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八章 大戏开场,重饵丢出

    一片山清水秀之地,小桥流水人家,孤零零的立着一座小宅院,一位秀外慧中的女子,打理着院中的落叶杂草。

    不多时,第二剑君骤然出现在院门之外,看到女子安然之后,顿时露出一丝笑容。

    “楉言,你久病初愈,去歇息着便是,待我将这里的事情做完了,我就带你离开这里……”

    “这里挺好的,无人叨扰,也无纷忧,你辛苦这么多年,是该好好休息休息了……”楉言眉宇微蹙,温言相劝:“相比恩怨,我倒是希望你平平安安,远离这些是非……”

    “我……”第二剑君张口欲说,楉言却轻轻将脑袋贴在他的胸口:“我只是不愿在与你咫尺天涯这么久了……”

    “放心吧,数月之前,秦兄弟曾与我言过,让我暂缓逼迫,过了小半年,若是再有巨利当头,那天麟贼子,说不得就会忍不住出来了,毕竟,他乃脉主,一直躲着,也不是办法。”

    第二剑君说的信心满满,楉言眉宇之间的忧色却更浓了三分。

    “此法的确有很大机会,这魔道三派之间的矛盾,已经摆在明面上,浮屠魔教丢失了一门秘典,若是有机会得到一门新的,又能削弱黄泉魔宗,他们定然不会放弃。

    三脉之中,魔佛脉主被那些大和尚牵制,不敢外出,狰狞一脉近乎被废,而你佯装放弃恩怨,他们知你性情,定然不会以为你能忍着不动,所以,最后唯一能外出争锋之人,必然是越雉脉主天麟。

    只是,我知你性情,太过刚硬,想做的事情,我也拦不住你,你要再三小心了,秦兄弟虽说颇有些机智,可布局之事,若是太过顺利,你切记,立刻脱身,切勿犹豫,这话你也要给秦兄弟带到。”

    “嗯?”

    “我沉眠多年,跟不上现在的时局了,可我却明白一点,这些大派,没有一个是简单的,此番南蛮乱了这么久,魔道内斗,其他各派却都很克制,浮屠魔教的教主,虽说远不如当初葬海道君,可那些大和尚纠缠不休,他却只是隔空出手,而黄泉魔宗宝册遗失,宗主更是从未出现过……”

    “楉言,你聪慧远超与我,你想到什么了?莫不是有诈?”

    “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不正常。”楉言摇了摇头,秀眉微蹙,一副深思的模样:“南蛮魔道内斗,其他势力落井下石,却也只是在暗处,说起来这已经是极为克制了,这是在防备呢。他们在防备什么?除了北面的大嬴神朝,我想不到别的地方了。”

    “大嬴神朝的那位大帝,志向高远,胸有囊尽天下之志,自神朝创立,便开疆拓土,陆陆续续吞了八国疆域,自万年前,灭了与南蛮之地夹缝之间的楚朝之后,大嬴神朝的疆土,就直接与南蛮之地接壤。”

    “南蛮之地,徒生乱象,却未见边境十八州抓住机会,有什么明显的异动,纵然是其他南蛮势力极为克制,只是任由魔道内斗,未将乱局扩大,可北边现在这种反应,也不正常。”

    “你说明白点,我听不懂。”第二剑君面带尴尬,他寄情于剑,专注于剑,除了剑与楉言之外,基本不会去深思别的地方。

    “可能是我想多了,高层的交锋,可能早就开始了,只不过没有传出来消息而已……”楉言笑了笑,摇了摇头:“你也莫要多想了,切记我告诉你的话就是,无论有什么变化,只要进展太过顺利,你切记立刻抽身,不可贪功,尤其是注意黄泉宗主。”

    “黄泉宗主?”

