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零章 你们会随便改导演的剧本,那导演自然也会

    “若越雉脉主就这么死的干脆,后面的戏就不好唱了啊……”

    初时觉得这样其实也挺好,计划会更加顺利,可越是思忖,秦阳就越觉得不妥。

    黄泉脉主与御鬼脉主联手,他们顺着自己铺的路,却改了剧本……

    看似没什么区别,谁先死都是死,可最后的结果却截然不同。

    归本到底,这次最主要的目的,只是黄泉脉主而已,越雉脉主只是为了帮一下第二剑君而已。

    若按照他们的剧本走,越雉脉主死后,单凭这局,要坑死黄泉脉主就难了。

    那位御鬼脉主,心狠手辣,手下又有鬼仆在,客观说,全力出手的时候,的确可能胜过黄泉脉主一筹。

    若越雉脉主死了,这联手的二人必定立刻翻脸。

    可偏偏,黄泉脉主修行的黄泉秘典,天生就能压制鬼物,压制鬼道修士。

    加之黄泉脉主虽说决断不足,可却谨慎有余,他必然会早就防备着,御鬼脉主在事成之后会立刻翻脸。

    闭着眼睛思忖许久之后,秦阳豁然睁开双目,心里已经有了决断。

    是时候亲自下场了,纵然有些冒险,却也总比静候事态发展,却功亏一篑的好,下次可就没这种机会了。

    没人可以这么轻易的改自己的剧本,有人出招,弄成现在的结局,那自己也要将局面再次改一下。

    辨别了一下方向之后,秦阳向着黑林海的边缘而去。

    抵达边缘之后,按照前几日的追查,找到越雉一脉的弟子,以胎化易形改容易面,体内气息,尽数收敛,没入海眼,看起来不显山露水,让人难以辨别。

    大摇大摆的步入营地,秦阳环顾四周,万籁俱寂,面色平静的高声道。

    “出来吧,专门来找你们的。”

    声落无影,见不到半个人,也感觉不到什么气息。

    “若是不想让你们脉主落入陷阱,死的凄惨,从此之后,越雉一脉,如同狰狞一脉般,凋零衰落,你们最好抓紧时间,我只数三声,过时不候。”

    “一。”

    “二。”

    “三。”

    三声落下,秦阳转身就走,半点犹豫也没有。

    而这时,才见一道道人影,骤然落在地面,将他围在中央。

    周遭数位神海,三位灵台,气势冲天而起,意图将秦阳镇压当场。

    秦阳目中一道神光闪过,体内真元尽数收敛,全凭肉身,骤然发力,欺身而上,落到其中一位灵台弟子面前。

    对方心中一惊,万万没想到,这位看起来没什么气势,境界应该也不高,却敢在此,大放厥词的家伙,骤然爆发之后,速度会这么快。

    他一掌拍出,印在秦阳胸口。

    而秦阳面无表情,不闪不避,体表龟甲一闪而逝,抵下大部位威能,参与部分,全靠肉身硬抗。

    “嘭!”

    一声闷响,秦阳的双脚,陷入地表三寸,身子却立在原地,晃都没有晃动一下,一只手却已经强行捏碎了对方的真元防护,捏紧了对方的脖子。

    他此刻最强的便是肉身,尽是肉身境界,都已经抵达神海巅峰,而且这还是因为他此刻真元肉身之间有了贯通,境界相互影响,难以突破而已。

    可肉身的强度,却还在不断提升,巫咸经这等极端的炼体之法,严格说,压根就没什么境界划分。

    真正的实力而言,秦阳此刻已经远超同阶体修了。

    这段时间所有资源,近乎九成以上都消耗在肉身之上,连葬海修髓典都未曾多加修习。

    一个纯粹的炼气修士,竟然敢让一个肉身境界并不比他低的体修,站在这么近的地方,这货不是找死是什么。

    捏住了对方脖颈,将他的骨头都捏的嘎吱作响,近乎捏碎的时候,秦阳随手一丢,将其丢到一边,面无表情的瞥了一眼。

    “你这等货色,若要杀你,便如同徒手捏死一只鸡仔一般容易。”

    冷眼扫了一圈之后,秦阳继续道。

    “将我方才的原话,传给你们脉主吧。”

