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五章 怒火冲天的黑影,模样大变的丑鸡

    “你说,我要不要把矿洞填平了,或者蹲着守着?”秦阳蹲在矿洞口,摸着下巴瞎琢磨着。

    不知道幽灵船长和段天穹死了没……

    段天穹已经被黑影忽悠的找不着北了,整个一神经病,谁知道这货万一活着出来了,会不会发疯。

    毕竟是一个剑修,战力凶悍的,正面打是肯定打不过的。

    幽灵船长虽说重伤,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谁知道他有什么底牌,危机解除之后,跟幽灵船长肯定没和平相处的可能。

    或者说,秦阳不信幽灵船长会大彻大悟,幽灵船长也不会信秦阳不会落井下石……

    “秦有德,我的力量已经耗尽了!现在已经没法继续恢复了,也没法敲响宝钟了!”丑鸡一脸警惕,听到秦阳打的主意,就毫不犹豫的卖惨。

    “丑鸡,你这样就不对了,我们蹲点守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下面来一个死一个,真要让人冲出来,让你的灵液彻底消耗完,也不一定能弄死一个。”

    秦阳拿出手爪石雕。

    “看到没,这东西内的力量极其强大,估计比你全盛时期还要强,而且质量极高,宝钟内的灵液消耗完了,还有这个,我分你一成,怎么样?”

    “三成!”丑鸡竖起翅膀,羽毛分开,化作三撮。

    “你能消化的了?别逗了,一成就足够你消化很久一段时间了,这里面的力量可不是温和的真元,而是类似魔道的力量,别吃不下,最后从金乌变成了丑的要命的魔乌……”

    “一成就一成吧……”丑鸡琢磨了一下,想想也是,就不太情愿的答应了下来。

    秦阳蹲在矿洞边,丑鸡站在昊阳宝钟上,也瞪着眼睛盯着矿洞。

    填平矿洞是不可能了,没合适的东西将其恢复成原来的样子,真有人发现了矿洞,也能轻而易举的冲上来。

    蹲守了足足三天时间……

    头顶上不断浮现,又不断破碎的光芒囚笼,终于彻底的崩碎了。

    这代表着外层封镇彻底消失。

    整个岛屿都在颤抖,灰色的天空,如同琉璃一般崩碎,正上方的裂缝空洞,也彻底显化了出来。

    流淌的灵气,汇聚成炫目的光河,从空洞之中坠落,源源不断的坠入岛屿中。

    秦阳轻轻嗅了嗅鼻子,感受着这里的灵气浓度越来越高,眉头微蹙。

    “外层封镇彻底碎了,坠落的灵气可以毫无阻碍的全部落入这里,不能再等下去了,幽灵岛快要消失了……”

    秦阳看的真切,天空开始变幻着颜色,不少地方,已经可以直接看到虚空之中,这是秘境本身的变动。

    这种变化,最多一天的时间,幽灵岛就会消失。

    而一天的时间,想要回到孤岛岸边,再穿过来时的路,回到死海里,已经是非常艰难了。

    秦阳拿出不少挖出来的黑玉,填到矿洞里,再烧融了一些玄铁,浇灌进去,效果只能说聊胜于无……

    秦阳匆匆离去,而矿洞里,黑影看着眼前被黑玉和玄铁汁浇灌堵住的路,脸色不断的变幻,气的身形都在不断扭曲。

    他没有肉身,手爪石雕被秦阳拿走,现在根本没法打开被堵住的这一段。

    他发现了秦阳在蹲点,根本不敢上去,谁想到秦阳放弃了蹲守,最后还来了这么一手……

    “秦阳,我跟你势不两立!”黑影气的无法保持身形,虚幻的黑影就去变幻了好一会之后,砰地一声炸开……

    气炸了……

    黑影咬牙切齿的从矿洞里飞下去。

    幻化出段天穹的样子,出现在段天穹身前。

    “段天穹,幽灵已经逃了,幽灵岛也要再次消失在死海,你是想要在这里再等到下一次幽灵岛出现么?”

    “废物,活该你永远都是化身,你永远别想逃出幽灵的掌控!”

    “想要知道离开的路径么?跟我来吧,你没有选择,你只能相信我!”

    顾不得浪费时间慢慢蛊惑,黑影上来就是劈头盖脸的一套,转身就走。

    段天穹已经魔障了,他满心想的就是干掉幽灵船长这位本尊,重新获得自由。

    他认为黑影是他的幻觉,可是黑影的话,却句句扎心,他不想信也没办法,只能跟着,万一是真的呢?

