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七章 林风船长尸解,秦阳套话黑影

    来到了林风号,见到林风船长的时候,秦阳大为意外。

    林风船长一头雪白的头发,面容枯槁,眼神浑浊,皮肤干枯松弛,遍布着一块块老人斑,周身都散发着迟暮死寂的气息。

    “来了,坐吧。”林风船长微微佝偻着身躯,放下手中的农具,洗干净手上沾染的泥土,慢吞吞的给秦阳沏茶。

    “船长,你这……”秦阳张了张嘴,没说明白。

    因为林风船长的样子,明显是寿元耗尽,肉身衰竭,神魂枯萎之相。

    他清洗之后,以秦阳的目力,依然能看到残留的污秽没有被洗净,沾染的水迹,也没有被蒸发,这就是最小的细节。

    小五衰之相。

    “无妨,我早已经做好了准备。”林风船长伸出双手,将双掌摊在秦阳面前。

    双掌之上,掌纹尽消,平白一片,唯有最后一根手指尖,隐约还剩下一丝不细看都发现不了的指纹痕迹。

    “我的掌纹马上就要彻底消失,我的寿命已经走到了尽头,船长之位,已经让给了淳风,我听说你得到了幽灵号的舵盘,我就希望你能来,在我死之前,告诉你一些事情,也希望你能告诉我一些事情。”

    林风船长的神态平和,丝毫没有将死之人的恐惧。

    秦阳停了这话,神色微微一动,算是听明白了……

    得到舵盘,和接手舵盘,区别很大。

    酒鬼认为是幽灵船长将舵盘传给了自己,可是林风船长,却委婉的表示,我知道幽灵是什么臭德行,他死了也不会将舵盘传给你,还帮你炼化?那是不可能的。

    我知道你得到了舵盘,接手了幽灵号,我觉得挺好的,我会帮你隐瞒,顺手告诉你一些船长才知道的事情,然后我要问你点事,你也不能打马虎眼。

    “您说。”秦阳正了正色,表示我听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有啥话就问吧。

    “幽灵盗可以说是狱卒,从几万年的时候,就被安排在这里,只是随着时间流逝,背后的势力消失了,三艘战船却传承了下来,战船既是封镇的关键,也是打开外层封镇的钥匙,你既然继承了幽灵号,就要明白一件事,最好不要登上大荒,不然的话,会很危险。”

    “死海的灵气暴乱无比,凶兽良多,在海上,我们才是最安全的,尤其要注意的是浮屠魔教,他们打这里主意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们若是知道了幽灵号换了主人,一定不会放过你。”

    “其他的事情,你炼化了舵盘之后,你自己慢慢了解吧,现在,我想问问你,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邪魔的意识为什么没有脱困?”

    秦阳沉吟了一下,不知道怎么说。

    “我只能告诉你,邪魔渗出封镇的力量,已经不足为虑了,以后也不用再来这里加固封镇了,起码几万年之内,除非有外力破除封镇,否则,这里会非常的安稳。”

    “这就好,我们的责任,到了现在,终于可以结束了。”林风船长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笑容,却没有追问具体细节。

    “这邪魔到底是什么东西?他的本体是什么?”秦阳颇有些好奇这一点。

    “本体?你已经见过了。”林风船长莞尔一笑,意有所指。

    “我见过了?”秦阳一愣,一头雾水,想了半晌,忽然想到被镇压在体内的魔手,还有孤岛的形状,面色微微一变:“孤岛?”

    “没错,就是那座孤岛。”

    “我们一直在邪魔的身体上蹦跶?”秦阳惊的变了声调,差点吓尿了。

    之前用昊阳宝钟宣泄力量的时候,肆无忌惮的轰击孤岛,搞了半晌,孤岛本身就是邪魔的本体。

    仔细回想一下,孤岛的形状,可不就像是一只巨大无比的手么,三艘船驶入进去的地方,就是手指之间的指缝。

    “我第一次知道的时候,比你还震惊。”林风船长笑了笑,伸手安抚了一下秦阳:“按照传说,当年封镇从天外而来,坠入我们的世界,化作一方秘境,那时候,有人发现了封镇,便开始继续加固封镇,不让邪魔逃出来。”

    “还有呢?”秦阳想到邪魔所说,他坠入这里之后,所有的一些都是他透露出去的消息。

    想想这个应该是真的,当时邪魔已经被镇压的毫无希望可言,他必须要引入外面的力量,有了变化,他才有希望。

    “按照传说,这的确就是一只手,一位非常古老的魔仙的左手,被封镇了无数年时间,随着一个世界坍塌之后,封镇飘入无尽虚空又不知道多少年之后,坠入我们的世界。”

