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一章 龙涎祝由香,隔空请外援(五更)

    一头三百多丈长的大翅钢头鲸,摇曳着尾巴,潜藏在白花花的浪花之下。

    汹涌澎湃的浪潮,加上这里特别的力量干扰,让这头大翅钢头鲸,在这里肆无忌惮,庞大的身躯,只要不是离水面太近,几乎没人能发现它。

    一艘海盗船被顶出了登天潮,流落虚空之中,再无踪影,而现在后面还有最后一艘船,那艘一直跟在最后面的海盗船。

    大翅钢头鲸的脑袋上,盘坐着一个消瘦的人影,看不清面容,只见他拍了拍巨鲸的钢壳脑袋,巨鲸便游曳着向着幽灵号的船底靠近。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巨鲸的双翅与尾巴,疯狂的拍动,一股妖力流转,推动着巨鲸的身躯,如同一座小山一般,撞向幽灵号的船底。

    “嘭!”

    海水炸开,幽灵号庞大的船身,从水面飞起,一层光罩,笼罩着整艘幽灵号。

    然而,船身飞起之后,挂在桅杆上的船帆,瞬间便挺起了大肚子,风的力量在呼嚎咆哮,卷动着幽灵号,就这么飘在了半空中,再也没有落下来。

    庞大的船身,如同航行在空中,悬浮在水面之上不到百丈高的地方,继续随波逐流,顺着登天的浪潮阶梯,继续前行。

    巨鲸重新落入水中,等着船只落下,可是左等右等,竟然一直没等到海盗船落下。

    海面上慢慢的浮现出巨鲸的一部分脑壳,一双黝黑的眼睛,浮出水面,偷偷窥视着飘在半空中的海盗船。

    只是巨鲸抬眼的瞬间,却先看到海盗船的船沿,一排脑袋探了出来,一双双眼睛里冒着诡异的光芒,死死的盯着它。

    尤其是其中几个家伙的眼神,最为可怕……

    一个黑皮小脑袋,嘴巴里的口水,哗啦啦的往下流……

    一头黑驴,呲牙咧嘴,眼里冒着凶光,牙缝里还夹着肉丝……

    还有一个,眼睛里冒着诡异的邪光,砸吧着嘴,目光如同刀子一般,唰唰唰的扫过,如同要将它肢解。

    “船长,这个东西好吃么?”

    “好吃,尤其是鱼翅,有嚼劲又不腻,最好吃,爱吃肉的话,就要它骨甲下面的那层肉,贴近骨头的肉最好吃!”

    巨鲸的眼珠子一颤,被这一排眼神看的浑身发毛,尤其是那个脸圆圆的家伙,身上的气息实在是可怕。

    巨鲸黝黑的眼珠子里,慢慢的倒映出一缕缕黑气,飘在在这个人身后。

    那些黑气慢慢的幻化出一头头强大同类的影子。

    深海帝鲸、骨甲龙鲸、虎头凶鲸……

    每一头都是深海之中活跃的强大巨鲸,每一种都是比大翅钢头鲸要更凶狠的凶兽,南海之中活跃的巨鲸种族,其实都是比较温驯,可以算是妖兽,有灵智的存在。

    拥有智慧,潜力自然更高,可实力,一般情况下都是不如那些凶煞之气冲天的凶兽的。

    巨鲸黝黑的小眼睛微微颤抖着,眼眸里倒映出来的虚影越来越多,密密麻麻遮天蔽日的出现在那个人身后。

    这代表着他们全部被那个人吃掉了。

    “哞……”

