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四章 魔佛种子发芽,紫霄道君中计

    葬海道君金刀大马的坐在宝座之上,眉头一挑,浊世佳公子的洒脱之中,顿时多了五分桀骜。

    你给我扣黑锅,我凭什么要给你解释?为什么要解释?

    你说是,那就是吧,你能奈我何!

    大家都死了,只剩残躯,苟延残喘,生前能拉着你同归于尽,死后还能怕了不成。

    “葬海,你我恩怨,今日就在此了解了吧,若非你觊觎我的紫霄道经,何曾会有今日。”

    “莫要废话,你将那张论,贴在我的陵寝之上,绝我生机,灭我往复,何必在此惺惺作态,你不是要我葬海秘典么?三卷宝册,都在黑塔之中,有本事你就来拿,我就是看不惯你这嘴脸,我想要你的紫霄道经,我何曾否认?何曾像你这般,装什么正人君子!我呸!”

    “小人!”

    “我就是小人,如何?总比你这伪君子要强,整日标榜紫霄道君乃是真君子,我呸,为了自己的目的,连你儿子都不救,还装什么真君子!”

    “你这等让子嗣自相残杀的魔头,有何脸面说这些?”

    “为何没脸说?弱者早点死了痛快,省的有朝一日出门被人打死,留下一个活到最后就足够了,我可没有遮遮掩掩,谁愿意说谁说去,我就是这么教导子辈,你敢说出去么?若论狠心,谁能比得上你,往日里父慈子孝,关键时刻,为了自己,眼睁睁的看着独子死在你面前,你敢面对他么?”

    “宝玉会理解我的,这条路注定了充满了牺牲,一切都是为了……”

    “我呸!紫霄,这一点我真的不如你,你能骗的过所有人,甚至连自己都能骗了,当真是了不起!莫要废话,今日你我不如一起死的彻底好了,已经是陨落的人,还有什么可挣扎的。”

    几句话,就再也无法谈下去了,两人目中,杀机浮动,引动天象变化,万物沉寂,星辰隐遁,青天白日,化作阴暗虚空。

    如同一瞬间,天地万物,都主动隐遁,避开二位封号道君强者的杀机。

    ……

    而同一时间,黑塔之中,秦阳背着的嫁衣,缓缓的转过头,她所望的方向,空间扭曲,转瞬便似破布一般被撕裂,外面的景象一闪而逝。

    嫁衣从秦阳身上飘起,玉足轻踏,一步跨出,身形化作一抹红影,瞬间跨过了裂口,消失在黑塔之中。

    裂缝眨眼间便愈合,秦阳摸了摸自己的肩膀,又伸手摸了摸后背,一脸的问号。

    什么情况?

    嫁衣这就走了?

    别走啊,大佬,你走了,我这百无禁忌的加持怎么办。

    说好了带你出去呢,你现在走了,说好的事情怎么办?

    骤然出现的变化,着实让秦阳惊住了。

    刚才惊鸿一瞥,看到了外面的景象,虽说看不真切,却也能确认,其中一位是紫霄道君,而能与紫霄道君对峙,只可能是葬海道君了。

    葬海道君的意识也复苏了?

    嫁衣这是去报仇么?

    “恭喜道兄,脱困囫囵。”小魔佛高声祝贺……

    只是秦阳听着,总觉得这不像是祝贺自己。

    虽说正常情况下,被迷失强者缠上,得以解脱,的确是好事。

    “小秃驴,这有什么好祝贺的,等嫁衣出去将葬海道君挫骨扬灰,自然就会回来了,最后还不是要我为难……”秦阳叹了口气,脸上不见喜色,反而多了一丝忧虑:“小秃驴,看你这样子,是不是准备趁机把我活活打死?”

    “道兄慧眼如炬,一眼便看穿了小僧所想。”小魔佛心悦诚服的赞叹,双手合十,脸上嗔怒之相慢慢消散,多了一缕往日的慈眉善目:“道兄可曾有什么遗言,要交付他人,小僧一定代为转达,以圆了道兄遗愿。”

    “小秃驴,刚才才说好的合作,你转眼就翻脸了?”

