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零章 追魂咒,面对面

    潜入海中,来到幽灵号的底部。

    秦阳只是打眼一看,就知道为何他们非要急着修补了。

    在船身龙骨最关键的位置,防护阵法,统统消失,一层柔和的光晕,笼罩住船底大部分地方。

    这里遭受到的冲击,会被转移到船身整体,这里是船身防护最关键的位置。

    在死海之中航行,遭遇海中凶兽的时候,最容易遭受到突袭的位置,就是船底。

    而失去了防护,若是龙骨撑不住冲击,断裂开来,那么整个船身就只有沉没大海这一个结局。

    秦阳摸了摸船身,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这不是年久失修造成的损坏,而是这里的道纹和符文本身,都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给抹去了。

    这可不仅仅是失效这么简单。

    看起来像是受到冲击,然后内里暗藏不稳定,直到忽然之间尽数崩溃,可秦阳却明白,若是幽灵号的人这么不小心,他们也不可能活到今天了。

    这绝对是有人故意弄出来的。

    就是这两天!

    回忆了一下幽灵号的那部分阵图,虽然没有核心位置的阵图,其他部分也不完整,但摸出来的那本技能书里的阵图,却包含了这里。

    想要修复,的确非常容易,最多半个时辰就能修好。

    秦阳摸了摸下巴,脑海中浮现出阵图,然后随之不断变幻,按照这里缺失的部分,重新推演。

    他们这么好心的弄出来一整块空白的地方,按照原来的阵图重新补上去,岂不是太浪费这次机会了?

    这些家伙,以为不给自己看阵图,自己就没阵图了么?

    不需要按部就班的推演,而是按照自己预想的方向推演。

    不一会,秦阳心里就有了腹稿,从海中冲出来,跳到幽灵号的甲板上。

    “这是需要的材料。”秦阳拿出纸笔,唰唰唰的写出来一长列所需要的材料。

    “这么多?”魏大副眼皮直跳,清单上列出来的材料,没有一样是便宜货,而且,竟然还有龙髓这种材料……

    “受损的位置在船身龙骨,而且阵法不是失效了,而是彻底消失了,想要修复,必须重新布置禁制,重新勾勒道纹符文,有问题么?”秦阳呲牙一笑,一脸坦然。

    “别的东西都好说,就是这个龙髓,是真没有,别说真龙龙髓了,就算是真龙血脉的龙族龙髓都没有……”魏大副满脸苦涩:“就不能用别的替代么?”

    “别的替代啊?倒不是不行,龙髓只需要三两就足够了,替代的话,必须是龙族的龙血三十斤,估计才差不多。”

    “三十斤!”魏大副满脸震惊,这次是真的被吓到了。

    真正的龙族鲜血,都是论滴来出售的,炼制龙血宝丹,都只需要三滴龙血而已,这次竟然要三十斤。

    虽说龙血比较重,可三十斤龙血,起码也有二三百滴了。

    “没有?没有就算了,我无能为力了。”秦阳转身就走。

    “秦大师,等等,三十斤有!”魏大副连忙拉住秦阳……

    这次轮到秦阳震惊了……

    这些海盗真的这么有钱么?