    巨鲸惊恐的发出似是牛叫的嘶鸣,哆哆嗦嗦的,一点一点的向后后退。

    等到退出了数百丈之后,巨鲸张口一吐,一块沾满粘液的腥臭黑块,冲天而起,向着幽灵号落下来……

    而巨鲸吐出这个东西之后,两只巨翅,还有粗大的鱼尾,疯狂扑腾着水面,浑身妖气,如同狼烟一般爆发,推动者它钻进浪中,逆着浪潮,直冲而下……

    任凭它脑袋上坐着的那个人影如何做,巨鲸都根本不理会,一门心思的向着浪潮之下冲去。

    短短几个呼吸,巨鲸惊恐急促的鸣叫声,慢慢的消失不见……

    船沿,一群等着开饭的家伙,目瞪口呆的看着巨鲸逃走。

    幽灵号上一群战战兢兢的乘客,张大着嘴巴,两眼无神的呆在那里。

    说好的南海鲸骑呢?不是无敌的海中巨兽么?

    怎么撞了一下,就跑了?

    看样子似乎是那头巨鲸被什么东西吓尿了。

    而且不得不吐出一块龙涎香,试图来阻拦对方的脚步……

    “船长,它这是跑了么?”黑皮一脸失望,口水流的已经彻底止不住了。

    “让你收敛点,你就是不听,你看看你那副要吃人的样子,它又不傻,能看不出来?”秦阳点了点黑皮的脑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把它吓跑了,看你还吃什么!”

    秦阳气得不轻,白水郎里的南海鲸骑,这种驯兽的技能书,以前可是从来没见过的。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送货上门的,把对方宰了摸技能书,顺理成章,毕竟自己又不是杀人狂魔,不至于为了技能书,随便逮住个南海鲸骑就宰了。

    现在巨鲸竟然被吓跑了,难道还能调转方向,去追不成?

    尼玛,老子眼睛又不吓,到底是鲸骑控制的,还是巨鲸自己被吓到了,还能看不出来?

    那巨鲸已经受惊了,鲸骑都无法控制的住了!

    “船长,我下次听你的。”黑皮满脸失落,老老实实的低头认错。

    “算了,总算不是没收获……”秦阳摸了摸黑皮的脑袋,也不忍心再说这个吃不饱的可怜孩子:“你去找长欢吧,让她看看还有什么可以吃的……”

    “谢谢船长。”黑皮傻笑一声,吸溜着口水,一路小跑着离开。

    而秦阳,来到甲板中央,看着那块沾满了黑色粘液,散发着恶臭气味的东西,眼里都在放光。

    “最上好的龙涎香啊,看看这气味,看看这颜色,起码已经沉淀了上千年时间了,绝对是最好的材料……”

    拿出铲子,将这些还未成型的龙涎香收起来,放到一间舱室里晾晒,等着最终的龙涎香成型。

    这东西本身就是最好的香料,而且还是最万用的配料之一,无论是灵香,还是熏香,几乎所有的香料里,都可以用到,乃是提升香品质的万金油。

    尤其是这种妖王巨鲸主动吐出来的龙涎香,更是珍品之中的珍品,用处就更多了。

    秦阳知道好几种神奇秘法的施展,都是需要高品质的香来作为辅助的。

    而且在盗门的典籍里,也曾看到过,有一种人数极为稀少的修士,名叫制香师,他们制作的香,都有一种极为特别的能力,每一种都不同。

    最早的时候,如同制作命灯的修士一样神秘,只是后来,越来越稀少,直到再也不见踪影,现在流传下来的制香之法中,鬼物最喜欢的灵香,便是从制香师这里流传出来的……

    当年摸到的那些小技能书里,制香的手艺算是最早得到的,可惜没钱,也就能买得到制作普通灵香的材料而已,其他的都没试验过。

    现在有了好材料,秦阳心里就开始长草了。

    没宰了那个偷偷摸摸来偷袭的鲸骑,得到一大块最好的新鲜龙涎香,终归也算不错。

    心里这么有逼数的巨兽不多见啊……

    下次要是见到了,要是它能再给一块龙涎香,那就不吃它了,这事就这么算了。

    危机还没开始呢,就这么解决了,虚惊一场之后,那些看起来没一个像是好人的乘客们,也变得友好了很多。

    本来只是觉得大家在一条船上,万一翻船了,大家都得玩完,这才对这个看起来有些弱却还死要钱趁火打劫的船长客气了点。

    不过,现在看到船长只是趴在边缘,盯着巨鲸看了几眼,巨鲸就吓的要献上贿赂才敢跑路……

    一行乘客,算是彻底如同步了灯宗的后尘……

    所有人都很确信一点,外面流传的谣言,绝对是这位等着黑吃黑的船长,故意散布出去,等着人千里送人头的陷阱!

