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八章 幸灾乐祸是不对的,会有现世报的

    一路尽心尽力的吸收煞火,让颜景昌不会死在煞火之海,甚至不让他状态跌落,废了老鼻子劲儿,真的跟照顾亲儿子一样……

    可不就是等着现在这一幕么。

    走出煞火之海之后,按照地图所示,后面本来应该生活着不少珍奇异兽的。

    接下来这段路,是进入地图上所示的宫殿群之前,最后一大段路。

    紫霄秘境里,绝大多数的生灵,或者说,强大的生灵,都在这里。

    而现在整个紫霄秘境,都被葬海道君鸠占鹊巢,变成了他的葬身之地,秘境本身的生机也已经衰败。

    若是会遇到一些诡异而强大的东西,十成十会出现在接下来这段路程里。

    这一路行来,秦阳心里已经确定,葬海道君给他的后人,留下了进入这里的捷径,却也不可能让后人顺风顺水,不管是考验也好,恶意的坑杀也好。

    秦阳想要顺利的走过去,尽快的穿过去,不是那么容易的。

    不可能随便遇到什么东西都去玩命……

    玩不起的……

    现在好了,种下一颗种子,终于收获了果实。

    遇到危险了,必须尊总真汉子颜景昌,绝对不能出手给他添乱……

    头顶着一团绿光的颜景昌,单手负背,一手虚托在胸前,目光灼灼,望着从石山后方探出脑袋的岩蟒,口中一声厉喝。

    “孽障!念你修行不易,速速离去!否则立时叫你多年修行化为乌有!”

    巨大无比的岩蟒,本来也只是盯着他们两个窥视,琉璃般的眼睛里,阴冷一片,却也没有别的动作……

    听到颜景昌的厉害,岩蟒便昂起蛇头,张开嘴巴,嘶嘶的嘶鸣,腥臭之气夹杂着阴冷死气,化作狂风,呼啸而来。

    “还敢猖狂!”

    颜景昌冷笑一声,单手轻轻一推,悬在他头顶的那团绿光,便化作一道流光,冲天而起。

    霎时之间,只见半空中一团阴影急速坠落。

    眨眼间,便化作一座八百丈高的翠绿山峰,山峰之上植被遍布,可是每一颗的树木,却犹如翡翠雕琢,栩栩如生,甚至微风吹过的时候,这些翡翠树木也会随风摇摆……

    “轰!”

    翠绿山峰当初砸到岩石巨蟒的脑袋上……

    尘埃落到,之间大地上凭空多了一座八百丈高的翡翠山峰,岩石巨蟒的脑袋,早已经消失不见……

    它那庞大的身躯从石山后方摆出,也只是微微抖动了几下,便没了声息……

    翡翠山峰重新化作一道绿光飞回来,悬在颜景昌的脑袋上。

    颜景昌面色平静,转过身看了一眼秦阳。

    “秦兄,这孽畜已经解决了,我们继续走吧。”

    秦阳张了张嘴,呆呆的看着颜景昌,好半晌,才犹犹豫豫的叹了口气。

    “绿光兄,你平日里都是这么多待妖物的么?”

    “有什么不对么?”颜景昌一头雾水……

    “这岩蟒并非要攻击我们,它只是让我们离开它的领地而已……”

    “它可是妖邪。”

    秦阳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同情,算是彻底确定了,这货这次绝对是第一次出远门。

    好好的一个单纯真汉子,硬生生的被教歪了。

    瞥了一眼远处的岩蟒尸体,忍不住为它掬一把同情的泪水……

    好好的在家睡觉呢,有人闯到它家门口,见面就先爆粗口让它滚蛋……

    人家也只是来了一句,这是我的领地……

    也就是嗓门大了点,加上语言不通……

    没想到眨眼间就被秒杀了。

    秦阳暗暗叹息,所以,这件事深刻的体现出一个道理。

    长得好看,长的可爱,那是非常重要的。

    岩蟒也就是长的难看了点,一看就非常凶残,嗓门又大,说句“你好坏”,可能都会变成粗声粗气声色俱厉的“敲里吗”。

    换个大眼睛包子脸一脸天真的小娃娃,奶声奶气的指着颜景昌的鼻子骂,骂的能让人听懂,估计颜景昌也不会上来就下杀手……

    人丑就要多读书,多提升自己的实力,果真是放到任何世界,都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思绪飘飞回来,再看看颜景昌一脸无辜的样子,秦阳也差不多明白,他的长辈到底是怎么教导后辈的了。