    黑影带着段天穹,进入数千丈深的矿洞,让段天穹进去。

    “通道的尽头,被幽灵堵死了,能不能追上,就看你是不是想自由了!”

    黑影消失不见,段天穹咬了咬牙,一头扎进了矿洞里。

    而黑影再次现身,转身又去找到幽灵船长。

    “幽灵,秦阳已经逃走了,段天穹也已经逃走!”

    黑影直接浮现在幽灵船长面前,看着扛着永眠天灯的幽灵船长不断后退,警惕的看着他,顿时冷笑一声。

    “外层封镇已经彻底消失,可是我渗出封镇的力量凝结,却已经被秦阳夺走,你们这些蠢货费尽几万年的坚持,彻底结束了,失去了这些力量,我的本体,又会被死死的镇压几万年时间!”

    幽灵船长惊疑不定,不敢相信黑影的话。

    “幽灵岛已经开始沉没,你觉得你能活到下一次幽灵岛出现么?而秦阳,他带着我的力量离开,下一次,他的力量会远远超过你,捏死你犹如捏死一直蚂蚁,你觉得他会让你活下去?”

    幽灵船长沉着脸不说话,他无法相信黑影的话。

    “秦阳挖出来一条离开这里的通道,就算没有力量,我也可以离开这里了,只是重头再来而已,我可以放弃我不灭的意识,转投成一个凡人,而你却会死的悲惨,你的化身会自由,你的敌人会越来越强,直到未来有一天触摸不朽,你只是一个消失在对方记忆里的一个可怜虫……”

    “通道就在最顶端,你是要留在这里等死,还是离开这里,去杀掉秦阳,夺走我的力量,一飞冲天,随你的便!”

    黑影哈哈大笑着化为一道残影消失不见。

    幽灵船长面色变幻,咬了咬牙,决定先去顶部看看再说……

    当他来到顶部,看到那里有一条通往上面的通道之后,毫不犹豫的冲了进去。

    而另一边,段天穹已经来到了矿洞的顶部,他挥手放出剑丝,斩碎那些黑玉缝隙里,已经凝固的玄铁,打开了矿洞冲了出去。

    黑影紧跟在段天穹身后,冲出了矿洞。

    “段天穹,这边,幽灵船长就在前面,去,追上他,杀了他,你就自由了!”黑影在段天穹的耳边疯狂的蛊惑。

    事实上,根本不用他蛊惑,段天穹听到幽灵船长这四个字,眼睛就已经红了。

    他追着秦阳离去的方向冲了出去。

    不一会,幽灵船长从矿洞里冲了出来,身后悬着一个舵盘,警惕的看着周围,当看到远处的巨大石林之后,幽灵船长一脸的震惊。

    “真的……逃出来了?”

    至于天空的变化,他更是一眼就认出来,这是幽灵岛要继续沉没的迹象。

    到了这会,幽灵船长立刻信了黑影说的话,若是假的,有了逃走的可能,黑影早就逃了,拥有力量的黑影,绝对不会跟他废话这么多。

    想到秦阳拿走了黑影的力量,幽灵船长的眼睛都有些红了。

    若是他拿到,重伤的身躯,会被治愈,亏损会被填补,潜力会暴涨,力量也会暴涨……

    而另一边,向着海岸线逃遁的秦阳,却不知道段天穹追了过来,幽灵船长也追了过来,甚至黑影的意识,也放弃了这里的一切,追了过来……

    “杀了他!”黑影化作一道影子,缠绕在失去理智的段天穹身上,一层乌光,笼罩着段天穹的双目,喃呢一般的声音,不断的在段天穹耳边作响。

    “幽灵就在前面,杀了他,杀了他你就自由了,你再也不是一个可悲的化身!”

    段天穹双目通红,眼珠子颤抖着,曾经的真正段天穹的记忆,不断的浮现,已经让他的神智崩溃,被黑影遮蔽了双目,看到秦阳的时候,在他的眼中,就是幽灵船长。

    悬浮在秦阳身旁的昊阳宝钟,也化作了缓缓旋转的舵盘。

    一根剑丝,犹如箭矢,瞬间跨越数里的距离,直奔秦阳的后脑而来。

    生死之间的大恐怖降临,秦阳的肉身本能,先一步做出反应,腰肢一扭,横移出十数丈。

    前方的黑石上,噗嗤一声轻响,黑石被洞穿一个细细的小洞,剑丝犹如柔软的细线,轻轻一个摇摆,继续横扫而来。

    秦阳面色微变,将手爪石雕,向着左手一拍,将其犹如法宝一般,融入到左手之中。

    左手当下了剑丝,绽放出一阵火花,然而那坚硬无比的剑丝,却继续一转,百炼钢化作绕指柔,顺着左手继续向他的脖颈斩来。

    “叮!”