    丢下一句话,秦阳便单手负背,立在原地,看也不看这些人了。

    那些越雉一脉的弟子,面带忌惮,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段距离。

    尤其是方才那位脖颈差点被捏碎的家伙,后背都被冷汗打湿。

    亲身接触,才感受的清清楚楚,这位方才竟然半点真元,半点气血之力都未曾动用,仅仅只是纯粹的肉身,就能硬扛他一击,徒手捏碎他的防护。

    再看其气质,明显不像是体修……

    稍加思忖之后,众人后退了一段距离,稍稍商议了一下,再结合这两天的情势,也认定陷阱之言,并非妄言……

    这位若是要杀他们,怕是极为容易,可比之脉主,却还差了不少,再者,这里还只是黑林海边缘,纵然是陷阱,也要实在黑林海之内才是……

    众人商议了一下之后,秉着小心无大错的原则,还是将消息传了出去。

    另一边,正在赶来的越雉脉主,接到消息,听到“陷阱”二字,立刻心里一个咯噔。

    早猜到归早猜到,真确认了,意义就又不一样了。

    拿着手下传来的信息翻来覆去的思索片刻之后,确认黑林海边缘,基本不会压制他的修为,来者孤身一人,又是一个实力不如他的人,索性去看看也好。

    小半个时辰之后,一道神光落地,越雉脉主天麟,从神光之中走出。

    在落地的瞬间,气势便随之迎面扑来,压向秦阳。

    “越雉脉主,生死存亡之际,还有心情玩这种无聊的把戏了,当真是镇定啊。”秦阳面色平静,不紧不慢的讥讽了一句,缓缓的一拱手:“想来越雉脉主,是胸有成竹,自忖实力,足够轻而易举灭杀黄泉、御鬼二位,是在下低估了阁下,自作多情,才想来救你一命,告辞。”

    秦阳转身欲走,而越雉脉主刚想给个下马威,气势上先压一头,索性直接拿下更好,可谁想被一番话怼的,再也没了这种心情了。

    “这位……还请留步。”越雉脉主心头积攒的劲头,泄了个干净,连忙出言阻拦,身形一晃,就拦住了秦阳。

    “看来越雉脉主准备好好谈了?”

    “你到底是谁?那两位设下陷阱,引我入瓮,我岂会不知,你到底想说什么?”越雉脉主沉着脸,心里摸不准秦阳的实力,能感觉到秦阳比他修为低倒是不错,可按照手下的话说。

    这位似不是体修,却全靠肉身之力,就能一巴掌捏死一个灵台,实力比他低,估计也是个神门炼气修士了。

    他想留下此人,估计要费一番功夫,在这种情况下,能不节外生枝是最好的。

    更重要的,在这个时候,来告诉他消息,引他到这里,总不至于只是告诉陷阱的事吧。

    “我是谁,并不重要,但我知道,越雉脉主现在的处境,已经被逼到独木桥之上,不进则必死,进却也是生机渺茫。我现在有一条活路告诉你,就看你走不走了。”

    “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凭什么信你?”

    “就凭我支走了第二剑君,让你有了喘息之机,就凭你今日的局面,全拜我所赐,就凭你现在想要拼一线生机,夺得宝册,成为救教功臣,一飞冲天之法,也在我之手。”秦阳眼眸一睁,语气平淡,却有一种紧握对方这位脉主小命的气势。

    “你?”越雉脉主哑然失笑,自是不信的。

    “以第二剑君的性情,若无更加重要的事情,引他离开,你以为你离开浮屠魔教这么久,却还能活着?你以为为何宝册为何会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为何偏偏会落入你越雉一脉的人手中?为何偏偏能逼得你必须前来?”

    “你?”同样的字,可是越雉脉主表达的意思却完全变了,他眼中已经浮现杀机。

    “怎么?想现在杀了我?我远不是你对手,可是你信不信,你敢碰我一根头发,今日在这里围杀你的,就不只是那两位脉主了!”秦阳冷笑一声,凛然不惧,反而出言嘲讽。

    可越是这样,越雉脉主心中的一点杀机,却慢慢的消退了下去,深深的看了秦阳一眼。

    “你引我来,却又告知我是陷阱,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要黄泉脉主死。”秦阳这句话,不由自主的就有了一丝杀气。

    不等越雉脉主说话,秦阳就自顾自的道。

    “御鬼脉主,心狠手辣,他自然不是真心与黄泉脉主结盟,纵然他们杀了你,这宝册,其实未必是他们谁的,最后的结果,无非是两败俱伤,可是他们二人却不会有人陨落。

    届时,就算是幽冥圣宗拿走了宝册,而黄泉脉主在,传承就不会断,他的寿元还多着呢,有的是时间慢慢修行进阶,再过个一两千年,他的实力到了,自然有传下传承的机会,而在这之前,他对于黄泉魔宗反而更加重要。

    可若是黄泉脉主死了,黄泉魔宗之内,有机会传下传承的,就只剩下崔老祖和赵荣辉,崔老祖年事已高,寿元耗尽在即,而赵荣辉在宗内备受打压,此前连阴泉开启,他的名额都被剥夺了,他怕是也没什么前途了。

