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七章 真好人秦有德,真汉子颜景昌

    秦阳凝神盯着颜景昌,心里犯嘀咕。

    这家伙这是什么意思?

    上次还跟自己装逼,暗戳戳的想要杀人灭口,当时是有顾虑,可这次可没有什么吧?

    都已经进来了,他真要下黑手,不,他直接正面碾压过来,自己不拼命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那他怎么看起来有点怂啊……

    不应该啊,莫不是打算让我降低戒心之后,再背后捅刀子?

    想到这,秦阳心中不由的多了几分警惕,心里暗骂,这家伙可真不是东西,实力够强的时候,就应该一波流莽过去。

    “绿光兄,那咱们有缘再见,我就不打扰你看风景了。”

    秦阳丢下一句话,转身就继续在煞火里穿行,根本不打算跟颜景昌有什么交集……

    管你有什么打算,我不跟你扯淡就行了。

    颜景昌望着秦阳远去的背影,微微张着嘴巴,一脸愕然,心里稍稍一琢磨,才有些恍然大悟。

    对啊,我们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之前也只是一点点不愉快而已……

    三界山坐落在大嬴神朝境内,想要来南海,若是不横渡虚空而来,怕是赶路都要一年半载,跟活跃在死海的幽灵盗,怎么可能有什么矛盾……

    反正上一任幽灵船长已经死了,现在跟秦阳,完全是一点仇恨的基础都没有了。

    再看着秦阳一路狂奔,姿态犹如一只脱缰的野狗,简直是肆无忌惮,视煞火之海,犹如无物……

    而自己,小心翼翼的选择路径,走了这么多天了,却还没走出这片火海,眼看着就快被活活耗死在这里了。

    明明实力更强,为什么这么憋屈?

    早知道在宗门的时候,就应该多学点东西,何至于现在落得这种地步。

    一阵心酸涌上心头,求生欲也在此刻直线攀升。

    “秦兄,请留步!”

    一句话脱口而出,心中的那一点别扭,也随之消失不见了。

    是啊,秦兄境界看起来不高,可实力绝对不容小觑,能脱颖而出,成为幽灵号的新船长,必然是有过人之处……

    就是他都能肉身横穿煞火,还装成个三元修士,藏拙藏的太不讲究了……

    算一算,向他求助,也不算丢人……

    颜景昌心里默默劝了自己几句,最后一点别扭感觉,也随之消散。

    “绿光兄,你还有事?”秦阳纳闷,这货怎么没完没了了?

    “秦兄,我姓颜名景昌,你能别叫我绿光兄了么?”颜景昌苦笑一声,不知为何,心里总觉得这称呼不是什么好话……

    “好的绿光兄。”秦阳从善如流,应了下来,只是看颜景昌的模样,心里犯嘀咕。

    他这样子,怎么都看不出来有什么歹意,看起来更像是刻意的攀交情,自己左看右看,竟然半点破绽都没看出来……

    演技着实不低啊。

    三界山这个名字,以前似乎在那本典籍里见到过,具体却没什么印象了,就是不知道,那里是不是修仙界演员培训基地……

    能让自己看不出破绽的演技,那不是一般的厉害。

    “绿光兄你还有事么?没事我要继续赶路了。”

    “等等,秦兄,相逢即是有缘,我们之间有一点点小误会而已,那是在下先入为主了,倒是没什么恶意,希望秦兄别放在心上……”

    “噢,绿光兄多虑了,我没放在心上。”秦阳实话实说。

    放在心上,就是你死我活的结果了。

    “秦兄大人大量,既然解开了误会,不如我们一起走吧,路上也好有个照应,我的实力还算不错,若是遇到什么东西,就不劳秦兄出手,权当因为之前的误会,给秦兄赔罪了……”

    说着,颜景昌便自顾自的走下山坡,向着秦阳这边走来。

    秦阳嘴角微微一抽,盯着颜景昌头顶的绿光看了一眼,又见他周身煞火,尽数被逼退,体内也不断的有侵蚀的煞气逸散出来……

    再看了看自己,任由煞火灼烧肉身,却没什么太大感觉……

    而且周身的煞火浓度极低,全部都被他吸收消化掉了……

    忽然间,秦阳悟了。

    原来老子已经这么强了。

    原来这家伙,是快要顶不住了……

    再细想一下,在没有地图指引的情况下,想要找到离开这片火海的路径,怕是千难万难。

    他根本不知道走哪里,走多远,才能离开火海。

    怪不得他认怂的这么干脆。

    想明白了这点,秦阳肃然起敬。

    有前途啊,绿光兄。

    明明是想要找我来庇护你,带你走出这片煞火之海,却被说成了,你实力强,你要来帮我,我还得承你的情,落你的好……

    这种不要脸的程度,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都快赶上自己了……

    脑筋一转,秦阳立刻露出了一丝微笑。

    “绿光兄,是我错怪你了,既然你盛情如此,我若是拒绝,那岂不是辜负了你的美意,我们就一起走吧,我实力低微,若是后面遇到什么妖邪东西,就全仰仗绿光兄了。”