    “道兄相助之情,小僧谨记于心,今日便助道兄解脱,不被邪祟侵扰,待道兄陨落之后,每年寒食中元,道兄忌日,小僧都会为道兄诵经祭奠,超度亡魂。”

    秦阳望着一脸认真的小魔佛,颇有些震惊了。

    我杀了你,是为你好,我太感谢你了,所以帮你解脱,让你死的毫无痛苦,你不用谢我,这是我应该做的……

    头次见到有人能将翻脸杀人说的这么有理有据,还是为你好的。

    就凭这让人震惊的不要脸,小秃驴,你大有前途。

    “小秃驴,你绝对是前途无量啊。”秦阳抚掌称赞,是真的心服口服:“不过,你真觉得,你能杀得掉我?”

    秦阳呲牙一笑,一指在眉心一点,手中多了一把虚影长剑。

    心头一声低喝。

    “秘法狂暴。”

    霎时之间,秦阳眼神变得冰冷而疯狂,周身真元浮动,满是狂暴,气势骤然暴涨。

    “一恨才人无行。”

    一声低喝,一剑斩出,层层叠叠的波动,化作肉眼可见的涟漪,瞬间横扫开来。

    秦阳本来就狂暴的气势之中,骤然多了三分魔意,周身恨意升腾,一缕缕似油似烟的黑气,从秦阳体内蒸腾而起。

    小魔佛面色微微一变,双手合十,高声诵魔号。

    “我魔慈悲。”

    一尊面目狰狞的黑色佛陀虚影,在其身后浮现,伸出双掌,挡住汹涌而来的涟漪。

    “神魂秘宝,魔道禁法。”

    小魔佛喉咙里发出一声闷哼,猝不及防之下,骤然中招,眼中血丝遍布,瞳孔不断的收缩放大,目中神采,凝聚了又涣散。

    小魔佛身形爆退,口中一声长叹。

    “道兄莫要动怒,小僧……”小魔佛犹豫了一下,看着秦阳周身气势直线暴涨,面色一正:“小僧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道兄救命之恩,小僧铭记五内,如何敢恩将仇报。”

    “你的玩笑一点都不好笑。”秦阳借坡下驴,顺势停了手……

    在这地方,跟小魔佛拼什么命,得不偿失,就是吓唬吓唬他……

    “道兄说的对,小僧怕是没有这方面天赋,道兄还请收了神通吧。”小魔佛果断认怂,脑袋都低了下去:“既然说好了跟道兄合作,自是不会反悔,翻脸之说,纯属误会,道兄既然有如此实力,合作必然是合则两利的局面,小僧省的。”

    “小秃驴,我再说一次,你绝对会前途无量的。”秦阳感叹,这么懂得取舍,甚至连自己都能说服,这种人若是不夭折,必然会有所成就的。

    “道兄,此魔道禁法,还是莫要随便用了……”

