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九章 环环相扣,来都来了

    “秦师兄,我读书少,你别框我。”面对自己的生死危局,张正义颇有些失去了分寸。

    越是平日里死不掉,死习惯了,真的会死的彻底了,反而会比一般人更怕了……

    “张师弟,我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对你还是很看重的,虽然你缺点一大堆,贪生怕死,贪财好富,挖坟掘墓,没担当,不靠谱,顺风就飘,逆风就怂,但我们怎么说也是同门师兄弟,打断骨头连着筋,平日里闹腾一下,真到了关键时刻,还是自己人靠得住……”

    秦阳一脸唏嘘,颇有些感触,真正有亲密关系的,亲朋好友,平日里打打闹闹,无伤大雅的互相揭短互相怼,可关键时刻,有事情的时候,还是这些人在。

    张正义虽然熊了点,可要是现在真有什么大敌当前,退无可退,他也绝对不会出卖自家人,说起来,秦阳还是真的不希望张正义死了。

    毕竟,如此热爱考古,而且专业天赋又高,专业实力又不低,还特喜欢付诸于实践,尤其是可以帮到自己的自己人,这世上怕是只有张正义一个了。

    盗门虽然肯定还有专业技能更强的,比如蒙师叔。

    可蒙师叔已经从干活的人,变成了教学的大佬,对于专业的热爱,也远远不如这些年轻后辈,靠不住的……

    “张师弟,你说你的不死神凰,如何学到的,你自己其实也并不太清楚,现在有了解释了,你是某个强大存在的血脉后裔,你的血脉里隐藏着力量和记忆,有朝一日,你的血脉觉醒,记忆复苏,那位存在就相当于重新复活在这个世上。

    你既然莫名其妙的学会了一些神通,说明这个过程已经开始了,可现在你中了返生咒,反而因祸得福,血脉被撼动,既定的过程被打乱,虽然会吃些苦,可你的危险也会降低很多,具体是什么,现在还不清楚,这就需要你自己去多找些线索了……”

    “秦师兄,你说清楚点……”

    “我的意思就是,你虽然丑了点,却死不了的,你只要适应了,就能掌握这些力量,想要知道你是什么血脉,如何化解,这就需要去多找些记载了,越是古老的越好,正好你擅长挖……嗯,考古,你可以去多了解一些,所见所闻全部记载下来,总会找到解决的办法的。”

    “秦师兄,你是要我去多挖一些古坟么?”张正义品出来点味了……

    “挖什么坟,多难听,你现在是为了活命,只是去追寻古老的记载而已,又不是为了财货宝物,记得所见所闻全部都要记下来!”

    张正义苦着脸,总觉得秦阳这话里有问题,可是他又觉得秦阳说的挺对的。

    他自己也感觉到血脉有些不一样了,而这种古老的东西,从来都没听说过,血脉在觉醒,这一点毋庸置疑,不然的话他的神通哪来的。

    既然是要追寻古老的记载,就只有俩办法。

    一个是传承久远的大派之中,可能会有一些记载,可这些大派内的典籍,根本没法看到的,也没法两相对比,从中找出来最正确的。

    那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办法了,去考古。

    正好专业技能在身,又爱好考古,这么做自然最是适合不过。

    秦阳叹了口气,重重的拍了拍张正义的肩膀。

    “若是找到了解决的办法,你能将血脉之中隐藏的力量,化为己用,说不得以后某一天,你也会成为封号道君一般的大人物,据我去请教的那位说,你的血脉,追溯到最初的那位存在,乃是比之封号道君还要可怕的人物,祸兮福兮,就看你怎么做了。”

    “言尽于此,该说的我都说了,是成为血脉往生的牺牲品,还是一飞冲天,威临天下,全看你自己了。”

    张正义双目通红,表情有些狰狞,人被逼到绝路上之后,就是一个大转变的开始,尤其是这种落差巨大,要么死,要么一飞冲天,他没得选择了。

    “秦师兄,这次你框我,我也认了,我就想知道,你说的话里,几成是真的。”