    “好说好说,后面遇到任何东西,都由我来解决,秦兄只需要避开点,照顾好自己就行。”颜景昌大喜过望,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他在这片煞火之海里游荡了这么多天,除了有强有弱的煞火之外,连根鸟毛都没见到一根,任何会动的东西都没有……

    更别说什么妖邪了……

    答应,为什么不答应。

    颜景昌答应的这叫一个真诚,末了还特意补了一句。

    “秦兄你放心,我三界山出来的人,从来都是说一不二,说出去的话,纵死也无悔。”

    “是是是,三界山的信誉,我是绝对没有丝毫怀疑的,听闻三界山的时候,印象最深的便是诸多先辈,一诺千金,让人敬佩。”秦阳咧着嘴笑着,没营养的吹捧话,反正又不要钱,可着劲的吹。

    反正他也只是对“三界山”这三个字隐约有点印象,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

    继续上路,身边多了一个颜景昌。

    秦阳恍若未觉,肉身穿行煞火,淬炼肉身的时候,也顺便将身边的煞火吸收个干净,一点都不留下,专门照顾了一下颜景昌。

    这倒是给了颜景昌喘息之机,接下来这一路,走的倒是安宁。

    无论走多远,也不用担心中途死在路上,反正朝着一个方向走就对了,总有走出去的时候。

    至于秦阳怎么走,颜景昌也不在意。

    一连数天的时间下来,秦阳是尽职尽责,将身边的煞火清理的干干净净,而且一副完全没看出来颜景昌跟着划水的样子。

    这让颜景昌心里愈发感叹。

    秦兄可真是一个心底单纯的好人啊,我说什么,就信什么,除了爱藏拙,藏的还比较拙劣这点坏毛病之外,似乎也没什么缺点了……

    划水划的,颜景昌自己都觉得有点过意不去了,中途拿出来一瓶,据说是三界山特有的补气灵丹,专门送给秦阳补充力量……

    越是向内走,煞火越强,从原本的暗橘色,慢慢变暗,最后化作一片流淌的黑火,充斥着大地。

    秦阳吸收炼化的时候,也愈发的困难,行进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这边刚炼化掉体内积攒的黑色煞火,秦阳暗暗算了一下,按照这种进度,可能今天就能修成雷火神通的第二层。

    第一层修成用的是毁灭雷煞,第二层用这里死气浓郁的黑色煞火,虽说不明白这些煞火到底是何种火煞凝聚……

    但既然紫霄道君都用了,肯定不是凡品,老老实实的吸收炼化就好。

    好不容易炼化完成,秦阳脸色略显乌黑,这是煞气侵体的表现,神情里也略有些疲惫。

    到了最后关头,成就神通第二层愈发艰难了。

    想想自己第一层修成的这么容易,十有八九还是因为毁灭雷煞的品阶太高的原因……

    神通修成难,进阶更难啊……

    秦阳闷头修行。

    旁边的颜景昌也老老实实的不打扰,看着秦阳的样子,心里的羞耻心和良心,便不停的冒出来,数落着他划水欺骗单纯年轻人的举动……

    秦兄可真是一个单纯的好人,几天时间下来,全凭他来庇护我,可是秦兄却丝毫不以为意,连接受我一点小心意,都百般推辞……

    我是不是给秦兄说实话好了,想我堂堂三界山的真传,却要靠着哄骗单纯年轻人的方式祈活……

    着实是太丢脸了……

    秦兄明明已经疲惫不堪,却还要照顾我,吸收更多的煞火……

    颜景昌心里发酸,感动的近乎落泪,想想这一路行来所见所闻,修行界无好人这句话完美得到了印证。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好人,却被自己骗了……

    颜景昌觉得自己堕落了,堕落成自己看不起的人……

    而这边,秦阳修行结束,睁开眼睛,满心欢喜,盘算着再吸收个半日,差不多就能突破了……

    可是刚睁开眼睛,便见颜景昌眼眶有些微红,眼珠子里也多了点血丝……

    一副动情的样子盯着他……

    秦阳浑身汗毛炸立,整个人凭空向后飘了十几丈。

    “秦兄……”

    “绿光兄,你别过来,就站在那说话,我大好男儿,家中有妖女,有侍女,你别打我主意!”

