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五章 化身的反叛,外层封镇崩溃

    另一边,岛屿的边缘,三艘海盗船上,各有高手登岸。

    酒鬼、多鲁、独眼、莫盖,站在岸边,全部沉着脸不说话。

    “酒鬼,第二次了,这次我们必须杜绝所有的后患。”莫盖推了推眼镜,语气很平静,只是他口中的蛇信,却在不断的吞吐,显示出他的不安。

    酒鬼面色有些难看,沉默不语了半晌,才一脸坚定的道:“我相信秦兄弟。”

    “上一次,你也是这么说的,可是你带来的那个人,回来之后,却性情大变,直接叛离了林风号,而这一次,依然是同样的结果,抵达岸边之后,秦阳就一个人登岛了。”莫盖的竖瞳慢慢的收缩成一条缝,而后缓缓的补充了一句。

    “我知道秦阳跟那个人不一样,他很神秘,但现在我说的这些,都是事实,你无法确保秦阳会不会受到影响,而这一次,可不一定会有好运气,能再深入到中心地带救回来一个人。”

    酒鬼沉着脸不说话,莫盖的话,他无法反驳。

    “我也觉得,秦兄弟应该会不一样。”独眼挠了挠头,憨声憨气的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它的力量更强了,它蛊惑了秦阳,而我,却无法在第一时间发觉不对劲的地方。”多鲁抓着自己的头发,很是焦躁不安。

    正在这时,船舱的大门打开,须发皆白的船长迈步走出,望着孤岛,神态冷清,带着一丝不容置疑的道。

    “登岛,不能浪费时间,我们错估了幽灵岛出现的时间,又遇到噬魂兽,已经耽误了不少珍贵的时间,必须尽快找到节点,开始加固封镇,这一次,我也会登岛,相信其他两位船长,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至于秦阳,邪魔的低语,已经无法在他的耳边喃呢,他会从幻觉中挣脱出来,发现真相的。”

    船长想到之前秦阳主动来见他,告知低语的事情,还有说的那些话,船长环视一周,如同梦呓一般,缓缓的念叨了一句。

    “他真的不一样的。”

    多鲁与莫盖留守,船长、酒鬼、独眼,一起登岛。

    同样的,幽灵号的幽灵船长,如同林风船长预料的一般,身穿一身兜帽黑袍,走出了船舱,带着大副和人手登岛,海鹰号的船长,带着大副媚娘,也一起登岛。

    随着众人开始登岛,留守在这里的人,也开始了准备工作。

    多鲁带领着林风号的水手,搬出一大堆准备好阵盘,将其安装在船体四周预留好的位置上。

    随着阵盘安装完毕,顿时,船体表面,密密麻麻的光晕和符文涌现,化作一艘巨大的船体虚影。

    船身本身,就是一个庞大而复杂的阵列,此刻多出来了一部分,在船体的虚影侧面,化作一根根光柱,没入到两侧的石壁上,如同锁链,将虚影固定在这里。

    “好了,接下来就要看船长他们了……”多鲁站在船头,仰着头望着远方,期待其他人能顺利完成任务。

    其他两艘船,此刻也都在各自的停泊位上,完成着类似的工作。

    随着三艘海盗船都投射出巨大的光芒虚影,虚影上投射出的巨大光柱,没入停泊位两侧的石壁。

    一种无形的变化出现了。

    光晕顺着海岸线,向着岛屿腹地扩散,所过之处,阴冷的气息,都随之暴跌了不少。

    半空中不断垂落的灵气,犹如受到了无形的吸引,被强行扭转了走向,汇聚成一条五彩的极光,坠落到海岸线,被三艘海盗船强行吞噬,在被大日烘炉,转化成供给阵列运转的庞大力量。

    随着灵气被强行吸走,海岛上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呜呜的狂风呼嚎声,连成一片暴乱的乐章,在天地之间奏响。

