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八章 千里送温暖,老子有炉石

    “黑影,这只是一个意外,我捞你出去……”秦阳这次是真的感觉有点尴尬了……

    黑影已经不爆粗口了,被气的跟个怨妇一样,喋喋不休,自艾自怨,数落着他的罪行……

    这次是真的受到打击了。

    然而,尴尬就尴尬在,葬海秘典刚刚入门,进阶神海,海眼的吞噬力量,实在是太强,想要调动自己的真元,都变得有些困难……

    而海眼魔石镇压着魔手,在海眼之中,简直是砥柱中流,稳得如同道基,根本无法撼动。

    想要将海眼魔石和魔手捞出,现阶段完全是痴心妄想。

    “黑影,只能委屈你在这里待一段时间,出了点意外,暂时捞不动你……”

    “秦阳,我看透你了,之前还跟我说什么掏心掏肺,我都没扯你后腿,你废了这么大代价,也要将我填海眼,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你信我,这次真不是故意坑你的。”

    以秦阳的脸皮,都感觉有些臊得慌。

    匆匆离开海眼……

    这次算是彻底解决黑影的隐患了,他被镇压在海眼里,基本上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了,秦阳可以高枕无忧了。

    在海眼之中,哪怕黑影疯狂的释放魔手的力量,在海眼魔石的镇压之下,溢出的那部分魔手力量,也只是送温暖。

    葬了八百里气海,开辟出海眼,其内空虚一片,想要填满,比之填满八百里气海的难度还要高出起码三个档次。

    仅凭秦阳自己慢慢修行,那可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了。

    好事的确是好事,可特么尴尬就尴尬在,这次真的不是故意坑黑影的。

    前面才掏心掏肺,联络感情,共同憧憬美好的未来,做出一堆承诺。

    然而,拐手就来了个最狠的,把黑影填海眼了。

    我秦阳是那种人么?

    我从来都是有一说一,一口吐沫一个钉,说什么就是什么,一诺千金小郎君。

    除了偶尔跟人谈心的时候不算……

    自我安慰了一会,秦阳无力的叹了口气,问题是现在解释不清楚了,老子的伟光正形象,平白无故的蒙上了污点。

    “秦有德,不得不说,你这次干的漂亮,在自己身体里开出一个海眼这种丧心病狂的手段,你都能想到,老祖小看你了!当真是干脆利落,大快人心啊。”丑鸡不断的点着头,满脸欣慰……

    “这是修行了葬海秘典,不是……算了。”秦阳懒得解释了,连丑鸡都这么认为……

    “葬海秘典?咦,什么时候?”

    “没事了,我们去接一下木精灵,赶紧离开这里吧,这里,已经快被那两个混蛋打碎了。”

    秦阳抬头望去,天穹已经碎了一半,整个紫霄秘境,都在不时的颤抖一下。

    天塌地陷,已经开始了,整个秘境破碎,是迟早的事情。

    只是可惜了这里的资源。

    紫霄道君的道宫,本身也是修行凝聚而成,浑然一体,犹如法宝,可惜没法收取。

    多宝天轮,本身也是最顶尖的宝器,上面镶嵌着的法宝秘宝,犹如星辰,纵然损失了泰半,剩下的边角料也不少,然而,多宝天轮早特么坠入虚空,不知道掉到哪去了。

    葬海道君的九层黑塔,也是空间拓展稳固的宝物,想要收取是有一定可能,可现在也没有时间回去赌一下了。

    没拿到葬海秘典之前,其他的一切,都可以看也不看,可现在进阶神海,完成了第一目标。

    后面的目标,自然就顶到了第一序列。

    好多财富啊,只能看着他们跟着秘境一起破碎……

    好心痛。

    太有损自己勤俭解决的美好品德。

    进阶神海的喜悦,也随之衰退了大半,只能惋惜的再遥遥看了中心一眼,千万枯林深处,寻找老树妖。

    ……

    而另一边,天塌地陷在即。

    托着道宫,上宽下窄的浮空岛,随着一缕绿光收敛,骤然消失不见。

    整座浮空岛,都被颜景昌的法宝吞噬掉,原本的翠绿山峰之下,多了一座浮空岛,法宝的威能暴涨,灵性也随之暴涨。

    有一整块福地纳入法宝之中,法宝的品阶没多大提升,可品质却直线攀升,潜力暴涨。

    颜景昌心满意足,匆匆忙忙的离开……

    而失去的依托,悬浮于半空中的道宫,从天坠落向大地,绵延近百里的庞大体型,坠落大地之后,让整个秘境都随之疯狂的颤抖。

    道宫坠落,算是秘境步入彻底崩溃的最后一根稻草。

    道宫所落之地,大地当即陷落三百丈深,粗大的裂缝,如同蔓延而出的触角,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只是短短一炷香的时间,就绵延上千里地。

