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八章 遍地灵田,道姬出嫁

    枯血道姬的胸口微微起伏了一下,眉宇间戾气暴涨,只是看到嫁衣,压下了火气。

    跟一个不要脸的刺猬较什么劲,脑子有问题……

    转过身,枯血道姬扭动着腰肢,向着大门走去。

    秦阳暗暗叹了口气,果真是拳头大就是真理。

    自从背上嫁衣之后,也算是一个拳头大的人了,与人交流的时候,气氛也变得和谐了不少。

    看看,枯血道姬这种就爱跟人唱反调的叛逆老女人,被呛了一句之后,竟然也不敢昧着良心说老子不帅。

    前面有人淌雷,后面的人自然都一个接一个的进去。

    秦阳走在最后面,踏入进大门的时候,摸了摸脑袋……

    所有进入这里的人,只要还活着的,似乎都没引到了这里,不过为什么总觉得哪怪怪的……

    踏入黑暗的大门的时候,眼前一黑,身子也好似失去了重量,意识也陷入了停滞。

    再次感觉到脚踏实地的瞬间,秦阳才忽然想到哪不太对了。

    既然所有活着的都被引到这,那颜景昌呢?

    颜景昌怎么没来?

    之前颜景昌说他在道宫之下,借助这里的气韵温养法宝。

    但疑似机器猫口袋的九层黑塔,很显然也会有更好的东西,来帮助颜景昌温养法宝。

    他为什么没有被引来?

    还是他已经死了?

    不可能吧,这货正处于初次出山们的小萌,到行走江湖的老油条的过渡阶段,本身实力不弱,连亵裤兄都没被弄死,他怎么可能死了?

    现在想起来,总觉得哪怪怪的。

    可一时半会又想不明白。

    周围的黑暗慢慢消散,模模糊糊看不真切,就像是在无月的凌晨,眼上蒙着一层轻纱,只能看到一丝微弱的光晕,一圈一圈的变幻着。

    不过,却率先嗅到一阵混杂着青草香气的生涩麦香,耳边也有一阵哗哗,似是风吹草地的浪潮声,身边也能感觉到有毛穗随着风摇摆着,不时的擦过他的身体。

    眼前的一切,慢慢的变得清晰,由虚幻变得真实。

    只见周遭是一望无际的麦田,随着微风吹过,一浪又一浪的绿浪,波澜起伏,尚未成熟的麦子,密密匝匝的遍布其间,每一次风吹过,麦穗就会摇曳着,散发出一阵略带生涩的清新麦香。

    秦阳轻轻吸了口气,眉宇也舒展开了不少,随手摘下一串麦穗,放到嘴巴里,生涩之中略带着一丝甘甜的味道浮现,还有一缕醇厚平和的灵力,沁入他的肉身。

    “看来不是幻觉,尚未成熟,灵力便如此充沛……”

    秦阳喃喃自语,一眼望去,根本望不到这片麦田的边际在哪里。

    寻常灵麦,一株结出十八粒就算是不错的了,而这里每一株,都结出了八十一粒,每一粒都要比寻常灵麦大了一倍不止。

    这需要的可不只是灵田品阶高一两个档次,这片灵田,按照品阶,起码有五品。

    俯下身,抓了把土,土色泛黑,肥沃的几乎能捏出来油,而且里面灵气充沛,近乎化作灵液。

    “真尼玛奢侈,五品灵田种麦子……”

    头顶没有日月星辰,只有不知从哪坠落的天光,洒遍大地,也无从辨别东南西北,秦阳只能按照自己面对的方向,直直的向前走。

    进入黑塔的第一层,竟然是一片麦田,这让秦阳颇有些始料未及。

    没有恐怖的镇墓兽,也没有死气充盈在天地之间,甚至连危险的气息都没有,反而是让人神清气爽,心里的杂念都被扫去了不少的麦田。

    而且,之前进来的那些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顺着麦田一路前行,一个时辰之后,才走出了麦田的范围,转而是一片玉稻的田地,同样也是涨势旺盛,植株完美之极,连虫子病害都没有见到。

    再向前走,各种灵气四溢的灵植,分布在大地上,还有各种灵药,最普通最常用的人参,至少都是三四百年药龄,而且如同一般的玉稻灵麦一般,一种就是一大片……

    秦阳甚至在一片参田里,挖出来一株至少八千年药龄的紫参,紫参已经长出了人形,只是面目全无,证明这是一株完全没有诞生意识的紫参。

    “这里是葬海道君的药园么?”秦阳只是采集了一些药龄最高的灵药,大部分根本不动。

    因为太多了,多到根本采集不完。

    绵延百里为基础的药田,只是想想就感觉头皮发麻。

    再行一日之后,才见涓涓细流在大地上静静的流淌,顺着溪流的下游前进,寻到一条不过二三十丈宽的河流。

    河水不深,流速慢到感觉不到河面上有起伏,如同一条翠绿的玉带,点缀在大地上。

    顺着河流前进不久,秦阳就见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一艘看起来还挺新的竹筏,被绑在岸边,旁边还有一杆撑船的竹篙,斜倚在岸边的歪脖子树上。