    “我另有秘法,不怕付出代价,要不,小秃驴,你来试试?”秦阳说的认真……

    这的确不是开玩笑的,因为刚才挥剑之时,清晰的感觉到,消耗的不是自己的气血,而是凝聚在自己血肉之中的魔手力量。

    当初无法消化掉的力量,融入血肉,硬生生的将自己撑胖了两圈。

    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才勉强消化掉了其中一少部分。

    而刚才一剑挥出,却感觉到身体又瘦了一些,除此之外,连气血都没有消耗。

    想来起码前三剑,应该不会消耗自己的力量了。

    也就是自己可以不付出代价的斩出三剑。

    现在境界太低,三剑足够将自身提升一个大境界了。

    纵然不斩出第四剑,面对不在全盛状态的小魔佛,也不是毫无抵抗之力。

    “道兄说笑了,小僧不敢试。”小魔佛认怂认的毫不遮掩……

    只是望向秦阳的目光,多了三分疑惑。

    一恨才人无行,一剑斩出,境界暴涨,恨意升腾,犹如实质。

    在魔佛一脉的典籍记载里,曾经见到过这种记载。

    当年大荒有一剑道强者,横空出世,只是犹如流行坠地,绽放的光辉,绚烂而短暂。

    这位名号十二剑君的强者,出世之后,一人一剑,败尽天下剑修,后来不知怎么的得罪了万剑宗,被万剑宗八位长老亲自出手追杀。

    原本众人都以为十二剑君必死无疑,可是他却施展了一门魔道禁法,名曰十二剑。

    当场将万剑宗八位长老,尽数诛杀,从此便销声匿迹,再也不见了踪影。

    后来传说,当年那一战,是同归于尽,十二剑君斩敌之后,便因为施展禁法身死道消。

    而且十二剑君之名,便是在这里开始的。

    小魔佛心头疑惑,秦阳怎么会这门魔道禁法的。

    而且,看起来,似乎还真的什么代价都没付出,斩出一剑之后,脸不红气不喘,真元流转稳固,周身气血如虹。

    想到记载之中,此禁法的可怕,小魔佛果断认怂,还是继续合作好了。

    跟这种一言不合就施展禁法,连试探都没有的疯子,硬碰硬的结果,无论秦阳要付出什么代价,他都是必死无疑。

    “真的不来试试么?来呗,我们来拼个十来剑,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多有意思。”秦阳舔了舔嘴唇,身上的气息愈发狂暴了……

    “是小僧错了,道兄收了神通吧。”小魔佛暗暗叫苦,这人绝对是个疯子。

    “真的不来么?那我……”

    话没说完,秦阳低头看了一眼手环,心中一动,散去了秘法,气势跌落到正常水平。

    然后果断的回头,悄悄的取出花盆藏在怀里看了一眼。

    种子竟然发芽了?

    收起花盆,秦阳转过身,盯着满脸苦相,一副忌惮无比样子的小魔佛,立刻眉开眼笑。

    种子在这个时候发芽了,而且小秃驴心智坚定,入魔了都没什么杂念能让种子发芽……

    而现在种子发芽了,说明小秃驴心中出现了一个坚定的想法。

    以现在的情况,肯定不是想要干掉我的想法。

    那十有八九就是怕了我了?

    虽然不是将我当成可以信任的好人,觉得我为人不错。

    若是能让他怕了我这个想法,开花结果,以后说不得见到小魔佛,他就会退避三舍,在我面前根本不敢动手,只要有动手的想法,他立刻就会坚定的认为自己必死无疑。

    勉强也算是不错了……

    秦阳哈哈一笑,挥着手打趣。

    “小秃驴,我也是跟你开玩笑的,我这个笑话好笑不,看把你吓的,笑死我了……”

    “呵……呵呵……”小魔佛勉强干笑了一声,悄悄向后退了退……

    心头的想法,忽然间就坚定了一些。

    这人就是个不要命的疯子,不与他计较。

    而秦阳正注意着花盆异样呢,感受到变化。

    再悄悄的拿出来看了一眼,见到发芽的种子,转瞬就疯长到一尺高,再看小魔佛的反应,心头一定。

    果然没猜错,小魔佛就是怕了我了。

    一定要将灵植培育到开花结果,彻底解决小魔佛的问题。

    杀人结仇,恩恩怨怨,往复不断,今天干掉小魔佛,明天浮屠魔教就会蹦出来个更强的家伙,再杀了仇恨更深。

    杀了小的来大的,杀了大的来老的,杀了老的来个更老的,烦不胜烦。

    还不如现在这样解决最好,兵不血刃,还能稍稍合作一下,当做助力。

    秦阳心情大好,登上阶梯的时候,热情的对小魔佛挥了挥手。

    “小秃驴,快点走,咱们现在可是队友,得到什么好处,大家平分。”

    小魔佛默不作声的拉开一段距离,跟在后面,心里面默默的加了个评价。

    喜怒无常的不要命疯子。

    “轰……”

    忽然间,天空一声巨响,道道枝杈一般的裂纹,在天穹之上蔓延开。

    “哗啦啦……”