    十有八九是从小给灌输一个观念,见到妖邪,直接杀了准没错。

    站在人族修士的立场上,倒是也没什么问题。

    所有的妖魔鬼怪,无论是干掉也好,抓捕也好……

    干掉了,直接扒皮拆骨,弄到一大堆的修行资源,或者还能抢了妖邪的财富。

    抓捕了也能训话了,变成自己的助力,御鬼驯兽的门派都是这么干的。

    反过来,妖邪干掉人族修士,杀人夺宝也好,直接切片了当刺身也好,好处也不少。

    说到底,也就是个“争”字。

    争资源,争前路,争生机。

    只是从颜景昌身上,窥一斑而知全豹,秦阳心里已经想到了很多。

    大荒,竞争厮杀,怕是激烈到难以揣测的地步。

    秦阳越想越远的时候,颜景昌已经不声不响的来到岩蟒的身旁,不吭不哈的开始收集可以用到的材料。

    等到秦阳回过神的时候,一头数百丈长的岩蟒,已经被拆成了一堆碎石头,有用的东西,都被拆走了。

    “秦兄,这些东西,倒是还算不错,我们一人一半好了。”颜景昌也没吃独食,很是豪爽的直接分了一半给秦阳……

    “正好我没见过这种岩蟒,就却之不恭了。”秦阳乐呵呵的收下材料,默默的给绿光兄点了个赞。

    心里默默的下定决心。

    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继续在石山之中踽踽前行,这里比之之前的路径,更加难走,不能施展飞遁之法,要走的路,比看到的距离起码要多出一倍以上。

    直接翻越山峦,可能要走的路更远,更费力……

    接下来的路程里,跟预料的一样,这里生存的异兽,尽数化作了明明还活着,却沾染了庞大死气的妖邪。

    只要遇到妖邪,秦阳根本不用管,颜景昌总会一马当先的冲上去,解决遇到的妖邪,无论强弱,都不是他的对手。

    他头顶悬着的那团翠绿山峰所化的绿光,威能强的可怕,至少走了一周的时间过去,秦阳从来没见到颜景昌用别的用法。

    永远都是直接砸过去就完事了……

    至少堪比平台的大妖,都是被一击砸成了肉泥。

    这让秦阳颇为眼热,若是他出手,对战灵台大妖,不玩命的话,就只有让丑鸡跳出来挡枪,让他操控昊阳宝钟,活活震死妖邪。

    只是越是前进,遇到的妖邪便越强。

    秦阳颇有些担心,颜景昌到后面扛不住了……

    “绿光兄,你这……”

    “秦兄,你不用说了!”颜景昌看秦阳的表情便知道秦阳要说什么,毫不犹豫的打断了秦阳的话:“我们说好了,接下来无论遇到什么,都由我来处理!”

    “绿光兄,我这不是怕你累着了……”

    “秦兄,你放心好了,些许妖邪而已,我的碧翠峰,乃是师尊强行炼化了一座灵山所化,最是克制妖邪!”

    颜景昌拍着胸脯打包票,心里暗暗感叹,秦兄这人还是太单纯了,若是我有这等机会,怕是会乐得清闲……

    只是看秦阳这幅欲言又止的模样,颜景昌生怕秦阳不知轻重,贸然插手,反而会让他有顾虑,又补了一句。

    “秦兄,你务必在一旁掠阵,莫要亲自冒险!否则就是看不起我!”