    于是,这气氛十分的和谐,平日里有矛盾的人,在这里顶多也就是皮笑肉不笑的互相噎两句,脏话都没人说。

    这让不明所以的秦阳,对南海海盗同行的整体素质,肃然起敬。

    起码心里都挺有逼数的。

    登天潮之外的虚空,变换莫测,开始出现了云雾,那种扭曲的感觉,也随之缓缓的消失不见。

    等到众人见到前方浪潮,冲入了云层之中,那种截然不同的气息,让人瞬间就能明白过来,他们进入一个秘境了!

    船只冲出了云层,悬在半空中,风帆鼓动,推动着幽灵号缓缓的飘动。

    一望无际的云海之中,只有一道绵延十数里的浪潮,从云层之下冲出,化作滚滚水流,哗啦啦的坠落。

    水汽在疯狂的汇聚,云海也被不断汇聚的水流,压制的慢慢消散。

    等到云层一点一点变薄,从云海之下喷涌而出的巨大水浪也随之消散。

    整个世界开始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云海之下,竟然是一大片遮蔽了大地的森林,从高空望去,林木几乎遮掩了所有的土地。

    倾盆暴雨,如同天漏,化作一根根粗大的水柱,从天而降。

    山峦之间的沟壑,迅速的汇聚成大江大河,水面也在飞速的攀升,甚至一些地方,水流汇聚的速度太快,已经化作滔天巨浪,以一种席卷整个大地的姿态,横扫开来。

    短短一刻钟的时间,九成的大地,已经被淹没在水面之下,唯有一些高耸的巨峰,能在水面之上露出一个角,化作一个个小岛。

    就在众人为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而感到惊叹的时候。

    秦阳的声音响起。

    “到地方了,各位,下船吧。”

    “船长,有缘再会!”

    “多谢船长仗义出手!”

    一声声客气的话,不要钱的往外丢。

    见到这里,瞬息之间翻天覆地的变化,再加上这里浓郁的几乎凝聚成氤氲之气的灵气。

    在场的人,谁不知道这里肯定会有不菲的收获。

    哪怕只是去海面之下,抢救性挖掘一些多年无人光顾过的灵药,说不定就值回票价了。

    再说,这等无人光顾,甚至都没有看到什么生灵,从未被修士开发过的新秘境,可是有很大概率会出现一些极其珍惜的高年份灵药。

    甚至就算是传说中的仙草,也未必没可能。

    看到有人先化作神光,急不可耐的飞走,其他的人就更是等不及了。

    短短几个呼吸,所有的乘客就这么飞走了……

    就连灯宗的三人组,也客气了两声之后,一起飞走。

    转眼间,幽灵号又变得有些空荡,只剩下船上的船员……

    “船长,就这么放他们走了?”刀疤张了张嘴,颇有些不可思议。

    而其他已经磨刀霍霍的船员,刀都磨好了,船长竟然什么都不说?

    “不放走干什么?”

    秦阳微微蹙眉,不明白手下这些混蛋,怎么都是这么一副表情。

    似乎等不及要黑吃黑,把所有人都干掉了?