    半边天穹破碎,一道光柱,贯穿天空飞过,待光柱消散之后,头顶依稀能看到更上一层,也能投过一部分,看到外面的景象。

    黑塔被硬生生的削去了一部分,外面迷蒙一片,犹如虚空降临。

    九头沥血魔龙,拉着一方王座,游走其间,只是九头魔龙,却有过半,都变得伤痕累累,甚至还有一头,后半部分身躯,都已经消失不见。

    王座上,一位长的颇为俊秀,白衣飘飘,衣袂猎猎作响的青年,端坐其上,青年左臂消失不见,只留下残缺的衣衫飘动。

    就算如此,却依然有种桀骜狂放之意,扑面而来,端坐在残缺的宝座,依然犹如王者,带着不屑的表情,嗤声嘲笑。

    “紫霄,继续来啊,咱们一起死的痛快,怎么不装了?化出真身了?”

    另一边,紫光冲天,化作祥云铺天盖地,其内紫雷似是龙蛇翻腾,涌动不休,中心死气化作铺天盖地的黑云,其内声声龙吟嘶鸣,撼人心神。

    黑云与祥云汇聚交融,冲霄死气之中,一颗数百丈大的龙头钻出云层,目中死气遍布,一眼瞪来,黑紫色的光柱,便跨越虚空,直奔葬海道君而去。

    葬海道君手腕一抖,其中两头魔龙吃痛,被锁链牵扯着,瞬间挡在了前方。

    “轰……”

    极光一般的光柱消散,两头魔龙化作齑粉,消散的无影无踪。

    黑云之中,长着分叉鹿角的龙头,缓缓的飞出,其后身躯,绵延上万丈,深入犹如一节一节的硬壳拼接而成。

    每一节都犹如侵染祥云,上面云纹紫气遍布,每一节之下,都有一双形如尖刺,质如美玉的尖足,一对一对,足足有上千对。

    龙首昂起,一声嘶吼,东方便似烈日初升,紫气东来,祥瑞之气,铺天盖地而来。

    威压更是镇压一界,穿过了黑塔的缺口,镇压在秦阳的神魂之上。

    “真龙血脉,玉脚天龙。”

    秦阳喃喃自语,着实吓到了,那种属于龙族的威压,尤其是神魂与血脉都能感受到的压制,可不是一般的龙族血脉能有的。

    只有蕴含真龙血脉的龙族有。

    玉脚天龙,隶属千足蜈龙,只有其中觉醒了真龙血脉的千足蜈龙,才能脱胎换骨,进化成为玉脚天龙。

    而且,感受着气息威压,尤其是其中有一种一脉相承的气息。

    秦阳哪里还不知道,这就是紫霄道君。

    尼玛啊……

    之前还猜测,最大的可能是紫霄道君娶了个妖族媳妇儿……

    谁想到,他不但是妖族,而且还是妖族之中,顶尖大佬级别的血脉,真龙血脉。

    难怪从来没人知道他是妖族,也从来没人能发现。

    身为玉脚天龙,天生祥瑞,半点妖邪之气都没有,力量比之绝大部分的修士,还要纯净的多。

    只要他自己不暴露,谁能发现他是妖族。

    望着黑塔之外,虚空之中,翻天倒海,每一个动作都裹挟着无上伟力的紫霄道君。

    秦阳心头忍不住生出一丝惧意。

    这就是封号道君啊。

    交战之下,秘境天穹都被打碎了,只能在虚空之中交手。

    而且,这还是已经死了,实力百不存一,甚至千不存一,力量用一点少一点的情况下。

    他们全盛时期,究竟有多强?

    只是看气象,葬海道君明显是落入下风了。

    这应该是嫁衣插手的结果吧。

    毕竟嫁衣不管怎么说,还活着呢。

    按目前的情况来看,两位封号道君的实力暴跌,而且随着交战会越来越弱。

    嫁衣的优势也会越来越大,到时候,葬海道君怕是真的要彻底凉了。

    他若是死了,自己摸不了尸,葬海秘典怎么办?