    “张师弟,这种事,我会骗你?十成十都是真的!”秦阳拔高了嗓音,单手举起:“我秦有德对天发誓,这些话里,全部都是我去讨教一位对上古之事了如指掌的人,转述若有虚假,让我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秦师兄,是我错怪你了……”张正义红着眼睛,喃喃自语:“以往是师弟我对不住你,师兄你别往心里去,其实还是因为这么多年了,师弟谁都不敢信,你虽然老框我,可是我也只敢信你,所以之前才只敢伪装成你,别人来收尾,我不敢信他们。”

    “行了,别做小女儿姿态了,师兄心里清楚,你去吧,白天躲起来,晚上再出来,适应了之后再行动,最好先回宗门待一段时间……”

    送走了张正义,秦阳颇有些唏嘘,告诉张正义的话,自然都是真的……

    对于张正义,这也的确是最适合的办法,要说私心嘛,也就是顺带着而已。

    张正义去考古的时候,所见所闻记录下来,届时他也可以掌握一下考古分布图,有针对性的去拜访一下那些陷入永眠的前辈高人。

    张正义血脉的先祖,究竟是什么东西,就算是大魔头也无所谓了。

    这都什么年代了,看看黑影这位号称是上古强者的家伙,跟时代脱节成什么样了,连现在一些烂大街的法门,他都不一定认识……

    最主要流行的法宝,从炼制之法,再到威能神妙,也都跟上古之时不一样了。

    时代在进步啊。

    就算是现在还存在流传的经典之中,也只有一部分是古经,剩下的不少都是上古之后,才被创出来的。

    纵然是一些神通秘法,也被改变的与上古时期不同了,曾经拥有的一些破绽,也被补全了。

    有些东西可能不如古,可也有更多东西,更多细节,是比古时候还要好的。

    真要有什么上古的存在,往生到这个时代,从一个弱鸡重新开始,指不定刚出门就被俩路过强者的交战余波当场震死。

    知识和经验,在没转化成足够强大的力量之前,一个小意外,就会致人死地。

    毕竟,能成为强者的人,天赋、毅力、法门、资源、后台,还有运气,那是缺一不可的。

    多少成名的强者,都死在了运气这俩字上。

    所以喽,张正义现在的情况,已经注定了不可能在某一天,忽然之间境界飙升七八个大境界,然后天下无敌……

    那自己还在意什么,魔头也好,邪物也好,圣母也好,有什么区别么。

    秦阳旁观者清,看的清楚,可张正义却不一样,当局者迷也好,想得明白也好,事情牵扯到自己,关系到自己的小命,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边匆匆离去之后,张正义就开始琢磨着以后应该小心点,再谨慎点,为考古事业奉献终生。

