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七章 脱马甲,回避牌

    坊市不大,是山中一片平坦的灰石地带,这里被修士休整平了之后当做坊市,起码能杜绝地下来的危险,毕竟,一刀峡里的毒虫不出来,却不代表山林之中就没有毒虫了。

    事实上,还有一部分毒虫,是这里本来就有的,自从一刀峡出现之后,这些山林之中的毒虫,在一刀峡进进出出,随着时间流逝,能存活繁衍下来的,没有一种是简单的。

    秦阳行走在坊市内,随意的打量,这里大部分人都是时刻保持着警惕,而且不少人身上都带着古怪的味道。

    这也是防备毒虫的,坊市内下方虽然是一整块巨大的灰石,不会有毒虫生活在其中,却拦不住外面的毒虫进来,每年都会有倒霉蛋死在坊市内。

    坊市里面售卖最多的,便是各式各样的毒虫,有活的,也有死的,剩下的简单地摊,售卖的丹药、法宝、符篆等等,尽数能跟一刀峡扯上关系。

    秦阳没有在这里逗留,而是直奔一刀峡而去。

    离开坊市,秦阳就察觉到后方有不少人将目光投过来,秦阳回头望去,那些目光立刻消失不见,该干嘛干嘛,只要回过头,立刻又能感觉到那些诡异的目光。

    走远了之后,隐约还能听到一些人的议论声。

    “又一个傻蛋急着去送死了……”

    “是啊,每年一刀峡的毒虫繁衍期,可不一定是分毫不差的……”

    “听说早上还有一个等不及的家伙,死在里面了。”

    声音若有若无,若非耳聪目明,可能还真听不到。

    秦阳暗暗一笑,自己现在去,还的确是去送死的。

    大掌柜想要坑人,怂恿自己来一刀峡送死,秦阳心里明白的很呢,送来的那些资料书籍,秦阳也知道这些东西都是真的。

    真正高明的谎言,其实就是一万句话里,只有一句话是假的,更高明的,则是少了这么一句最关键的真话,这样才能坑到人。

    身为盗门的下一代传道人,要是能被人坑了,那才真是学艺不精,活该倒霉。

    秦阳知道大掌柜李新要坑他,哪能不防着。

    来到坊市这里一小会的时间,就已经知道大掌柜少说的那句话是什么。

    一刀峡里的毒虫,的确都是在上个月开始繁衍后代,这个时候最暴躁,最具有攻击性,遇到活物的时候,简直是悍不畏死,铺天盖地。

    一个月之后,毒虫就会进入到一种相对来说,攻击性比较弱的阶段,这个时候,才是探索的最好时机。

    而毒虫进入繁衍期的这段时间,的确可以精确到天,但事有例外,里面的毒虫种类,可不是一种两种,有一少部分毒虫的繁衍期,不会精确到天,前后大概会有三四天的误差。

    这三四天的误差,很难判定出来,每年死在这几天的猎毒人可不再少数,尤其是第一次来的菜鸟,死在这几天的概率非常高。

    毕竟来到这里之后,谁都想赶紧趁着危险最小的平静期捞一笔,错过了这段时间,普遍适应所有毒虫活动的规律就没了,可以说是没有规律了。

    毕竟,每一种毒虫的特点都是不同的,度过了这半个月,所有毒虫都会恢复各自的习性。

    这些常年混迹坊市的混蛋们,最喜欢看的,就是没人带领的菜鸟,急不可耐的冲进去送死。

    根本不会有人来提醒一句,心善的人,也不会在这种近乎天天都要死人的地方待下去。

    秦阳没理会后面的人,他只是要露个面,找个合适的机会,脱掉身上的马甲而已。

    还有什么比现在这个时候更合适的?