    “哎……”秦阳叹了口气,带着这些混蛋,实在是累:“你们能长点脑子么,杀人越货这种没技术含量的事情,不能长久的,别以为进了秘境,就能肆无忌惮了,会砸了我们在南海的口碑的……”

    “可惜了……”有海盗叹了口气……

    “可惜什么?这些混蛋一个个穷的只剩下兜裆布了,他们但凡还有些钱,中间就不会拿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凑着来付船票钱了,现在有什么好抢的?抢他们的亵裤么?长点脑子吧!”秦阳怒其不争,指着一众手下就一顿喷。

    “……”

    一群人砸吧着嘴,相顾无言……

    想想也是,那些乘客里,大部分可没法拿出来一堆六品灵石的,都是各种东西,折价凑的。

    但凡是真的不差钱,也不可能这么凄惨……

    好像的确没什么可抢的。

    “你们可长点心吧!我们现在是做正经生意,童叟无欺,明码标价!爱来不来!”秦阳觉得应该好好教教这些只会打打杀杀的混蛋。

    “这里可是一座新的秘境,而且是属于有时间限制的秘境,我们就这么点人,在有限的时间内,能在这里捞多少好处?你们想过没有?就算是满地都是灵药灵草,你又能捡多少?”

    “船长说的对……”

    “对什么对,记住了,我们这次不黑吃黑,我们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信誉无可置疑!带到这里,已经是超出了票价了,他们爱干什么干什么去,但是了,回去的时候,谁要是想要搭船,我们也是明码标价的!”

    空气瞬间安静了……

    船上一众人,目瞪口呆。

    是啊,那些肥羊的船都毁了……

    他们不至于在这里一直待下去,等着过年吧,等到秘境之路再次开启的时候,他们肯定要离开的。

    毕竟,这种天地变化太快的秘境,着实不适合人待,谁知道中间这段时间会有什么别的变故没有。

    仅仅只是这里见不到什么活物,就知道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

    说不定唯一平稳的时期,就是现在。

    而那些现在只剩下裤衩的家伙,等到离开的时候,十有八九又会变成肥羊。

    他们怎么离开?

    整个秘境里,唯有幽灵盗的信誉最好,童叟无欺,而且有了完美的合作经验。

    他们有的选么?

    特别是在变成肥羊的时候,他们会选择其他船合作,冒着被连人带货一起吞掉的风险。

    还是忍着肉痛,过来挨幽灵号宰一刀,却能带着一部分收获,安全的回去?

    这个还需要选么?

    “噗通……”一众海盗敬佩的五体投地,着实被惊到了。

    “船长的心可真黑啊……”

    “是啊,据说船长爱看书,读书人就是不一样……”

    “据说这次赚了不少,比之前出货赚的还多……”

    “等到离开的时候,估计赚得更多……”

