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七章 木灵之体,种族外挂

    “船长。”酒鬼面带犹豫,沉默良久之后才继续开口:“其实我并不希望,你选他,我的直觉,觉得他适合当我的接班人,等我死后,由他来接任林风号大副的位置,毕竟,上次我选的那个人……”

    “不,淳风,你的眼光很好,我一直很信任你的眼光。”船长不容置疑的打断了酒鬼的话。

    “船长……”

    “淳风,人不应该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你的眼光没问题,只不过,上次你忽略了,人是会变的,人心这种东西,是最经不住考验的,死海之中,海盗这么多,为何只有我们存在了这么久?”

    船长语气很平静,却有一种睥睨的味道。

    “淳风,幽灵号做的事情,早晚会连累我们所有人,无论他后面站着谁,为谁办事,老渣从来不会有好结果。”

    “立下规矩,遵守规矩,谁都不能逾越,这才是能长存的先决条件,而幽灵号忘了,践踏了自己顶下的规矩,这是取死之道。”

    “且看他冲天而起,肆无忌惮,张狂得势,我们只需要遵守最根本的规矩,且等着他坠落云端之日。”

    船长年轻的面容上,带着一种从容不迫的淡然,苍老的眼神里,满是看穿世事艰辛的智慧。

    不紧不慢,不高不低的语调,就让酒鬼一颗心平静了下来。

    “好了,猜猜这位小兄弟,这次能吃完这头深海帝鲸么?”船长看着黑红色血焰里的秦阳,嘴角带着一丝微笑。

    “有独眼在,还会有吃不完的东西?”酒鬼哈哈一笑。

    船长不由莞尔……

    有独眼在,的确没有吃不完的凶兽。

    而且,现在再加上一个,急需吃这种气血浓厚凶兽,靠着人体最根本的能力,来填补肉身缺憾,气血亏损的秦阳。

    的确不用担心吃不完。

    而秦阳,此刻却没有注意到,一直没有露过面的船长,已经在不远处观察他了。

    秦阳此刻吃的开心,所有心思都在吃和修炼上面,兽肉所化的气血力量,乃是身为人最简单的本能。

    那就是吃。

    普通凡人,想要活下去,就必须吃。

    五谷杂粮,牲畜家禽,基本上,除了石头泥土,从植被到其他生物,所有东西都在人族的食谱上。

    就算是凡人的世界里,生病受伤之后,也都是要吃的好,才能恢复的快。

    这是最廉价,也是最万能的疗伤办法,靠吃来补充力量,然后靠人体自身来恢复。

    而此刻,秦阳感受着由内而外的灼热,感受着自己的肉身,从最细微处开始蜕变,枯竭的气血,亏损的肉身本源,都在源源不断的被补充。

    这种感觉,实在是让人上瘾。

    而这一次,感觉尤为强烈,甚至有感觉,自己的肉身蜕变,已经抵达了一个瓶颈。

    只要突破,就是一片新的天地。

    足足过去一日的时间,一头深海帝鲸,被吃的只剩下骨头,这些骨头,都是上好的材料,当做炼器材料可以用,用特殊的办法炮制之后,甚至可以当做药材,用途很广。

    按理说,以秦阳现在技术性高端人才的身份,是有资格获取其中一部分的。

    不过此刻,秦阳却没心情去管这些东西。

    等到身上的血焰消失不见,秦阳就匆匆离开食堂,直奔独眼的领地。

    整个林风号,只有这里算是最安全的,虽然也未必能躲得过所有人的窥视。

    但秦阳也已经没别的办法了。

    回到山洞里,秦阳盘膝而坐,褪去上衣,体表还能看到有一层薄薄的血焰,尚未消散。

    这些血焰继续灼烧秦阳的肉身,秦阳紧闭双目,感受着体内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是一种只可意会无法言语的感觉。