    没有了,现在这个时机太合适了。

    心高气傲,觉得做足了准备,就要探索一刀峡,然后死在了,自以为繁衍期结束之后的第二天。

    是意外,可是说出去,却是意料之中的意外。

    大掌柜想要坑死自己,那自然要随了他的意思,之前给的书籍,全部都留在了万永商号里,自己若是也死在一刀峡,万永商号的高层不可能无动于衷。

    若是秘库的事情曝光,万永商号的高层,自然会不惜代价的追查任何一点蛛丝马迹,自己这个三掌柜,自然也是怀疑对象。

    那跟上一任三掌柜一般,死在一刀峡,就是最好的结果,到时候来个聪明人,稍稍一查,就会知道大掌柜之前给送来不少资料,要是再细心点追查,就有可能发现藏在无数资料里,少了的那最关键的一句。

    也是坑死自己这个三掌柜的那句最关键的细节。

    若来人能追查到这,那上一任三掌柜之死,无论跟大掌柜有没有关系,这口锅也绝对会扣在他的头上了。

    只不过来人能追查到这的概率不大……

    秦阳颇有些遗憾,估计是没法坑死这俩掌柜了……

    然而,秦阳却不知道,二掌柜已经被坑死了……

    来到一刀峡的边缘,远远望去,就是大地之上,骤然裂开一道巨大的裂口,笔直的贯穿东西,看不到裂缝究竟有多长。

    飞到半空中打量,裂缝只有十余里宽,裂缝两侧的石壁整体平整,却也有一些凹凸不平的地方,隐约还能看到一些小洞,偶尔有一些毒虫在小洞之中进出。

    秦阳举目向内望去,也仅仅只能看到裂缝之下不到二百丈深,更深的地方漆黑一片,半点光亮都没有,纵然是青天白日,日头正盛,也照亮不到下面,反而能察觉到,里面森寒一片,毫不掩饰的直白恶意,近乎汇聚成意念,在裂缝之中流淌。

    听人说,永远没有亲眼见到来的震撼。

    听起来十余里宽,千里长的裂缝,其实没什么感觉,偶尔听到的,比这个破坏力更强的传说,更多……

    可真正走到跟前,犹如一只蚂蚁一样,看着这条望不到边际的裂缝时,才恍然想起,这条裂缝,似乎只是当年两位封号道君,交手的时候,遗落的余波造成的……

    身为三元修士,最纯粹的破坏力,一击之下,能斩出来一条二三百丈长,丈深的水沟就算不错了……

    哪像现在,站在裂缝边缘,就像是一直小蚂蚁站在这里,仅仅只是裂缝里流淌的野性恶意,就让人有种立刻夺路而逃的冲动。

    似乎全身上下每一根汗毛,都在抗拒着靠近裂缝,提醒着那里的巨大危险。

    秦阳落到后方,在一颗树后,轻轻一晃,施展出以一道咫尺天涯禁制,将树根下一块巴掌大的地方,拓展到可以容纳一个人大小的程度。

    真身藏在里面,而后拔出一根头发,化作一个化身,让化身前往那巨大裂缝。

    一刀峡无法飞跃,任何飞遁法门,在一刀峡上空都是无用的,想要深入其中,唯一的办法,就是顺着石壁,向下攀爬,当然,这些都是可以借助法宝来完成。

    除了不能飞起来之外,这里跟其他地方没有任何区别。

    也就是说,纵然来个灵台大能,若是失手跌落,可能也会坠入裂缝深处。

    正因为如此,这里特有的毒虫,抓捕难度非常高,价格自然不菲。

    分身观察了片刻,就顺着裂缝边缘,扣着石壁向下攀爬。

    随着分身下去不一会,就见后方来了不少人,各自分散开,站在悬崖边缘看热闹,一个个就差搬着小板凳嗑瓜子了。

    “来来来,赌一下,这个家伙能下去多少丈会死?我赌五十丈。”

    “我赌四十丈,赌三千灵石。”

    “看起来似乎准备了不少啊,我赌八十丈。”

    一些老油条,互相防备着,蹲在悬崖边看热闹。

    分身顺着悬崖不断的向下攀爬,速度不慢,而且避开了沿途遇到的可能会有毒虫暗藏的地方,一看就是准备非常完善,对毒虫也有了解。

    每过一段,就会留下一颗钉子,牵挂着绳索,以防万一,看起来非常专业。

    但是看到这些绳索之后,悬崖边的一个老油条便叹息一声:“还真是新手,竟然还准备了安全绳,五十丈,极限了。”