    早已经碎裂的天穹,似是也受到影响,破碎的速度骤然加速。

    到了这种地步,两位能影响到这个秘境的封号道君,皆已经化作尸骨,其他人就更无能为力了。

    道宫之中,一道道人影奔蹿而出。

    小魔佛双手合十,一步十丈,脚下速度飞快,他的身后,一尊黑色的佛陀虚影显化,佛陀虚空手中握着一根根粗大的锁链,锁链的另一端,缠绕着黑塔残破的上半截塔身。

    黑塔从第三层到第八层,当时秦阳离开之时,就已经被打碎了不少,后来更是被两个混蛋交战的力量波及,硬生生的断开,中间层次,直接被打碎。

    黑塔的最高一层,篆刻着葬海秘典的第一卷,如同可以承载经典的宝册。

    偏偏葬海秘典的第一卷,早就失传了,小魔佛纵然观摩过第一卷,他也没有能力传授给任何人,唯有将篆刻着秘典第一卷的塔壁带回去……

    可他一没办法拆掉塔壁,二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炼化,甚至都无法收起,只能用笨办法,强行拉回去。

    小魔佛跑的飞快……

    他离开没一会,一叶独木舟,从漫天尘埃之中飘出。

    神木质地的独木舟绽放着柔和的光晕,拖着独木舟立地三丈,飞速前行。

    断长空立于独木舟之上,手捏印诀,面色略显不正常的红润。

    独木舟之后,牵引着一条条黑锁链,锁链的后方,牵引着断裂的黑塔。

    只剩下最底层还完好无损的黑塔,里面是大片的灵田,纵然想要供给这么大范围的灵田,需要的灵气完全是个天文数字。

    黑塔被毁之后,一般门派根本不可能有能力提供这么庞大的灵气。

    可回去之后,稍稍紧着点,少说也能保住个上千里高品灵田。

    剩下的灵田,跌落品阶也无所谓,拿来种植玉稻都能赚的盆满钵满。

    冒险进来一次,最后却没太大收获,不甘心啊。

    小魔佛拿走了塔尖,他就拖走仅剩的最底层。

    断长空之后,灰头土脸的丁冬和丁三眸,紧随其后。

    那位盯着无头灯笼的倒霉蛋,已经不知所踪,可二人脸上却都带着一丝难以掩饰的振奋。

    费了这么大劲,终归是有了收获……

    ……

    另一边,秦阳再次来到枯林深处,见到了老树妖那冲天的本体。

    只是这次,乍一看,秦阳心里就不由的一个咯噔。

    上次见到时,的确像是入冬的树木,树叶凋零,乍一看像是枯死了。

    但上次可没有这么强的暮气,而且上次也有一些树叶残留的。

    而现在,半片枯叶都见不到了,主干上也多了一些裂痕,怎么看都像是已经枯死了。

    “前辈?”

    “嘎吱……”主干上裂开一条裂缝,露出前往树中空间的道路。

    可就是这么简单的动作,裂口旁边的木质,却骤然崩碎,从裂开一路绵延数百丈,到处都是细密的裂纹浮现。

    秦阳匆匆忙忙的走进去,再见到老树妖化出的身体,头发更加的稀疏,枯白的见不到半点光泽。

    脸皮上满是干枯的褶皱,身体佝偻着,一副行将就木的架势。

    “前辈,你怎么了?”秦阳大惊。

    而这时,老树妖身后,一个看起来两岁大的光屁股小孩,小心翼翼的探出脑袋,看到秦阳之后,咧着嘴露出一口豁豁牙,长着手臂扑到秦阳怀里。

    “木精灵?”小屁孩重重的点了点脑袋,肥嘟嘟的小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

    小胖娃竟然长大了点……

    再看看老树妖的样子,秦阳心里也有了猜测。

    “木精灵太弱小了,幼年期太容易夭折,你带他走吧。”

    “前辈,你不跟我走?”