    修复阵法所需要的材料,虽然要求比较高,可是也用不了这么多好材料,龙髓更是扯淡。

    要说能用到龙血,顶多用个四五滴就了不起了,剩下的自然是顺手要的酬劳。

    右胸上的那枚血龙纹身,相当于龙血宝术的印记,施展龙血宝术的时候,就需要消耗其内残余的药力。

    可惜龙血宝术的药力,之前已经消耗的一干二净,现在需要龙血补充,这才狮子大开口,随意的说了个数字。

    没想到幽灵盗还真有……

    “秦大师,你等一会,马上就给取来。”魏大副见秦阳有些发愣,还以为秦阳不满意,连忙让下面的人去办。

    小半个时辰之后,清单上所需要的所有材料,都已经凑齐,秦阳稍稍处理了几样需要处理的,立刻将其收入自己的腰包,转身跳到海里。

    而幽灵号这边,也派了一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阵师跟着一起下海当助手。

    到了海底,秦阳这才拿出一颗避水珠,撑开一片空间,拿出一些材料,将其碾碎成齑粉,小心翼翼的加入了三滴龙血,调制成墨,以妖笔在船身底部,勾勒道纹符文。

    “秦大师,这样就行了么?”来当助手的阵师,忍不住发问。

    之前可是听说了,从库房里拿出来不少龙血,而秦阳却之用这么一点……

    “年轻人,最合适的才是最好的,你也是阵师,这个最简单的道理你不懂么?”秦阳语重心长的叹了口气。

    “可是……”助手阵师一脸纠结,他来这里的任务,可不仅仅是当助手,更重要的是当监工的,看秦阳怎么干活……

    “笔给你,你行你来。”秦阳将笔塞给对方,又拿出一堆材料。

    “秦大师,您继续。”助手瞬间闭嘴,一个字也不说了,纯粹当一个吉祥物在这里蹲着看热闹。

    反正谁都知道秦阳肯定是黑了不少材料,多出来的就当是报酬,魏大副都一清二楚,虽然秦阳要价黑了点……

    但当务之急,是他们求人,自然是越快修好越好,其他的不重要。

    秦阳开始工作,进度不快,就算是有阵图当参考,可不按照原来的阵图勾勒,进度自然不会快。

    而这个进度,已经比幽灵号的人预料的快了不少。

    大半天的时间,秦阳才勾勒完最后一笔,将空白地带的道纹和符文,与其他地方勾连在一起,形成一个整体。

    再打出一个禁制之后,就见那些尚未激活的阵法,瞬间绽放出刺目的光华,汹涌的灵力波动逸散开来,犹如潮汐涌动,瞬间将船底的两人逼退。

    助手在海中翻滚了好几圈,好不容易稳住身形之后,才看到另一边,枯瘦如柴,看起来消耗颇大的秦阳,悬在另一边。

    秦阳面色有些发白,真元消耗剧烈,气息都变得弱了不少。

    “秦大人,你没事吧?”助手吓了一跳,连忙凑过来。

    “没事……”秦阳摇了摇头。

    两人一起出海,回到幽灵号上。

    魏大副已经在甲板上等着了,见到秦阳出来,微微一惊。

    “秦大师,你怎么了?”

    “我重伤未愈,又没想到阵法重新启动之后,威势这么强,我又受了点伤,不过,幸不辱命,总算是及时修复完成了。”秦阳摇了摇头,示意无大碍。

    “这样吧,秦大师先在幽灵号休息一下,按照计划,马上就要起航离开壶梁内海,明日太阳升起的时候就是拍卖会开始的时候,等到拍卖会结束,秦大师再跟着林风号的人一起回去。”

    “不用麻烦了,我还是直接回去闭关修养吧。”秦阳摇头拒绝。

    就在这时,船舱的门打开,一个面容消瘦,苍白无半点血色的男人,站在船舱的门口,眼神平静的看了一眼魏大副。

    “船长有请,要当面感谢秦大师。”面色苍白的男人伸手虚引,扫了一眼秦阳:“秦大师,请。”

    “秦大师,既然船长有请,你就先去吧,等回来了,就在幽灵号休息。”魏大副犹豫了一下,规劝了一句。

    秦阳扫了一眼这位面色苍白的男人,又看了看魏大副的姿态,还有周围一起看过来的其他海盗。

    秦阳微微垂目,暗道一声,来了。

    果然没感觉错,就知道这是一个坑,一个光明正大挖的坑,既然对方敢这么做,十有八九就是有把握,绝对不会被人抓住把柄。

    酒鬼说的,绝对不敢对自己不利,秦**本不信,不信幽灵号的这些海盗。

    而此刻,至少感觉到六七股气息,锁定着自己。

    幽灵号的船长,霸道残忍,最容不得别人的违逆。

    只要自己说出个不字,立刻会有狗腿子出手。

    毕竟,人家说的只是邀请,要当面感谢。

    “有劳带路。”秦阳轻轻吸了口气,迈步进入船舱。

    跟着那位面色苍白,气息诡异的男人一起,在阴暗的船舱里前行,一路走到了最深处。

    一扇普普通通的厚木门,吱呀一声缓缓打开。

    阴冷潮湿,昏暗压抑,里面的气息让人极为不舒服。

    秦阳迈步进入,隐隐约约,能看到这空荡的房间里,最里面一张大桌子,后面坐着一个只能看到模糊轮廓的黑影。

    “秦阳,秦有德。”黑影的声音嘶哑之中带着磁性,语速很慢,像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来。

    “林风号首席阵师,见过幽灵船长。”秦阳抱拳行礼。

    “你认识贺霓凰么?”幽灵船长根本没有说起修复阵法的事情,而是问出一个陌生的名字。

    “呃……”秦阳微微一怔,摇了摇头:“不认识,从未听说过。”

    “那林迟青么?”