    “好的,没问题。”

    秦阳答应的爽快,颜景昌露出笑容,心里却琢磨着,秦兄可真是年轻,以后但凡有事,就用这句“否则就是看不起我”来劝秦兄好了。

    秦阳心里也感叹,自己是真的学坏了,以前忽悠单纯的年轻人,还会有点负罪感,现在却感觉……

    跟着划水,可太尼玛舒服了。

    这边刚绕过一座高耸入云的石山,便见前方又有异样。

    前方山坡上,一个穿着灰色小褂的老者,揣着手蹲在那里。

    老者头顶明光铮亮,唯有脑袋一圈有稀疏的灰白色头发,他的皮肤干瘪,泛着酱色,血肉枯槁,看起来就像是一位受尽苦难,却还剩下一口气就是咽不下去的重病老乞丐。

    老者蹲在那,微微缩着脖子,蜷成一团,模样颇为让人同情。

    老者似是发现了两人,战战巍巍的站起身,佝偻着身子,揣着手,微微缩着脖子,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步履蹒跚的向着两人走来。

    秦阳停下脚步,瞳孔微缩,眼眸微微眯了起来,神色也显得有些凝重。

    而颜景昌也停下了脚步,一脸凝重,拉着秦阳向后退。

    “秦兄,后退。”

    秦阳老老实实的跟着后退,他可是看的清楚。

    对面的山坡,光秃秃一片,全是石头,可是山坡之下谷地,却密密麻麻的堆满了无头灯笼。

    而且全部都是熄灭的无头灯笼的碎片。

    这些无头灯笼到底有多难缠,秦阳可是见过的,可是这里,却全部都是破碎的无头灯笼。

    如同被人暴力撕碎之后,再也无法恢复了。

    想要做到这一点,唯有强行掐灭其内的灯火。

    而那位走起路来,战战巍巍,看似随时都会摔倒,整个人也有些畏缩的老者,气息更是古怪。

    明明一身死气,已经浓郁到一种返璞归真的境界,庞大的死气,尽数纳于体内,半点外泄都没有,偏偏却还能察觉到,老者体内有一丝生机!

    这一缕生机,坚如磐石,无可动摇,被淹没在浩如烟海的死气之中,却还似黑夜里海中的灯塔一般,绽放着微弱的光芒。

    这老家伙可能还没死!