    明明察觉不到什么特别的变化,可是心里却很牟定,最后的蜕变已经开始了。

    一炷香之后,一缕生机,如同发芽的种子,弱小却蓬勃,势不可挡的扩散开。

    秦阳的肉身木化,化作一尊木人,一朵朵小白花,开遍全身上下。

    生机弥漫开,这纯粹的石头山洞里,一株株青草小花,顽强的破开那些坚硬如钢的石头,铺满了肉眼可见的所有地方。

    山洞之外,青草左右摇曳,树木舞动枝条。

    植被之中的欣喜感应,似有似无,如同雾里看花,又如梦中倾诉,细如蚊呐,模糊不清。

    点点绿莹莹的光晕,骤然出现在秦阳眼前。

    所有的植被上,都在不时的垂落点点翠绿的荧光。

    秦阳伸手接住其中一点,身体瞬间将其吸收,化作自身的生机。

    秦阳摸了摸自己肝脏的部位,喃喃自语:“原来是小家伙在插手了,难怪这么快就有所建树了……”

    这一刻,他从一个最普通的凡人体质,蜕变成了木灵之体。

    能看到植被垂落的乙木甲木之气,能感受到植被最简单的感受。

    灵体,就是比凡体高一个层次的体质,这个层次的特殊体质,其实并不罕见。

    没有异象,只有最简单的亲和,修行一些契合自己的法门之时,修行速度会比别人快,而且在这一方面进阶的可能比一般人高一些。

    但也仅此而已。

    毕竟获得什么成就,天赋并不是唯一。

    秦阳感受着肝部的小家伙,隐隐约约也能感觉到小家伙传来的一些念头。

    “小家伙,你最好老实点待在这里,这里很不安全,只要你出现,气息外泄,被发现的可能就会非常高。”

    秦阳安抚了一下小家伙。

    只是跟着,神色就变得有些古怪。

    这些天,恢复的快,跟小家伙帮着梳理体内五行也不无关系。

    木主生机,小家伙乃是木中精灵,自然尤为擅长,小家伙帮着调理,理顺气脉,蓬勃生机由内而发,自然恢复的更快。

    而此刻,却感觉到,自己不断衍生的纯粹生机,却有一部分被小家伙吞噬掉了。

    这些都是吃兽肉,消化之后,转化出来的最纯粹生机。

    这小家伙,主动帮忙,不会是没法出来吃东西……

    然后嘴馋的,想法设法的,先他蜕变成了木灵之体,他就能那自己衍生出的纯粹生机当口粮吧……

    秦阳越想面色越古怪,怎么看,这个可能最高。

    不然的话,为何自己根本没想到,也从未想过,却蜕变出一个最普通的木灵之体。

    秦阳摇了摇头,心头暗道,算了,有总比没有好,跨过了瓶颈界限,总比不得入门要好,就当是付给小家伙点报酬了……

    木灵之体,以目前来看,最大的好处,就是移花接木这门神通的威能,忽然暴涨了一些。

    估计以后吃些凶煞之气浓重的凶兽,或者蕴含毒素的凶兽,既不用害怕中毒,也不用害怕煞气侵体。

    之前吃这头深海帝鲸,随之被吞噬掉的一部分难以驱除的煞气,刚才都已经随着白花开放,被驱逐出体外。

    起身向外走去,刚走出独眼领地,就见酒鬼拉长着脸,多鲁满脸忧郁的站在门口。

    “秦兄弟,只有七天的时间了,你现在可是林风号的阵师了,再不修复阵法,就只能找其他船上的阵师来了……”

    “船长不喜欢别人的阵师,来我们这里。”多鲁在旁边默默补充了一句。

    “没问题了,走吧,我之前看过受损的部位,问题不大,早已经有腹稿了,准备好材料就行了。”秦阳呲牙一笑,满口答应了下来。

    毕竟之前看阵图的时候,的确是早就想好了修复之法,现在只需要动手而已。

    至于其他船的阵师,秦阳心里门清的很……

    想要修复阵法,修复的可不是单独的阵法。

    事实上,每一个单独的阵法,想要修复,方法都有很多种。

    可是考虑到这是一个完整的庞大阵列,相互之间都必须要有妥协和配合,那修复之法,可能就只能选择其中一种。

    选择错了,必然会影响到整个阵列的稳固,威能也会受损。

    而若是想确认这一点,就必须要观摩阵图,从宏观上考虑才可以。

    秦阳不知道这三艘海盗船之间的关系,为什么这么古怪。

    可是阵图可是触及所有人在海上生存的根本,船长自然不喜欢别的船上的阵师,来摸头林风号的阵图。

    其实秦阳自己心里也疑惑,自己才来到这里,酒鬼为什么这么轻易的,让自己看到了除了核心之外其他部分的阵图。

    若是心有歹意,仅仅利用这部分阵图,就足够在海上遇到危机的时候,破坏阵列的稳固,打破其中的平衡,让林风号的防护,在关键时刻,骤然暴跌。

    在海中航行的时候,若是船出了问题,会发生什么,所有人都一清二楚。

    秦阳一直拖着,其实也有这部分原因。

    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信任,他们怎么确定自己不会使坏?