    “林迟青倒是听说过,灵台圣宗的新任圣子。”

    阴暗的房间里,忽然有一个角落亮起的光辉,两具竖立着的棺材,屹立在那里。

    秦阳感觉这棺材看起来有些眼熟……

    “咔嚓……”

    棺材盖打开,露出里面的两具尸体。

    其中一具赫然是林迟青。

    而另一具,银灿灿的白骨,秦阳认出来了,这就是灵台圣女。

    噢,原来灵台圣女叫贺霓凰……

    他们果然是幽灵盗的人。

    “他们都是我的人。”幽灵船长语气依然很平静。

    秦阳也是面色平静,不言不语。

    “幽灵号有一个传统,不让每一个成员,枉死在他人手中,每一个成员死后,都会激发提前布下的追魂咒,他们的神魂不得安息,永无再来一次的机会,他们会耗尽一切力量,指引我们找到仇敌,林迟青和贺霓凰,都是幽灵号的成员,自然也会有。”

    “祝幽灵船长早日为他们报仇。”秦阳说的很诚恳。

    “找你来,就是因为,我们的线索里,有你出现的痕迹。”

    幽灵船长直接言明,然后一点乌光从他手中飞出,没入到林迟青与贺霓凰体内。

    一丝黑气缭绕在两人体表。

    然而,半晌都没有任何反应。

    散发着不祥气息的黑气,慢慢消散,而秦阳,全程静静的看着,半点紧张的感觉都没有。

    只是心里却暗暗庆幸,幸好老子杀人超度,从来都是一整套程序下来,从没省略过关键的超度……

    这个好习惯还是要保持。

    毁尸灭迹,真不一定有用,诡异的法门实在是太多……

    就算是将人挫骨扬灰,类似追魂咒什么的诡异法门,也能追踪到凶手。

    幸好摸尸技能,自带强力超度,能抹去这些不可见的痕迹。

    被摸过尸,就真的死的彻彻底底,再无利用的可能。

    而这也是秦阳每次都完成一整套程序,下葬都没省略掉的原因。

    就像现在这种情况,哪怕面对面,追魂咒也无法追到自己。

    “看来不是你。”幽灵船长的语气依然很平静,语速很慢,根本不意外。

    因为秦阳现在的实力实在是太弱了……

    “幽灵船长,的确不是我。”秦阳笑了笑,摇了摇头:“还有事么?没有事的话,就容我告辞了,我受了点伤,要赶紧回去疗伤。”

    秦阳暗暗松了口气,原来幽灵船长费尽心机,找了正当借口,让自己来这里,是因为这件事……

    想想也是,当日在出海口附近大战一场,的确会泄露出去不少情报……

    现在幽灵船长亲自确认,不是自己,那比一直怀疑自己,反而更好一些……

    然而,让秦阳意外的是,幽灵船长下面却说。

    “是不是你也无所谓了,我只是确认一下而已,我找你来是因为别的事情。”

    话音一落,秦阳就感觉有一种古怪的力量,束缚自己的四肢,那是一种无可匹敌的强大力量。

    这股力量阴冷之中透着沉寂,覆盖全身之后,如同整个世界都只有身体这个大,将他死死的束缚着,缓缓的飘向幽灵船长。

    “幽灵船长,你要杀我么?”秦阳微微蹙眉,神色半点惊慌也没有:“我是受邀请来到幽灵号,帮助你修复阵法的,现在事情办完了,我若是死在这里,幽灵盗的规矩,就荡然无存了。”

    “不,你错了,幽灵盗的规矩,依然存在,秦阳不会死,秦阳会完好无损的回到林风号,甚至肉身受到的损伤,都会很快恢复,潜力会更强。

    秦阳会成为我埋在林风号最有潜力的一颗棋子,会取代那个烂酒鬼,最后取代那位病号船长,成为林风号的新船长。

    而秦阳还是秦阳,你却不再是你,你曾经遭受过重创,肉身本源受损,寿元大减,可是你的道基,竟然却根本没有半点受损的迹象,你的道基实在是太强了。

    虽然那天只是远远的一眼,我却确认了这一点,如此强大的道基,我的一生,从未见到过,不,应该说能与你匹敌的,甚至接近你的,一个都没有。

    你,就是我最完美的化身。”