    没死的人,还是个秃顶……

    惹不起……

    “绿光兄,我们绕过去吧,千万别招惹这位老人家。”秦阳好心提醒了一句。

    身为一个体修,根基雄厚到令人发指,又有木灵之体,加上木精灵在体内住了一段时间,再加上见过的诡异,摸过的尸,数量非常多。

    对于生机和死气的感应,那是绝对不会错的。

    若是没感应错,颜景昌可能不是老者的对手。

    “秦兄,我们逃不掉的,这种只剩下一口气的迷失强者,我听我师父说过……”颜景昌的脸色有些难看,头顶的一团绿光,闪烁不定,他犹犹豫豫,根本不敢出手……

    “绿光兄,我们没这么倒霉吧……”秦阳神色一动,脸都有些绿了……

    只剩下一口气,迷失强者……

    这几个关键字一出,秦阳哪里还不知道这老者到底是什么。

    这世上,宗门也好,散修也罢,最看重的东西,排在第一的,永远是传承。

    这是从最古老的蛮荒时代就开始流传下来规矩,已经深入血脉和神魂。

    在那个时代,任何一种传承,哪怕是烹饪,采摘野果,都可能关乎到族人能不能生息繁衍下去。

    任何有用的信息,都必须一代一代的传承下去。

    到了现在,一个宗门的传承,就是重中之重,正如盗门,苟延残喘这么多年,也要第一个保证传承,这样才会在数万年的时间过去之后,盗门的招牌却依然还在。

    一个宗门慢慢衰落,绝大部分的原因,都是传承断绝,而一个衰落的宗门,能不能重新崛起,先决条件,也是有没有传承。

    不然的话,纵然有绝世天才,却无法门,天才想要成长为强者的可能也不大……

    而有些特别的法门,例如经典,例如类似经典的秘法神通,有些是可以记录在宝册之上,有些则根本无法记载,只能代代相传。

    若是有强者游历在外的时候,意外陨落,却会连带着宗门的重要传承,从此断绝的话……

    那强者心中强大的意念,便会强行按捺下最后一口气,拼着神魂消弭,意识消疏,从此灰飞烟灭的危险,拖着残躯回到宗门之中。

    等到完成了遗愿,将宗门的核心法门传承下去之后,才会吐出最后一口气,身形俱灭。

    这些强者,便被称之为迷失的强者。

    他们都已经迷失了自己,唯一还记得的,就只有宁死也不会忘记的东西。

    这是些让人尊敬的真正强者。

    但……

    秦阳都快哭出来了,颜景昌的脸,在绿光的照耀之下,变得惨绿惨绿……

    “秦兄,我不是他的对手,完了……”

    你都不是对手,我更不是了……

    秦阳嘴唇颤抖,一个记忆都消散的老怪物,玩命都不是他的对手。

    能强行不咽下最后一口气,与天争命的强者,足够两人抬头仰望,也只能面前仰望到对方的脚底板。

    打是不可能打的……

    稍稍一想,秦阳便推测出来,这老者当年死在这里,却也被困在了这里,根本没法离开,他已经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这么多年过去,他还没死,但十有八九,他连自己是谁,还有回去的路都已经忘记了,只记得最核心的东西。

    然而,这老家伙,还剩下一口气,严格说,根本不算死了,想超度都超度不了……

    “秦兄,你我二人,今日怕是要一同死在这里了,我离开山门良久,能遇到秦兄,也算是不枉我下山游历一场……”颜景昌微微昂着头,眼里闪烁着水光,都快哭出来了……

    “想我颜景昌,乃是三界山年轻一辈,最有潜力之人,没想到,今日却会死在一个只剩下一口气的死人手里……”

    可太憋屈了……

    “绿光兄,为今之计,只有最后一条路可走了。”秦阳拧着眉头,玩命回忆着曾经在宗门看到的典籍……

    现在无比庆幸,当年没事干就看书的自己,实在是太英明了,是死是活,就看是不是真的了……

    “秦兄,你不用安慰我,我知道这种彻底迷失的强者,究竟有多可怕,人生在世,自古谁无死,我只是觉得有些不甘心……”

    “绿光兄,我曾看到过一则记载,遇到这种迷失强者,若是他忘记了回去的路,你只要做出承诺,带他回去,他便不会伤你性命……”

    “此话当真?我怎么没听说过?”颜景昌愣了愣……

    “此地已经封闭了数千年,这位前辈应当已经死了数千年,却依然能强行不咽气,生前实力定然十分强大,十有八九是来自大荒的强者……”

    然而,秦阳的话还没说完呢……

    颜景昌便已经迈步而出,昂首挺胸的走上前。

    “前辈,我乃三界山颜景昌,若前辈乃是大荒强者,必然不是籍籍无名之辈,只要晚辈不死,必然能带你回去!”

    “轰……”

    老者骤然抬起头,体内死气,化作灰黑色的狼烟,直冲天际,他一双浑浊的眼睛,骤然变得清澈深邃,佝偻的腰身,都变得挺直。

    “有劳。”老者沉声念出两个字,一步跨出,身形似是跨越了空间,瞬间便出现在了颜景昌的后背上。

    老者趴在颜景昌的后背上,干瘪的手臂,搂着颜景昌的脖子……

    一瞬间,老者体内爆发的死气,尽数收敛,眼神也恢复了原本浑浊的样子,整个人看起来就是一个畏畏缩缩,病入膏肓的老人……

    “前……前辈……”颜景昌的声音都变得调,眼神呆滞空洞,身如筛糠,抖个不停,双手双脚僵在那里,完全不知道干什么了……

    “绿光兄,你是真汉子,在下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秦阳一脸肃穆,真心实意的夸了颜景昌一句。

