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六章 血月死侍,普天之下

    一声血月,无头死侍立刻停了下来,身上不祥的黑气开始剧烈的盘旋,脖颈上顶着的灯笼,也是一山一灭,频率愈发快。

    秦阳额头上一滴冷汗滴落,看了几个呼吸之后,总算是确认,无头死侍似是陷入了沉思。

    幽灵号上一群套着亵裤的混蛋们,一个个跟吓坏的鹌鹑一样,大气都不敢出,能活得久的船员,在保命这件事上,各自都有各自的手段。

    此刻很明显的,他们的船长,把无头死侍唬住了,一线生机已经有了。

    “都别动,船长开始了!”刀疤压低了声音,从喉咙里闷出一声低喝。

    船长的船员,自然知道这会动,引起注意纯粹是找死,出头鸟先死,可是已经有无数人的性命验证过的。

    无头死侍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秦阳抿了抿嘴唇,也没敢贸然开口。

    血月大哥这四个字,恐怕已经很久很久没人叫过了。

    他的脑袋不在了,身上充满了不祥的气息,内里死气与生机交融,给人的感觉极为怪异,就像是一个在生死之间不断变动的怪物。

    也幸好,脑袋不在了,神魂也不在,他的灵智怕是低的可怜,形如野兽。

    刚才惊鸿一瞥,被逼急了,秦阳才尝试着喊了一声,现在倒是彻底确定,这就是当初跟大牛闲扯了一年但是挥剑,大牛口中提到过的人。

    血月死侍。

    他是当年跟随葬海道君的强者之一,乃是葬海道君最信任的近侍,胸口的两轮血色上弦月,就是他最大的特征,这血月本身也是神通凝聚而成。

    至于右下腹的那道痕迹,那是血月死侍生前遭到致命重创的地方,被一位剑修一剑穿心,湮灭了生机。

    他不是纯正的人族,身体结构跟人也不同,右下腹那里,才是他心脏的位置。

    而据大牛所说,血月死侍生机绝灭之后不久,葬海道君也陨落了,他便施展了秘法,将自己变成了不祥的守陵侍卫,守护在葬海道君的陵寝之外,忠心耿耿。

    当年血月死侍,极受下面的人尊重,实力强横不说,更重要的是深受葬海道君信任。

    至于他现在为什么变成了无头死侍,还出现在这里,秦阳也是一头雾水。

    不过心里倒是有一个大胆的猜测,那就是葬海道君陵寝的入口,就在附近。

    而且是在某个秘境里!

    若入口在大荒,血月死侍再玩忽职守,也不可能跑到这里。

    数十万里的距离,不可能这么简单的跨越了,起码葬海道君的陵寝入口,怎么看都不可能选择一个千疮百孔的秘境。

    类似孤岛秘境那种,除了海面上的幽灵岛所化的秘境之路之外,还有一个被洞穿的裂口,是绝对不可能的。

    怎么先解决目前的危机,秦阳心里也有了点主意。

    “咔嚓……”清脆的破裂生响起,血月死侍脖颈上的灯笼,裂开一条条裂缝,最后轰然崩碎,化为齑粉,飘散成虚无。

    骤然出现的变化,也将秦阳的思绪惊了回来。

    血月死侍的脖颈上,空荡荡一片,断口平滑整齐,一看就是死后,气血不流动之后,才被人斩断了脑袋。

    他胸口上的血月,慢慢的变换着位置,他伸出手,在自己的胸骨正中,用指甲划出一条血痕,血痕缓缓的想两边扩散开,里面有一只空洞的眼睛浮现,静静的盯着秦阳。

    秦阳脑后一凉,感觉整个人都被看穿了,昊阳宝钟骤然出现在秦阳脑袋上,丑鸡满脸肃穆的脚踩昊阳宝钟,盯着血月死侍。

    而黑影的声音,也在他的心田响起。

    “有趣,竟然是一个半生半死,游走在生死边缘的家伙,难怪他能看到我的存在。”

    “我给你一个装逼的机会,有屁一次放完,别整的跟拉稀一样。”

    “秦阳,你能活到现在没被人打死,可真是老天不开眼!”黑影差点被噎死,可是这话还是要说的,一个半生半死,付出了极大代价,才维持着现在样子,还能看到他的怪物,秦阳若是死在这里,他恐怕也不会好受……

