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零章 都闪开,我要开大了;我会照顾好你夫人

    站在原地,秦阳眼角微微跳动,终于对有个词有了深刻的体验。

    蛋疼……

    这情况可太尼玛尴尬了,只有这俩字能表示的这么清楚。

    此地的空间变幻极为古怪,至少目前为止,就遇到了三种情况。

    一种就是来时走的路,除了黑色的大地什么都没有。

    一种则是没有鬼物,有铜柱,可是铜柱明显已经废掉了。

    最后一种,则是现在这种情况,一切都如同上古时代一般,邢狱的运行完好,铜柱威能尚在,有无数的鬼物,被阴兵带领着,排着队来送死。

    现在能走倒是真的,沧桑哥的剑气,蕴含特殊的威能,可以断阴阳,开新路,他轻轻一剑,就能斩出一条出路。

    秦阳只需要一步踏出,就能离开这里。

    然而问题来了,那株暗夜优昙花之下,被一些根须插入的尸体。

    可不就是心心念念惦记着的那位黑黎前辈么。

    为了找这位,可是做足了准备,各种消息能找到的,全部都找到,画像容貌之类的特征,更是必需品,怎么可能没有。

    费了这么大劲,终于找到了,却遇到这种尴尬的情况。

    暗夜优昙的花期以至,正值开放之时,而那种逆天的药效,也只有在花开之时才会有,花开最盛之时,效力最强。

    此刻话已经开始了盛放的过程,药效已经有了,只不过此刻的药效,还不如一般的灵药。

    在接下来的时间,药效会几何式的攀升,每多一息的时间,药效便会翻倍,疯狂的爆发,直到最终开放到最盛的时候,药效抵达巅峰。

    到了那时,花朵立时会开始凋谢的过程,药效也会断崖式暴跌。

    秦阳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可是却能感觉到,沧桑哥的女人,跟之前遇到之时截然不同了,她的生机微弱如烛火,而且几乎已经没有意识波动,证明她十有八九已经神魂破碎,那一缕顽强的生机,也绝对是沧桑哥的功劳……

    也就是说,他必须要摘到盛放之时的暗夜优昙花,因为从被采摘下来的那一刻开始,药效已经暴跌了,也只有在那个时候,采摘之后,整株喂下,才有可能保持七八成的药效,有很大可能可以将他的女人救活。

    他明明能很轻易的离开这里,却不逃走,就是要等这一刻来临。

    而在这之前,谁敢阻拦,谁就是他的死敌,非生即死的死敌。

    秦阳拧着眉头,嘴里发苦,稍稍对比了一下双方的拳头大小,默默的放弃了,赶紧去摸一把尸就溜的想法。

    谁知道摸尸之后,暗夜优昙花的盛放会不会受到影响。

    可能还不等他伸手摸到,沧桑哥已经乱剑将他砍死十七八次了。

    惹不起啊……

    秦阳看的清楚,沧桑哥的女人,情况已经到了绝境了,恶化无法阻止,这次的机会把握不住,就彻底玩完了。

    一个被逼到绝境的痴心汉,怕是自己的生死都不放在心上了。

    真心惹不起……

    可是若是现在放弃了,后面万一再出现什么变故,黑黎前辈的尸身,万一被毁了呢?

    这位前辈的肉身,不到万劫不灭,起码也到了十万年不朽的地步了,按理说没那么容易被毁掉。

    可现在所见,与画像和诸多消息之中描述的,截然不同。

    按照画像和诸多消息之中的记载,这位黑黎前辈,可谓是龙精虎猛,健硕如妖,纵然是真龙在世,他也能与之肉搏的狠角色。

    而现在看到的尸体,枯瘦如柴,皮包骨头,看起来脆弱不堪。

    很有可能,这位前辈的尸身在这里当花肥,肉身净化都被暗夜优昙花当肥料吸收掉了。

    放弃吧,良心不安,不放弃吧,旁边这位他惹不起。

    思忖良久之后,秦阳伸出手,看着掌中逸散出的黑气,轻轻吸了一口气,喃喃低语:“黑影啊,你这次要是掉链子,老子死了,肉身崩溃,一切都会被葬入海眼,你也会被葬入这个永远都没有出口的海眼里,永世不得超生,这次我可是提前告诉你了……”

    散去掌中黑气,秦阳揉了揉脸,缓缓的转过身,一脸正气。

    “沧桑哥,我决定了,留下来帮你。”

