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八章 黑林海与玄天秘库,返生咒与血脉往生

    张正义抬了抬翅膀,想要反驳,却也不知道怎么说,这次变成这样,还真的是他自己的问题,本身的探索根本没什么危险,还不如之前在十五州的时候麻烦……

    “师兄,你要我探索的东西都探索完了,黎族这些人都是穷鬼,他们似乎没有什么陪葬的习俗,根本没有好东西,连块金子都找不到,你想找什么巫咸经的宝册,根本没有……”

    “陵寝都是那个,曾经都有谁修行过,这个探查清楚了吧?但凡陵寝,黎族再抠,总不至于连墓碑和生平都没有吧?”

    “这个倒是有……”

    “先说说,完了我再找人帮你看看你这是什么情况。”

    “之前探索的六支之中,没有一个修行过巫咸经,黑黎的祖地里,倒是有五个,可是他们的陵寝之中,什么都没有,按照那里的记载看,曾经还有一位修行巫咸经的黑黎先辈,进入了南蛮、大嬴神朝、东海交界的黑林海,就再也没有出来……”

    “你确定?”

    “非常确定,反正按照祖地里的生平记载,黑黎的巫咸经传承,都是一脉单传,宝册早已经不见踪影,很有可能,就是那位进入黑林海的家伙,偷偷的带在身上,然后死在了黑林海,师兄可以去看看,就是这黑林海也不好闯啊,那里可是赫赫有名的绝地……”

    秦阳点了点头,不置可否,心里却暗忖。

    黑林海啊,其实就在南蛮的东部沿岸,那地方秦阳可不是第一次听说了。

    黑林海,东至大荒海岸线,往西跨越了四分之一的南蛮宽度,纵横数十万里。

    黑林海之北,就是大嬴神朝的疆土,往南就是南蛮。

    大嬴神朝一直说什么南蛮环境恶劣,难以征伐,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黑林海横在那里。

    那里是大荒赫赫有名的绝地,其内环境比之南蛮还要恶劣不知道多少倍,环境恶劣,灵气混乱,能生活在那里的生灵,尽数都是凶恶毒辣,灵智低劣。

    灵智稍高的生灵,都不会生活在那里。

    再加上黑林海有一种天然的压制,修士进入其中,修为十不存一,越是深处,压制越强,而且无灵气可以利用,纯靠体内真元,施展任何法门,消耗都会十倍百倍的增加。

    如此恶劣之地,简直是正统炼气修士的天然墓地,倒是一些纯粹炼体的体修,进入其中受到的影响会少很多。

    要说曾经有位黑黎的先辈进入了黑林海,陨落在其中,秦阳觉得还是有可信度的。

    再加上黑黎之中,巫咸经的传承问题,那位必然是有了传人,才敢去冒险,那个时候修为境界必然不低,再加上巫咸经乃是最纯粹的体修法门,精修肉身,别无旁骛。

    他的肉身怕是比之一些宝器还要坚固一些,死在黑林海里,尸身有八成的可能还在。

    毕竟,体修的顶尖强者,纵然生机绝灭,神魂消散,尸身也可能万古不灭。

    就如同黑影这货,他当年修行过体修法门,而且精修到了极高深的阶段,以至于被人分尸、填海眼,竟然还死不了。

    他本体的一只手,化作了一座岛屿,被时光冲刷了何止十万年了,仍未湮灭,这就是体修的可怕之处。

    若非他死的太惨,被封镇多年,意识早已经离开本体,也不会落到今日这个地步,但说起来,他也算是脱困了,到底是祸是福,也说不清楚了。

    说起来,其实黑影之前说过,他修炼的五门炼体之法,都是出自黑影,黑影也有最完整最顶尖的炼体法门。

    可惜啊,就算是到了现在,黑影敢对天发誓,逃出来自己的心表示诚意,说绝对不会弄虚作假,秦阳也没这么胆子去信。

    也没这个胆子去练黑影给的所谓顶尖炼体法门。

    因为给假的,秦阳自忖也看不出来破绽。

    想想当初给黄泉魔宗的山寨宝册,上面的内容,全部都是根据葬海道君篆刻的表层符文,打乱了顺序之后瞎刻上去的。

    就这,黄泉魔宗都看不出来真假,还有人从中参悟出一些东西,现在好好的一个老祖,天纵奇才,却成了不知所踪的疯子……

    而黑影站的更高更远,真要是造假,秦阳琢磨着,没见过真货的情况下,怕是这世上都没几个人能看出来问题。

    询问些事情,把黑影当个上古百科大全书用,倒是可以,可真有什么法门,自己修炼?