    “这怪物在上古时代,被上古地府那些刻板的小人,称呼为贪鄙者,他们死的时候,可以将自己变成半生半死的怪物,一直存在下去,比僵屍还要惹人厌,只是化身贪鄙者,钻了天地的空子,终归是要付出不菲的代价,灵智不断湮灭,最后如同野兽一般,苟延残喘而已。

    至于这个,他的脑袋,十有八九是他自己斩断的,就是为了苟延残喘的时间更长一点,他现在只是一个敏感易怒,却既然记得不少事情的疯子,这种货色,你若是对付不了,秦阳,你还是早点自裁,将肉身让给我吧。”

    黑影嘲讽完,见秦阳不说话,立刻补充了一句。

    “或者你让我能控制你的肉身也行,这样我可以将魔手的力量发挥到极致,弄死一个失去了脑袋的弱小贪鄙者,很容易的。”

    “你这泡又稀又长的铺垫完了之后,总算是说道正题了。”秦阳冷笑一声:“送你一个字,滚!”

    “丑鸡,去干他!”将丑鸡塞回去,秦阳这才抬头对视了对方胸口的独目。

    “血月大哥,都是自己人,放轻松点,我可是接任了雷猴大哥的班,来帮助你的。”秦阳挤出一个热情的笑容,拔下一根头发,随口一吹,头发飘落之后,化作一个分身,站在一旁。

    “看,血月大哥,这可是雷猴大哥,费了巨大的代价,才传授给我的分身神通。”

    秦阳一脸真诚,这巨大代价,绝对是真的,雷猴不死,自己还真摸不到这本分身技能书。

    看到这个分身,血月死侍那空洞的独目里,闪过一丝光彩,然后伸出手,屈指一弹,噗嗤一声,分身便崩碎消散……

    秦阳面色一滞,呼吸都停滞了,这会忽然想起来,血月死侍生前,似乎跟雷猴的关系并不是特别好,他看不起雷猴那冲动没脑子的样子,却对雷猴的忠诚很欣赏。

    他生前关系最好的,就是憨厚又任劳任怨的大牛……

    偏偏,大牛的大力牛魔身,秦阳害怕会修成一个妖怪,从来没有修炼过……

    夭寿啊,早知道起码先修炼一下,这会也能糊弄一下无头死侍……

    万一这家伙对雷猴不感冒,随手弄死了雷猴的传人,似乎也挺顺手的……

    危急关头,秦阳眼睛一亮,脑袋里闪过一道核爆一般醒目的灵光……

    “师弟!”秦阳扯着嗓子一声吼,目光里冒出骇人的光芒,转头盯着躲在人群里,夹着尾巴不敢动的……丑驴。

    “师弟,你怎么说也是大牛大哥的传人,见到了血月大哥,竟然不知道上来见礼,真是……太没规矩了!”秦阳从角落里,将一脸懵的丑驴拽出来,拽到血月死侍面前。

    “师弟,快点把你的牛角拿出来,再亮出来个真身,给血月大哥点评一下。”

    丑驴吓的眼神空洞,根本听不懂秦阳说的是什么,唱双簧也唱不下去,倒是牛角和真身,丑驴倒是听明白了。

    “师弟,你怎么还愣着,不想吃饭了么?”秦阳在旁边威胁了一句。

    霎时之间,丑驴空洞的眼神恢复了神采,低吼一声,头上钻出来一堆牛角,而后人立而起,身形迅速膨胀到……三丈高……

    丑驴细长的四肢,多出来一块块如同磐石堆砌而成的肌肉,蠢萌的驴脸上,青筋毕露,多了三分狰狞的气息。

    秦阳在一旁看的暗暗砸吧嘴,心说,幸好当时自己没修行大力牛魔身,好好的一头驴,现在弄的跟牛魔王一样,若不是那张驴脸太显眼,闭上眼睛感觉……

    除了真身的差距太大之外。

    怎么看都是跟当初的大牛一个鸟样。

    血月死侍盯着丑驴看了看,那空洞的眼神,慢慢凝聚出神光,如同聚焦了一般,对了三分意识。

    “大牛,死了么?”

    一声干涩嘶哑,带着三分癫狂的声音,出现在所有人的心田。

    “陨落了,所以我们现在接班,为了来守护大人的安眠之地。”秦阳叹了口气,心说若非立场问题,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他还真挺喜欢那个憨厚的傻大个的。

    这个念头一闪而逝,秦阳立刻补了一句。

    “大人的安眠之地,已经被人知道,他们都是想要来惊扰大人沉眠的。”

    “谁?”