    “这位黄泉宗主,素来低调,出面的时候也少,可这么多年,未曾传闻有谁能让他吃过亏,必然不是什么简单角色,此次魔宗吃了大亏,他却……算了,你听着便是,说再多你也不懂。”楉言眉眼一挑,瞪了第二剑君一眼。

    第二剑君果断点头,放弃了多问。

    “行,我就听你的。”

    ……

    另一边,秦阳抵达黑林海,感受着这里熟悉的压制力,忍不住轻吸一口气。

    纵然计划的再好,实力偏低,终归是一个巨大破绽,所以了,这段时间将所有的经历,都用来炼体,强大肉身,也是为了现在的需要。

    既然正面打打不过,那就只能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条件,预防万一。

    比如将对方的智……唔,将对方的实力压制削弱,将所有以真元法力为主的修士,全部压制到极致。

    纵然出现一些情况,可能要正面交锋,那也是以己之长对敌之短。

    黄泉秘典,长于气脉绵长,纵然对肉身也有提升,却也只是附带的而已。

    无论是黄泉脉主也好,还是越雉脉主也好,他们的长处都是体内浩瀚的真元与诸多秘术神通。

    将他们这点废了大半之后,想要掌控局势就变得容易了很多。

    待秦阳抵达的时候,黑林海已经乱做一团,各种消息满天飞。

    现在谁都知道了,黄泉宝册,就在黑林海之中。

    正值魔道内斗的大好时机,自然是有不少人,都在打宝册的主意。

    黄泉脉主先一步抵达这里不过三日,却已经与幽冥圣宗来的高手战过一场,双方都很克制,不愿在找到宝册之前大肆搏杀,这才有了一个胜负未分的结局。

    这俩一场激战,唯一的作用,也只是让大家更加确认了传闻而已。

    黑色的林海之中,张正义在仓皇逃窜,他与人正面交锋的机会,本来就不多,刻苦修习过的,也就是专业技能和逃命的本事。

    此刻,他就像是一只游鱼,穿梭在这片环境复杂的地带,利用各种环境,摆脱追击之人。

    直到听说了黄泉脉主已经抵达,张正义这才下定了决心,是时候丢出赝品了。

    “呸……”吐了一口黑土,张正义从一片泥沼的边缘钻了出来,感受着若隐若现的真元波动,确认来者应该不远。

    一道五彩的微光,在一颗巨树之后一闪而逝。

    张正义冷笑一声,自顾自的前进,绕过一颗黑树之后,瞬间踏入阴影之中,潜入到巨树之后,伸手一抓,将一只羽毛五彩斑斓,巴掌大的小鸟抓到手中。

    “吧唧……”

    小鸟被直接捏死,张正义咬着牙。

    越雉一脉的探子,嘿,老子等了这么久,终于来了啊!

    捏死了小鸟,随手将其丢在地上,四下望了望之后,向着预定的目标前去。

    而那只已经死了小鸟,目中却倒映着张正义的背影,直到张正义的身影消失之后,五彩斑斓的小鸟才缓缓的化作点点荧光消失不见……

    另一边,数十里之外,一位越雉一脉的弟子,忽然睁开眼睛,略带一丝得意的嘿嘿冷笑。

    “这家伙倒是鸡贼,想要引我们进入黑沼,他却不敢进去,只是沿着黑沼走,他怕是不知道,我越雉一脉的探子,有些是豢养的飞禽,有些则是秘法所化……”

    半日之后,张正义抵达一片山势起伏不大,可是遥望远处,却有两座山峰毗邻。

    见到此地,张正义顿时乐了。

    “嘿,果然跟秦师兄说的一样,这双峰看起来可真像啊,一目了然……”

    奔行而去,尚未抵达的时候,就见两侧骤然有大火升起,火势冲霄,化作两头数十丈大的火鸟,直奔张正义而来。

    张正义不惊反喜,缩着身子,踏入阴影,向着双峰一路狂奔。

    待抵达双峰中央,看到前方有一处悬崖之后,张正义才彻底松了口气,默默念叨:秦师兄啊,你可千万靠点谱,这种破地方,我若是死了,怕是没法安安生生的等着复生了……

    正当他念叨的时候,前方却又有一人,如同鬼物附体,状若幽魂,三两步就冲到了他不远处。

    张正义一咬牙,怒骂一声:“真当老子是泥捏的不成?”

    他不闪不避,迎面冲了上去,就在快要接触的时候,故技重施,将宝册丢出。

    谁想这次,这人根本不接宝册,任由宝册跌落在地上,他的一只爪子,直接洞穿了张正义的胸口。

    噗嗤一声,将张正义的心脏挖出。

    而张正义,也同样不管不顾,拿着一根黑棍,一棒子敲在了对方的脑袋上,将对方敲的直翻白眼的时候,割了对方的脑袋……

    这时,后方也有人追来,张正义感受着越来越虚弱的身体,走到崖边,一头栽了下去。

    来人追来,看着地上的无头尸体,一脚踩碎了张正义的心脏,将落在地上的宝册拿在手中,向着黑漆漆的崖下望了一眼,对同门挥了挥手。

    “宝册到手了,快走,别管那人,他的心脏都被挖出来,又跌入崖底,死定了。”