    一声轻鸣,秦阳的身体倒飞出去,在一块黑石上撞出一个数丈大的大坑。

    秦阳落在地上,看了一眼体表浮现的龟甲,面色一寒。

    龟甲上竟然被留下一道细痕,足足寸深。

    这货差点一剑破开了龟甲!

    “段天穹,幽灵船长还活着,你却来我这里浪费时间,你是真的疯了!”秦阳面色发黑,厉声咒骂。

    可是这句话,在段天穹的耳朵里,却变成了:“我活的好好的,你这个反叛的可悲化身,永远也别想翻身!”

    而正在这时,后方追来的幽灵船长也来了……

    可是段天穹却只是看了一眼,就不再关注了,幽灵船长在他的眼里,变成了秦阳的样子……

    幽灵船长一头雾水,黑影的声音却在他耳边响起。

    “幽灵,我帮你遮蔽了段天穹的眼睛,他认不出你,你杀了秦阳,我就帮你杀了段天穹,以你现在的实力,不会是已经疯狂的段天穹的对手!”

    “等到离开这里,你也不用再来加固封镇,而我也会放弃这里,转生成一个凡人,去求那一丝微不足道机会,你我已经不是敌人。”

    “做出选择吧,要么杀了秦阳,要么我就让段天穹看到真正的你!”

    幽灵船长的脸色有些难看,黑影说的没错……

    已经疯狂的段天穹,耗也能耗死他,而且他看到,秦阳已经变化成黑石的左手,轻而易举的挡住剑丝,却毫发无损。

    幽灵船长没得选择,只能点了点头。

    “成交!”

    而这边,秦阳节节败退,他防护惊人,加上坚不可摧的左手,勉强能挡住段天穹的剑丝,然而随着剑丝的数量越来越多,秦阳已经只剩下招架的力量。

    这时,幽灵船长又加入战团,随着幽灵船长身后悬着的舵盘,轻轻一转。

    秦阳跨出脚步,躲避剑丝的时候,却硬生生的慢了半拍,一阵诡异的扭曲,出现在他身旁。

    就是这慢了的半拍,上百道剑丝,化作柔软的细线,瞬间将他缠绕的结结实实,再也无法闪避。

    而剑丝被段天穹牵在手中,不断的收缩,切割着龟甲,一点一点的破开龟甲的防护。

    大局已定,秦阳必死无疑了。

    就在这时,一缕阴影,顺着剑丝,瞬间冲进了秦阳的左手。

    化作黑石石雕的左手,慢慢的幻化成一只漆黑的利爪,表面有黑色的鳞片,尖端有尖锐的指甲,每一块鳞片上,都铭刻着古怪的符文。

    恐怖的力量,从里面涌动出来,化作一层黑雾。

    缠绕在利爪上的剑丝,瞬间崩断!

    连同将秦阳缠绕的死死的剑丝,被这股黑雾扫过之后,也丝丝崩碎!

    “吼……”秦阳握着左手,低吼一声,猛的向着一边挥动了一下。

    霎时之间,乌光涌出,正中远处一块数百丈高的黑石。

    这坚硬的黑石,被乌光扫过之后,无声无息的化作齑粉!

    “秦阳,我说过,我跟你势不两立,你夺走我的力量不算,还要封死我逃走的路,你炼化了我的力量有什么用,这些力量还是属于我的!”

    黑影疯狂的嘶吼声,在秦阳的脑海中响起。

    “我知道现在的世界是什么样的,这是法宝,我就是元灵,我化作元灵,就拥有了调动这些力量的能力,你不是要我的力量么?那我全部给你!都给你!”

    “哈哈哈,好好感受一下吧,感受一下实力飞速提升,很快,你就能随手捏死这两个爬虫,我的力量都是你的!”

    黑影癫狂的嘶吼,调动着手爪里的力量,不断的灌输给秦阳。

    被百分之百炼化的法宝,纵然有元灵,也无法反叛,无法反噬修士,因为元灵本身,就被完全炼化了!

    这就是绝大部分修士,无论强弱,必然会将常用的法宝,炼化到百分之百的原因。

    而此刻,黑影犹如手爪的元灵,将这些力量灌输给秦阳,却也无法去伤害秦阳,他完美的避开了这一点,力量一点一点延伸,主动强化秦阳的所有。

    强化秦阳的肉身,强化秦阳的真元,推动着秦阳的实力飞速攀升!