    短短半个时辰的时间,岛屿上的灵气浓度,直线下降,距离海岸线稍远的地方,甚至已经变成了灵气的荒漠,所有的灵气都被吞噬掉。

    这里本来就死寂一片,半点生机都没有,此刻更是如此。

    而这,也是修士们达成共识,禁止大范围使用古老的夺灵阵的原因。

    那种掠夺周围的灵气,将其强行汇聚到一地的阵法,若是大范围使用,除了阵法的范围之外,周遭数十倍范围,都会变成灵气的荒漠,时间一长,必定生机绝灭。

    而更远的地方,也会变得灵气稀薄,所有的灵药灵植,珍贵矿石,依靠灵气生存壮大的种族,也会开启进入灭绝的序章。

    但在这里,却根本不用担心这种问题,这座岛屿,本身就是一座囚笼,变成灵气的荒漠,反而更好。

    而另一边,三组海盗,各自找到了对应的节点,开始了加固封镇。

    随着时间流逝,三道冲天而起的光柱,在海岛的三个方向升起。

    白色的光柱,接天连地,汹涌澎湃的力量,便是相隔数十里,都能感应的清清楚楚。

    光柱升起之后,阴暗的天空中,开始慢慢的浮现出一道道贯穿天地的光线,纵横交错,化作天网,从天空中慢慢的降落下来。

    跟着就又有一道道稍稍细小的光柱,从天而降,一样的纵横交错,落在地面。

    如同化作一个可以将整座岛屿都罩在其中的囚笼……

    岛屿深处的盆地里,正在踽踽前行的浮屠魔教一行,同时停下脚步,转头回望那三根巨大的光柱。

    “哼,游走在大荒之外的杂种,你们以为这次能这么顺利,让你们加固封镇么?这么快的速度,三位船长应该已经一起出手了吧?”一脸阴郁的长老,脸上的褶子都挤到了一起,口中发出夜枭一般的怪笑:“嘎嘎,好,非常好,这一次,邪魔必定会脱困而出,谁都无法阻止,谁都可能阻止我们!”

    秦阳跟在队伍里,抬头望着那片光柱,眼中带着一丝担忧。

    算算时日,距离幽灵岛继续消失的时间尚且还早,而之前听说,每一次来加固封镇,都是紧赶慢赶的才能赶上,不可能这么顺利……

    这位浮屠魔教的长老,如此自信,似乎根本没有派人去阻拦,也就是说,这中间肯定有阴谋……

    但现在,这位一路都是阴着脸,跟谁欠了他一件道器一样的老不死,探索出正确的道路,都只是勉强挤出一丝毫无笑意的难看笑容。

    此刻,却开怀大笑,那是真的发自内心的笑容。

    他似乎牟定,海盗们已经掉到他挖的坑里了……

    而听他的意思,三位船长一起出手,岂不是说,三艘战船上的最强者都不在,他要对三艘战船出手么?

    也不对,三艘战船本身就是庞大的阵列,虽说不甚相同,却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防护力量惊人。

    这个老不死的长老,真有力量去攻破三艘海盗船的防护么?

    秦阳蹙眉沉思,忽然,脑海里浮现出一道灵光。

    他们要破坏幽灵盗加固封镇,要对付战船……

    那……

    秦阳忽然明白,为何之前遇到危险的时候,林风船长,宁死都不愿意放弃林风号。

    因为林风号本身,就是加固封镇的关键。

    每一艘战船都是一个庞大无比的阵列,三艘互补,可以再次结合成一个更加庞大的阵列的话,威能必然强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再想到之前岛上所有的灵气,天空中源源不断坠落的灵气,汇聚成极光,涌向海岸线。

    那么现在,三艘战船的威能,必然已经被催发到极致。

    这个老不死哪来的信心能攻破战船?