    来人匆匆离去,不一会,后来者看到这里的情况,再看到越雉一脉的人匆匆逃走,立刻紧追了过去……

    而悬崖底下,秦阳布置好阵法,靠在一块石头上,望着头顶上传来的交战波动,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这地方,环境奇特,周围的山石,能吸收各种光辉,从上面看,这里就是无底深渊,幽深恐怖。

    在黑林海之中,类似的地方,只要是脑子正常的,都不敢去探查的。

    可这里却并不是太深,从侧面绕过来,往上看,就没太大影响。

    当时秦阳路过过这里,纯粹是被那两座惟妙惟肖的山头吸引了目光,这才意外发现了这么一处地方。

    头顶的交战波动,很快就消失了,不一会,就见到一个看起来完全不认识的家伙,从上面跌落了下来。

    接住尸体一看,胸口破开一个大洞,试着催动技能,完全没反应。

    妥了,绝对是张师弟。

    给他服了一颗有助于血肉衍生的龙血宝丹,静静的等着他复活。

    没过多久,躺在地上的尸体,面容变幻,重新变成了张正义的模样,胸口的伤势也随之恢复。

    睁开眼睛之后,张正义原地一个驴打滚,警惕的看着周围的环境,当看到秦阳之后,这才放下心来。

    “秦师兄,这次你让我办的事,我可是办的一丝不苟,绝对没有半点含糊,你看……是不是让崔师伯多熬点汤,要是崔师伯嫌麻烦,我也不敢让崔师伯劳累,方子教给我也行……”

    “我说你这次办事,怎么这么出力气,比我预想的要好太多了,简直完美……”秦阳上下打量着张正义,砸吧着嘴:“是这汤,对你有额外的好处吧?”

    “咳,秦师兄,你看你这话说的,咱们秦兄弟,你师尊就是我师尊,我这不是有孝心么……”

    “方子你别想了,师尊肯定不会吝啬,可是旁人,是熬不出这个神效的。”秦阳摇了摇头,也不追问,反正张正义这次的事,的确办的尽心尽力,还死了一次,这可不容易……

    “这些都是你的。”说着,丢出一个葫芦,里面装了一整锅,这是之前专门准备好的。

    之前逗逗张正义而已,哪能只给他半碗,事办的好,秦阳也不会吝啬,这一锅可是他亲自去兽场挑的。

    一头气血最旺,吃得最多,而且逮住机会就咬其他凶兽的家伙,为了减少兽场损失,只能勉为其难宰了它下锅了。

    “秦师兄做事硬是要得。”张正义拿到手,顿时眉开眼笑了起来。

    “接下来就没你事了,你休息一下,赶紧离开这里吧,这里很危险的,而且越是向内,对于你这种基本上是纯炼气的家伙,压制就越大……”

    “秦师兄,我是那种人么,我说了是来孝敬崔师伯的,怎么的,也要看看还能帮上什么忙不……”

    “你的伪装,看似毫无破绽,可是你修行的法门就是破绽,对于那等真正的强者来说,只要见过一次,再想辨别出来,并不是特别难,你就在外面就好,把你这段时间顺手收集的消息给我就行了。”

    “行……”张正义也不勉强,知道自己除了跑路挑事和专业技能比较厉害之外,正面交锋他并不擅长,毕竟他也不过神海而已……

    自从上次被秦阳吊打了一次之后,张正义就放弃了当一个输出的想法……

    张正义悄悄的离开,秦阳则还留在黑林海之中。

    望着那些越雉一脉的弟子逃去的方向,暗暗思忖。

    至少目前为止,一切都还挺顺利的。

    宝册让越雉一脉的人拿到手,黑林海边缘,却还有黄泉魔宗和幽冥圣宗的高手在。

    这些人又不是张正义,他们想要带出去,基本不可能。

    最后唯有求助浮屠魔教了……

    到了那个时候,重宝在手,却带不回来,就由不得越雉脉主不出来了。

    因为此刻的浮屠魔教,只有他合适了。

    也只有他有这个实力不说,速度也更快,状态也完好,最是保险不过。

    不过在这之前,还要保证一点,那就是宝册绝对不能被带出去,必须要让人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