    至少未来数千年时间,再也无人能传下传承,黄泉一脉就此断绝。”

    “你想说什么?”越雉脉主沉着脸,出声发问。

    “若是你与御鬼脉主联手,趁其不备的时候,将黄泉脉主绞杀,无论你们谁拿到宝册,就相当于独享秘典,立时多了一门镇派秘典,多出一脉。

    你若是如此告诉御鬼脉主,他定然不会拒绝,将一位可以克制他的强者灭杀,却还有掌控这门秘典的机会,纵然是宝册被你抢走,至少此后数千年时间,这世上也再无修成黄泉秘典的强者,可以与他匹敌。

    而现在浮屠魔教衰落之势,已经不可挽回,若是黄泉魔宗也衰落,幽冥圣宗自会有大机会,无论如何,都是更好的结果,他绝不会拒绝。”

    “与我有什么好处?”越雉脉主听了暗暗点头,这话说的,的确可以化解眼前的危机……

    “好处?”秦阳嗤笑一声,摇了摇头:“宝册不是已经在你越雉一脉手中么?越雉脉主的遁光之法,越雉扶摇起,同光千万里,同阶之中,谁是你的敌手,若是吃到嘴里了,却还能被人从嘴里抠走,那……呵呵……”

    “说的也是……”越雉脉主点了点头,这话说的倒是不错。

    真若是发展顺利,待斩杀黄泉脉主之后,他若想走,就凭御鬼脉主,怎么都不可能拦得住他。

    “你到底是谁?宝册你竟然都舍得放弃?”自觉这计策,甚为不错,御鬼脉主肯定不会拒绝,越雉脉主心中的焦虑也少了许多。

    “我是谁不重要,我只是黄泉脉主的仇敌而已,宝册于我无用,争什么争。”秦阳摇了摇头,拱手一礼:“既然算是利用了阁下,送阁下一份机会,作为回敬,也是应当的,机会已经摆在这了,阁下是不是能斩杀黄泉脉主,带着宝册,载誉而归,那就要看阁下的本事了。”

    “告辞。”

    秦阳行礼之后,转身离去,姿态从容,似是半点都不担心越雉脉主此刻小心眼,回来将他就地格杀。

    而越雉脉主,望着秦阳远去的背影,眼神闪烁,杀机升了又落,落了又升。

    只是想到,若此人说的都是真的,这布局,就是他所为,那他算无遗策,总不至于现在没有后手吧?

    第二剑君数月未见,这倒是真的,以那位剑修的性子,的确是不可能藏这么久,现在有机会了,也不出手来干掉他。

    仅此一点,就让越雉脉主忌惮不已,他既然能用更重要的事,支走第二剑君,手段和背景,怕是都不简单。

    此刻,如此从容不迫,定然是有绝对的信心,很放心自己的性命不会丢在这里。

    被人利用了,自是恼怒,可当务之急,却不是这个,怎么解决眼前之事才是关键。

    压下心头那一丝火气,可越雉脉主也不得不承认,方才这个人说的不错。

    原本的巨大劣势,被他这么一说一算,就会变成了一个胜算极高的大机会。

    再不爽,他也只能这么做。

    此刻再去与御鬼脉主结盟,又心算无心之下,那位素来谨小慎微的黄泉脉主,怕是也绝对不会料到这一点的。

    “一直听说,黄泉脉主,对于一些牵扯到地位高之人的一些事,都是谨慎难以决断,可平日里对内对外,素来是施威而不怀德,无论宗内宗外,都是以威以惧震慑,也不知道,他何时将这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之人,得罪的这么狠……”