    秦阳念头一动,自然而然的想到了之前那艘楼船。

    若非上面的蠢货,什么都不懂,斩碎了太多无头灯笼,无头死侍,也不可能会出现。

    自己纯粹是替人背锅。

    但是。

    尼玛啊,从来都是老子让别人背锅,什么时候有人能坑到老子,让老子背锅?

    “这个方向,有一艘八层的楼船,就是他们!”秦阳一脸牟定,坚定不移的如同诉说一个不容置疑的真理。

    “就是他们,上面还有个剑修,非常强大的剑修!”

    秦阳在剑修俩字上,着重加重了口气。

    果然……

    听到剑修俩字,血月死侍的独目里,闪过一道寒光,那好不容易凝聚出的一点理智,立刻有崩坏的架势。

    “轰!”

    气浪翻飞,秦阳被冲击的倒飞出去。

    等到秦阳站稳了身形,再次望去的时候,血月死侍已经消失不见了。

    “人呢?”秦阳的眼神,来回扫视,却根本没见血月死侍的影子。

    刀疤伸出手指,指了指楼船消失的方向,干巴巴的道。

    “去那边了。”

    秦阳一乐,颇有些遗憾,自己的话还没说完呢,血月死侍就炸了。

    果然啊,他对于剑修的执念,有些高了。

    想想也是,死在剑修手中,有这反应也正常,毕竟他的灵智本身就不高。

    “丑驴,变回来吧,等会给你加一个鸡腿。”秦阳拍了拍还维持着真身形态的丑驴,一脸的欣慰:“不,给你加一百个鸡腿。”

    秦阳环视四周,这群被吓坏的混蛋,摘下了头上套着的亵裤,一个个看着他的目光,颇有些诡异。

    “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帅的船长?统统滚去干活,还在这里等死么?”秦阳吼了一声,人群顿时作鸟兽散。

    “船长,无头死侍真的是你大哥啊?”被吓的面色惨白的冉小染,抱着秦阳的手臂,一脸好奇。

    听到这话,从刀疤,再到下面的船员,全部乍起耳朵,仔细听着。

    无头死侍出现了,而且还没有弄死他们,反而被船长攀交情,忽悠的去追楼船上的扑街了。

    这肯定是真的认识啊。

    不是真大哥,怎么可能会留手,而且还跟他们说了几句话。

    死里逃生之后,想想就觉得有些膨胀,以后说出去,幽灵盗在南海也能横着走。

    无头死侍是我们船长的大哥。

    就问你服不服。

    不服的,有意见的,隔天就让我们船长找大哥告状!

    看你们谁还敢出海!

    “小染啊,今天船长就教给你一件事。”秦阳捏了捏冉小染的脸,一脸的语重心长:“当你遇到敌不过的危险时,普天之下皆大哥,这一句‘大哥,自己人’,就是你活下去的不二法宝,一般人我可不告诉他。”

    “啊,谢谢船长。”冉小染惊喜不已,脑筋一转,结结巴巴的又问了一句:“那要是敌的过呢?”

    “没事多看看书吧,别跟着这些腹中没有半点墨的混蛋混了。”秦阳伸手指了指下面眨着耳朵偷听的船员,然后摸了摸冉小染的脑袋,眼里多了三分同情。

    “小染啊,能敌的过的,谁还会费尽心思……恩,跟他讲道理攀交情,早把他的屎花子打出来了,以后这种智障问题,千万别问了。”

    秦阳走到船头,静静的看着远方,留给众人一个高大的背影。

    船员们继续忙自己的事情……

    相互之间的议论,也开始了。

    “以前我来幽灵号,还是因为小染姑娘。”

    “我也是。”

    “我本来觉得没什么前途的,纯粹是因为海上很久都见不到一个女人……”

    “我也是。”

    “现在我觉得,我们船长这么不要脸,连无头死侍都能第一时间攀交情,还攀上了,我觉得我们跟着船长,肯定会很有前途。”

    “我也这么觉得。”

    “你觉得个屁!你觉得船长现在在想什么?”

    “呃……船长的心思,比死海还要深,我们是猜不到的。”

    “你说的对。”

    俩船员对视了一眼,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而秦阳望着一望无际的海面,脸上带着一丝遗憾。

    可惜看不到楼船上的混蛋,被血月死侍弄死的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