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六章 来了个比盗门靠谱的后台

    橘猫不傻,灵智很高,虽然有些不靠谱,总是按照自己的喜好行事,可终归是知道轻重。

    小七的事情的确有些麻烦,以往鲛人王族还在死海的时候,壶梁的修士肯定不敢玩一手类似挟天子令诸侯的把戏,他们不敢从小洗脑,等着鲛人王族长大之后,操控着鲛人王族纵横死海。

    可鲛人王族的事迹在前,现在死海又没了鲛人王族,这操作空间就大的多了。

    秦阳从不让小七露出身份,可不是凭白无故的瞎猜想。

    壶梁之外,最近的一个岛屿叫扁头,那里资源不多,上面的修士实力也匮乏,上面最强的门派,靠的就是一头从小豢养的一头海兽,在死海之中行进,风险远地旁人,如此行商贾之事,这才发的家。

    所以秦阳问,橘猫能不能杀完所有人,橘猫就不吭声了。

    闹的沸反盈天,倒是不太可能,可事有万一,而且再加上自己,这事只要发展起来,闹大的概率还真不小。

    行进数天,秦阳速度不快,一直在山林之中,采摘各种植被,又挖掘一些矿石之类的东西。

    三天之后,秦阳歇息之时,弄出来一堆粘稠的黑色膏药,陷入了沉思。

    “唔,这次应该可以了吧……”

    事实上,小七现在最大的特征,不是尾巴,而是发色。

    毕竟只是婴儿,也就跟四五个月大的婴孩相差无几,拿出来点好材料,扯出点天蚕丝织成的布匹,随便加点禁制,将小七的身子包起来,谁也看不出来。

    就是这个发色,让人头疼,据说大荒异族众多,亚种也不少,异色的发色,不足为奇,可是壶梁,所有人的发色,却是清一色的黑色,只有特殊体质会有异种发色。

    只是发色,自然难不住秦阳,染个发就得了。

    秦阳却不是没试过,可惜调出来的染发剂,顶多半天的时间,就会自动脱落,小七身上不染尘埃,不沾污秽,干净的不像话。

    偏偏这个东西,秦阳只能选择确定了无毒无害的,才敢用,效果好的,都是有毒害。

    这次好不容易实验了几次,还拿出来一块高品质的墨影石,才重新炼制出新的。

    自己先实验了,确认无毒无害之后,这才继续给小七实验一下。

    小七很是乖巧,任由秦阳给她的小卷毛染发,只当是玩耍了。

    这次染发之后,等待了片刻,确认发色没有脱落之后,这才放下心,继续前进。

    小七照着镜子,摸着自己的脑袋,咧着嘴咿呀咿呀的傻笑,觉得变化头发颜色,似乎也挺好玩的。

    “别乱抓,这次要是不行,可就真没辙了……”秦阳揉了揉小七脑袋,低声自语。

    还别说,染黑了头发之后,看起来起码不扎眼了,除了越来越严重的包子脸,看起来煞是可爱之外,倒是跟一般的婴孩没什么区别。

    这次看似染黑,其实本质上,却跟之前炼制的染发剂有很大差别,不是染黑头发,而是附着在头发上,如同黑影遮蔽了颜色。

    若是这样还不行,秦阳可就真没辙了。

    三天过去,发色依然没有变回来,秦阳不禁大喜:“我就知道,果然可以。”

    橘猫在旁边不停的撇嘴,这些天也没阻拦秦阳折腾,它也知道,小七的发色在这里有些扎眼。

    忽然,橘猫立起身子,转头看向远处,竖瞳缓缓的扩散开,将整个眼瞳都化作乌黑,盯着一个方向看了许久之后,才缓缓的趴在黑驴脑袋上。

    “大佬,有事?”秦阳神色一动,这家伙这么大反应,可是就看了半晌,竟然没出去痛下杀手,这可不是它的作风。

    思来想去,秦阳脑袋里闪过一点灵光。

    “敖晚晴那边的人?”