    快拉倒吧……

    说破天了也不信!

    宁愿费点事,冒点危险,自己找线索,自己去找那些陨落在外,无法落叶归根的先辈,将他们送回家,顺便摸出来所需要的法门。

    就凭放心这一个好处,就足够抹去其他所有的缺陷和危险。

    不过,现在有了线索,应该还挺靠谱的,可以去赌一赌。

    秦阳却有些犹豫了。

    因为第一次听说黑林海这个名字,还是在玄天宗主身上摸到的技能书里提及的……

    而玄天秘库的入口,就在黑林海之中。

    玄天秘库,从属于曾经的大胤神朝,而大嬴神朝就是推翻了大胤神朝之后才建立的,而且大嬴神朝现在的疆土和声势,都远超曾经的大胤神朝数倍。

    为了一个所谓的资源库,跟前朝扯上关系,绝对没有好果子吃,宁杀错不放过都是必然。

    毕竟,神朝最忌讳的不是有贪官蛀虫啃食,也不是有功勋欺男霸女,最敏感最忌讳的便是跟前朝有关的人或者事。

    作为一个钱多到可以花几百年,而且刚刚又黑了张正义九成收获的有钱人。

    秦阳自然不会为了资源,去冒这个险。

    事实上,当年摸到技能书之后,秦阳只是看了一眼,连里面什么内容都没具体看,就将其内容沉入到脑海深处。

    他是知道都不想知道。

    若是去黑林海的话,谁知道大嬴神朝的人,是不是知道这个玄天秘库就在黑林海某一处。

    他们不知道具体在哪,数十万里的绝地,想要大海捞针找到,基本是不可能的……

    可知道就在黑林海,可能还是非常大的。

    自己若是去了,会不会被人盯上?若不知道玄天秘库的事就算了,知道了,意义就不一样了。

    再者,手里已经有了去五行山的推荐信,真去的话,有黑黎那位口气不小的老人家作保,拿到五身宝经的机会应该不小。

    只是这个五身宝经乃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

    没线索的时候倒罢了,有线索了,却不去试试,心里就会很别扭……

    换做一般修士的说法,这叫念头不通达。

    思来想去,秦阳还是决定,再追查一下线索,找找关于当年那位前辈的事迹,推测一下他进入黑林海的路线,看看机会大不大。

    若是机会不小,就去试试吧,真找到了巫咸经,以后要不要去五行山混混,也可以再考虑。

    反正多修一门功法,也不牵扯什么……

    ……

    烈日西斜,眼见秦阳还在沉思,张正义就有些忍不住了。

    “秦师兄?”

    “喊什么喊,我正在帮你想你的事呢。”

    “噢……”张正义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这次他是真的六神无主了。

    变成个奇形怪状的妖怪,这倒是没什么,又丑又胖这么多年了,不在乎再丑一点……

    关键是他的实力忽高忽低,变幻剧烈,这才是真要命了。

    秦阳意识沉入体内,将丑鸡召唤出来。

    “丑鸡,出来见见你亲戚。”

    “什么亲戚?”睡眼惺忪的丑鸡,被秦阳拎出来,睁开眼睛,就见到鸟头、双翅、鸟腿鸟爪,唯独躯干是人身,挺着个将军肚的古怪妖怪,眼巴巴的站在那望着他……

    “秦有德,你大爷,能不能别每次都弄这种奇怪的东西来吓老祖?”丑鸡炸着羽毛,扯着嗓子嚎叫:“我哪来这么丑的没毛亲戚!”

    秦阳干笑一声,回想一下,似乎这事不是第一次干了。

    “这个是我师弟,他中了黎族,确切的说是黑黎的诅咒,你见多识广,而且他又变成这鸟样,你看看有没有印象,怎么让他化解诅咒?”