    秦阳疑惑的同时……

    海岸线很是平静,三艘战船的虚影,已经化作实质化的光芒,将真正的船体笼罩在内部,光晕凝结,无数的道纹符文不断涌现,层层叠叠。

    这种时候,战船的防护,已经到了可以让人绝望的地步。

    那实质化的光芒,如同世界的壁垒一般坚固,任谁都无法破开,而这,也是三位船长放心的原因,只要开启了这个步骤,三艘战船就是最坚不可摧的堡垒。

    然而,所有人都忽略了一点,最坚不可摧的堡垒,永远都是从内部破开的。

    此刻,幽灵号上。

    那位一直跟在幽灵船长身后,隐藏在阴影里男人,终于走出了阴影。

    他的面颊消瘦,相貌不英俊也不难看,很平常。

    唯独他的脖颈上,有一圈古怪的符文刺青,像是一双青色的大手,掐着他的脖子。

    这个男人走出了船舱,面无表情的与二副擦肩而过,他的手指轻轻弹动,脚步骤然加快。

    只见到一丝残影留在原地,男人的身影,很快在甲板上转了一圈,回到原地。

    随着男人手掌忽然紧握。

    霎时之间,一点透明的丝线,在他的五指间闪现,甲板上所有的水手,无论强弱,脑袋与脖颈,瞬间分离。

    鲜血将他们的脑袋冲击的一飞三尺高,粘稠的鲜血,在甲板上汇聚成小溪,缓缓的流淌。

    而这个男人,却看也不看一眼,转身回到舱房,不紧不慢的走向船舱的最深处。

    沿途遇到的所有人,统统都是一个照面就被斩下了脑袋。

    等到来到船舱的最深处,男人一只手贴在木质的舱门上,舱门上浮现出一层幽光,复杂无比的道纹和符文,汇聚成繁杂无比的阵法。

    当男人掌中吐出真元,化作密密麻麻的符文没入其中的时候,木门上却忽然爆发出一阵强光,轰击在他的身上。

    “轰!”

    光晕一闪,男人被轰的倒飞了出去,胸口一下的身体,都被轰成了虚无,小半边脸都消失不见,眼看着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就在这时,一缕黑气出现在他的身上,恐怖的力量,化作压抑到近乎爆炸的气血力量,男人的却是的脸颊脑袋,开始重塑,缺失的肢体,飞速重生。

    短短几个呼吸之后,他赤身站在原地,那面无表情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意外和恼怒的神色。

    “老不死,竟然在这里防了一手!连我都不知道!”

    男人冷笑一声,再次伸出手掌贴在木门上,一缕黑气环绕在他的指尖,然后渗透到木门上,那些绽放着光晕的符文,随着黑气的侵蚀,一点一点的缓缓熄灭。

    待一缕黑气消耗殆尽之后,又一缕黑气弥散开,如同蚁群覆盖上去,一点一点的将木门上的符文蚕食干净。

    等到所有符文的光晕,尽数消散之后,男人轻轻的一推,木门便自行打开。

    这座舱房里,看起来空荡荡一片,除了上下左右遍布着密密麻麻的阵法纹路之外,就只有中心,有一座上百丈高,通体如同被烧红的器炉一般的东西。

    大日烘炉,整艘海盗船的核心。

    男人被这里汹涌澎湃的力量吹的面颊发红,肉身都有些快要被燃烧起来的痕迹,而男子却咧着嘴,癫狂的笑出声。

    “终于到了,老不死,我不信你在这种时候,还能防着这里,我不信你有本事,可以对大日烘炉动手脚!”

    事实上,催发到极致的大日烘炉,谁都没有办法动一丝一毫的手脚,做出一丝一毫的改变。

    男人大步走上前,手中飞出一缕黑气,没入到大日烘炉的底部,侵蚀这里的一切。

    慢慢的,烧红的大日烘炉,飞速的冷却,灵气被斩断,力量流通的通道消失……

    大日烘炉就像是失去了燃料,里面涌动的如同岩浆一般的力量,慢慢的消失,直到最后一丝红光,挣扎着闪烁了一下之后,彻底熄灭!