    “秦兄,你说什么?”颜景昌微微一怔,手中拿出一个黑紫色的木盒:“这是我师尊赐予我的,乃是由一滴三界山存留的真龙之血为引,炼制成的真龙血丹,乃是最上好的疗伤丹药,只要有一口气在,服之便能气血冲霄,重新点燃生机,而且是极少数可以让体修断肢重生,却毫无桎梏的宝丹……”

    “绿光兄,你这是看不起我!我怎么能无缘无故收你宝物!”秦阳义正词严,一脸单纯的正气。

    “秦兄,你一定要收下,你不收下,我心难安!”颜景昌不由分说,硬塞给秦阳……

    “不行,无缘无故的,我拿你宝物,岂不成了那种贪图别人宝物之人!”秦阳又给推了回去。

    “秦兄,这几日承蒙你照顾,在下看在眼里,说实话,我出来这么久,秦兄乃是唯一一个让在下自惭形秽之人,你若是不收下,在下……在下实在是没脸了。”

    颜景昌眼睛发红,心里一阵阵酸涩涌上心头。

    自从离开师门,一路行来,早就不复当年的单纯,遇到敌人的时候,下手也从未手软,见惯了人心险恶,看到秦阳的样子……

    想到当初的自己,似乎也是被现在的自己这般人,蒙骗着,一路摸爬打滚,才变成现在这样……

    一念至此,满心羞愧,愈发难平。

    “秦兄,你若是不收下,便是看不起我!”

    “这……我可没看不起你,绿光兄,我是对你极为敬重的,三界山一诺千金之名,便是在南海也有耳闻……”秦阳一脸动容,而后勉为其难的接住木盒:“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惭愧惭愧……”

    收起木盒,秦阳掌中一动,随手拾取炼化了,也不看一眼,随手丢尽了手环里。

    真龙之血啊……

    真龙已经消失多少年了?

    三界山果然是财大器粗,给门下弟子的宝丹,竟然都是用真龙之血炼制的……

    还是收下吧,不收下岂不是看不起绿光兄了……

    绿光兄虽说爱装逼了点,拉不下面子了点,倒是一个大好人啊……

    而颜景昌,见秦阳终于收下的礼物,心里总算是好受了点,起码给了不菲的补偿。

    以后若是秦兄遇到危险,这颗丹药也能救他一命,也算是报了秦兄的救命之恩……

    两人继续前进……

    秦阳的雷火神通,不声不响的就炼成了第二层。

    而这个时候,周围的煞火威能,开始逐渐减弱,代表着已经穿过了最危险的地带,快要离开煞火之海了。

    又是三天时间,两人终于横穿而过。

    前方石山遍布,怪石嶙峋,险峻异常,似有似无的异样气息,不时的从前方的石山之中渗出。

    “终于出来了……”秦阳望着这片一望无际的座座石山,喃喃自语。

    接下来就要进入更危险的地方了。

    不待二人继续前进,便见前方一座石山后方,一条足有十数丈粗的石蟒,游动着身子,缓缓的探出脑袋,一双琉璃一般的眼珠子,死死的盯着二人。

    秦阳一步跨出,便要冲上去动手……

    然而,一只手臂拦在他前面。

    颜景昌双目放光,面色红润,整个人简直犹如新生一般,绽放着骇人的气势。

    “秦兄,你且退后,说好了,遇到任何妖邪东西,尽数归我,秦兄只需在一旁掠阵即可!”

    “这不好吧……”

    “秦兄,我三界山之人,一诺千金,既然早说好了,如何能自毁诺言!秦兄,你莫要陷我于不义之境!”颜景昌目光灼灼,一脸的不容置疑,瞪着秦阳,好似再说,你敢出手便是坏我名声!

    “绿光兄言重了,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出手的!”秦阳一脸郑重,说的无比认真。

    “多谢!”颜景昌一拱手,而后单手负背,微微昂着头,大步迈出,直奔石蟒而去。

    秦阳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雄赳赳气昂昂,又要装逼的颜景昌……

    心里默默的给他竖起一个大拇指……

    绿光兄,接下来的路程,可全靠你了。

    到底是名门大派出来的弟子,跟那些妖艳贱货是真的不一样……

    绿光兄,之前是我误会你了,你的脸皮,怕是远比不上我这野路子。

    我敬你是条汉子。

    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