    秦阳看着下面这些混蛋一副心悦诚服的样子,心里也舒服多了。

    没文化当什么海盗,说不定还不如渔民赚得多。

    黑吃黑来钱快,但风险大,长期受益小,到处与人结仇,指不定哪天就被人捅了黑刀。

    这哪里有明目张胆,明码标价的宰人来的赚。

    那些混蛋挨了宰,起码也得到了好处,虽然最大的好处是本船长拿了……

    说出去,起码也是幽灵盗的新船长,急公好义,古道热肠,伸出了正义之手,帮助了一众同道。

    这些混蛋顶多背地里骂两句心黑,可真到了有事情的事情,他们也必定愿意跟一个心黑信誉好的船长合作。

    而不是跟一个到处黑吃黑,仇家满天下的船长合作。

    海盗的世界里,事情是分的很清楚的。

    就像这次的事情,交易归交易,可救人归救人,这是两码事。

    秦阳救了他们,然后做了交易带他们进入秘境,给他们重新翻盘的机会,人情是已经落下了。

    杀人如麻也好,心狠手辣也好,背地里骂的再凶,恨不得掐死秦阳也好。

    就算是忘恩负义之徒,觉得恨死秦阳了,面上他也不敢真做什么。

    真到了秦阳哪天有需要的时候,吼一嗓子,一艘海盗船十颗六品灵石,过来帮老子干架。

    他们不愿意也得捏着鼻子来,而且还必须真出力。

    这就是大家的规矩。

    真没点底线,不讲规矩的海盗,那叫邪道,早特么被清理了。

    幽灵盗的名声不好,那也是在死海,就算是之前那些老渣,也从未在大荒这边抓过人,通缉悬赏都没抓过,就是因为这边谁都不想得罪。

    再加上幽灵盗有死海的资源,所以幽灵盗才能在南海混下去。

    对于海盗来说,人情本身就是筹码,无论是谁,都得认。

    刀疤看着站在船头的船长,内心很是感叹,这位当初看起来就不太靠谱的船长,的确有些让人感觉高山仰止啊……

    面白心黑不要脸,既能捞了好处又能拉了关系,可是真不容易的。

    而事实上……

    秦阳根本没计划这么远,只是觉得,多带些人进来当搅屎棍,其他的,无所谓的。

    反正目的又不是这里的宝物什么的……

    赚钱那是顺便的……

    捞到人情,那也是顺便的……

    至于后面可能还要再宰一顿这些肥羊,那也是顺便的……

    一切都觉得是顺便的秦阳,现在要面临着一个新的问题。

    他跟那些失去了船的海盗可不一样,他可不是为了这里的资源,他是要尝试着找到,葬海道君可能存在的陵寝的入口。

    而麻烦现在也出现了。

    当时曾经得到过陵寝入口处的景象画面。

    真找到地方了,秦阳绝对能认得出来。

    然而,现在这里九成以上的地方,都被淹没了。

    而他也是第一次来到这里,接下来该往哪走,心里就没谱了。

    而之前重点惦记着的那几艘船,现在一艘都见不到了,他们先来到这里,不知道去了哪。

    接下来往哪走?

    抬起头望向天空,青天白日之下,也看不到什么星辰,星辰定穴,紫微斗数之类的东西,也没法用,再加上他这个学艺,实在是不精,在这种陌生地方。

    而且绝大部分大地都看不到的地方,想要定位一个可能是封号道君的陵寝入口,简直是做梦。

    思来想去之后,秦阳循着灯宗三人组离去的方向,驾驭着幽灵号追了出去。

    灯宗显然对这里的了解更多,其中更深层的情报,他们肯定不会说出来的,那就选一个大方向,先跟着走吧。

    “你们看着走,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先捞起来就行,我有些事要忙。”

    秦阳丢下一句话,就匆匆忙忙的进入船舱,开始捯饬新得到的龙涎香。

    从中切下一一丝已经凝固的部分,摸起来不太硬,犹如蜜蜡,颜色黝黑,带着腥臭味,用手指搓一搓,却会有一丝古怪的馨香浮现。

    这只是材料龙涎香,跟一般焚烧的那种龙涎香,其实是两种东西,以龙涎香为材料制香,制成的香,其实没有一种是叫龙涎香的。

    以梧桐焰隔着三层保护,慢慢炙烤这一小块龙涎香,将其慢慢的焚烧成黑玉一般的东西,再将其用真元,强行震成齑粉,而不是碾碎。

    除了龙涎香之外,还有其他的材料一十三种,各有各的处理之法。

    或炙烤,或冻干,或将其融入水中之后,连续三次焚煮之后析出。

    之后便是配伍与糅合,这个过程是一起的,拿一位料如何下,怎么下,怎么糅合,用什么手法,加什么手印,能不能用真元,能不能用手。

    每一步都有特定的讲究,极其复杂,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一步之差,可能最后制成的香,就是另外一种东西。

    当初最开始制香的时候,给鬼物焚烧的灵香,都曾经制成了引起鬼物癫狂的乱神香,到底怎么做到的,秦阳自己都不知道……

    而这一次,要制造的香,更是头一次制作,万一出差错,最后焚香之后,可能就会出大事。

    秦阳制作的极其认真,一脸严肃,每一步都尽心做到最好,确认了没有问题之后,才会开始下一步。

    等到彻底完成之后,已经是一天之后了。

    最后搓出来三根九寸的细香,放在托盘之上,以真元与气血,慢慢的温养。

    一个时辰之后,三根细香,一根变得黝黑如玉,表面光滑,两根表面粗糙,颜色黑中泛赭。

    果断的将两根不太完美的细香收起,拿出唯一一根细香。

    上甲板,搭香台,放香炉,再挂上一副人的背影画像,便静静的坐在那里,静心凝神,等待着心神安定下来。

    “秦阳,你还会制香?我告诉你一个方子,你试试能不能制出来,若是能制出来,我传你一门法门。”