    说实话,秦**本没想到,自己会直接看到阵图,其实最初还以为只是直接去修复阵法而已……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另外一个问题。

    得罪了方丈还想跑……哦不,是知道了这么重要的秘密,以后想要离开,落得“你知道的太多了”的下场的概率就会比较大了……

    “我修补一下最外面的阵法,没什么问题,不过,再往里的……”秦阳隐晦的提了一句。

    “你尽管放开手干,需要什么,只需要开口,就会给你办到。”多鲁粗鲁的打断了秦阳的话,眼神里带着一丝怪异。

    “对,只要能以最快的速度修复就行。”酒鬼也补了一句。

    话都说到这里了,秦阳还能说什么……

    正式上岗,成为林风号的阵师,开始修复阵法,后勤部长莫盖,派人跟着秦阳,为秦阳准备所有需要的材料。

    秦阳开始去忙活了……

    而这边,多鲁的眼睛里闪烁着古怪的光芒,脸上的表情也要多古怪有多古怪。

    “他似乎,非常不愿意知道林风号的秘密……”

    “啊?”酒鬼一脸愕然,满脸不信:“林风号的阵图,可是所有阵师梦寐以求的阵列,有机会研究,必然实力大进……”

    “其实之前我不太赞同你直接带他去看阵图的,虽然没有核心部分。”多鲁苦笑一声,挠了挠头,一头雾水:“可是我刚才感应了很多次,清清楚楚,他似乎有些矛盾,既想要通过研究阵列,精进实力,又……又有些后悔知道了林风号的秘密。”

    酒鬼一脸无语。

    “你找来的这个是个什么怪胎,我头次见到一个阵师,心里不情愿研究阵列的……”多鲁同样是一脸无语。

    两人对视一眼,齐齐一叹。

    头次带上船的人,若是没有足够的把握,怎么可能接触到阵图。

    他们已经想到了所有的可能,所有秦阳接触到阵图之后的变化,却从来没想到过,秦阳心里有些不情愿接触阵图的想法……

    另一边,秦阳还是没想明白为什么。

    没有这么无缘无故的轻易信任,的确是真的……

    可秦阳却不知道,经常接触的多鲁,有天生的种族外挂啊。

    虽然无法读心,可是却能辨别人心里的想法,辨别阵营……

    简单说……

    所有人在多鲁这里,都会自然而然的有一个标签。

    仇恨、敌对、敌意、中立、友善、尊敬、崇敬、崇拜……

    这个标签,就贴在脑门上,只要见面,多鲁就能知道。

    从见面开始没几天,秦阳脑门上的标签,就从中立,变成了友善……

    而第一次见到异族,却无敌意,而是中立状态,这一点加了不少印象分。

    现在他对秦阳自然是很信任。

    而且多鲁能感觉的很清楚,秦阳对独眼的感官最好,而接下来,现在就变成了对大厨的感官最好……

    尤其是刚吃完深海帝鲸,秦阳对大厨的感官,已经超越独眼,变成了尊敬。

    当然,秦阳是真的尊敬。

    能将一个数十丈长,皮肉堪比法宝坚固的深海凶兽,在短时间内做熟,变成普通人都能咬得动的兽肉,而且几乎不损其中力量,反而让人很容易吸收。

    这手段可不是一般的厉害。

    秦阳吃的时候,已经不止一次暗道吊炸天了。

    而这边开始工作的秦阳,心里也还在纳闷……

    多鲁为什么看起来比酒鬼还信任他……

    从第一次见面就是,现在的态度,更是明显的非常友好。

    友好的不正常……

    “话说,二副平日里脾气很好么?待人非常好?”秦阳修复完一个小阵法,随口问了旁边跟着的助手一句。

    助手嘴角扯了扯,一脸你喝多了的表情,然后勉强露出一丝笑容。

    “秦大人,你说的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