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九章 晴天霹雳,夜家反叛

    幽灵号的船舱里,秦阳摆了香案,悬挂上卫老头的背影画像,点燃了祝由香,躬身三拜。

    “弟子秦阳,恭请师尊法驾。”

    祝由香燃起的轻烟,盘旋在画像之上,良久之后,画中之人,缓缓的转过身。

    此人目若星辰闪耀,面若白玉无瑕,身着一身水墨青衣,任谁一看,多会赞一声好一个风姿昂然的公子哥。

    “咦,秦阳,你可算是想到为师了?”

    秦阳面色古怪,难怪觉得自己进入盗门之后,脸皮越来越厚,原来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想想蒙师叔和卫老头长的那磕碜样子,再看看他们给的画像……

    哪一个不是帅的一塌糊涂,比自己还要帅一点。

    “师尊,你别告诉我,你年轻的时候长这样?”

    “有问题么?”

    “算了,没有……”秦阳无力的叹了口气:“我这次找你有正事。”

    “什么正事,你什么时候会宗门一趟?走了这么久,才到南海?当什么劳什子海盗,赶紧回来认认门,别等下宗门下次搬迁了,你还不知道宗门现在在哪。”

    “你怎么知道的?”秦阳顿时一惊,老家伙怎么什么都知道。

    “你的手下,经常去我们这买情报,我怎么可能不知道?说说吧,你怎么招惹到浮屠魔教了?还有黎族那群老鬼?怎么竟是买他们的消息?”

    “什么?”秦阳呆愣当场,心口一阵发堵,手都在哆嗦:“你说我最近花了这么多钱,在自己家掏钱买情报?丧心病狂!道德沦丧!竟然坑了我这么多钱!而且最近怎么情报价格越来越贵!”

    “哈哈哈……”卫老头哈哈大笑:“看来你最近应该赚了不少钱啊,给宗门贡献点怎么了?宗门驻地刚刚搬迁,可是需要花钱的啊,我们也不容易……”

    秦阳捂着胸口,心里都在滴血,秉持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想法,从来都是尽可能的先了解对手,至于买情报的钱,那可是从来没有不舍得,该花的就花,从不含糊。

    尤其是到了南海之后,发现这里的情报贩子,简直是神通广大,只要给钱,什么情报都能搞到手。

    他还不止一次的赞叹过……

    只是花钱而已,就能买得到情报,秦阳自然乐得掏钱。

    尤其是最近的情势,秦阳简直是在撒钱买情报……

    可现在听说,这些人都特么是盗门下面的人……

    晴天霹雳啊!

    好不容易赚的钱,全特么给卫老头贡献了。

    “师尊,我认真的给你说,我好歹也是下一代传道人,及时更新下面人的信息,也是应有之义吧,总不能见到了门下的人,我却一个都不认识,不好吧?”

    “秦阳啊,我听说你刚大赚了一笔……”

    “以后及时给我更新信息,再加上这次帮我去传递个可靠的消息。”秦阳伸出一根手指,嘿嘿一笑:“一条灵脉!”

    “嗯?”卫老头一脸震惊,上下打量着秦阳:“一条灵脉?你挖了浮屠魔教的祖坟?还是挖了黎族的祖脉?”

    “不愿意拉倒!”

    “别,乖徒儿……”卫老头露出笑容,乐呵呵的拍着胸口:“都是自己人,还这么见外,你看看你这孩子,我就是逗逗你,你想知道什么,我还能瞒着你不成?这都是小问题,还有,你要帮你传递个什么信息?”

    “帮我给轮转寺递个消息,就说他们丢失的佛骨金身,在浮屠魔教,被养在人身体里,就是那位传闻是天生佛骨的小魔佛,而不巧的是,夜家知道了这个消息,有人恼羞成怒要灭口,可惜误打误撞,坏了血契,化解了夜家的血脉之契,所以,夜家可能要反叛了……”

    “嗯?”卫老头盯着秦阳看了半晌,认真的道:“秦阳,佛骨金身这种东西,可不是你能拿得住的,那些秃驴若是知道在你手里,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来抢的。”

    “你觉得佛骨金身在我手里?别逗了,我若是有,你觉得我能活到现在?”秦阳一脸愕然,心里冒冷汗,卧槽,卫老头这都能猜到?

    “也是……”卫老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传递消息不难,你有什么要求?”

    “要让轮转寺的人,深信不疑,而且,最好能立刻有反应。”

    “这倒是有点难度了,行,我去试试,灵脉会有人给你联系的,你交给他就行,不过,秦阳,宗门驻地刚刚搬迁,灵气稀薄,你就不再贡献一条灵脉?”

    “你真当我挖了浮屠魔教的祖坟不成!”秦阳眉头一挑,大喝一声:“就一条,爱要不要!”