    “后来有人发现,这只魔手有意识,拥有很强的蛊惑力量,他能发现人心的弱点,利用这些弱点,浮屠魔教便是如此,魔手的意识,蛊惑了浮屠魔教最初的强者,让他们以为用一种方法,可以控制魔手的力量,后来浮屠魔教有智者看穿了这一切,就停了下来,可惜没过多久,他们放弃了控制魔手本体,转而想要去控制魔手逸散出的那些力量……”

    “胆大妄为,不知死活啊,我们的先辈,曾经以为那是魔手本身太过强大所诞生出新的意识,后来才意识到,那根本不是,而是一位历经时光腐朽无数年依然未灭的不灭意识,那是只有上古时期,真正的魔仙,才能拥有的。”

    “哪怕这不灭意识被时光腐朽磨灭了无数年,早已经没有传说中一念之间熄灭烈日的无上伟力,微弱的犹如一点灰烬里的火星,可依然不是我们能抵挡,仅仅只是蛊惑,也会在找到内心的破绽之后,长驱直入。”

    “还好魔手本体,被镇压的死死的,只有一些力量和他的不灭意识,能稍稍的在孤岛上活动一下,不过既然那些逸散出的力量消失了,他也就没了挣脱的可能了……”

    “咳咳……”林风船长正说着,忽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面色变得惨白如纸,生机飞速的流逝。

    “船长,孤岛上的奇异果,可以延寿……”

    “不用了。”秦阳的话没说完,林风船长便伸手拦住了秦阳:“我活了四千五百年,早活够了,我的家族传说,祖上是上古地府的神官,死亡不是结束,只是另一种开始,我的责任已经履行了,我想去看看死后有什么不一样。”

    “事实上,奇异果我手里有……”秦阳犹豫了一下,亮出了奇异果蔓藤,上面挂着一颗成熟的奇异果。

    “你炼化了奇异蔓藤?”林风船长有些意外,转而笑着摇了摇头,拍了拍秦阳的肩膀:“算了,你自己留着吧,不是所有的修士都喜生畏死,希望自己能长生不老,生老病死都有,才是完整的人生。”

    秦阳讷讷无言,心说,我手里的确只有一颗现成的,可是后面可以继续结果的……

    “秦阳,老夫承你的情了,送你最后一句话,好好利用那份力量,小心不灭意识,绝对不能给他任何一点机会!”

    忽然间,林风船长面色变得红润,佝偻的身躯变得挺拔,一头雪白的头发恢复了乌黑,面容也恢复了年轻的样子。

    “死后的世界!老夫来也!”

    林风船长大笑三声,身体慢慢的化作一片神光,最后冲天而去,慢慢的消散在半空中。

    “好奇心别这么重啊……”秦阳伸出手,一句话喃喃说出口,手中抓到的荧光,也彻底消散的无影无踪。

    良久之后,秦阳叹了口气,心说我可是一点都不好奇这一点……

    才活了几千年,就不想活了,魔手里的不灭意识怎么没这种想法?

    到底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老船长怕是早就看出来他现在这一身三百多斤的身体,就是被魔手的力量撑到了。

    魔手和不灭意识,都被他镇压在体内,亦或者,还有另一种可能。

    秦阳意识投入体内,飘在海眼魔石和魔手之上,随口问了句。

    “黑影,刚才是不是蛊惑了老船长了?这样他才能发现你?你是想让老船长知道这些,连我一起干掉,或者一起封镇了?拉着老子陪葬是不是?”

    昊阳宝钟微微一震,轰击到魔手上,震出一缕黑气,而化作丑乌鸦的丑鸡,蹲在宝钟上,张口吞噬这一缕黑气。

    “秦有德,你放心,有老祖在这里,我要活活耗死他!狗屁不灭意识,被时间打磨了这么多年,最后剩下的只是一点点纯粹的意识而已了,老祖有的是时间磨!”

    丑鸡张着翅膀叫嚣,自从发现他的金色羽毛彻底没戏了,就算是自暴自弃,不排斥魔手的力量了……

    疯狂的吞噬魔手的力量,用来恢复自身,恢复宝钟。

    秦阳斜眼瞥了一眼干劲十足的丑鸡,心中暗忖,要不是你发现吞噬魔手的力量,不但可以让你恢复,甚至还有一丝可能,将你推到道器的境界,你会这么上心?