    “老朽乃是此地生机所在,秘境崩碎,老朽正值度过寒冬之季,已经无力离开了,这个是我一生积累,你回去之后,交予我的分枝吧,老朽死后,他便可以化形而出,一体同出,算起来,老朽也只能算是从头再来而已。”

    “前辈……”

    秦阳刚要说什么,老树妖伸手拦住秦阳:“你听我说。”

    “这个是我本体树心,万年凝聚,万年蜕变方成,你修行有木行法门,拿去祭炼,说不得能凝练出神通,或者炼成法宝也行……”

    老树妖塞给秦阳一块拳头大小的不规则木块。

    “你走吧,老朽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能在死前,见到大人英姿,也算是了却遗愿了。”

    “前辈,紫霄道君其实……”秦阳犹豫了一下,没说出口。

    老树妖呵呵一笑,浑浊的眼中,多了一丝智慧的光彩。

    “小子,你想说什么,我知道,无论大人做过什么,他在别人眼里是什么人,跟别人有什么恩怨,杀生盈野也罢,愚弄世人也好,与我何干,他不曾有负于我,我自是不能有负于他,他与葬海道君的恩怨如何,那只是他们的事情,大人托付我紫霄秘境,我自是不能有负所托。”

    “秘境已经开始崩碎,生机断绝,大人也陷入长眠,再无人有回天之力,我已经无力送你离去,你自行离开吧,这个冬天,是过不去了。”

    秦阳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了。

    原来老树妖早就知道啊……

    想到当时老树妖说,紫霄传人,正人君子,统统打死,怕是也有别的深意。

    恐怕紫霄道君自己都不知道,他身边已经有人,早就知道了很多东西。

    想当年,紫霄道君说不定已经将自己也骗了,伪装却成真了,至少从老树妖的话里看……

    至少在老树妖这里,紫霄道君就是那个跟传闻一样的人。

    对葬海来说,他是个伪君子,可对老树妖,他可能只是一个恭敬的妖族后辈,从未做过什么对老树妖不利的事情。

    这好坏对错,谁说得清楚呢。

    “走吧……”老树妖一挥手,秦阳就带着木精灵消失不见,转眼间就落在了主干外面。

    这时候再看,主干上裂开的裂口里,已经看不到里面的空间,裂口已经变成了寻常树木上的裂口了……

    秦阳呆呆的望着裂口,心里有些复杂。

    木精灵挂在秦阳的脖子上,满脸不舍的望着裂口,抿着嘴,吧嗒吧嗒的掉眼泪。

    摸了摸木精灵的脑袋,秦阳摇头失笑。

    想那么多干什么,还不如小屁孩看的明白。

    这个世界,哪来那么多对错好坏,对我好的就是对,想杀我的就是坏,就这么简单多好。

    可惜啊,有时候,世界就是没这么简单,想要做到老树妖这么洒脱,能有几个人啊。

    再看了老树妖飞速枯死的本体一眼,秦阳行了一礼,转身离开。

    分枝在崩碎,化作齑粉,枯林里的树木,也随着大地微微一下震动,大片大片的崩碎。

    漫天尘埃之中,伴随着小胖娃嚎啕大哭的声音,秦阳穿过木屑雨,迈上归程。

    绕开了龟裂破碎的大地,再次来到秘境之门附近。

    终于又见到了其他人。

    小魔佛拖着塔尖,断长空拖着塔底,入口遥遥在望的时候,也隐约看到还有其他人。

    一群人打的不亦乐乎,恍惚间,似乎有人沉寂没入秘境之门消失不见。

    其中一个头顶冒绿光,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颜景昌。

    至于剩下俩,应该是灯宗的两人。

    秦阳迈步狂奔而去,这俩货看到秦阳之后,对视一眼,竟然直接罢手不战,一起冲向秘境之门。

    小魔佛拖着塔尖没入秘境之门,断长空紧随其后。

    可正在这时,却见一尊黑色的佛陀虚影一闪而逝,一掌拍在了扭曲的空间上。

    空间割裂,断长空拖着的黑色锁链,被扭曲的空间强行斩断,塔底坠落到地上。

    恍如一个空气漩涡一样扭曲不断的秘境之门,不断变幻着形状,扭曲的空间,将附近数里之地,扭成了麻花,坠落的塔底,也随之抛飞了出去。

    秦阳停下了脚步,面色黑的犹如锅底。

    如此不稳定,谁敢去穿过?

    可再看着大地上不断裂开的裂缝,崩塌的山峦,碎裂的天穹……

    怕是等不到秘境之门再次稳定到勉强能穿越的那天,这个秘境就已经彻底崩碎了。

    秦阳拿出小魔佛的花盆,陷入了沉思。

    这货难道不是怕了我?