    正想着呢,却见一抹红影,从虚空之中浮现,眨眼间便跨越了不知多远的距离,出现在玉脚天龙的脑袋上……

    嫁衣头戴盖头,一身鲜红的嫁衣,略显凌乱,修长的手掌,凌空向着玉脚天龙的脑袋拍下。

    玉脚天龙脑袋一扭,龙角与嫁衣柔弱的手掌碰到一起。

    “咔嚓……”

    嫁衣右臂扭曲,带着鲜血的骨头岔刺破了衣衫,从其右肩后方刺出……

    只是一瞬,她便化作一道红光,倒飞了出去,消失在虚空之中。

    而玉脚天龙嘶嚎一声,一只龙角崩断,坠入秘境,直奔黑塔而来……

    眼看着龙角裹挟伟力飞来,秦阳心中刚浮现出一丝据为己有的念头,毕竟这可是龙角啊。

    拥有真龙血脉的玉脚天龙的龙角。

    不过眨眼,这个念头就消失不见,心中忽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上一次有一件宝物,向自己飞来的时候……

    将自己砸落云端,在还不会飞遁之法的时候,差点活活摔死。

    念头一动,秦阳顺着阶梯向上爬,冲入黑塔上一层,脚步不停,继续狂奔……

    黑塔被毁掉了一部分,上面一层一层之间,早已经连接到一起,秦阳总觉得自己命犯被砸死,躲着点比较好……

    一路顺着缺口狂奔而上,冲到了第七层之后,却见那飞来的龙角,竟然也落在了第七层,秦阳闷不吭声,继续向上狂奔。

    顺着缺口上了黑塔第八层,回头望去,那数百丈长的龙角,竟然砸碎了第七层的天穹,紧随其后,从他头顶上飞过,轰的一声,砸在了第八层的大地上。

    龙角裹挟的伟力,卷起狂风大浪,卷动着秦阳的身躯,一起飞了过去。

    落地之后,秦阳灰头土脸的从土里拔出脑袋,抬头一看,龙角,竟然就在数百丈之外……

    “果然,我就是命犯被宝物砸死。”秦阳心中余悸未消,望着如同美玉一般的龙角发呆。

    这时,小魔佛姗姗来迟,走到秦阳身侧,出声赞叹。

    “小僧还以为龙角会落到第七层,没想到,道兄慧眼如炬,竟然一眼就能知道龙角落在那里,当真是厉害。”

    “呵呵……”秦阳干笑一声,指了指龙角:“这件宝物,难以分割,我这人最讲道理,为表合作的诚意,就先放到你那里吧,等到我们出去之后,再行分割。”

    小魔佛立刻生出一丝警惕,只是再看着数百丈高的龙角,他又想不到秦阳为何这么做。

    思来想去,只有一个结论,秦阳是个疯子,喜怒无常,行事欲与常人也是正常……

    说不定这句话,的确是为了表示诚意的。

    也可能是客套一下,若我也客套一句,说放在他那里,他就直接收起,让我无话可说……

    索性让他无话可说。

    这么一想,小魔佛立刻颔首道谢。

    “道兄高义,小僧就愧领道兄美意了。”

    声音落下,小魔佛走上前一挥手,将龙角收起。

    “小秃驴,你不反过来客气一下?”秦阳有些愕然,他还真不客气啊。

    “道兄美意,不敢推辞。”小魔佛面色一正,心中恍然,果然是随口客套。

    “行吧,你就先收着吧,等离开这里了再分割。”

    秦阳说的有些勉强,心里却笑出了声。

    紫霄道君身上的部件,我特么敢去碰么,还是等俩大佬的交战结束之后,尘埃落定之后再说。

    小魔佛不客气,那就让他拿着好了。

    回头顺着黑塔的缺口,再向外望了一眼,秦阳这才有功夫去想想刚才看到的那一幕。

    嫁衣竟然对紫霄道君悍然出手。

    那姿态摆明了就是不要命的打法,只是可惜,只打断了一只角,她却被反震成重伤,落入虚空,生死不知。

    难道嫁衣不是被葬海道君困在这里的?

