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一章 万万没想到好几次

    看到前面的“葬海”俩字,秦阳呼吸一滞,再向后面……

    “葬海修髓典。”

    秦阳眼前一黑,脱口而出。

    “卧槽。”

    不过,好歹是紫色的技能书,说不定呢……

    万一葬海秘典的真正名字就叫葬海修髓典呢……

    抱着最后一点侥幸,秦阳开始察看技能书的内容。

    片刻之后,秦阳睁开眼睛,抬起头,一脸的忧郁。

    不亏是紫色技能书,很强,非常强……

    可是秦阳心里却毫无波澜,而且还有一句妈卖批,一定要讲。

    这时候,总算是明白了,堂堂葬海道君之子,怎么手里都没有趁手的法宝,从头到尾都在赤手空拳的打架。

    因为这货的炼气修为,仅仅只有养气九层,连道基都没有铸就,能有表现出来的这种实力,纯粹是靠着葬海修髓典,他不是体修,可是肉身强度却远超炼气修士。

    这门葬海修髓典,不是炼气法门,也不是炼体法门,而是一种最纯粹的修炼体质,培育异象的法门。

    杨帆靠着这门秘典,从一个最普通的凡体凡人,一路飙升,进化成后天真体之一血魔真体,生出血海生万魔的异象。

    那异象之中的血海,便是他亲手斩杀的所有生灵的鲜血汇聚,力量来源,也都是这些鲜血,异象修练到这种地步,仅仅只靠异象,也能发挥出三元巅峰的战力。

    若是在战场之上,这种异象更是会越战越强,越战越勇,以一敌万,只要是实力不够,来多少都是无用。

    而且他只要有一滴鲜血尚存,便不会死,纵然是死了,只要再次有鲜血侵染,也会生机复苏,重新复活。

    仅仅一种体质,开发到这种程度,已经强到不讲道理了……

    “算你倒霉……”秦阳轻叹一声:“可惜遇到了老子,死了之后就被超度了,根本没有开启复活这个过程,以后也不会有。”

    这次能这么顺利,说实话,也是杨帆太急功近利,他从苏醒之后,立刻马不停蹄的赶来壶梁,手下死伤殆尽,在这里他又没时间,也不敢大肆杀戮,猎取生灵鲜血。

    来到秘境,又连续遭受重创,最后榨干全身鲜血,死的憋屈,死后连复活的机会也没了。

    秦阳稍稍察看之后,便有些叹气,这个法门好是好,高端大气上档次,随便放到什么门派,都是压箱底,秘而不宣的绝学。

    只是,不是葬海秘典。

    暂且放下,秦阳转而先看了一下《豢养嗜血蠕虫》。

    嗜血蠕虫,就是之前杨帆召唤出来的巨虫,来头很大,不是这方世界的生灵,乃是当年葬海道君不知道从哪抓到的,给了杨帆,算是他的护道神兽。

    平日里嗜血蠕虫游走虚空,需要的时候,只要杨帆献祭气血、鲜血的力量,就能召唤出来嗜血蠕虫一部分或者是全部……

    在海妖洞府坑江川的时候,便是献祭了江川全身气血,召唤出嗜血蠕虫的胃囊。

    而刚才杨帆献祭了自己全身的鲜血,又将异象之中储存的气血力量全部献祭,才将嗜血蠕虫完整的从虚空之中拉出来。

    可惜,拉出来就一头栽进了黑锅里……

    秦阳转身走向远处的黑锅,黑锅落在地上,还在左右晃动,里面那条化作三尺长的嗜血蠕虫,疯狂的挣扎,可是怎么都挣脱不了。

    试着将黑锅收入手环,却收不进去,里面有活物。

    “唔……”秦阳盯着疯狂挣扎的嗜血蠕虫看了半晌,伸手抓到锅边。

    嗜血蠕虫如同疯狗,长着嘴巴,向着秦阳的手咬来。

    “咔咔咔……”

    嗜血蠕虫每一次合拢嘴巴,牙齿交错,犹如利刃疯狂的碰撞,空气都被直接咬爆。

    可是就是探不出黑锅,只能在锅内翻腾,撕咬黑锅内部,也只能看到一阵火花闪现,黑锅内连痕迹都没有留下。

    “别吵了。”秦阳对着嗜血蠕虫一声低吼。

    “咔咔咔……”嗜血蠕虫不为所动,依然跟疯狗一样乱咬。

    “你的主子已经去见他爹了。”

