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九章 祸及百代,三个船员

    “我曾在白水郎厮混了一百三十年,当一个船员绝对足够了,一般的航海东西,我也能胜任。”男人笑了笑,没正面回答秦阳的问题。

    “你听说过,聪明反被聪明误么?”秦阳的笑容收敛,眼神也变得冷冽。

    自己是来找船员的,首先需要的,不是能力和实力,而是能控制得住的船员。

    完全不熟悉的人,而且还是牢房里的人,秦阳可不认为有人能第一次见面,便纳头便拜,忠心耿耿。

    就算真的有这种有能力有实力,又很容易确定忠心的人,幽灵盗不会把人关在这里浪费人才。

    眼前这个自忖聪明人,言语之间都在表现自己的价值和聪明劲的货色,秦阳可不认为自己能完全控制得住。

    在这里,他只剩下一口气,苟延残喘,但离开了牢房,他恢复了实力之后,会怎么做?谁都不能确定。

    秦阳暗暗叹息,可惜了,幽灵号的确需要一个各方面能力都比较强的船员来挑大梁,处理各种杂七杂八的事情。

    但眼前这个人,他想要将说话的节奏握在手里,那秦阳就不能用他。

    秦阳转身看着黑皮白牙的小屁孩。

    “管饭,你跟着我混,有问题么?”

    小屁孩眼睛一亮,吸溜了一下不断淌出的口水,擦了擦嘴。

    “能吃饱么?”

    “试试再说。”秦阳微微耷拉着眼皮,笑的开心。

    相对来说,他还是喜欢这个黑皮小昆仑奴,以前听到是听说过,这还是第一次见而已。

    昆仑奴,乃是大嬴神朝西南面的一个种族,生在苦寒之地,环境恶劣多变,这个种族皮糙肉厚,成年之后,力大无穷。

    据说很多年前,实力低微的体修,地位很低,多是干苦力的活,直到后来体修强者辈出之后,体修的地位变高了,而且又发现了昆仑奴,这苦力的活就有了更好的选择。

    力气大,实力不弱,再加上脑子比较简单,贩卖昆仑奴的人牙子,最喜欢的就是这种,一些特殊的矿场里,对于昆仑奴简直是来者不拒,有多少要多少。

    而眼前这个小昆仑奴,十有八九有一丝上古饕餮的血脉,只是这血脉可能是传自一头拥有上古饕餮血脉的后裔,血脉不强,但到了小昆仑奴这里,却显现了出来。

    秦阳念头一动,牢门洞开,秦阳对着小昆仑奴挥了挥手。

    “放开手进攻吧,让我看看你的实力。”

    “打败你能吃饱么?”小昆仑奴没有冒然出来,而是先问了一句。

    “能。”

    一个字刚落下,就见一道黑影闪过,他的速度很快,而且在这种昏暗的地方,天生就像是融入其中了一般,眨眼间就出现在秦阳面前。

    “嘭!”

    秦阳伸出手,掌心抵住小昆仑奴的拳头,一道道气浪,从拳掌相接的地方炸开。

    小昆仑奴眼中浮现出一丝震惊,然后有些失落的重新走回了牢房里。

    “我打不过你。”

    “不错,管饭没问题,不过若是你真的有一丝上古饕餮的血脉,可能你永远也感觉不到饱,等感觉到饱的时候,就是你撑死的时候。”

    秦阳很满意,小昆仑奴全凭肉身的力量,竟然就堪比胎元期的体修了,而且这还是虚弱状态。

    最主要的,这小屁孩心思单纯,潜力也不错,用来干活绝对是一把好手,当一个船员是绝对足够了。

    “走吧,你可以离开牢房了,从今天起,你就是幽灵号的船员了。”

    小昆仑奴一脸不解,不明白为什么他输了,秦阳还让他离开……

    “管饭?”