    这次可是真正的真心实意,发自肺腑。

    英雄啊……

    老者姓甚名谁,不知道……

    是不是大荒的强者,其实也不知道……

    他的师门在哪,甚至还存不存在,都不知道……

    就算这样,他竟然都敢做出这种承诺。

    真的是好汉。

    这种承诺,做不到了,可是真的会死人的。

    而且会先生不如死,再到死的惨不忍睹。

    过了好一会,被吓傻的颜景昌才稍稍回过点神,感受着后背上背着的老者,炸起的汗毛就没落下去……

    “秦兄,你可没说会这样啊……”颜景昌这次是真的哭了,吓哭了……

    秦阳一怔,嘴角抽抽。

    老子白白在心里敬佩你了半晌!

    搞了半天,是你自己想岔了!

    二话不说就莽上去。

    这会你来怪我?

    可现在这种情况,秦阳又不忍心说别的,只能温声安慰。

    “绿光兄,现在起码还算是个好结果,毕竟,你自己也说了,你以师门的能力,想要查清楚一个应该挺有名的强者,应该不难的,只要你能将这位前辈送回去,好处还是不少的……”

    “秦兄,你下次说话能说完么……”

    “绿光兄,有句话我一定要说,你听人说话的时候,一定要听人把话说完,这是个好习惯。”

    颜景昌背着老者,欲哭无泪,嘴唇哆哆嗦嗦了半晌,硬是说不出来话了。

    “行了,我们继续前进吧,这位前辈瘦成这样,顶多七八十斤,以绿光兄的实力,背着也不影响什么,再说,有这位前辈在,等闲根本不敢对你不利……”

    颜景昌闷头不说话,浑身炸起来的寒毛,到现在还炸着……

    秦阳干笑一声,也不说话了,现在说什么,都有种幸灾乐祸的味……

    两人继续前进,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颜景昌背着个秃顶老祖宗,后面竟然什么妖邪都没见到……

    再走了三天之后。

    终于又见到了会动的东西……

    一座近乎笔直上下的石山顶端,只见一位身材纤瘦的女子立于那里。

    女子头戴盖头,身披红底绣金的霞帔,脚上一双似是沁了血一样的红色绣鞋。

    “秦兄,又……又是一个……”颜景昌脸色发绿,腿肚子下意识的哆嗦。

    “我……什么都没看见,绿光兄,我觉得前面的路不好走,我们绕路吧……”秦阳咽了咽口水,眼珠子乱颤,这位气势,比之秃顶老祖宗还要强。

    “秦兄说的对。”颜景昌一呆,也顾不得说秦阳睁眼说瞎话了,连忙点头。

    然而……

    两人刚走出不远,秦阳就觉得后背上一阵凉气浮现,如同一块万载玄冰,骤然贴在他的后背上。

    低头一看,胸前搭着鲜艳的如同沁血的大红袖,还能看到一双苍白如纸,涂着红指甲的双手,交错着,搂着他的脖子……

    秦阳面色惨白,僵在了原地,艰难的转了下身子,一脸真诚的看着颜景昌。

    “绿光兄,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对我施展什么幻术了,说实话,我不怪你,我对天发誓,绝对不因为这位前辈幸灾乐祸你了。”

    “秦兄,我对三界山历代祖师发誓,我从未修习过幻术!”颜景昌后退几步,呆呆的看着秦阳后背……

    瞬间,秦阳的脸上,写满了惊悚……

    妈耶,连这种古怪的老祖宗,竟然都不讲究了!

    敲里吗!

    老子一个字都没说呢!

    我什么都没承诺,什么都没答应!

    你特么竟然就直接硬上了!

    有这么办事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