    秦阳微微蹙眉,环顾四周,却再也没发现别的什么痕迹。

    既然有竹筏,而且顶多用过三四年时间,说明这里还有别的人。

    之前见到那些涨势不错,却无人采摘的灵植,还以为是以前种植的,花开花落,岁岁年年之下,才在那等高品阶的灵田里,变成了杂草一般不值钱的东西。

    解开绳子,踏上竹筏,也不撑船,任由竹筏在流速缓慢的河流里,顺流而下。

    两岸死一般的寂静,虫鸣鸟叫皆没有,偏偏生机勃勃,浓烈到要溢出来。

    秦阳站在竹筏上,面色越来越凝重。

    这地方初见之时,赏心悦目,仿佛心中的烦恼都被扫除。

    可是越走越觉得诡异,明明灵田肥沃,明明灵药遍地,为什么却连个活的虫子都找不到?

    河水很清澈,可以一眼看到河里的水草,可是连个鱼苗都找不到。

    秦阳盘坐在竹筏上,微微耷拉着眼皮陷入了沉思,而嫁衣趴在他的后背上,脑袋像是搁在了他的肩膀上,盘随着微风竹筏,水波潋滟,倒是颇有些意境。

    顺流之下,这一晃就又是三天的时间过去,河流变宽,两岸也多了起伏,山峦也随之出现。

    两岸郁郁葱葱,植被茂盛,秦阳打定了主意不撑船,也不管方向。

    再过半日,路过一个河流分叉口的时候,才见竹筏竟然没有顺着大流走,而是拐入了侧面不过三四丈宽小分流。

    顺着蜿蜒的河流再行数个时辰,才见前方河流的尽头,是一座不到四五丈高的山洞。

    河流流速依然缓慢,丝毫没有加速的迹象,说明里面不是流入了地下暗河。

    进入山洞,短短一刻钟,就见前方河面上,有微弱的光晕被反射过来。

    山洞竟然还有另外一个出口。

    飘出了山洞,眼前骤然多了一些不似外面那明明生机勃勃却死寂一片的鲜活的气息。

    河流两岸,平坦的地方,种满了玉稻,便是山坡上,也有一层层梯田错落有序。

    远处袅袅炊烟,飘飘荡荡的冲天而起,隐约间还能见到一座村庄的一角。

    举目远眺,还能看到河流里飘着几艘渔船,粗狂的号子,收获的欢笑声,随风飘来。

    秦阳低头一看,这河流里,鱼虾不少,而且看起来,无论红烧还是清蒸,都是肥美之极。

    “汪汪汪……”

    再飘下去一段,便听到一阵犬吠声。

    岸边一只体型消瘦,通体漆黑,唯有爪子是明黄的黑狗,黑狗的两只眼睛上,还有两个明黄色的斑点,看起来就像是这只狗长了四只眼睛。

    黑狗对着秦阳狂吠,不多时,就有一个老农从田里走出来察看。

    看到秦阳之后,脸上满是沟壑,皮肤黝黑的老农,顿时一惊,而后再看秦阳背着的嫁衣,连忙笑着对秦阳挥了挥手。

    秦阳扫了一眼,这就是一个普通的凡人老农,双手上满是干农活留下的痕迹。

    只是这个老农的态度,是不是太热情了点?

    “大爷,打扰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上了岸,秦阳客气的问了一声。

    “没想到我们这多少年都没人来过了,这些天又有外乡人来了,还是个背着婆姨的后生,娃哟,老泰山不许得你娶亲哟……”老农哈哈大笑……

    显然这是把秦阳当成了老丈人不同意,他就把新娘偷偷拐走的臭穷酸……

    “啊……”秦阳满脸尴尬,这话怎么接?

    我说不是么?那背着的是谁的新娘子?