    “杀你,不,我不会杀你的,我要毁了你,我要让你一步登天,却再也无法前进一步!我要让你获得绵长的寿元,过的每一天却都是无尽的绝望!”

    黑影狂笑不断,每一个字都透着恶毒。

    秦阳面目扭曲,看着左臂已经开始变化,皮肤表面浮现出黑色的鳞片。

    念头一动,将海眼魔石压在左手上,催动海眼魔石的力量发挥出来,将魔手的力量吞噬大半。

    然而,就算只剩下极少的一部分,却依然不是秦阳可以承受的。

    秦阳一咬牙,低吼一声。

    “之前算你逃得快,没想到现在你还敢送上门,想要毁我前途,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吧!”

    念头一动,秦阳狠下心,直接将海眼魔石和魔手一起沉入到体内,沉入到道基之中。

    这一下,魔手的力量,流转的更加方便了。

    秦阳体表慢慢的长出黑色的鳞片,肉身可犹如充气了一样慢慢的膨胀开。

    “丑鸡,说好的一成,给你!”秦阳一把握住昊阳宝钟,将体内汹涌澎湃的力量,全部引导着灌入昊阳宝钟里。

    “秦有德,你大爷的,要撑死老祖啊!”丑鸡尖叫着怒骂一声,却没有震开秦阳的手,而是钻进了昊阳宝钟里,玩命的引导这些力量,将这些力量化作修复昊阳宝钟,恢复元灵的养料。

    昊阳宝钟慢慢的从赤铜色,变化成幽黑,钟身上的破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金光灿灿的金乌,慢慢的被染黑,化作一头狰狞的黑鸟。

    而体内,两件先天之物,镇压着魔手,削弱了九成九的力量,可是剩下,却依然让秦阳的肉身发生变化,血脉都在转变。

    秦阳盘膝而坐,运转葬海修髓典。

    只是一个瞬间,秦阳就感觉有种撑到的感觉。

    尚未恢复的肉身本源,转眼间就被填补满,本源却还在疯狂的壮大。

    实力也在被推动着,以一种势不可挡的姿态前进,距离神海期越来越近。

    秦阳低吼一声,体表浮现出一层青色的灵光,外层又一层红色的灵光,几个呼吸之后,又一次黄色的灵光浮现……

    土灵之体也随之炼成……

    进化到土灵之体,灵光却依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攀升,眼看着就要进化到灵体极致,一层金色的灵光已经若隐若现……

    秦阳这里陷入了僵持。

    而段天穹,没有了黑影遮蔽双目,已经看到了真正的幽灵船长。

    疯狂的段天穹可不管这是因为什么,看到之后立刻疯了一样操控剑丝,绞杀幽灵船长。

    幽灵船长惊怒交加,到了这会,哪里还不知道,被黑影阴了。

    黑影诱惑着逼迫着他,一路走到这里,根本没想让他活着。

    达成了目的之后,谁还管他的死活。

    段天穹与幽灵船长战成一团……

    而这时。

    “咚!”

    一声钟声响起,乌色的涟漪,如同海中的波浪,缓缓的扩散开。

    所过之处,石林之中,无论大小的黑石,齐齐崩碎成齑粉!

    幽灵船长狼狈逃窜,被涟漪冲击之后,当场吐血,两条小腿,只是眨眼间就消失不见。

    而段天穹,半边身子都被崩灭成齑粉,一臂一腿消失不见,骨头内脏都能用肉眼看到了,却依然疯狂的追着幽灵船长……

    “邪魔!秦阳!”幽灵船长憋屈的怒吼,却听到又一声钟声响起,转头就跑。

    “咚!”

    钟声响起,乌色的涟漪,再次扩散开,十里之地,被涟漪横扫而过之后,所有的黑色巨石,还有里面隐藏的怪物,统统化作齑粉。

    “咚!”

    钟声再响,这里的空间都在扭曲,黑色的涟漪扩散到数十里范围……

    而被疯狗一样的段天穹紧追不舍的幽灵船长,满脸绝望的看着再次扫来的乌色涟漪。

    “段天穹,我求你了,停手,我放你自由,先逃了再说,我们都会死的!”