    黑影的声音突然在秦阳心田响起,说着也不管秦阳愿不愿意,就吧唧吧唧的将一种香的制法,完完整整的告诉秦阳,其中所需要的细节,都表述的清清楚楚。

    仅仅只是一个方子,就说了足足一刻钟才停下来……

    “你要香干什么?这东西对你有用?”秦阳纳闷,香这种东西,作用并不大吧,就算是盗门内传下来的一些秘法,需要一些高级的香,但香本身,只是起到辅助作用而已。

    这秘法,也大都是辅助类的秘法。

    “孤陋寡闻,制香师在上古时期,可是非常受人尊敬的,你们现在流传下来的都是些什么货色,皮毛而已……”黑影很是不屑,每次都吹嘘上古:“只要你制作出来这种香,我就传你我的法门,你现在修行的五种炼体之法,都是我的法门里的一部分皮毛而已……”

    “体修么?”

    “你也曾登上过我的本体,只要修行我的法门,到了极致之后,肉身便永恒不朽,永远无法彻底摧毁,纵然时光之河,也无法冲刷毁掉肉身……”

    “然后被人分尸了镇压着,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么?”

    “……”

    “算了吧,我要转职成为一个正统的炼气修士,我要法力无边,再也不走体修的路了!你就是前车之鉴!”

    “……”

    黑影沉默着不说话了……

    秦阳嗤之以鼻,体修只是前期苟一下而已,以后必然是要走法爷的路线,走不成也要走强攻路线,修什么体修。

    睁开眼睛,净手净心,以自身阳气,点燃了细香,对着画像背影一拜,手捏一个智慧印,口中低声喃呢。

    “蒙师叔,弟子秦阳,恭请蒙师叔驾临,有要事相商。”

    随着低吟,细香燃烧之后,飘起的轻烟,像是没入到画像之中,源源不断。

    这便是需要一些高级香的秘法之一,香祝秘法。

    以一件原主人的画像,或者是雕像为最佳,可以在冥冥之中,引导对方的意志降临,相隔千万里,依然能如同面对面一样。

    当年,秦阳知道有这个秘法之后,就悄咪咪的将盗门里强者的画像或者是雕像之类的东西,都顺了一份。

    只是可惜一直没有足够高级的香来施展这个秘法。

    据说大荒的神朝之中,倒是有足够级别的香可以用,可这东西根本买不到。

    好不容易得到了极品的龙涎香,秦阳哪里能忍得住。

    轻烟飘散,等到一炷香燃烧了三分之一的时候,画像终于不再吞噬轻烟,而是慢慢的从纸面上溢出,慢慢的化成一个人形,最后,画中人的背影,一个转身……

    从画上走了出来……

    画中人一袭白衣,长的剑眉星目,英俊非凡,眉宇之间还有三分桀骜之意,只是他的双目,却仅仅的闭着。

    这代表蒙师叔的眼睛,已经永远的失去,哪怕是年轻的画像,被秘法引出来,也没有眼睛。

    “蒙师叔,你年轻的时候,倒是挺像一个……反派的。”秦阳拱了拱手,乐呵呵的打趣。

    “嘿,祝由香,你倒是运气好……”年轻的蒙毅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低头看了看香炉里插着的黑香,出声感叹。

    “说吧,你肯花血本,来找老夫,可是发现了什么大的……洞府?”