    “要,为什么不要!”卫老头伸手一点,一点灵光飞入秦阳眉心:“这是新的人员名单和接头之法,你记好了,若有不测,记得立刻斩去这段记忆!”

    “等等……”秦阳脑海中灵光一闪,赶忙喊了声,想要问问卫老头,有没有防御记忆被人窥视的法门……

    可惜祝由香熄灭,卫老头也重新化作了画像上的背影。

    秦阳琢磨了一下,想想算了,有也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传授,只能下次回到宗门的时候再说了……

    ……

    航行在大海的楼船上,夜高轩站在船头,面沉似水,眼眸微盍,如同入定了一般。

    良久之后,夜高轩身后一人凭空出现,单膝跪地。

    “大人,已经查清楚了,赵荣辉借助秘宝,搭建出虚空之桥,横渡虚空而走,不过,我们已经查清楚,他落脚的地方,就在南蛮海岸的一个据点,我们已经提前清理了那里,守株待兔。”

    “好,宝册不容有失,只要能夺回,便是大功一件,你后辈之中,若是有天资不错之人,说不得就会被教主重赏,让其有观摩修行葬海秘典的机会。”夜高轩微微闭着眼睛,说话不紧不慢:“秘典被找回,重新恢复完整,下一个葬海道君,必然会在诸多后辈之中产生,你们应该明白。”

    “属下明白,纵然是拼的性命,也绝对不会让赵荣辉这等货色,将宝册带回黄泉魔宗!”身后的属下,眼中带着一丝火热。

    秘典若是恢复了完整,那他们有功之人的家族之中,必然会有后辈,有机会去观摩宝册。

    谁敢说自己家族里,不能出一个葬海道君?

    手下的人消失,夜高轩才缓缓的睁开眼睛,楼船之中,剩下的人,已经不多了,而且这里多是夜家的重要子弟。

    “家主。”又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由虚化实,出现在夜高轩身后,躬身对着夜高轩行礼。

    “都安排好了么?”

    “都已经安排好了,只是,家主……”老者欲言又止。

    “三爷爷,我们的血脉之契,已经传下了多少年了,一万年?两万年?”夜高轩轻叹一声,语气有些复杂:“自夜淅先祖,追随葬海道君,一路拼杀,九死一生,才有了我夜家今日,可惜看似辉煌之下,我夜家历代天资最高之人,有一个人活过八百岁么?”

    “哎,可恨老朽天资不高,当年才会让我大哥,你爷爷接任家主之位……”

    “夜淅先祖拼的神形俱灭,才给我们一丝自由的可能,从那时起,我们就已经没有选择了,要么死,要么先下手,叛出魔教,狰狞一脉之中的其他人,都已经被引到赵荣辉那里,我们必须加快速度了。”

    “老朽明白。”老者重重的点了点头,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临到头了,再顾虑重重,蛇鼠两端,绝对不会有好结果的。

    “至于家族之中的人,必须先处理掉,有心向外的,或者是其他人安插进来的,今天之内,必须施以雷霆之势清扫掉。”夜高轩眼中闪过一丝冷冽,杀机沸腾。

    老者点了点头,身体虚化,慢慢的消失不见。

    夜高轩遥望着大荒的方向,再次闭上了眼睛,魔教之内的事情,必须等到他回去之前结束,他只能做最后的接应,开始寻找后路。

    南蛮沿岸的一个小渔村,看起来平平常常,可这里却隐藏着黄泉魔宗的一个据点。

    半空中的空间一阵扭曲,一艘白玉舟,从虚空之中飞出,落在小渔村之中。

    只是等到他们出来之后,赵荣辉的面色顿时微微一变。

    小渔村里烛火稀疏,看起来渔民都已经安眠,可赵荣辉目中神光闪烁,大致一扫,立刻感应的清清楚楚,渔村之中,一个人也没有。

    “不对,走!”

    低声一喝,赵荣辉率先施展化虹之法,化作神光冲天而去。

    就在这时,天空中一尊七层浮屠凭空浮现,光晕逸散,化作倒扣的碗一般,将方圆二十里之地笼罩。

    “想走?今天你们谁也别想走!”

    大笑声传来,半空中密密麻麻的浮现出一个个凌空而立的修士。

    全部都是浮屠魔教的人。

    “就凭你们,也想拦住我?夜高轩那条老狗亲自来还差不多!”赵荣辉满脸不屑。

    “莫要废话!”为首一人大喝一声,转头环视一周:“诸位,夜大人为我们争取了时间,去拦住前来救援之人,若我们能敢在夜大人回来之前夺走宝册,便是大功一件,家族之中,能否出第二个葬海道君,就看今夜了!”