    然而段天穹已经彻底疯了,拖着半扇残躯,不要命的缠住他,根本不管其他。

    涟漪瞬间横扫而过,段天穹的身体,率先崩碎成齑粉……

    而幽灵船长呆立半空,身体慢慢的化成沙雕,慢慢的崩溃飘散。

    “我早该信的,三身术不祥,真的不祥啊,最后真的因为化身而死……”

    幽灵船长呆呆喃呢,身体彻底的飘散,只剩下一个舵盘,盘旋着坠落在地上。

    而另一边,丑鸡的嘶吼声,在秦阳的脑海中响起。

    “秦有德你大爷,说好的一成,你现在怎么全部给我,老祖宣泄力量的速度,有些跟不上了,老祖金色的羽毛啊,刚长出来,就变成了丑乌鸦了,你还老祖的金羽毛……”

    “九成九都被我的海眼魔石截留了,给你的还不到一成,丑鸡,你放心,我尽全力把能给你的全部给你!我说话算话!”

    “你大爷!”丑鸡尖叫着怒骂。

    钟声不断响起,宣泄着无法消化的力量。

    过了半个时辰之后,秦阳体表亮起的灵光,已经有五层了。

    金木水火土,五行灵体齐全,秦阳的肉身,也从原本的消瘦,变成了起码三百斤的大胖子。

    体表浮现的黑色鳞片,也停止了变化。

    随着葬海修髓典的炼化,再次进化,所要消耗的力量越来越多,直线攀升。

    到了这会,消耗与补充,已经趋于平衡。

    这时,所有涌动的力量彻底消失。

    秦阳一怔,内视体内,海眼魔石与融合了鸿蒙紫气的道基,镇压着魔手,连同其内的黑影意识都被死死的镇压住。

    可是却再也没力量涌出了。

    “这就认怂了?”

    等到平衡达成,已经不足以推动他的境界提升时,黑影立刻放弃了原来的打算……

    再这么下去,就真成了帮秦阳了。

    想要揠苗助长,强行将秦阳实力提升好几个大境界,让秦阳前途尽毁,再也无法前进的计划,已经破产了……

    可这会,秦阳却有些意犹未尽了……

    肉身本源恢复,而且加强了起码数十倍,葬海修髓典,修炼体质,也已经修成了五行灵体,虽然还没五行融合,只能算五种体质……

    回过神,秦阳看了看体表的黑色鳞片,念头一动,所有的鳞片都消失不见。

    只是手脚全身,像是肿了一样,胖了好几圈。

    这是所有无法炼化的力量,肉融入了血肉之中,这些力量质量太高,他没法快速炼化……

    摸了摸自己的脸,秦阳长叹一声。

    “尼玛啊,我这英俊的脸,不是枯瘦,就是太胖,不过也好,长的太帅,总会招惹麻烦。”

    身旁,一口黝黑的宝钟飘在那里,里面钻出来一只通体乌黑的乌鸦,红着眼睛嘶吼。

    “秦有德,你大爷,我的金羽毛啊,我……我跟你拼了!”

    “哈哈哈,挺好的,不是很丑,很威风,看起来就比原来的样子有威慑力!”

    丑鸡红着眼,恨不得上来啄爆秦阳的脑袋。

    秦阳指了指大变样的昊阳宝钟。

    “这样不是也挺好的,谁都认不出来了,而且你看看,破洞也补齐了,总比以前那个缺了脑袋的瞎鸟好看多了,多威风。”

    “老祖要弄死他!”丑鸡红着眼睛,钻进昊阳宝钟里,化作一道红光,钻进秦阳体内。

    悬浮在魔手之上,乌色的涟漪,轰击着魔手……

    将魔手上震出一股黑气之后,丑鸡将其吞噬,继续震……

    秦阳叹了口气,没拦着怨气冲天的丑鸡……

    看着自己多出来的一身肉,满脸复杂。

    转身向回走,赶往岸边,可是走了没几步,秦阳挠了挠头,举目远眺,附近上百里都被夷为平地,而幽灵船长和段天穹却不见了……

    “咦,幽灵船长和段天穹呢?他们逃了?”

    回忆了一下幽灵船长逃亡的方向,一路追了过去,没多远,就见到平整的黑沙地里,一个舵盘斜插在地上。

    秦阳伸手施展拾取技能,瞬间拾取成功,炼化完成。

    “这是……幽灵船长死了?”

    “什么时候的事?段天穹这么快就干掉他了?”

    秦阳叹了口气,感叹一声。

    “三身术果然邪门,打死也不能修炼,好好一个章鱼脸,却死在了自己的化身手里。”

    秦阳试着感应了一下这个舵盘,果然,这东西有股扭曲空间的力量,当做防御法宝,的确很好用。

    但跟着,秦阳摸索着灵光暗淡,已经有些受损的舵盘。

    “咦,这是幽灵号的舵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