    “蒙师叔慧眼如炬,我这水平有限,的确是看不真切,所以劳烦蒙师叔抽空来看看,给指指明路。”

    蒙毅出现就知道,秦阳这是打的什么主意,除了帮着分金定穴之外,秦阳不可能花费一炷祝由香来找他。

    蒙毅也不废话,时间有限,立刻飘到半空中,打量着脚下的大地。

    “阴水漫山,生机不断,地脉地气,尽数被遮掩,难怪你看不准,有点意思,这么大手笔,整个秘境,都是这样,你从哪发现的?”

    蒙毅随口问了一句,也不等秦阳回话,继续闭着眼睛,抬头望天,手中印诀不断变换,口中念念有词。

    “无日无月,群星暗淡,这气势遮天蔽日,咦,不对,整个秘境,都是门前庭院,这人好大的气魄,难怪我说这里见不到什么活物生机,庞大的生机之下,死气更是庞大无比,师侄,这洞府不是你能触碰的,赶紧走吧。”

    蒙毅看了半晌之后,直接下了断言,让秦阳赶紧跑路。

    “蒙师叔,你的意思是,这里真的有一个超级强者的洞府?”秦阳眼睛里冒光,一颗心算是稍稍放下来一些。

    蒙师叔的水平,秦阳是绝对相信的。

    人家没眼睛,水平都要甩出他七八层楼高。

    这强者的陵寝,真强到一定程度,本身就是风水!

    所葬之地,哪怕这里只是一块极为普通的地方,随着时间流逝,这里的风水也会被强行改变,主动其契合葬在这里的强者!

    哪怕是什么福地,真有一位封号道君喋血于此,此地十有八九也会变成大凶之地。

    强到那种地步,已经不是修士去适应世界,而是世界也会一定程度反过来适应修士。

    而脚下的整个秘境,在蒙毅眼里,只是对方陵寝的一个前院而已。

    有这么大手笔,结合之前的推测,这里十成十是葬海道君的陵寝。

    “你别作死,你师父隔三差五都要看看你死了没,已经很担心你了。”蒙毅吓了一跳,生怕亲阳区作死。

    “蒙师叔,你给指个路吧,这里我是必须去的,我也没办法,我最好的前路,就在这里,成不成,我都要去试试,若真的死了,心里也没有遗憾了。”秦阳说的认真,一点考虑的余地都没有。

    平日里咸鱼就咸鱼了,大事面前,不能怂。

    他也知道,葬海道君的陵寝,对于他来说,属于难度极高的副本,可不去也没办法。

    他已经认定了葬海秘典,别的就算了,就算是真的找到另外一部经典,可是不是最适合的,终归心有缺憾。

    这不是当初紫霄道君这么说,他就完全信了,而是对方那个级别的人物,真的有什么打算,也绝对不会在说出口的东西上骗他。

    要么不说,要么就是真的。

    随着时间流逝,秦阳也曾经想过,紫霄道君为什么告诉自己这些,为什么这么轻易的给自己一道先天鸿蒙紫气。

    他是想让自己找到葬海道君的陵寝,找到这里。

    当年太天真,的确是以为那是报酬。

    可自从经历了那么多,又从壶梁,一路到死海,再到这里,秦阳早已经明白了很多事。

    就如同海盗之间,报酬是报酬,人情是人情,得分开算。

    所以,秦阳心里很确定一件事。

    那就是紫霄道君既然让自己来,那自己来的时候,境界必然不到神海。

    也必然不可能是必死无疑。

    不然的话,拿到葬海秘典也没用。

    他若是想让自己送死,何必再大费周章的送出那一缕先天鸿蒙紫气。

    他若是有机会再来一世,自己用多好?

    所以,他没告诉自己的事情,就是自己的生机所在。

    这事绝对是有不小的成功率的。

    就算是不知死活的莽,秦阳心里其实也早已经打过小九九。

    真要是必死无疑的话,哈……哈哈……

    谁尼玛来啊。

    “你是不是知道这是谁的……洞府?”蒙毅见秦阳这么坚定,连忙凑了过来,压低了声音。

    “葬海道君。”

    “嘶……”蒙毅牙疼似地倒吸一口凉气,拍了拍秦阳肩膀,琢磨了一下:“当年壶梁的那位让你来的?”