    幽灵船长说的不紧不慢,语速很慢,可是字字铿锵,字字都带着一种震慑人心的力量。

    那平静的话语里,不可抑制的带着一种狂热的情绪。

    秦阳眼神闪烁,轻叹一声:“果然,还是因为我本身的光辉太过刺眼,真金子到哪都能被人发现,我不想惹是非,可是是非,非要惹上我。”

    “从今以后,就只有你去惹别人的是非,而不会再有是非惹上你,你是我这么多年来,见到的最完美的璞玉,最完美的化身。”幽灵船长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欣喜。

    等到他将秦阳拉到面前,一只粗壮的手,从黑暗里伸出,贴在秦阳胸口上的时候,幽灵船长的声音却忽然一变。

    “嗯?分身?什么时候的事?”一直保持着平静的幽灵船长,语中带惊,很是不可思议。

    秦阳面带微笑,肆无忌惮的直视前方,想要窥探到黑暗里幽灵船长的样子,可惜哪怕面对面,看到的依然是一片黑影……

    沉默了一瞬之后,幽灵船长才喟然一叹。

    “原来是这样,你的本尊登上了幽灵号,修复阵法的,也是你的本尊,你的分身根本没有这种能力,在修复完成之前,你的本尊必然一直在,那就是在阵法启动的那一瞬间,灵力爆发,搅动所有的气息,屏蔽所有人感知的一瞬间,你化出了分身留在这里。”

    “慧眼如炬。”秦阳心悦诚服,真心实意的赞叹,只是念头一转,对方竟然就想通了其中关节。

    “秦阳,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比我预想的还要完美的多,你既然敢留下分身,这分身自然是损失无碍,你又能在留下分身的时候,逃走的无人可察觉,必然是精通了高明的水行遁法,了不起,连我也被你蒙蔽了,在幽灵号上,能蒙蔽我足足一炷香时间,只有你一个人。”

    幽灵船长哈哈大笑,非但没有恼羞成怒,反而愈发的欢喜。

    秦阳面上带着笑容,可是心里却隐隐生寒。

    这家伙,可真的不好对付啊……

    灵台圣女和林迟青,说不定就是他的化身,也可能是其中一个是,也可能是两人都不是化身,只是幽灵盗。

    秦阳已经无法确认……

    听幽灵船长的话,他必然是懂得三身术的,也绝对有修炼三身术。

    自己金蝉脱壳之法,对方不但了解的清清楚楚,甚至还推测出自己不少东西。

    分身术分出的分身,实力会比本尊低不少,可是却有好处,那就是分身被灭,本尊却不会受到影响。

    而从海中逃离之法,自然是化出水身,以其中天一真水的特性,将水身完全融入海中,自然是了无踪迹。

    而此刻,幽灵船长意图暴露,却根本没有恼怒,反而愈发欢喜。

    这说明,他这人极度自信,他自信就算是秦阳知道了意图也无所谓。

    他对自己的了解已经有不少,而自己却对这位幽灵船长的了解不多,他有什么底牌,根本不知道……

    他什么实力,不知道……

    甚至什么样貌,都不知道……

    “天亮之后,就是拍卖会开启的时间,你留下来看看热闹吧,终归是修好了阵法,我自然要感谢你,十头凶兽已经送到了林风号,点名了送给你的谢礼。”

    幽灵船长将秦阳放下,挥了挥手,秦阳便身不由己的飘出了舱房,木门嘭的一声关上,仿若之前的一切都是幻觉……

    秦阳转身离开,脑壳发疼……

    被这么一个人物惦记上,可真不是好事。

    极度自信,躲在暗中,却能知道外面的事情……

    他挖出的坑,让自己不得不来,按照他的计划,自己来了之后,将自己练成化身,再回到林风号。

    “秦阳”自然是还活着,这件事就成了一个最单纯的借用阵师而已。

    被自己提前准备破了局,他甚至都没有恼怒……

    这个幽灵船长实在是有点可怕了,他极度自信,却有冷静到极点。

    他知道恼羞成怒,弄死一个分身,也于事无补,于是就大方的放了分身。

    反过来还邀请一个分身,在这里参加拍卖会。

    秦阳叹了口气,头大无比。

    “哎,早知道会是这样,就多黑他一点宝物了,起码黑个千八百斤龙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