    秦阳略有些担忧,她可别死了……

    拿她当了一段时间的护身大杀器,百无禁忌,已经有些习惯背着嫁衣了,说好了带她出去,只要活着,就一定要带她出去。

    秦阳看了一会,也看不出来什么,那俩死人,打的昏天暗地,明明自己都已经能感觉到,他们俩的力量在衰弱,越来越弱,可战斗反而愈发激烈。

    现在也可以彻底确定,紫霄道君也不是什么好货。

    但现在他没有杀进黑塔里找自己,可能是脱不开身吧。

    毕竟,葬海道君被盖棺定论,此刻实力,怕是比不上紫霄道君了。

    秦阳忧心忡忡,却不知道……

    他炼化了先天鸿蒙紫气,紫霄道君早就无法感应,而葬海道君懒得反驳,实力背锅……

    紫霄道君以为他死了……

    回过神,却见小魔佛已经向着最后一层而去。

    收摄心神,念头一动,望着小魔佛的背影,秦阳抬头看了看通往最后一层的台阶,心头忽然有了一个猜测。

    连忙跟了上去,顺着阶梯走上最后一层。

    黑塔的最后一层,没有拓展空间,保持着原本的样子。

    数百丈直径,黑色的金属地面,空荡荡一片,唯有中央,放着一个黑金色的蒲团。

    四周墙壁上,密密麻麻的篆刻着未知文字。

    小魔佛率先走上来,正面对着其中一面墙壁,看的入神。

    秦阳看了几眼,一个字都不认识,只觉得笔锋之间,满是桀骜不驯,狂猛霸道的意味。

    不出意外的话,这些都是葬海道君手书的。

    秦阳看了几眼,在这一层里转了一圈,除了中间那个蒲团,连根毛都没有。

    秦阳拿起蒲团看了几眼,应该也是个宝贝,随手收起。

    转身来到小魔佛身后,冷不丁的问了句。

    “小秃驴,浮屠魔教的葬海秘典,失传了吧?”

    小魔佛眼神闪烁了一下,缓缓的回了句。

    “道兄猜错了。”

    “小秃驴,我们现在是合作伙伴,是队友,这种人尽皆知的事情,你还用得着瞒我?”秦阳拍了拍小魔佛的肩膀,叹了口气:“当年葬海道君何其强大,威震天下,自他之后,浮屠魔教再无一个葬海秘典的传人,能有如此威名。”

    “道兄是猜错了。”

    “我说葬海秘典失传了,你说错了,那我换个说法,浮屠魔教的葬海秘典,失传了一部分,而且是最重要的一部分,对么?”

    “我魔慈悲。”小魔佛念了一声魔号,不回答了。

    “这应该就是葬海秘典吧。”秦阳指了指墙壁上的字。

    “是葬海秘典的第一卷,奠基之卷,道兄若是有兴趣,大可随意参研,只不过道兄你是看不明白的,其中神韵内藏,这些字只是表象而已。”小魔佛丢下一句话,就不理秦阳了,自顾自的参研。

    秦阳看了半晌,的确是看不明白,只能将这些未知文字当书法看……

    当初见到小魔佛和枯血道姬的时候,就曾经猜测,他们是为了葬海秘典。

    但从来没听说过浮屠魔教的葬海秘典遗失,到了南海之后,专门差人去收集过一些消息。

    浮屠魔教还有葬海秘典的传人在。

    秦阳就丢掉了这个想法。

    还以为他们是为了葬海道君的什么宝物来,亦或者是当年葬海道君陨落的时候,带着浮屠魔教的什么东西进棺材了。

    直到刚才,才忽然想到,如不是全部失传,而是失传了一部分呢?

    毕竟,不是所有的经典,都如同紫霄道经一般,只有奠基卷。

    盘坐在地上,盯着墙壁看了几眼,秦阳闭目沉思。

    回忆那本《秦阳永远不可能知道的秘密》。

    紫霄道君跟想象的不一样,葬海道君也不一样,可若葬海道君的确是有想法给后辈留下传承呢?