    “娃哟,你来的正好,我们村子今天也要办喜事,王二家的崽子,好不容易才讨到个婆姨,姑娘娃可是漂亮着呢,走,吃喜酒,全村子的人都要来,王二那老东西,说是捕一条龙鱼,也不知道捕到了没有……”

    “应该是捕到了吧,我刚才过来的时候,听到捕鱼的几位似乎挺高兴的……”秦阳随口回了句。

    “哈哈哈,那快走,龙鱼啊,王二这老东西,多少年都没去捕过一次了,娃哟,你可有口福咧。”

    老农热情的领着秦阳,回到了村子里。

    村子里张灯结彩,一条条桌案,排成一排,一路延伸出去上百丈。

    村里人看到秦阳,老农就上去解释一番。

    于是,不畏老丈人,背着新娘子出逃的秦阳,莫名其妙的得到一堆的赞叹……

    秦阳一头雾水,这里的人都这么开明么?

    遇到私奔的,竟然还称赞?

    若这里是别的地方的村子,秦阳绝对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的。

    可这里在黑塔里啊,都什么情况啊。

    可怎么看,这些人也全部都是凡人,半点灵力都没有。

    被老农带到一张桌子上,他们也不问秦阳为什么不放下嫁衣。

    一切都好像很正常一样。

    过了约莫一个多时辰,一声呼嚎响起。

    “新娘子来喽。”

    敲锣打鼓,声乐响起,一队身披喜庆红衣的庄稼汉子,吹着各种古里古怪的乐器,在前面带路。

    后面有四个粗手粗脚的大汉,抬着个没有丝毫精致感觉的轿子,一路来到农家小院的外面。

    小院内走出一个一身喜庆,胸前佩着红花的新郎官。

    这家伙长的普普通通,手上满是老茧,一脸忠厚老实相,甚至还有些畏畏缩缩的感觉。

    “新郎官,接新娘喽!”

    轿子落地,新郎官连忙走到轿前,背对着轿子弓着腿。

    “新娘入新户喽……”

    轿帘拉开,新娘身披简单的红布制成的嫁衣,头上盖着带毛边的红步盖头,一跃而起,落到新郎的背上。

    只是新郎傻乎乎的,局促的根本不敢伸手抱住新娘的大腿……

    新娘身子一歪,差点翻下来。

    “笨死了!”新娘娇喝一声,自己一把揭掉了红盖头,一巴掌拍在了新郎的背上。

    “嘭……”

    一声闷响,新郎被拍的一巴掌趴在了地上。

    而另一边,秦阳微微张着嘴巴,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那位脾气不小的新娘子,可不就是枯血道姬。

    她……竟然在这里嫁人了?

    再低头看了看那位趴在地上的新郎,竟然红着脸爬了起来,还局促的整了整胸前有些歪的大红花。

    刚才那一巴掌,便是金铁,也能被拍的瞬间变形。

    这明明是凡人的新郎,竟然跟个没事人一样……

    再看周围的村民,哄堂大笑……

    “哈哈哈,王二的小崽子,太蔫怂了,就得找个厉害点的婆姨。”

    “对,不找个厉害点的婆姨,这小崽子,自己都管不好家。”

    “娃哟,小崽子不老实了,你就揍他,王二这老东西,肯定不会管的。”

    新郎手忙脚乱的将新娘背回去,宴席也随之开始……

    秦阳望着这一派喜庆的村子,一脑门的问号。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

    枯血道姬怎么会在这里嫁人了?

    还嫁给一个看起来就怂的一批的老实人……

    唔,这是从良找个老实人嫁了?

    还是,她陷入到什么古怪的幻觉里,亦或者被人洗脑了?忘了之前的事情了?

    秦阳一头雾水,再看着上来的菜……

    竟然全部都是灵气四溢,甚至最中央的那盘鱼肉。

    隐约之间,还能察觉到里面浓烈的气血力量,还有一丝奇特的波动。

    之前在龙血龙髓里,都感受到过这种波动。

    这些村民,抓来的竟然真的是龙鱼?

    秦阳神色有些呆滞,真的龙鱼,会被这些人抓到?

    一肚子疑问,现在就等着问问枯血道姬了。

    看看枯血道姬是不是还认得自己。

    等到酒席过半的时候,才见枯血道姬换了一身衣服来敬酒。

    敬到秦阳这一桌的时候,枯血道姬看到秦阳,顿时拉长着脸,冷哼了一声。

    “哼,怎么到哪都能见到你?”

    “你还认识我?小魔佛呢?”秦阳沉默了一下,试探性的问了句。

    “今天是我大好的日子,你来喝喜酒我欢迎。”枯血道姬脸上竟然露出一丝幸福的笑容,只是再看秦阳的时候,眉宇间立刻生出一丝戾气:“其他的就别废话,我不想跟你多说话!”

    秦阳默不作声,整个人都有些傻了。

    她竟然还记得之前的一切?

    而且,她现在是玩真的?

    真的要嫁人?

    什么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