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四章 蛊惑人心,驱虎逐狼

    大坑中的少年,眉头微蹙,望着连煜的时候,眼神里颇有些嫌弃。

    被封镇在指印大坑之中,出不去,动不得,生不如死,也就只剩下点迷惑人心的本事。

    可惜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方圆百里之内,连只臭虫都找不到。

    之前好不容易遇到个活人来了,自是惊喜不已,夺其骨血,吞其生机,脱困的希望便更大了一步。

    谁想到,来人年纪不大,按照人族说法,顶多不过二十来岁,可是这人思绪古怪不说,能捕捉到的外露欲望,竟然就是为了找什么宝物。

    好不容易从那古怪混乱的思绪里,找到一样最渴望的宝物,却莫名其妙的被看穿,然后又不知道从哪弄到了一剑专门针对神魂的上古法器,正好克制他。

    然后日日夜夜,坚定不移的,每天都来,而且次次都留着后手,防备着被迷惑……

    眼看力量被不断磨灭,这么下去,迟早有一天会被一个小蝼蚁,活活磨死。

    这又见到一个活人,而且思绪外露,简直毫不掩饰。

    少年自然就起了心思,将这面貌奇丑无比的女人,引来之后,心里却有了另外的主意。

    这女人,死志已生,肉身也已经生出死气,就快要死了,见面第一眼,就先嗅到一股腐朽的死气,从里到外。

    这种人,还夺什么骨血,吞什么生机,统统都没有。

    坑中少年,一看这样,就瞬间转变了思路,想到了别的地方。

    “师妹,你别下来。”少年吐气出声,声音依然像是含着一口铁砂,咕噜坏了嗓子,难听的很。

    但在连煜眼中,大坑之中的人,却就是江川。

    声音样貌,气息姿态,甚至手中捧着的珠花,都跟记忆之中完全一样。

    心中知道这人九成九是假的,却还是抱有三分期望,希望这就是她师兄。

    待大坑底部的少年,再次开口,阻止她下去,心中三分期望,七分怀疑,顿时变成了七分期望,一分怀疑,剩下两分不确定。

    “师兄……”连煜站在大坑边缘,毁的不成人形的面容上看不到表情,可是双目中,却泪如泉涌,哗啦啦的往下流,这么久以来的悲痛,终于被打开了宣泄口。

    “你别下来!这里有封禁之法,非你能抗衡,你若也落入这里,你我二人,就再无半点生机,你且听我一言!”

    “跟师兄死在一起,也算是了却遗愿了。”连煜悲痛无声,脚步却坚定的向着大坑走去。

    大坑底部,少年面色难看的紧,恨不得直接撕开伪装,让这一心赴死的女人看清楚自己的真面目。

    现在的问题是,这女人形如鸡肋,周身死气已生,心中死志坚定,将其骗进来,也没什么好处。

    不若废物利用,利用这女人去对付之前那个一门心思想磨死他的年轻人。

    谁想到,这女人竟然就是想死。

    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又遇到两个人,都是什么货色啊,一个怎么都骗不到,一个不想要的,却硬要进来赴死。

    现在外面的人,都疯了不成。

    少年气的身子似是幻影,似虚似幻,不断摇曳,好半晌才重新稳固了身体。

    “师妹!你听我说,我们都不会死,你别下来!”少年气急,怎么说,都劝不住连煜来赴死。

    当下也急了,顾不得慢慢引导,谁知道下次见到活人,得什么时候去了。

    “我被人所害,误入此地,那人境界不高,实力也不高,却阴险狡诈,他每日都会前来,欲将我活活磨死,若非我还有些本事,也活不到现在了,我逃出这里的关键,就在那人身上,到时候你也能活下来,你可千万不要进来白白送死!”

    “这是真的,不是骗你!你进来就出不去了!”

    少年最后这句话,说的那叫一个真诚,焦急上火,也完全发自真心,他是真不希望连煜走入大坑送死。

    而在连煜眼中,看到的却不是少年,而是她的师兄江川,焦急上火,阻止她下去,然后又点出生机所在。

    “我没救了……”连煜摇了摇头,然后话音忽然一顿,眼中闪过一丝光彩:“师兄,你是说,你能逃出这里,而那个人身上有轻灵之水?”