    没打击丑鸡的积极性,秦阳反而怂恿道:“丑鸡,你要是能将他磨死,吞个干净,我绝对不二话。”

    秦阳转身欲走,魔手表面,黑影幻化出一张暴怒的脸。

    “秦阳,我就从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人,我什么身份,是我干的就是我干的,我可不是你这种敢做不敢当的人!”

    “放屁!不是你想要耍手段,想要蛊惑老船长,老船长怎么看穿的?你还是人么?人家死都不让人家死的安宁点,丑鸡,干他!”

    昊阳宝钟一震,魔手上顿时再次涌出一股力量被昊阳宝钟吞噬。

    黑影幻化出来的面孔,微微一个扭曲,噗嗤一声炸开……

    又气炸了……

    面孔重新凝聚,黑影一副咬牙切齿,老子要跟你拼命的样子。

    “秦阳,我跟你拼了,我看你能消化掉多少力量,撑死你之后,我大不了转生成个凡人!”

    “快点来!能动手就别逼逼!”秦阳大喜,连忙做好接收力量的准备,丑鸡也是两眼放黑光……

    “……”黑影憋屈的要死,差点又气炸了……

    魔手被秦阳炼化了十成十,他能控制这些力量是没错,可是却不能一口气炸死秦阳,也不能反噬秦阳,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这些力量,小心翼翼的控制着,帮助秦阳提升境界、增强肉身……

    如此不断的给好处,钻了空子,强行揠苗助长,毁了秦阳的前途。

    除此之外,魔手本身出自他的力量,他现在再能控制魔手做到的极限,也只是什么都不做,不帮忙也不害人,让魔手成为一个摆设。

    “你怎么不动手啊?来啊,别怂!尼玛,敢做不敢当,还敢威胁同归于尽?”

    “秦阳,你见识浅薄,就别把什么事都扣在我头上!”黑影气的要死,语速极快:“那老不死的说他祖上是上古地府的神官,十有八九是真的,他也有一丝稀薄的血脉,临死的时候,能看到我有什么可奇怪的?我还没疯,拿我不灭的意识,去蛊惑他!”

    “噢,你再说不得了。”秦阳脸上跃跃欲试的表情消失,摆了摆手:“原来你真的来自上古时代,而且怕上古地府的神官啊……”

    黑影表情凝固了,魔手表面幻化出的面孔,也随之消失不见,秦阳继续嘲讽,他也没反应了,继续装死狗……

    秦阳心满意足的离开,套出来满意的答案,也套出来点意外的消息。

    黑影那已经非常微弱的不灭意识,可以被上古地府神官的力量彻底磨灭。

    知道了这一点,秦阳也算是放心了不少。

    黑影的不灭意识,说直白点,就是境界非常高,高到可以让他仰望都仰望不到的高度,可是现在却只剩下这一点不灭的特性而已了,无论质还是量,都低到非常可怜的地步。

    知道了怎么彻底弄死黑影就行,有了威慑,省的这家伙暗地里再搞事情。

    转身离开,秦阳的脚步一顿,拍了拍额头。

    “坏了,忘了问问老船长,那些囚犯怎么搞了……”

    走出了老船长的舱房,酒鬼站在门口,眼睛红红的。

    “船长尸解了?”

    “恩,老船长求因得果,走的……挺高兴的。”

    “我知道。”酒鬼灌了口酒,面带悲恸。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能做出自己的选择,很不容易了,我们要为老船长高兴。”秦阳安抚了酒鬼一句。

    酒鬼神情恹恹的,看不出什么高兴劲……

    “对了,幽灵号里还关了不少那些老渣抓来的人,给出出主意,怎么搞?我可不太像当人牙子。”

    “什么怎么搞?不值钱的早就卖了,这批人里,根本没有天赋特别高的,在壶梁就全卖了,剩下的,要么是稀少的种族,要么是被大价钱悬赏的狠角色,幽灵能留着关起来没急着卖的,都是必须到大荒处理的,你看着办吧,全宰了丢海里也行,留着到了大荒附近,领悬赏也行……”

    “幽灵号缺人,我挑些当船员,没什么问题吧?”

    “能有什么问题?有问题干掉不得了,行了,老船长走了,我也要忙起来了,快带着你的小媳妇回去吧,那些囚犯,你看着弄吧。”酒鬼摆了摆手,匆匆离去。

    秦阳站在原地愣了半晌……

    我要是实力足够高,我还用你们帮忙出主意?

    我不知道有问题的直接干掉拉倒?

    问题是,真要是放出来当船员,有问题,老子可就危险了!

    带着素长欢回到幽灵号,让她自己挑了个房间,秦阳自己坐在船长室,摸着下巴陷入沉思。

    好半晌之后,秦阳站起身,向着牢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