    越雉脉主回想了一下之后,暗暗庆幸,幸好这人似乎跟他没什么恩怨,要说事后不岔,报复回去出一口气……

    只是想到现在的局面,越雉脉主就忍不住心底发寒,竟生不出太多的怒意……

    ……

    秦阳离开之后,继续潜入到黑林海之中,搜寻周围一切有用的线索,从中推断此地的任何变化。

    现在唯一的变数,就是那位御鬼脉主了。

    不过,这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此刻的争斗,左右逃不过一个利字。

    越雉脉主去了之后,必然会选择这个对他来说最有利的做法。

    而对于御鬼脉主来说,死一个黄泉脉主,的确比死一个越雉脉主更加有利一些。

    因为浮屠魔教的衰落已成定局,而幽冥圣宗最近损失也挺惨重。

    唯独黄泉魔宗的损失,说实话,微乎其微。

    死了越雉脉主,对于黄泉魔宗是更加有利。

    可若是除掉了黄泉脉主,于幽冥圣宗更有利,于御鬼脉主个人也是这样。

    路子摆在他面前了,相信这位御鬼脉主,只要不是太蠢,也知道会选择哪个更好。

    剧本已经写好了,就看接下来怎么演,是不是还有人来改自己的剧本。

    ……

    几个时辰之后,黑林海之中,骤然亮起一团亮光,一头光晕汇聚的越雉,展翅三千丈,神光耀眼,照亮了黑林海里的天空。

    三位脉主都是以炼气为主,秘术秘法,神通法宝御敌,深入太多,他们诸多力量,都是没法施展了。

    各怀鬼胎的三人,默契的没有深入黑林海太远,只在外围交战,在这里,他们的力量只是略被压制,却没有影响到大局。

    因为,三人之中,无论是谁,都清楚,今天是要死人的。

    太深入了,就未必会死人了。

    光芒越雉,照亮夜空,紧跟着,就见侧面一条昏黄大河,凭空出现,横跨数十里之地,奔腾而起,大浪滔滔之声,恍若雷鸣滚滚,震耳欲聋。

    紧跟着,另一面。

    御鬼脉主一声尖锐的嘶鸣,鬼仆如同幻影,融入他的身躯,摇身一晃,便化作一尊青面獠牙,身高三千丈的巨鬼,现出真身,手拿阴雷,搅动黑云阵阵。

    黄泉真影与厉鬼真身,分击两侧,围攻越雉法身。

    一时之间,打的阴雷阵阵,余波横扫开来,大地之上,大片大片的墨绿色树木,骤然崩碎,化为齑粉,山丘碎裂,被夷为平地,水脉更是被断流改道。

    数百里之地,掀起的狂风呼啸,撕扯着黑云,化作阴气雨,哗啦啦的坠落的大地。

    秦阳站在一座山峰的山巅,遥遥望着三者的交战,静静的看着这三个混蛋,从开场就进入死战,打的昏天暗地,天翻地覆。

    现在看起来,似乎是越雉脉主再被围攻,情势越来越微弱。

    但这也在预料之中,由此可见,御鬼脉主心狠手辣之说,倒是符合,现在要在给他加一条。

    他太贪婪了。

    这种程度的交战,远不是他能看的真切的,可就算如此,他也能看出来,御鬼脉主从开战没多久就开始放水了。

    偏偏他还没有反过来对付黄泉脉主。

    这人太贪了……

    他想要将越雉脉主打个半死之后,再忽然反水,一击必杀,将黄泉脉主干掉。

    届时,他就是最后的赢家,说不定在干掉黄泉脉主之后,还能再顺手干掉越雉脉主。

    小半个时辰之后,情形忽然急转直下。

    越雉法身一声哀鸣,从天而降,黄泉大河紧随其后,滚滚而落,意图一击必杀。

    可就在这时,他身后的厉鬼真身,手中骤然出现一杆大戟,直接劈在了出现破绽,终于全力出手的黄泉大河上。

    而大河之下,越雉一声啼鸣,也随之全力出手!

    两相夹击之下,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黄泉大河,轰然破碎。

    阴气咆哮而至,化作狂风骤雨,横扫上千里之地。

    昏黄的雨滴,短短几个呼吸,就化作飘落大雨。

    一方强者的气息,急速衰落消亡……

    秦阳长出一口气,拿出信物,催动之后。

    不过一个呼吸,就见身旁,骤然多了一个人。

    第二剑君目中神光一闪,向着远方望了一眼,立刻对秦阳一拱手。

    “秦兄弟,多谢。”

    “无须这般客气,第二大哥,还请速战速决。”

    “可是不顺?”第二剑君眉头一蹙。

    “不,前面的确不顺,可我改剧本了,现在黄泉脉主已死,我担心有别的变化,你,务必小心,若是顺手的话,还请将黄泉脉主和越雉脉主的尸身带回来,若是事情有任何变化,还请立刻脱身。”

    第二剑君目光一凝,只是一点头,立刻消失不见。

    而秦阳只是不舍的忘了那边一眼,叹了口气,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

    黄泉脉主说不定还遗留有尸身,接下来还可能有一个越雉脉主……

    可惜,现在那里不是他能靠近的。

    这一场戏,已经演了一半,后面的,已经不是他这个大导演需要亲自看着了,让大家伙自由发挥吧。

    主要目的已经完成,现在离的远远的,才是最好的选择。

    摸不摸尸什么的,说句不客气的话,这俩货身上可能摸到的东西,秦阳未必能看得上。

    秦阳转身离去,准备离开黑林海的范围。

    果然,如同预料的一般,御鬼脉主与越雉脉主,在黄泉脉主身陨之后,立刻翻脸。

    就在二人继续开始恶战的时候,一道金色剑气,贯穿长空,迎头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