    还是,太怕我了,所以看到我还没离开,就想到了利用秘境之门坑死我,彻底斩断心魔?

    这家伙有前途啊,逆风立刻认怂,顺势立刻坑杀。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盆花一定要养的开花结果。

    想坑杀我?这事没完。

    秦阳不急不缓,走到塔底的位置,伸出手在塔底上摸了摸,技能没反应。

    不出意外。

    继续输出真元,将真元调动出来,覆盖在整个塔底之后,技能骤然亮起。

    拾取,炼化,一气呵成。

    巨大的塔底,随着秦阳心念一动,慢慢的缩小到巴掌大小,被秦阳收起。

    本来还挺遗憾,没多捞点,没想到最后关头,有好人千里送温暖。

    而且,王启年这个倒霉蛋,现在也就在黑塔里,还没有离开……

    说不定就是他自己作死,将枯血道姬洗脑了,最后枯血道姬怎么都不愿意离开,他身为枯血道姬的儿子,屁大一点的小屁孩,恐怕说出离开的想法,就被枯血道姬镇压了。

    正好,现在有人送来了,带走了塔底,也算是带他离开了。

    抬头望了望天空,天穹破碎,已经能看到外面的无垠虚空。

    可惜还有一个遗憾,嫁衣当时被震飞,落入虚空,再也没回来……

    哎,说好了要带她离开这里,最后也没做到,而且还没看到过她的真容呢,就这么没了,真可惜……

    “嫁衣,现在可不是我不带你离开这里,而是你自己走的,不能怪物,不管你能不能听见,话我要说明白,我秦阳可不是背信弃义之……呃……”

    秦阳仰天大喊,喊道一半,就跟卡了壳一样,脸刷的一下就绿了。

    虚空之中,有什么东西落下,转眼间就能看到一抹红影,飞速向着他这里坠落。

    短短几个呼吸,就能看清楚,鲜红如血的嫁衣,头上那被罡风怎么吹都吹不起来的红盖头。

    尼玛,不是嫁衣是谁。

    “轰……”

    一声巨响,一座山头硬生生的被砸碎。

    秦阳犹豫了一下,还是赶了过去,在废墟里挖了一会,终于将嫁衣挖了出来。

    这次见到嫁衣,看起来那叫一个凄惨,骨头茬从肩膀后面刺出,四肢扭曲断裂,胸口也能看到断裂的肋骨刺出……

    将她挖出来之后,她也只是抬了抬头,再也没什么力量,跃到秦阳背上了。

    “你是不是听到我呼唤你,才从虚空找到了回来的路?”

    嫁衣没什么反应……

    秦阳摇了摇头,将嫁衣捞起来,背在背上,这次就感觉的更加明显了,她浑身软绵绵的,像是全身的骨头都碎了一样。

    而且那种冰寒入骨的冷意,都消散了大半,想来她的力量都被震散了不少。

    伤成这样,再将她丢在这里不管,等到秘境彻底破碎,她必死无疑了。

    “我这人就是心善,狠不下心把你丢下,虽然我之前把你当人形自动反击法宝用了好多次……”

    背着嫁衣,秦阳抓住她的手,也不管她听不听见,自顾自道。

    “现在这个秘境,尚未彻底崩溃,老树妖曾经说过,这座秘境,也是依附在大世界之上的,所以,就算是离开的秘境之门不能用,我还有一个秘宝,能离开这里,就是我不知道能不能带着你一起走,我提前给你说清楚了,万一真的不能带你一起,你可不能怪我,我是真尽力了。”

    说完,秦阳拿出一枚巴掌大的深蓝梭子,形如织布的梭子,只是上面,篆刻了日月星辰,群星闪耀之间,似是与天空群星遥遥呼应。

    这就是当年摸到的日月星梭,后来无论干什么,都会提前标记一个安全地点,可惜一直没有能用到的时候。

    这次却要靠它救命了。

    小魔佛临走了阴他,秦阳也不慌,就是因为这个。

    小胖娃住进了他肝部,应该没什么问题,可嫁衣能不能带走,就是个问题了……

    慢慢的催动日月星梭,日月星辉同时浮现,将秦阳和背上的嫁衣笼罩。

    秦阳心头大定,大笑出声。

    “小魔佛,想坑老子,做梦去吧,老子有加强版炉石!你给老子等着,这事没完!”

    星光璀璨,虚空之中,星辰与秦阳和嫁衣身上的星辉,遥相呼应。

    只是片刻,就见秦阳和嫁衣,一起化作一道星光,冲天而起,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