    那杨帆来这里会怎么做?

    想到这,秦阳睁开眼睛,慢慢的运转葬海修髓典。

    这时候,再向墙壁望去的时候,这些未知的文字,立刻犹如活了过来一般,不断的游走,其中暗藏的神韵,也通过双目,灌入他心田。

    待看完四周墙壁,接收完所有的内容之后,秦阳脸上浮现出一丝失望。

    竟然真的是第一卷,奠基卷。

    按照上面的记载,葬海秘典有三卷。

    第一卷只能修行养气、筑基、三元,三个大境界。

    神海、灵台、神门三个大境界的修行,就需要葬海秘典的第二卷,也是葬海秘典最核心的一卷葬海卷。

    秦阳需要的,就是第二卷。

    可这里是没有的……

    难道最后还真的要去摸尸么?

    想到外面打生打死的俩宿敌,秦阳就一阵纠结,那种战场,他连靠近都做不到,怎么摸尸。

    本来还以为葬海道君手里有宝册,跟着宝册能学到也一样。

    学完了就溜,反正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最好那两个半斤八两的货色,能完全同归于尽了最好。

    不死心的再找了好半晌,眼睛珠子都快瞪出眼眶了,也依然没找到别的东西。

    秦阳从第九层下去,顺着缺口向外忘了一眼,他们还在交战。

    顺着阶梯,一路向下走,再第七层,见到了断长空、丁冬、丁三眸。

    秦阳一言不发,继续向下走。

    回到了第一层,路过村子的时候,秦阳找到了王启年,也不管旁边是不是有人,直接道。

    “我现在要离开,你跟不跟我走,外面紫霄道君和意识复苏的葬海道君,正在死战,而紫霄道君要对我不利,我要趁机逃走,告诉你实情,怎么选择由你自己来,别到时候说我坑你。”

    小王启年从酣睡中苏醒,瞪着眼睛看着秦阳,满脸惊悚,脸都绿了。

    “你走吧,我自己想办法……”王启年的声音在秦阳脑海中响起。

    “这可是你自己选择的,不怪我。”秦阳转身就走,走了两步之后,回头提醒了一句:“黑塔已经被打碎了一部分,坍塌是迟早的事情。”

    秦阳轻装上阵,一路狂奔,生怕黑塔随时可能会坍塌。

    冲出了塔门,秦阳抬头一看,远处天边,俩混蛋竟然还没结束战斗……

    只不过这个时候,异象与波及的范围,明显的弱了大半,说明他们俩的力量已经衰弱了大半。

    等到他们的力量彻底衰退,便只有死气可以利用,可那时候,他们清醒的意识,就会被不断消磨,最后变成失去意识的不祥。

    以他们的骄傲,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变成失去意识的行尸走肉。

    战斗,应该还在这之前结束的。

    秦阳一路狂奔,向着道宫的边缘前进。

    黑塔损伤严重,正在坠落,而道宫本身,也不时的发出一阵震动。

    到了道宫边缘,秦阳回头看了一眼,叹了口气。

    没想到最后的结果是这样,不过,还是活命要紧,没有了葬海秘典,以后再找别的修行,实在不行了,先选一门稍好点的进阶,等到又替换的,再重修好了。

    反正道基稳固的令人发指,想来到时候重修,有损道基,也能修复。

    “轰隆隆……”