    沧桑哥淡淡的看了一眼秦阳,无喜无悲,那眼神明确的告诉秦阳:你说的这句话,我一个字都不信,麻溜的滚,别碍事。

    秦阳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一脸正气,就这么散了……

    “好吧,说实话吧,你我非亲非故的,我一点都不想留下来帮你,我现在就想逃,你爱死死去,要是顺手了,我会友情送你两口棺材,给你们小两口合葬了,问题是……哎……”

    秦阳指了指黑黎前辈的尸身,又亮出自己手背上的神牛印记。

    “那位是黑黎的一位前辈,我与黑黎颇有渊源,弄不好,以后我还可能会是他这一脉的传人,据说他失踪多年了,我现在正好遇见了,总不能不闻不问,总要将他的尸身送回去……

    不过,现在我若是动尸身,你肯定会跟我拼命,可若是我逃了,前辈最后万一落得尸骨无存的下场,我良心难安,所以,只能帮你了,万一这次我们都活下来了,你念着我的人情就行……

    算了,你记不记我人情都无所谓了……”

    秦阳也不指望能忽悠的住沧桑哥,他这种活的的全世界好像就只有他们两口的家伙,除了跟他的女人沾边,不然忽悠抵抗力已经点满了,还是说实话好了。

    跟他直接明说,我不是主观为了帮你,但帮忙就是帮忙了,你要记着我的人情。

    这样反而更好。

    沧桑哥沉默了一下,目光也变和善了不少,沉声道:“多谢了。”

    “你对这里知道多少,我们要面对的都包括什么?”秦阳背对着如同一面巨墙一般的铜柱,遥望着前方,那些从一条条小径上用来的鬼物。

    有来受罚的鬼物,有引路的阴兵,说不定还有别的什么东西。

    沧桑哥尚未说话,秦阳自己就已经看到了……

    那一条条很窄的小径,不知道有多少条,一路延伸到铜柱之下。

    事实上,小径距离铜柱还有很远的时候,就已经断开了,铜柱前方很大一片范围,都是跟小径之上的路一模一样。

    那些鬼物从小径之上踏足这里之后,就如同失去了枷锁一般,可以自由活动,甚至可以飞……

    引路的阴兵,举着黑色的油纸伞,静静的站在边缘动也没有动,而那些气息或强或弱的鬼物,见到阴兵没有阻拦他们之后,一个个就跟疯了一样,眼睛里冒着绿光,直冲向铜柱之下的三人。

    名正言顺的抓捕替身的机会,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

    秦阳念头一动,昊阳宝钟浮现,悬浮在身旁,一身花里胡哨羽毛,跟自己学染发了一样,染的乱七八糟,金里泛绿,绿里泛黑,黑里又泛着金……

    “秦有德,你搞什么?”丑鸡出来之后,顿时吓的炸毛,密密麻麻的鬼物,铺天盖地。

    “我想全力催动宝钟一次很久了,丑鸡,干活了!”秦阳跃跃欲试,这件自己手中最强的法宝,一直都是靠着宝钟内的力量来用的,或者丑鸡自己操控。

    这么郑重的亲自催动,而且要尽全力,用的还是魔手的力量,绝对是第一次。

    “沧桑哥,你闪开点,我要开大了。”

    对面的阴气,已经汇聚成肉眼可见的黑色海啸,无数的鬼物踏浪而来,失去了控制,这些鬼物的凶厉和怨气,一朝爆发,引动天象变化,黑云之中,道道阴雷滋生,阴气凝聚,化作狂风暴雨。

    万鬼呼啸而来,不提其中有一些,气息明显不弱,仅仅只是这个数量,就足够形成一种无形的势,对于生灵会产生极强压制力的势。

    秦阳一声暴喝,身形冲天而起,周身黑气涌动,催动三阳开泰之法,一轮黑日从他的脑后跳出,悬于他的头顶。

    一时之间,秦阳气势暴涨。

    又一轮黑日跟着跳出,秦阳的双目都开始泛起了血光,肉身颤抖。

    第三轮黑日跃出,秦阳的体表就开始浮现出一些裂纹。

    魔手的力量,本质太高太强,加之他尽全力催动,强行升阳拔朔,三日齐出。

    浓烈的阳气之中,混杂着阴森的味道,在这片大地之上,骤然出现三轮黑日,搅动着这里的阴气变化,激烈的冲突激增。

    “丑鸡,轮到你装逼了!”秦阳暴喝一声,咬着牙,怒瞪着眼睛,待力量催发到极致,肉身已经有些要彻底扛不住的时候,一掌拍到昊阳宝钟之上。

    骤然之间,整个世界,仿佛停滞。

    宝钟消散,化作一轮黑日,腾空而起,在高空中化作数千丈大。

    黑日之中,一只大鸟,口弦一口铜钟,展翅嘶鸣。

    “咚!”