    一句话,前来截杀的人,眼睛都红了。

    一场血战,在所难免了……

    ……

    就在海岸线上杀的血流成河的时候,浮屠魔教所在。

    一尊三千丈高的九层黑塔,屹立在最中央,塔尖一颗明珠,绽放出的光辉,撒遍千里之地,虚空中坠落的星辉,如同被鲸吞殆尽,化作中正平和的灵气,逸散开来。

    中心之外,三脉分立三方。

    北面有一尊乌色的佛陀虚影,悬坐半空,摄人心魄的诡异佛音,化作一枚枚黑色的字符,不断的坠落在魔佛一脉。

    供以魔佛一脉的弟子,领悟法门,参悟典籍。

    而东南方向,越雉一脉坐镇在此,半空中一尊展翅千丈的大鸟,遨游高空,巡视越雉一脉的领地。

    大鸟双翅银白,腹部如墨,长颈长腿,看起来颇为神俊,只是它的脑袋和双爪,却如同沁了血,鲜艳欲滴,双目黑红一片,这让其神俊之中多了三分妖邪之气。

    而西南方向,亦有一尊凶兽虚影,盘于高空打盹。

    凶兽面目扭曲狰狞,脑袋似虎似豹,身躯如狼如豺,浑身没有半点皮毛,如同被人扒了皮,背部脊柱,更有一根根沥血骨刺倒竖,凶气冲天。

    而这就是浮屠魔教平日里的模样,一如既往。

    就在这种平静之下,狰狞一脉,夜家所在之地,却一点都不平静。

    从外面看去,跟往日没什么区别,可在其内部,却是人头攒动,到处都是行色匆匆之人。

    一个个身穿黑衣的人,从夜家离开,前往狰狞一脉最重要的地方。

    从宝库到藏经阁,每个地方都去了不少人。

    到了地方之后,已经有原本就在这里镇守的夜家弟子前来接应。

    这两处重中之重之地,往日里就是夜家弟子镇守,有血脉之契在身,魔教高层,自然最放心他们来镇守。

    而现在,却让夜家之人,大开方便之门,进入宝库和藏经阁,简直如同进入自己家一般。

    除了一些比较重要的东西,会引起警报,剩下的能悄悄搬走的,统统都搬走。

    众人手脚麻利,无声无息的出去,又无声无息的回到家族之内。

    家中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沉着脸站在那里,抬头看了看头顶陷入沉睡的狰狞凶灵,再环视一周家族众人。

    “成败在此一举,所有人,进入壶中天地,家主已经安排好一切。”

    老者抛出一盏茶壶,茶壶倒悬,壶盖自行打开,一阵吸力传来,夜家众人纷纷被吸入其中。

    老者收回茶壶,再看了一眼身后的夜家,轻吸一口气,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夜家。

    行至山门,有镇守在此地的长老,见到老者,一拱手。

    “夜老三,这会出门去哪里?”

    “事情有变,黄泉魔宗派了三位强者,家主脱不开身,生恐前去截杀赵荣辉小儿的人力有不逮,便让老朽前去支援,以图万全。”

    “原来如此。”听到这话,镇守山门的长老,连忙打开山门,不敢耽搁。

    葬海秘典宝册现世的消息,现在宗内是人人皆知,让夜高轩去,自然也是为了保险起见,因为旁人,魔教高层,根本不敢信任,唯有夜家之人,才会在拿到宝册之后,会老老实实的回来。

    老者轻松离开了魔教,回头再看了一眼,化作神光飞遁而走。

    待老者离去两个时辰之后,夜高轩却悄声无息的,潜回到了狰狞一脉。

    进入深处的一座小庙里,上首一尊狰狞凶兽的雕像,盘坐在那里。

    似是感觉到夜高轩出现,雕像的眼睛里,忽然浮现出一层神光,雕像的脑袋转了转,盯着夜高轩,语气不善。

    “你来干什么?”

    “夜家的血脉之契已经化解,夜家之人,已经尽数离去,我来只是问问你,愿不愿意与我一同离去。”

    狰狞顿时大惊,虚空之中的巨大虚影,忽然睁开眼睛,向着夜家所在之地看了一眼,却发现里面果真是空空如也,再看其他地方。

    宝库和藏经阁,竟然都被搬空了大半。

    “夜高轩!”

    “你镇守此地,出了此事,你有口也说不清楚,我不愿你遭受无妄之灾,特意前来这里,你的符召命脉,已经被我拿到手,你若是想走,自然可以跟我一起走,离开此地之后,我便毁去符召,还你自由之身,再为你立下庙宇供奉,你有一炷香的时间去考虑。”

    “你在这里,留下你,就足够了。”

    “狰狞,你是第一天待在魔教么?如此天真?你我都是身不由己,现在有机会,你考虑清楚吧,若是你想留下我,天真的以为你没了责任,那我无话可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