    “咔咔咔……”

    “你在挣扎也没用,我也不知道怎么放你出来。”

    “咔咔咔……”

    “上脸了是不是?等着老子把你烤了!”秦阳面色发黑,掌心一催,梧桐焰飞出,将黑锅包裹住。

    然而,锅内的火焰,却被疯狗蠕虫一阵乱咬,全部吞噬掉。

    而黑锅下方燃烧的火焰,却特么根本烧不热黑锅。

    烧了好一会,秦阳就果断收回了梧桐焰,彻底放弃了煮熟嗜血蠕虫的想法。

    再拿出符文长剑,连续斩了好几剑,荡碎神魂的波浪,扫过嗜血蠕虫,却让这家伙变得更加疯狂。

    从一条疯狗,变成了一条被抢了食的疯狗……

    实验了半晌,秦阳终于放弃,这疯狗蠕虫根本弄不死。

    胃口好,什么都吃,而且皮糙肉厚,血量也高的可怕,被困在黑锅里,任凭秦阳如何做,嗜血蠕虫身上连伤都没有。

    拿出一块玄铁,做出个锅盖,扣在黑锅上,再拿出绳子,捆住黑锅边缘,将黑锅背在身上。

    秦阳面色发黑,没想到,终归免不了背着黑锅的命运。

    而扣上盖子,里面的疯狗蠕虫,依然在不断挣扎,半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

    秦阳继续向前走,一面查看一下那本古怪的技能书。

    《秦阳永远不可能知道的秘密》。

    开篇就一句嘲讽的话。

    “傻子秦阳,我不会死的,我早已经留下一块血肉,纵然死在这里,我也能再次复活,而你,拥有最完美的道基,以后却只能选择垃圾法门,抱憾终身,生不如死。”

    “呵呵……”秦阳扯了扯嘴角,被老子超度了,要是还能复活,我也认了,权当是检查出技能缺陷了。

    只是再向下看,秦阳就笑不出来了,而且脸色越来越黑……

    停下脚步,秦阳眼皮跳动,满脸愕然,声音徒然拔高。

    “逗我呢吧?”

    秦阳放下黑锅,揭开锅盖,看着里面的疯狗蠕虫,陷入了沉默。

    足足沉默了一炷香时间,才有些迷茫的抬起头,整个人都有些太好了。

    盖上锅盖,秦阳转身向着干枯河道走去,拉长着臭脸,一脸便秘模样。

    至于那本《秦阳永远不可能知道的秘密》后面是什么,都没心情看了……

    还找个屁的遗物啊!

    葬海道君当时丢在这里的,根本不是什么宝物。

    葬海道君劈出一刀峡之后,将一个毒虫遍布的秘境,强行斩碎,然后,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之中遗落其中的宝物。

    就是脚下这个秘境!

    整个秘境!

    葬海道君将整个秘境,都化作可以被收起的宝物。

    这个秘境,只是一块荒芜的秘境,具体来历,不甚清楚,只能确定乃是上古时期,某一块大地的碎片所化,一块极小的碎片,其内有价值的东西,早就被搜刮干净。

    只留下一块毛都不剩下一根的秘境。

    这个秘境,还在这里的最主要原因,杨帆来这里的唯一原因,就是被镇压在指印大坑里的那个影子妖怪。

    或者说,那个影子妖怪,就是葬海道君遗留在这里的宝物。

    “也就是说,从一开始,我就找到了宝物,不,是最关键的人,然后还被我打死了?”

    秦阳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万万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这样……