    随着大日烘炉熄灭,幽灵号外浮现出的实质化光晕,嘭的一声崩碎消散。

    天空中搭建出来的光芒囚笼,也崩碎了一角,而这就像是引发了连锁变化。

    覆盖整做岛屿的光芒囚笼,慢慢的崩溃,三根最粗大的光柱,有一根的光芒开始暗淡,慢慢的消失不见。

    骤然出现的变化,让不少人都惊骇不已。

    浮屠魔教的长老,笑的面容扭曲,癫狂的大叫。

    “我就知道没有错的,这次一定可以,哈哈哈……”

    林风船长面色难看的望着其中一根消失的光柱,看着崩溃的囚笼。

    再看着自己控制的节点,光柱也开始崩溃消散,直到最后一缕光辉消失不见,地面再次变成了平整的黑石。

    三组人,立刻向着海岸线赶回。

    到了海岸线遇到一起的时候,海鹰船长,化作一缕遁光,直直的冲向幽灵船长。

    “轰!”

    光晕乍现,化作刺目的光辉,两人一触即分。

    海鹰船长的脸色黑的发紫,喉咙里发出低吼。

    “幽灵,你怎么敢!你怎么敢这么做!”

    “幽灵,我到现在还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做,若是放出里面的东西,你以为你还能活下去么?”林风船长也是一脸阴郁,眼中杀机沸腾。

    幽灵船长的面容,隐藏在黑色的兜帽里,看不到他的脸色,只是能听到,此刻幽灵船长,也是一副咬牙切齿的语气。

    “我们的矛盾,只是我们的矛盾,这件事跟我没关系,我不会释放里面的邪物,我也知道这么做我们都必死无疑,这不符合我的利益。”

    “你把段天穹留在了船上?”林风船长盯着幽灵船长,忽然问了这么一句话。

    “我就说了,幽灵盗不能留下叛徒,他曾经被蛊惑过,叛出了林风号,早晚也会继续反叛,你将他留下,就是养虎为患,现在好了,所有人都得死!”海鹰船长气的哇哇大叫,头顶上火冒三丈。

    “不可能是他!”幽灵船长说的牟定无比:“我们不会留下任何叛徒,我自然也不会!”

    “除了他之外,还有谁能做到?现在结果已经出现,幽灵号的大日烘炉熄灭了,想要再次点燃,至少需要半个月以上的时间,若是一些关键地方被破坏,好几个月都无法再次点燃!”林风船长的脸色很难看。

    他与海鹰船长一起,一左一右的将幽灵船长夹在中间。

    “幽灵,不是他,那就只有你了,我们无法相信你。”

    幽灵船长叹息一声,知道若是不给出一个完美的理由,今天他必然会被围攻,纵然大家都死,他也必须死在前面。

    这就是幽灵盗的规矩。

    “我说过,我不会留下叛徒的,段天穹,早已经被我炼成化身了!”

    “我清楚的知道,哪怕是我被蛊惑,我主动投诚,跪伏在它的脚下,只要它脱困,我都是必死无疑,我很清楚这一点,所以,无论我做什么,有什么想法,在加固封镇这一点上,都绝对会跟你们站在同一战线。”

    幽灵船长说出了实话。

    其他两位船长面色微变,没想到段天穹,早就被幽灵船长炼成了化身。

    现在大家终于明白,为何当年幽灵船长会收留这个叛徒。

    但若是段天穹早死了,早就被炼成化身。

    那现在的情况怎么解释?

    “咔嚓……”

    就在这时,一声清脆的响声,响彻天地。

    一座笼罩着整座岛屿的光晕囚笼,忽然出现在天空……

    囚笼表面,浮现出密集的裂纹,然后嘭的一声,炸成了漫天荧光,消散无踪……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的面色都变得苍白如纸……

    “上一次的加固封镇,也碎了……”

    “我们似乎都忘记了,三艘战船,不仅仅是加固封镇的法宝,同样,也是打开最外层封镇的钥匙……”林风船长涩声喃呢,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

    十几个呼吸之后,又有一座光晕囚笼浮现,然后短短几个呼吸,崩碎消散……

    “这是上上次的加固封镇……”

    “外层的封镇,已经开始崩溃了,谁都无法阻挡了。”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现在谁也无法阻止那邪物脱困了!”

    “现在只是时间的问题了,我们还有机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