    “对,只要你杀了他,此地封禁,失去了最核心的桎梏,我便能出来了,到时候,你拿到轻灵之水,犹时未晚。”连煜思绪外露,少年瞬间就捕捉到最关键的东西,连忙忽悠。

    而这时,连煜也停下了脚步,站在大坑最边缘。

    这人啊,最不能丢的就是希望,再坏的情况,只要内心希望不丢,做出来的事情,就会截然不同。

    连煜被迷惑了心神,再加上对方费尽心机,阻止她下去,又听到后面这些话。

    此刻看着大坑底部,看到江川那张脸,不知不觉就信了。

    她信了里面的真的是江川,信了还有希望。

    只要有一丝希望,还能完成那么最完美的结果,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的时候,连煜眼神一动,抬头望去,就见远处,一个看起来二十来岁,长的普普通通的陌生年轻人,扛着一把剑,吹着口哨,从远处走来。

    人还未到,就听这年轻人一声大喊。

    “天亮了,起床了没?咱们争取三天之内结束战斗,你安安心心的去死,到时候你阴我的事,一笔勾销。”

    连煜听到这话,哪里还会不信刚才的话,眼睛刷的一下就红了,周身缭绕的一丝死气,竟然也随之消散。

    整个人在一瞬间,近乎脱胎换骨一般,那死寂郁郁的气息,消失不见,转而变成了一种,坚毅刚强,不可撼动的坚定。

    而对面,秦阳扛着剑,晃晃悠悠的走来,心情非常好,按照之前的推测,最多三天,最少一天,就能活活磨死这个诡异的少年。

    只是来到这里之后,就见大坑对面,站着一个一袭黑衣,身段姣好的女子,只是那面容,五官扭曲,像是无数小刀子割出伤口,等到痊愈之后,再继续用锤子砸一遍,如此不断循环之后的恐怖变容。

    让人看一眼就会做噩梦……

    秦阳心头一跳,连煜!她怎么在这里?

    她既然在,岂不是说,杨帆也已经来了?

    杨帆在哪?

    秦阳警惕的向着四周望去,真元不由自主的运转,皮下也有一层光晕,不断流转。

    只是根本感应不到任何其他人的气息,也看不到人影。

    然而,秦阳的动作,却正好又让连煜信了一分……

    秦阳左顾右望,周身寒毛,骤然炸立,头发也无风自动。

    一股毫不掩饰的赤裸杀意,似是狂风皱起,似是雷霆乍现,凶猛连绵,一瞬间,就将其囊括在其中。

    而后一点灵光,在半空乍现,眨眼间,便幻化无穷,遮天蔽日,无数灵光坠落,化作瓢泼大雨,半点预兆都没有。

    就像是时光被切去了一段,让人在一瞬间,略过了从滴星到暴雨中间的过程。

    暴雨倾盆,天地间,寒雾蒸腾,水借阴气,更是让那种阴寒,暴涨到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

    秦阳落足在这暴雨的世界里,瞬间,皮表就变了颜色,没有浮现出冰霜,却像是被冻伤,眨眼间,皮肤就被寒气刺成了乌青色。

    而且半点伤痛的感觉都没有,因为皮肤已经被冻坏了。

    森寒的气息,如同无数钢针,刺破皮肤,向着他的骨髓里钻。

    真元运转体表,都毫无作用!

    不过短短一瞬,那股刺痛眉心的杀机,暴涨到让秦阳的身体,都在不由自主的做出防护的地步。

    漫天暴雨之中,阴冷的雨水,汇聚成细流,盘旋着,裹挟着尖锐的啸声,化作根根数不清的激流尖刺,铺天盖地的向着秦阳压来。

    这如同细针的激流,冲击到地面上,如同玄铁一般的乌黑大地,立时发出一阵阵急促的噗噗声,一个个细如针眼大的小洞,遍布大地。

    不过眨眼间,周遭数百丈之地,轰然一声闷响,化作黑沙流淌。

    却是大地之上坚如玄铁的黑石,被这密密麻麻的激流,强行刺成了齑粉!

    无数尖刺激流,冲击到秦阳身上,刺入秦阳的身体,横穿而过,而同一时间,这些密密麻麻,数不清楚的尖刺激流之后,又有暴雨汇聚,化作一颗丈许大的水球,骤然出现在秦阳头顶。

    “轰!”

    水球炸开,如同惊雷炸裂,恐怖的力量,掀起的冲击波,不过一瞬,便将百丈之地,炸出一个十数丈深的大坑。

    数百丈之地,黑沙被裹挟,如同黑浪翻滚,一冲数十丈高!