    若是继续在这里寻找,再找一万年,也找不到什么所谓的宝物。

    因为压根就没有什么宝物。

    若非杨帆怨气冲天,临死之时,心里不知道多得意,估计自己也摸不到这么一本非主流的技能书。

    让自己去想,可能还真的想不到这一茬。

    书里记载的,犹如杨帆的日记,记录着关于这里的秘密。

    当年葬海道君还是一个弱鸡的时候,意外进入了这座秘境,那时候,葬身河的河水还未干枯,阴河也未飞在天上。

    葬海道君运气好,进入这里的时候,没有跌入阴河里,而是直接落在了岸上。

    他也遇到了影子妖怪,那个时候,影子妖怪还没有这么强,没有吞噬那么多人的生机。

    葬海道君跟影子妖怪斗智斗勇,最后达成了协议,影子妖怪传给了葬海道君两门法门,代价便是解救影子妖怪。

    然而,那时候影子妖怪没这么强,葬海道君也是个小弱鸡,根本没法解救,只能一直等下去了。

    等到多年之后,最初的小弱鸡,变成了封号道君,心态变了,解救自然是不可能解救了,不把影子妖怪榨干就不算完……

    就这么一直无限期的拖下去,直到葬海道君完蛋了,影子妖怪也依然被封镇在这里。

    而当年,影子妖怪传给葬海道君的两种法门,便是葬海秘典和葬海修髓典。

    葬海修髓典,在葬海道君巅峰的时候,传给了杨帆,而葬海秘典,却没有传授下来。

    秦阳之前的猜测倒是不错,这次杨帆来到这个秘境,为的就是葬海秘典。

    可具体却是天差地别,不是承载着秘典的密卷,而是影子妖怪。

    “这意思是,影子妖怪这种弱鸡,竟然真的可以传授下这种顶尖法门?他之前说的是真的?”秦阳的五官都皱到一起……

    杨帆都死了,却给自己添了个大堵。

    自己都不知道,是知道了这些好,还是不知道的好。

    道不可妄泄,法不可轻传,的确是这样的不假。

    可是按照卫老头的说法,真强到紫霄道君,葬海道君那等境界,的确是可以将自己修行的功法,传给别人,而且若是找到合适的极品材料,也能制作成密卷,将法门拓印在密卷之上。

    目前所有的顶尖功法秘籍,基本都是靠着密卷传承下来的。

    秦阳神情有些郁郁,一头的雾水。

    “我怎么知道,影子妖怪竟然真的可以传授顶尖功法……”

    思来想去,都觉得这事不可思议,毕竟影子妖怪的实力,充其量也就比自己高出两三个大境界。

    这种境界根本不可能有能力传授经典。

    而偏偏,按照记载,当年影子妖怪还是个超级弱鸡的时候,就能传授葬海秘典给葬海道君了。

    这货难道不受道不可妄泄,法不可轻传的限制么?

    还是因为他是一位超级强者的影子化妖,天生站在超出限制的境界?

    想不明白,也不用想了……

    影子妖怪已经死的彻彻底底。

    想要拿到葬海秘典,目前就只有一条路可走,前往大荒。

    秦阳背着黑锅,下到河道,找了一条飘的高度比较低的阴河,一跃而起,跳到阴河里。

    顺着阴河往上走,回到一刀峡内,再跳到崖壁上,回到地面之后,秦阳就悄悄离开。

    找到黑驴之后,一路狂奔,远离这里……

    至于为什么,还用说为什么?

    就算是不知道下方那个秘境的真相,秦阳也不准备继续盲目的搜寻遗物了。

    毕竟,灵台圣女的一具化身被弄死,灵台圣女肯定会派高手来的,而且谁知道灵台圣女会不会恼羞成怒,本尊亲自赶到这里。

    当面的时候,输人不输阵,硬气两句,也就是过过嘴瘾而已。

    该苟的时候,还是要苟的……

    打是肯定打不过的,真要是被灵台圣女堵在这里,绝对会想死都难,这女人太阴险狠毒,连自己徒弟都炼成了化身。

    再找到一个天赋强大无比,道基完美稳固,肉身根基雄厚无比的青年才俊,绝对会欣喜无比,想法设法的将他炼成化身。

    真要是变成这样,还不如死了算逑。

    所以,摸了屁股,占了便宜,就赶紧跑路吧……

    秦阳骑着黑驴,撒欢狂奔,半天时间,便狂奔出三四千里。

    这跑的方向,也有讲究,不是向北狂奔,而是向着东南方向狂奔,灵台圣宗就在一刀峡东南方向。

    相信灵台圣女派高手来追杀,也肯定想不到,秦阳会自寻死路,向着灵台圣宗这边走。

    半天之后,秦阳躲在密林里歇脚,黑驴眯着眼睛趴在地上,等着烤肉。

    忽然间,秦阳抬头望天,只见高空中,霞光闪耀,彩云横空,东南方向,一道五彩神光,从高空飞过。

    天空中漫天云霞,映照出璀璨的光辉,随着五彩神光飞过,后方一条长长的灵光尾巴,如同流星一般。

    不过十几个呼吸,就见飞驰而过的五彩神光消失不见……

    秦阳一怔,满脸震惊。

    “五彩七香车,尼玛,这贱人竟然真的亲自出手,真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