    “恩,干好了活,就管饭。”

    “好!”小昆仑奴不停的吸溜口水。

    “你在这里等着。”

    而斜对面的牢房里,那个额头刺字的男人,静静的看着这一幕,算是明白了,秦阳为什么忽然不理他了……

    秦阳自己继续向下走,越是向下,重力越强,原本打算去看看那颗蛇树,可惜蛇树在八层牢房的最底层,秦阳只是走到第五层,就再也无法走下去了。

    镇压的力量越来越强,在第五层都有种举步维艰的感觉……

    想了想,秦阳从第四层,带着一头被绑的死死的三头猪妖离开。

    回到了第二层,牢房里的男人忽然开口。

    “我可以从一个船员做起,擅长航海术,懂得文字记录,对于死海之中的生物,还有诸多传说,都有所了解,尤其是对于大荒南部沿岸海域最为了解。”

    “不够。”秦阳斜了他一眼。

    “我只想离开牢房而已,等到有一天,我想要离开,你不能阻拦我,但是在这之前,我会做好我应该做的事情。”

    “一千年。”

    “三百年。”男人说的很坚定。

    “好。”秦阳点了点头,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摊开了说,做一个交易,总比去猜好,三百年,秦阳琢磨了一下,自己这个船长,估计当不了三百年这么久。

    三百年,已经超出了三元修士的寿元极限,纵然他现在的生机汹涌澎湃,远超一般修士,可三百年之后,若是还没有进阶神海,他也已经步入了老年,气血开始衰竭,潜力暴跌。

    若是三百年之内,找不到葬海秘典,或者是找到替代的经典修行……

    与其找个一般的法门修行,自断前程,再苟延残喘几百年,还不如早死了省心。

    毕竟这么久都找不到合适的,只能是废了,还不如老老实实的找个女人结婚生子,等着寿终正寝的那天。

    “你的名字?”

    “我是被放逐的罪人,没有姓也没有名,叫我刀疤吧……”刀疤摸了摸脸上的刀疤,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秦阳。

    秦阳念头一动,打开了牢门,将刀疤放了出来。

    然而,秦阳这么轻易就答应了,刀疤却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你就这么轻易的答应了?你不问我以前的事情?”

    “我管你以前是谁,我想要的只是有能力,又能老老实实干活的船员,我放你一马,让你出来,你给我干三百年的活,之后两清。”秦阳说着,呲牙一笑,将小黑皮也放出来:“至于你想搞什么幺蛾子,可以试试,我不会给第二次机会。”

    刀疤张了张嘴,讷讷半晌说不出话,末了苦笑一声,这会才彻底明白,他是真的自作聪明了。

    他在意的事情,秦阳这个新船长,完全不在意。

    “好吧,船长,三百年之内,我会在幽灵号上干好我应该做的事情。”

    秦阳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

    他需要的只是一个有能力干好大副的人,找了一圈,只发现了刀疤比较合适,而且最重要的,秦阳觉得自己全力出手,在不动用十二魔剑的前提下,刀疤也打不过自己。

    既然他敞开了说出要求,那秦阳又有什么不敢用的。

    相比收买人心,推心置腹什么的,秦阳还是觉得这样做交易最放心一点。

    毕竟,平日里谄媚拍马屁的货色,关键时刻在背后捅一刀,这种事又不是不常见。

    而且下层的地牢里,的确还有可以用的,但那些人,秦阳可不敢用。

    刀疤额头上的“罪”字,乃是大嬴神朝放逐之人,受到最严苛的封禁,才会留下的永久刺青,这个字无法抹去,这是比直接处死还要狠的惩罚。

    不能踏足大荒的领土,只能游走在最繁华资源最多的区域之外,拥有这个刺青,外面的人也不敢贸然帮助他,只能任其犹如流民一样居无定所。

    最重要的,被刺上这个字,境界就再也不可能有丝毫寸进,只能等着时间一点点流逝,明明有天赋,却只能看着自己衰老,活活等到寿元耗尽的那天。

    甚至就算是繁衍后代,也会被强行锁住天赋,连最基本的吸收灵气都无法做到,直到一代代下去,血脉的封镇慢慢消去,后代才有重新崛起的那天,可那时候,后代的天赋都会非常低,甚至根本没有天赋。

    大嬴神朝南部边境之外,游走的三大族群之一的咎族。

    其实并不是一个生灵种族,咎族之意,就是罪民的族群。

    他们的祖上,就是受到驱逐刺配的人。

    但有这种“罪”字金印的人,却也是极少数,大都是都是刺着“迭配某地”的字样,封禁也不强,对于后代的祸害也没“罪”字金印这么可怕。

    秦阳不知道刀疤以前在大嬴神朝是什么身份,不过能被施以祸及数十代的刑罚,要么是犯了大事,要么就是得罪了某个站在顶端的大佬。

    不管是哪样,他都没了在大荒重新崛起的希望,能当一个海盗,其实也算是一个好结果了。

    至于三百年之后,刀疤想干什么,秦阳也懒得管。

    反正现在,他能老老实实干好一个船员的事,秦阳就觉得足够了。

    “咔嚓……”

