是弄明白了。

    是啊,南蛮三大族群,白水郎的势力在海岸线,已经向着南海转移了。

    咎族,势力分散,难成气候。

    只有黎族,世世代代传承下来,就算是南蛮之地的门派起起落落,今日有门派建立,明日有门派衰落,可黎族却一直很稳。

    真想要大乱子,不将黎族扯进来,怎么可能实现。

    现在,他就是一颗棋子,一颗最关键的棋子,开启后面大乱子的引子。

    “秦阳?你没事吧?可是噬心蛊发作了?”崔老祖满脸担忧,将秦阳的思绪拉了回来。

    “我没事。”秦阳回过神,摇了摇头:“师尊,噬心蛊从扎根之后,多久才会到再也难以隐藏的地步?”

    “七天!噬心蛊从扎根之后,每日吞噬气血,逐步增多,七天之后,每日午时,都会吞噬心肉,到了那时,噬心之痛,气血浮动,加之心绪纷扰,根本难以隐藏,秦阳,你莫不是要……”

    “师尊你曾经在黑黎避难,肯定有不少人知道,既然中了噬心蛊,怎么看都是意外,那肯定会去黑黎救助,说不定就能让玄黎卖个面子,救治我,我想,对方肯定不会留下这么大的漏洞吧?”

    “噬心蛊尚未破壳扎根之前,玄黎的确有法子解决,可若是扎根之后,就算是玄黎中人,也没有办法了,他们的化解之法,据说已经失传了,八百年前,曾经就有一个赤黎中人意外中了噬心蛊,玄黎也束手无策,只能勉强留下一丝生机的时候,让噬心蛊脱离了,可……”

    “可人也废了,对吧,除了一死,根本没救的。”秦阳叹了口气,心里倒是没多少惊慌失措。

    莫名的想到了张师弟,若他中了噬心蛊,肯定不会犹豫这么多,说不定就会满脸不屑的哈哈大笑两声,啐一口痰,大骂一声瓜皮,干脆利落的自己抹了脖子,躺一会起来,又是一条好汉。

    可自己不敢啊,替身神像,的确可以替死,可这替死,跟张正义的不死神凰,死而复生,却还是有区别的。

    理论上可以,可是不是真的能用,还得去黑黎问清楚再说。

    最重要的,有人要弄死自己,就这么简单的先解决自己的生死危机,而放弃揪住小辫子的机会,那可不是自己的性子。

    不将后面这个人挖出来,弄死他,这事就没完。

    而且,对方肯定会预防万一,自己想要安安稳稳的到黎族,估计都不太可能了。

    所以,假装根本没有中蛊,让对方以为第一步就出了意外失败了,才是最妥帖的办法。

    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秦阳心头暗道。

    现在就看七天之后,是谁会在午时来见自己了。

    考验演技的时候到了。

    PS:30号到六号,连续七天,万字爆发,在此给不清楚活动的书友做个预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