    道宫的震动更加剧烈,秦阳甚至可以感觉到,悬在半空的道宫,也在慢慢下沉。

    顺着锁链,向着地面滑去……

    这时候,才见到拖着道宫的那座悬浮山,竟然被一层绿光笼罩。

    那是正下方,一座翠绿的山峰法宝绽放的光晕。

    颜景昌满脸肃穆,盘坐在其下,手中不断的打出印诀,操控着山峰法宝。

    秦阳眼睛一瞪,暗暗咂舌。

    原来道宫坠落,跟那俩混蛋交手没有关系……

    是颜景昌这个家伙搞的鬼。

    这家伙还说借助这里的气韵,孕育法宝灵性。

    真尼玛说假话眼睛都不眨一下,亏得自己还觉得他是个实诚人。

    原来他准备让他的法宝,一口气将这座浮空岛吞了。

    什么福地孕育灵性……

    直接将福地炼入法宝之中,不是更好。

    这家伙的心可真沉啊……

    “绿光兄,这里已经不安全了,你加快速度吧。”喊了一嗓子,秦阳也不管颜景昌听不听得见,落地之后,转身就逃。

    原路返回,渡过了黑泥沼泽,秦阳遥望枯林的深处。

    老树妖交情不深,还黑了自己所有的乙木精气结晶,不管他可以。

    但木精灵却还在那里,不能丢下小家伙不管。

    叹了口气,秦阳转身向着枯林奔去。

    而另一边的战场上。

    紫霄道君已经无力维持真身,化作人形,他胸口一个大洞,双腿消失不见,右臂也不见了踪影。

    而且他右边的头发都不见了,头皮也被撕掉了一层,露出紫金色的头骨。

    葬海道君看起来也没好到哪去,九条魔龙尽数消失不见,王座也崩碎了,双臂双肩都消失不见,胸腔之中的左肺消失了大半,已经停止了跳动的心脏,也裸露在外。

    二人气势,早已经不复最初之时的样子,衰弱的就如同两具会动的尸体。

    “哈哈哈哈,紫霄,你费尽心机,追到这里,真的是为了报复我么?”葬海道君哈哈大笑,只是少了半边脸,笑起来看起来极为恐怖。

    “纵然是生机绝灭,意识消弭,我也要让你死在我前面!”紫霄道君咬牙切齿的冷笑。

    “紫霄,若我说,那一缕先天鸿蒙紫气,不在我这里,我也没有夺过呢?”

    “都到了这个时候,你竟然还诡辩。”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我最开始的时候就说了不是我,你不信,那我索性承认了,我就知道,我承认了,你自会与我死战,紫霄,你聪明一世,骗了世人一世,骗了自己一世,纵然是死了,也谋划着重新来过的同时,阻我生机,断我希望,没想到啊,你最后竟然栽在了一颗最微不足道的小棋子手里!妙,妙啊!”

    葬海道君笑的癫狂,脑袋都歪了,却还在狂笑。

    紫霄道君悬于半空,目中神光骤然亮起,阴沉的天空,如同放晴了一般,一双巨大的眼睛,在天空中浮现。

    巨眼扫视整个秘境,很快,就在枯林外围,看到了秦阳的身影。

    巨眼消失,紫霄道君脸上露出震惊的神色,又惊又怒,而后身体化作一道神光,冲天而起,向着枯林飞去。

    “紫霄,你不是要与我死战么,我站在这里等你杀,若是反抗,我就是你孙子,你怎么不来杀我?跑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将先天鸿蒙紫气给他,你断我生机,现在还想握住你的一缕生机?”

    “痴心妄想!与我死战这么久,你还有一分力量么?你拿什么去转生?哈哈哈哈……”

    葬海道君狂笑着化作一道神光,紧追在紫霄道君身后。

    “紫霄,来啊,我们继续死战,我们一起死吧,死无全尸,身形俱灭,意识湮灭,才是我们注定的结局,老子真小人,你个伪君子,一起死了正好,哈哈哈哈……”

    两人一前一后,飞遁到枯林附近。

    而秦阳感受到两道神光从天边飞来,尤其是率先感觉到的一种同根同源之后,就知道这两道神光究竟是谁了。

    眼见就要落下的时候,后一道神光骤然加速,撞到前一道神光上。

    紫霄道君与葬海道君,在半空中显形,如同流星,撞到侧面的一座山头上。

    “轰……”

    山头崩碎,只见葬海道君双腿夹住失去了下半身的紫霄道君,从废墟之中飞出,向着秦阳这边飞来。

    葬海道君张口一吐,一道绿气飞出。

    “紫霄,这口秧气,从我死就留到现在,若他吸了这口秧气,看你如何转生!”

    PS:又是万字,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