    “黑黎啊,你这师弟胆子挺大的,黎族九支,不去招惹别的,偏偏去招惹黑黎,他们最擅长的就是这种邪门诡异的咒法,别看我,我也不知道,见过黑黎咒法的人,大半都死了,他们又窝在老巢不出门,谁知道这是什么诡异的咒法……”

    丑鸡上下打量着张正义,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说完之后,丑鸡飞到张正义光秃秃的鸟头上,伸长了脖子嗅了嗅。

    “还别说,真的有种让我挺讨厌的鸟味,不是幻想,而是真的变鸟了,就是想不起来这是什么鸟……”

    “这事,你去问黑影去,黎族传承久远,所修法门,比之一般修士截然不同,传承迥异,他可能会知道。”

    说完,丑鸡便重新钻了回去。

    秦阳盯着张正义的鸟头看了半晌,若有所思,看起来挺像是拔了毛的母鸡头……

    “你等着,我要施展秘法,去问一下另外一个人,一会就回来。”

    丢下一句话,秦阳的意识沉入体内,来到海眼之中。

    海眼里一切照旧,除了感觉其内真元更多,更加深邃之外,填海眼的几样东西,倒是都没什么变化。

    “黑影,我又来看你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又来干什么?”黑影的脸浮现出来,臭着脸没好脸色。

    “有一种诅咒,想问问你知不知道。”

    “现在还有这种东西?”

    “我一个师弟,帮我办事,不小心中了黎族的诅咒,变成了半妖半人,只有躯干保持人形,其他部位都变成了没毛的鸟妖,而且一到晚上就会恢复原样,实力也是忽高忽低,低的时候已经变成凡人了,高的时候,比他之前还要高出一个层次……”

    “没听说过这种古怪的诅咒,你确定是诅咒?黎族是什么种族?”

    秦阳叹了口气,果然,就知道黑影也不一定知道,他都是上个纪元的人了,沧海桑田之下,曾经存在的种族覆灭了,而新出现的种族,他都没听说过。

    “黎族就是黎族,传承非常久远了,你竟然也不知道,黎族有一门巫咸经,你听说过么?”

    “巫咸经?”黑影一怔,若有所思:“噢,那到时听说过,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点想法了,你师弟变成什么样子了,给我看看。”

    秦阳念头一动,调动真元,构建出张正义现在的模样。

    黑影不言不语,盯着看了好半晌之后,才缓缓的道。

    “中了返生咒而已,死不了人,也没必要去化解,对于他来说,可能还算是一桩机缘,让他适应一段时间就好。”

    “说清楚点,你说了名字我也不知道。”

    “我就知道你见识浅薄,肯定不知道,这是在上古时期就有的一种血脉咒法,只有拥有特殊的血脉,特殊的神魂,才会习得这种咒法,中咒之人,修行的境界,会不断的跌落,待修行的境界跌落到到底端的时候,便会返老还童,返生到生命最初的阶段……”

    秦阳听的寒毛倒竖,这种死法,听着就让人绝望。

    “旁人就是如此,不过我看你这师弟,血脉在沉睡,而且有些问题,中了这个咒法之后,反而引发了血脉内沉睡的力量,更有可能的是,他本身就是某个东西,通过血脉往生而来的后辈,那东西的力量和记忆,藏在血脉里,代代相传,等到某一个后代,觉醒了血脉之后,他便可以重新回到这个世上……”

    “而且能扛得住返生咒的力量,这东西的力量肯定非常强,这种东西,在我们那个年代,名叫偷渡者,偷渡过时光之河,偷渡过天地法度,反正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肯这么干,必然是犯了天大的忌讳,在我的时代,他必然是举世皆敌,死的比我还惨!”

    “我若是你,我肯定会趁着血脉还未觉醒,将他弄死!无论结果如何,等到血脉觉醒,记忆复苏,你师弟就再也不是你师弟。”

    秦阳砸吧着嘴琢磨了一下,原来张正义这么厉害么?

    “行,我现在就去打死他拉倒!”丢下一句话,秦阳转身离开。

    重新睁开眼睛之后,秦阳暗自冷笑。

    早就摸透了黑影的套路,这货肯这么合作,而且主动说这么多,再给提出建议。

    其实肯定就只有一个原因。

    他的话里,九成肯定都是真的,剩下的部分掺了水分,夹带了私货。

    说到底,就是因为黑影讨厌而已,看这样子,这么隐晦,说不定比他跟秃驴的仇还大。

    管他是什么东西,都无所谓……

    只要能确定了不会死,反而有好处就行。

    “秦师兄,怎么样了?”张正义苦着脸站在一边,左右徘徊,见到秦阳睁开眼睛之后,立刻凑了过来。

    “哎……”秦阳叹了口气,拍了拍张正义的肩膀:“师弟啊,我问了,正好有人知道你现在的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情况不太乐观……”

    “师兄,我还不想死啊……”张正义吓的脸色发白,瘫坐在地上。

    “你先别急,死嘛,应该是不会死的,但更加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