    秦阳低头一看,小黑皮口水泛滥,一口咬在了秦阳拎着的那头三头猪妖身上,一口咬下来一大块肉。

    失去了束缚缩小,一口的肉,骤然膨胀数百倍,将小黑皮压在身下。

    小黑皮呆呆的望着身前变大了几百倍的肉,眼睛里冒出的绿光,一跃三尺长。

    “咔嚓咔嚓……”

    犹如嚼石头一样,小黑皮嘴巴上下摆动,带出一片幻影,将这一大块肉吞噬的干干净净。

    “出去再吃。”秦阳拍了拍小黑皮的脑袋。

    小黑皮吧嗒着嘴,闭着眼睛不忍再看,生怕自己忍不住。

    秦阳莞尔一笑,这跟自己之前那段时间,可真是一模一样……

    上到一层,秦阳扫了一眼燃寿妖女。

    “现在我就是幽灵号的船长,当我的船员,引航,警戒,干不干?不干了就继续在这里等死。”

    “干!”冉小染脑袋点个不停,她根本没得选择。

    “出来吧,我知道你需要什么,我不会管你,只要你能干好我交代的事情,除了我之外,你能勾引到任何人,那都是你的本事,但是在一些事情上,我不会容忍哪怕一次错误。”

    打开牢门,钉住冉小染翅膀的黑钉,也自行脱落,让其从牢房里走出来。

    冉小染舒展了一下腰肢,毫不介意自己被看了个精光,反而噙着笑,目光灼灼的看着刀疤和小黑皮。

    “这个能吃么?”小黑皮同样流着口水,眼睛里冒着绿光,盯着冉小染。

    “不能,黑皮,你记住了,我说什么能吃,你才能吃什么。”秦阳拍了拍黑皮的脑袋,想到影帝还有丑驴这俩货,刻意叮嘱了黑皮一句。

    小黑皮满脸失望,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看也不看冉小染一眼……

    而冉小染面色惨白,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她感觉的清清楚楚,小黑皮真的只是很纯粹的想将她吃了。

    再看刀疤,看到刀疤额头那个“罪”字,冉小染就彻底放弃了勾引刀疤的念头。

    至于秦阳,只是看到秦阳那犹如一轮黑日一般的生机,冉小染就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这也是个不能勾引的……

    眼前三个人,随便一个,可能都会要了她的命。

    离开了牢房,一路走上来,一个人都没见到,刀疤面色平静,早就有所猜测,而小黑皮,全部的注意力,都在秦阳拎着的那头三头猪妖身上,根本不关心别的。

    等到一路来到甲板之后,冉小染就彻底绝望了。

    一个活人都没有,她从那吸收寿元,她的寿元已经见底了……

    “船长,难道这艘船上的人都死完了么?只剩下我们几个了么?”

    “还有一条狗,一头驴,还有一个算是我的侍女吧。”

    “船长,我还有一年多就会死了。”

    “周围发现了什么吗?”秦阳也有点头疼。

    “看到了另外两艘船,里面有……有好多男人。”冉小染咽了咽口水,眼睛里冒出跟小黑皮一样的绿光。

    “能看到多远?”

    “能看到五十里吧,我太虚弱了,五十里之内,只有另外两艘船,海里也没有什么太强的生灵……”

    秦阳点了点头,心满意足了,五十里,作为警戒线,很勉强,但考虑到冉小染太虚弱,这个距离也可以了。

    想到这,秦阳念头一动,作为船长,总不能让冉小染一年之后就死了。

    下次想找个人形警戒引航员,可没这么容易了,起码地牢里没合适的……

    再想到这几个人还是不够……

    “那两艘船上,有不少男人,我可以带你上去,但是你有什么本事延寿那就是你的问题了,你要是能拐来些水手,那是最好不过。”

    秦阳想了想,觉得拉皮条拐水手,还是有点太不要脸了,反手亮出奇异蔓藤。

    “当然,你能干好你的工作,我也会给你延寿的宝物,不用再去吸收别人的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