    这些天唯一活下来的,就只有敖晚晴,也只有她,橘猫手下留情了。

    而这次,橘猫竟然没有动手,那只能说明,敖晚晴的长辈来了,而且跟橘猫有很深的渊源。

    “在哪?”秦阳问了一句。

    橘猫没反应。

    “既然人已经来了,早晚是要见一见的,既然是海族,先礼后兵,又跟你有渊源,现在见一见,弄清楚来意,也总比什么都不知道的好。”

    橘猫沉吟了半晌,伸出爪子,指了指一个方向。

    黑驴顺着橘猫指的方向前进,一路走了数十里之后,走出密林,才见前方一马平川,正前方有一座城池,如同巨兽,盘踞在那里。

    “城内?”秦阳略有一些意外。

    至此,秦阳心里更加确定,对方并无什么恶意。

    身为海族,出现在陆地,而且还在人族的城池之中,若是泄露消息,不管大小,都是麻烦。

    进入了城池,来到一座酒楼前,秦阳便看到三楼窗前,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妪,对着他笑了笑,招了招手。

    秦阳心中一惊,早料到来者肯定实力很强,不过却没料到,自己竟然完全感觉不到对方境界,乍一看,就是个普通老妪,可是再看一眼,就察觉到,对方气息内敛,深不可测。

    上了酒楼,进入包厢,橘猫一马当先,昂着头迈步走进去。

    里面只有一位很是富态,慈眉善目的老妪,她的身后,站着眼蒙黑布的敖晚晴,那黑布也不知道是何材料,竟然见不到鲜血渗出。

    关上门,那老妪轻轻顿了顿手中的龙头杖,一点光晕扩散开,将整个包厢笼罩,然后这才站起身,微微欠身。

    “老身苍郁,见过橘大人。”

    橘猫臭着脸,跳到桌子上,揣着手往那一趴。

    这老妪似是不以为意,笑了笑,转头看向秦阳。

    “这位公子,想来就是陶仙子的传人吧。”

    “见过前辈。”秦阳不应答,只是礼貌见礼。

    “公子请坐。”老妪微微颔首,重新坐下。

    “不知前辈相邀,所为何事?”秦阳上来就直奔主题,手中也没闲着,尝了一下桌子上的饭菜,确认小七可以吃之后,就拿起一块不知名的兽肉,塞给小七,让她自己慢慢啃。

    小七才不管其他,自己吃的开心就好,抱着沾满了汁水的兽肉,啃的满脸油,开心的不得了。

    老妪看了一眼小七,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色彩,脸上带着一丝微笑。

    “公子不必如此警惕,老身并无恶意,说起来,老身当年也是受了七仙子与陶仙子大恩,如此,才有了现在一众海族,靠着花船有了营生,不必再过朝不保夕的日子,老身苟延残喘数千年,也不过是为了报恩而已。”

    “嗯?”秦阳神色一动,心中忽然了然,难怪这老太婆似乎认识橘猫,竟然是个活了几千年的大妖。

    不过看橘猫这爱答不理的姿态,想来也是认定了对方没有威胁,或者说,不足以构成威胁。

    “上次晚晴无礼,老身已经责罚于她,责令她亲自前来,作为公子侍女,以示惩戒,未曾想,这次前来,她莽撞无礼,被橘大人惩戒,老身在此给公子致歉,还望公子海涵。”

    老妪说着,就站起身,对着秦阳微微躬身行礼。

    秦阳一惊,连忙站起身,让到一旁。

    “前辈折煞晚辈了。”

    这次可真让秦阳惊到了,这老太婆,实力比之灵台圣女的本尊,绝对要强的多。

    也就是自身根基雄厚,又修了数门体修之法,本能感知极为敏锐,才能模模糊糊的感觉到,这老太婆体内法力浩瀚如海,若是为敌,怕是晃一下身子,掀起的波澜,就足够将脚下这座城池化为乌有。

    这种级别的强者,根本不需要虚情假意,也不需要对他一个晚辈,惺惺作态,既然做了,那自然是真心实意的。

    至此,秦阳就知道,这老太婆,怕是真的没有半点恶意。

    橘猫怕是也是这么认为的。

    “公子客气了,礼数不可费。”老妪坚持行礼,然后对身后的敖晚晴一声厉喝:“晚晴,还愣着干什么。”

    “此前多有得罪,晚晴并无恶意,还望公子海涵,晚晴任凭公子处置。”敖晚晴上前一步,低眉垂首,一副任打任骂的模样。

    “还是别叫公子了,我本名秦阳,字有德,之前既然是误会,那敖姑娘也不必介怀。”秦阳有些尴尬,感觉颇有些浑身不自在。

    近来早习惯了打打杀杀,人心毒辣,现在骤然遇到这种情况,人家上来就先道歉,又是一个海族大妖亲自低头,诚意十足,秦阳就感觉有些怪了。

    要说起来,他还是吃软不吃硬,一直遇到硬的,骤然碰到个态度非常好的,自然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前辈……”