    这时,那倾盆暴雨,才缓缓的化作淋漓细雨,暴烈尽消。

    后方,连煜面无表情,身上的杀气,却步步攀升,脚踏水流,从远处飞速行来,走到水球炸开的大坑边缘,看着坑底躺着的人影。

    连煜的神色一动,水流激变,再次向着坑底冲去。

    而这时,才看到坑底的人影,已经化为一个水流汇聚的人形,顺着斜坡一个流转,便从坑底冲了出来。

    秦阳冲出来之后,慢慢的散去水身,将体内侵蚀的阴寒之气,强行炼化。

    恢复了人身,望着连煜,拉长着脸,满脸阴沉。

    这疯女人他娘的有病吧!

    见面就下杀手?

    刚才还以为是杨帆在,没想到,却是连煜毫不留情的一套连招,痛下杀手。

    那些尖刺激流就算了,后面还专门凝聚出一颗癸水神雷……

    若非反应快,化出水身,炼化了那些阴寒水汽,同根同源之下,融入其中,免疫绝大部分伤害,刚才可能就被活活炸死了。

    眼看出来之后,连煜还是不依不饶,一言不发,痛下杀手,秦阳的火气也蹭蹭蹭的往上涨。

    连煜境界高是没错,可是她已经是快死的人了,再加上走火入魔这么多年,被折磨了这么多年,实力早就暴跌了不知道多少。

    境界虽然还是神海,可是真打起来,秦阳还真有把握弄死她。

    当初要不是老梆子拼死做了交易,秦阳承情,说好了,恩怨两消。

    刚才一见面,秦阳就会趁着连煜不认得自己的现在的面貌,先下手为强,先打死她。

    哪想到,连煜一见面就先对一个陌生人痛下杀手。

    “连煜,你他娘的有病啊,真以为老子是泥捏的!”

    秦阳火气上涌,一声暴喝,手捏印诀,趁着暴雨倾盆,水汽阴气蒸腾,召唤雷霆,铺天盖地的向着地面坠落。

    雷刃如刀,秦阳穿梭期间,任由雷光加身,双拳之上,一丝带有毁灭气息的雷光一闪,立时吞噬天空中坠落的雷霆。

    一时之间,浓重的毁灭气息,从秦阳身上浮现,周身金光闪耀,强行顶着如同尖刺,如同牛毛的激流,直冲连煜而去。

    “叮叮叮……”

    金铁交鸣之声,连成一片,那些尖刺激流,被毁灭气息,刺目雷光,崩碎了大半威能之后,连秦阳的皮都破不开。

    这漫天暴雨,反而任由雷霆窜行,任何落入其中的东西,统统都在绞杀范围。

    连续几个闪烁,秦阳冲到连煜身前十数丈的时候,一拳轰出。

    拳中雷光,化作咆哮的雷龙,呼啸而出,刺目的光辉,骤然炸开,只听一声炸雷,周遭雨滴,尽数被强行震碎,哗啦啦坠落的暴雨,竟然也有被强行震的逆行而上的趋势。

    面对这种力量,连煜不闪不避,反而强行凝聚出一颗颗水球,连成一圈,直接引爆。

    颗颗丈许大的水球,轰然爆开,水波化作肉眼不可见的冲击波,横扫开来,所过之处,大地崩碎,化作齑粉,纵然是雨滴本身,也被震成了水雾,横扫开来。

    秦阳眼皮一跳,暗骂一声疯子。

    这快死的疯女人不要命了,凝聚出七颗癸水神雷,竟然不闪不避,毫不犹豫的引爆,也不怕先把自己炸死了。

    秦阳化作水身,混入水流之中,随着癸水神雷的威能横扫开来,他的身体也跟着倒飞了出去。

    飞出数百丈之后,秦阳化作的水流,落在地面,恢复人身,面色有些发白,想要挡住这一击,消耗可一点都不小……

    而对面,连煜口吐鲜血,一条手臂,扭曲成一个诡异的形状,显然拼死一击,没伤到秦阳,先伤到自己了……

    秦阳沉着脸,目光闪烁,刚才被炸飞的时候,惊鸿一瞥,看到那个指印大坑之中,诡异少年面带微笑,秦阳心中才忽然闪过一道灵光。

    连煜被蛊惑心神了!

    大坑里一肚子坏水的鳖孙,眼见要被磨死了,就来了一招驱虎逐浪之计。

    蛊惑了连煜,来阴自己。

    想明白这个,秦阳顿时气的头顶冒烟。

    只是来不及多想,对面这个不要命的疯女人,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