    “恩。”

    “那就试试,老夫还没挖过封号道君的洞府呢……”

    蒙毅来了精神,拿出秦阳给的家伙什,又是罗盘又是星图,乱七八糟的一堆东西,折腾了好半晌之后,才丢给秦阳一枚玉简。

    “给,按照这个路线走,应该就能找到洞府的正门,怎么打开门,我没时间推演了,没见到东西之前也没法推演,后面的就看你自己了。”

    “行,谢了,蒙师叔,回头给你们带点死海特产。”秦阳道了声谢,这才想到问一下盗门的情况:“我师父怎么样了?一切都还好吧?”

    “挺好的,刚搬迁完,正在收尾,没什么大事,一切都挺顺利的,你要是没事了回来坐坐,见见其他人。”蒙毅低头看了一眼香炉里马上就要熄灭的祝由香,摆了摆手:“没事了我走了,你自己小心点,可别死了,你死了,你那师弟就更无法无天了……”

    “张师弟又坏老子名声?”秦阳顿时警惕,冷笑一声:“蒙师叔,别说我不给你面子,要是让我知道他又坏我名声,下次见面,我就活活打死他!”

    “哈……那你先打死他两次再说。”蒙毅打了个哈哈,也不说清楚,身体化作一片轻烟,随风飘散。

    秦阳拳头捏的嘎吱作响,额头上青筋毕露。

    听这话的意思就知道,尼玛,老子还没去大荒呢……

    这大荒似乎都已经开始流传老子的传说了?

    狗日的张正义,下次见面,管他有没有让老子背黑锅,先打死两次!

    总归是不会有错。

    “开船!”秦阳一声吼,黑着脸站在那里,一副生人勿进的架势。

    掌控着幽灵号,按照蒙师叔推演出来的地图,一路飞行,向着这里气机汇聚的中心点前进。

    三天之后。

    除了偶尔见到一个来这里淘宝的肥羊之外,一个活着的东西都没见到。

    水面之下,森林弥补,里面珍藏的资源也不少,秦阳适当的放慢了速度,让手下的船员们去捞一点。

    三天的时间,才见到淹没山林的大海,颜色开始慢慢变了。

    从半空中望去的时候,水底依然是密林遍布,可是颜色却都变成了黑色,海水本身,也开始泛着黑色。

    原本的生机勃勃,慢慢的化作深沉的死寂。

    水中也开始偶尔出现一盏无头灯笼,随波逐流。

    再次在这片死寂的黑海里行进了半日,前方终于见到活人了。

    一艘残破的黑船,飘在黑海上。

    秦阳认得,这是浮屠魔教的船只之一,只不过不是最大的那一艘。

    黑船上不少一身黑袍的浮屠魔教弟子,正跟一群头顶着无头灯笼的黑袍怪物,交战在一起。

    而半空中,血月死侍凌空而立,头顶一轮血月,褶褶生辉,散发着诡异阴冷的光芒。

    他的对面,一位体型枯瘦,头扎小辫,面有刺青花纹,周身气息古怪,浓郁的气血力量与尸气交织在一起,举手投足之间,都有威势伴身。

    “枯血道姬的枯血道兵!”

    刀疤在一旁提醒了一声。

    幽灵号果断的避的远远的,生怕被波及到。

    “你认识不?”秦阳怎么看那个枯血道兵,都不像是血月死侍的对手……

    “不认识,不过,却能看出来,这位是一位黎族的强者,枯血道姬胆大包天,不知道何时将其,炼成了枯血道兵,黎族的强者,本身就有些诡异,这个枯血道兵,实力肯定不弱……”

    “我们避开点,这些人死定了,别被溅一身血……”

    秦阳冷笑一声,他可是知道血月死侍到底有多强的,哪怕没了头。

    这里可不像之前,还有时间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