    送走了张正义,顺手从盗门的情报网里,给门内传了个信。

    只剩下一个人之后,秦阳就开始怀念在幽灵号当咸鱼的日子了。

    可惜啊,自从踏入大荒,见识了这里明显远超死海,甚至远超南海的修行文明之后,不安全感就再次浮上心头。

    他的战力,在神海境界,绝对是属于最顶尖的那一批。

    防护从龟壳到黑锅,肉身本身足够强,底蕴深厚,又曾经修行过炼体法门,完全是防护到牙齿级别的。

    而且气脉绵长,真元浩瀚如海,神通都能当做普通秘法使用,不怕消耗,手中还有一柄化血魔刀,专精杀伐。

    要说实力,的确不弱了……

    但面对这里大派弟子竟然都有灵台境界,没压力才怪了。

    之前摸到的法门之中,好几种现在都难以修行。

    哀字诀就不说了,这个名头最响亮的一字诀之一,到现在连门朝哪开,都还没摸清楚呢。

    曾经摸到的大日神光,此法销肉蚀骨,威能无匹,的确可以修行,可他本身,烈阳之气不高,又没有对应的特殊体质加持,修成了也没什么威能。

    如此就要先修成三阳开泰,这个法门,升阳拔朔,烈阳如日,要求更高,没有对应的体质,事倍功半,硬要修行也行。

    毕竟道基强的一批,足够将法门融入其中,可威能却要弱很多。

    同样的,以葬海修髓典,先修出一门烈阳之体,是最好的办法。

    而若想修成类似烈阳之体的体质,最好是在对应的环境之中修行,直接跳到太阳上是最顶尖的选择。

    可惜退而求其次,再其次的其次,有类似环境的地方,都非他此刻的肉身能扛得住的,只要放弃法宝防护,一时三刻就会化作灰烬,更别说在那里修行了。

    以真元强行抵抗,肉身也不一定能承受得住高强度、长时间的爆发。

    于是最后绕了一圈,又绕到了肉身上。

    诸多法门,相辅相成,一个短板,就会让其他所有的一切,都被拉低到短板的层次。

    虽然大多数修士都是这样,可秦阳却无法忍受,明明可以发挥出十二分的威能,却因为一个短板,修成之后,只能发挥出一分的威能。

    更无法忍受的是,曾经最强的肉身,现在竟然有点跟不上进度,拖后腿了。

    一边走,一边琢磨着这些事,不知不觉就向着南蛮东部走了好几天……

    再次见到一座坐落在山脚下的城池,秦阳迈步行去,到了城门口,就先看到一个吸引人眼球的家伙。

    这人看起来面容只有三十来岁,脸上带着胡茬,满脸饱经风霜的沧桑感,随意扎起来的头发里,混杂着不少白发,一袭黑色的劲装,看起来已经很久没换过了……

    最吸引人眼球的,便是他背上背着一个一袭赤红嫁衣的女人,女人头戴帷帽,看不清面容。

    不少人都被这个背着新娘子的男人吸引了目光。

    秦阳看着很是感叹,想当初自己也是这般背着嫁衣……

    区别就是这个男人背着的新娘子,不是什么迷失的强者。

    新娘子的身段看起来颇为瘦弱娇小,气息也非常微弱,如同重病在身,生机孱弱,似是随时都会撑不住。

    秦阳目视着这人进入城池,旁边一人叹了口气。

    “这家伙又来了,真是执着啊……”

    “道友你认识这人?”秦阳随口搭了句话,因为方才那男人身上的气息,总给他一种很怪异的感觉,好似似曾相识,偏偏他从未见过此人。

    “你外地来的吧。”旁边那人一口断定。

    “恩。”

    “哎,这家伙也是个可怜人,三百多年了,他已经第六次来到这里了,为了去黑林海,给他媳妇寻找灵药,他也不知道耗费了多大精力,三百年了,依然能让他媳妇生机不灭……”

    “他媳妇怎么了?他叫什么?哪的人知道么?”

    “这谁知道,我在这一百多年了,见过他两次了,只知道大家都叫他痴心汉,实力很强,自从他当年第一次进入黑林海的时候,一剑杀了一位神门强者之后,就再也没人敢没事找事了,我劝你也别好奇心重,他去黑林海最多半年就会走了,你要是去探索黑林海,见到他躲着走就行。”

    “呃……”秦阳有些愕然,这怎么就到黑林海附近了。

    “看你也是第一次来吧,要不要地图?我在在这里待了很久了,从脚下这座黑角城向东北进发,只需要三天时间,就能从黑林海延伸出来的西南角进入,往内万里之地,安全的路线,我这里都有,只要一块四品灵石,保证是真货,不确定的部分,也会在地图上标明,我在这里几百年,信誉绝对有保障,你去街上随便问!”

    掏了钱,拿了地图,秦阳进入城中,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这里的气氛,跟其他相对安逸的地方,明显不一样,这里的人,煞气都比较重,明显是长期厮杀交战的结果。

    而且体修的数量,也明显比之前路过的城池,多了好几倍。

    秦阳找了家客栈,摊开地图,一脸沉思。

    “怎么就到黑林海附近了……”

    “唔,来都来了,要不,进去转转?万一运气好,摔一跤,都能栽到那位黑黎前辈的坟头上呢?”

    PS:来都来了,投个票,订阅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