    “老身托大,就称秦公子的字。”老妪露出笑容,点了点头:“有德,你也莫要称前辈,老妪占个便宜,若是不嫌弃,与晚晴一般,称老妪一声姥姥。”

    “姥姥……”秦阳借坡下驴,微微欠身。

    “其实个中渊源,橘大人最是清楚,当年……”老妪潺潺道来,将当年与小七的渊源说出来,连带着海妖洞府的辛密,都一同点出,甚至清楚知道,那里被困的海妖化身……

    说完之后,秦阳顿时有些恍然,算是明白了之前那些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尤其是听到,小七的第三身,那位陶仙子,曾经暗中将她的夫君,暗中推到了玄天圣宗的宗主之位,秦阳整个人都傻了……

    这时候,才明白,为何他们对陶仙子最是敬重,连带着自己这个学会了渔眠安神曲的水货,都被当成了陶仙子的传人,态度好的不得了。

    那位传闻之中,性情最是温婉的陶仙子,才是真正的智商高绝的狠人啊。

    当年玄天圣宗上跳下窜,陶仙子釜底抽薪,连玄天圣宗的宗主都给换了,而且玄天圣宗却无人知晓这些事情。

    这谋略智计,实在是有些恐怖了。

    秦阳心惊不已,更多的却是可惜,若是当年的三身,小七,海妖,陶仙子,没有海妖拖后腿,三人齐心协力。

    活到今日,怕是三身之中随便一个,实力才情,也能够横推整个壶梁了。

    越是如此,秦阳越是警惕,以后打死也不能修炼这邪门的三身术。

    不过秦阳没说自己是靠摸尸学到的渔眠安神曲,这事没法说,而且在他们眼里,只要学会了渔眠安神曲,解决了海妖最后的记忆化身,那就是陶仙子的传人。

    “有德,其实老身此次,亲自前来,主要还是因为你怀中婴孩。”老妪目中带着一丝期待,犹豫了一下,似是不敢问出口一般:“她是七仙子么?”

    秦阳看了一眼橘猫,橘猫臭着脸,趴在那揣着手装高人,半点反应也没。

    “恩,是小七。”秦阳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也不是小七。”

    老妪微微一怔,而后露出一丝恍然之色,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有德,可否前往花船一叙,毕竟,小七在这里有些不太安全,若是被玄天圣宗发现,他们必然会有所动作,想当年,王族威压死海之时,可是将他们压的根本无法出海。”

    “也好。”秦阳摸了摸小七的脑袋,小七还以为跟她玩耍,抱着秦阳的手指头,啃个不停,手指头上一阵嘎查嘎查的金铁交鸣之声,权当是磨牙了……

    “你答应了就好,花船虽说是花船,但那也只是表面营生而已,有德你来了之后,便让晚晴侍候,权当赔罪,可莫要推辞。”老妪见秦阳答应,很是开心。

    而后稍稍一顿,又补了一句:“老身听闻灵台圣宗的圣女,之前大开杀戒,有德,可否有难处,我等死海之中生活的海族,虽然低调,可是砸碎他灵台圣宗山门的本事,却还是有的。”

    老妪没说的明白,秦阳却听懂了。

    这老妪知道了灵台圣女就是为了追杀他,这意思是只要他点头,灭了灵台圣宗不行,可是弄死那位赫赫有名的灵台圣女,却不是什么大问题。

    秦阳听了心里一暖,心说老子被人追杀,盗门的人没见个影,倒是因为小七和这个陶仙子传人的身份,来了个感觉挺硬的背景。

    “多谢姥姥挂怀,那位灵台圣女,不用管她,她压根不知道我是谁。”秦阳摇头婉拒。

    后面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暂时不理会灵台圣女。

    而且,姥姥愿意出这个头,可是秦阳却不能真让他们这么干了,毕竟他们是海族,真这么干,后面掀起的波澜,到底有多高,怕是谁也无法预料。

    还是先低调吧,等到灵台圣女以为自己死了,以后再说。

    现在还是小七的事情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