    钟声响起,一道无形的涟漪,如同瞬间横扫了整个世界,那狂风骤雨,逆卷而上,阴气汇聚而成的黑色海啸,轰然崩碎。

    无数鬼物的身影,密密麻麻的浮现在半空中,仿若虫群。

    只是一个停顿,所有的鬼物,尽数化作齑粉。

    “呼……”

    风声再起,放眼望去,已经见不到任何一个鬼物的存在了,只有满天飞灰,不知道从哪里飘落下来,如同黑色的雪帘,无声无息的飘落。

    秦阳落到地上,将昊阳宝钟收起,喘着粗气,疼的呲牙咧嘴。

    他全身血肉和骨骼,都已经出现了细密的裂痕,皮肤表面和脸上,都遍布着冰裂一般的纹路。

    这种力量,根本不应该是他能掌握的,顶多是偶尔当做大招用一下。

    而且想要完全恢复,起码要好几个月的时间……

    “沧桑哥,清场完成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秦阳坐在地上,调动自己的真元,在体内游走,催动龙血宝术,恢复从内而外受创的肉身。

    稍稍恢复一下之后,待脸上和皮肤上的冰裂纹路不那么明显之后,秦阳立刻站起身,直奔前方而去。

    那一击之下,受刑的鬼物倒是都化作齑粉,可是一条条小径之前,引路的阴兵,却还有几个没有立刻消散,而是残留着一部分,慢慢的化为飞灰。

    秦阳眼里放光,快步走上前去,赶在一位阴兵的躯体,消散的只剩下一直手臂的时候,一把将其抓住。

    感应到技能可以发动的瞬间,秦阳没有丝毫犹豫,立刻摸尸。

    一颗白色的光球出现在手中,秦阳脸上就浮现出一丝失望。

    可以摸尸,证明阴兵也是会死的,死的东西,都可以摸尸,只是只有一个白色光球,按照以往的经验,十有八九不是功法也不是秘法,顶多就是一些讯息。

    随手拍进脑袋里,再看其他小径,那些阴兵都已经消散了……

    反身回来,继续做下打坐,趁机稍稍察看了一下,秦阳豁然睁开眼睛,脸上带着一丝愕然。

    “咦?这是……秘法?”

    不等秦阳细看,又有变故产生。

    漫天黑色的飞灰坠落之后,只见天边竟然又有一队队阴兵,引着无数的鬼物,从一条条小径上走来。

    秦阳运足目力望去,只见那些阴兵和鬼物之中,竟然有不少看起来挺眼熟的。

    可不就是刚才被大招清场的那些鬼物和阴兵么。

    唯有正前方的一条小径上,阴兵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黑袍人,飘在前方,引着无数鬼物而来。

    黑袍人周身阴气具化成型,化作一根黑色的锁链,盘旋在他周身,一丝牵引神魂的力量,缓缓的逸散开。

    同一时间,暗夜优昙花上逸散的光晕之中,多出来点点荧光,飘散而出,还有一丝醉人心脾,说不上来是什么味道的花香,随风飘散。

    这是要彻底盛放了。

    秦阳后退到沧桑哥跟前,指了指那位黑袍人。

    “沧桑哥,他交给你了,你若是信得过我,我帮你采摘暗夜优昙花,我有一门秘法,说不定能将药效保持的更高一点,缺点就是读条的时候不能被打断……”

    “读条?”沧桑哥满脸的茫然……

    “就是采摘的时候被打断了,就前功尽弃,成功了,说不定能保持更高的药效,你夫人的情况,你也知道,若只有六七成药效,也未必足够,若是你信我,我就……”

    “你去吧。”沧桑哥打断了秦阳的话,看了一眼远处的黑袍人,眼神平静:“这是邢狱的差官,不是那些废物小卒子能比的,我未必是他对手,我会为你拖够足够的时间,只希望你采摘到之后,带着她离开这里,救活她,若有余下的,你尽可拿走。”

    “我……”

    “不用说了,纵然你骗了我,我也没有办法,我只能相信你一次。”

    “好。”秦阳转身向着暗夜优昙花走去,走到一半,像似想起了什么,回头补了一句:“沧桑哥,要是你干掉他了,记得给我留点尸首,我秦有德最是急公好义,言出必行,你放心,你夫人,我会照顾好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