    其他老油条不说话,只是齐齐叹息一声,就当分身已经死了。

    果然,到了五十丈之后,就见石壁之上一些不到小拇指甲盖大小的小洞里,一些长着翅膀,形如蚊子的毒虫飞出,还有一些长着尖锐牙齿的赤红蚂蚁,一窝蜂的冲出。

    不过转瞬之间,就冲到分身身上,原本当做保险的安全绳,此刻却成了最大的束缚,想逃都来不及了。

    两种毒虫一块冲来,分身想要逃遁,不过一两息,就被毒虫笼罩,彻底看不到踪影,远远望去,就像是无数毒虫汇聚到一起,化作人形的模样。

    只是一两个呼吸,毒虫散开,分身已经消失不见……

    悬崖上看热闹的老油条,一个个寒色发寒,这种场面,无论见过多少次,都会不由自主的打个寒颤。

    “走吧,没什么好看的了……”

    “又死了一个菜鸟……”

    一个个老油条飞速离开,很快,悬崖边就再也见不到一个人影。

    这时,才见秦阳从树后走出来,来到悬崖边,静静的望着下面的无底深渊。

    有这么多人见证了自己“死”在这里,这个马甲也算是彻底脱下了。

    一时之间,秦阳还颇有些不舍,毕竟用了这么久的一个马甲,就这么丢掉了,实在是有点可惜。

    但这次不丢掉也不行了,万永商号高层拿自己当炮灰,陈沧州俩掌柜,想要他死,唯有真死了,才能移开这些关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让他们自己窝里斗去。

    仔细想想,这种中途抢来的马甲,太引人注意了,的确不是好事。

    悬崖边没了人,正好随了秦阳的意,因为没人会选择这个时间段下去的。

    检查了一下准备之后,便顺着峭壁,向着下方攀爬着下去。

    顺利下去了五十丈之后,再次见到那两种毒虫,铺天盖地的顺着石壁涌来。

    秦阳面色不变,伸手挥洒出一些带着腥甜味道的液体,那些形如蚊子一般的毒虫,立刻一窝蜂的冲向那些液体。

    吞食了这些液体之后,就见到半空中的蚊子毒虫,犹如下雨一般的坠落。

    然后又洒出一些带着硫磺味道的粉末到周围,奔涌而来的赤红蚂蚁,微微一顿,似乎被这些硫磺味道的分泌熏的止步不前。

    可是不过短短两个呼吸,就见到这些赤红蚂蚁群里散发出的疯狂恶意,骤然暴涨,无数赤红蚂蚁前赴后继,悍不畏死,直接冲过粉末覆盖的范围。

    无数赤红蚂蚁失去了意识,从崖壁上坠落深渊,却有更多的赤红蚂蚁,前赴后继的追上来。

    “果然是这样么……”秦阳眼中闪过一丝了然。

    繁衍期的毒虫,会变得暴躁无比,悍不畏死,平日里的习性,只能当做参考,当真的下场可能就是死。

    前后左右的崖壁上,覆盖着厚厚一层赤红蚂蚁,这些蚂蚁叫做火毒行军蚁,大螯能轻而易举的咬碎修士的真元防护,洞穿灵光,他们不挑食,无论是修士的真元,还是血肉骨骼,统统都会吃。

    被困住的结果便是骨头渣都不会留下一点点。

    亲自确认了记载的正确,这些还未结束繁衍期的火毒行军蚁,的确是不按照平日习性,秦阳反而放松了不少,起码自己可以安心的向下攀爬了,不用担心人见到。

    一手扣住崖壁上的一点凸起,一手一番,手中出现一面牌子,上书回避两个大字。

    真元灌入其中,只见盘子上方,咬住牌子的异兽,眼中冒出一点灵光,张口一声威严的大喝。

    “回避。”

    声音低沉,暴喝而出的两个字,就像是天地之间的至理,不容反驳,不容质疑,不容反抗。

    瞬间,就见那些悍不畏死,前赴后继冲上来的火毒行军蚁,脚步齐齐一顿。

    然后所有的火毒行军蚁,齐齐转头,向着远离秦阳的方向分散开。

    连同那些可以形似蚊子,可以飞的毒虫,也齐齐后退。

    秦阳握着回避牌,虽说早知道效果,可是真正见到,却也忍不住心中惊骇。

    言出法随,令行禁止。

    原本炼化了之后,还觉得这回避牌,是以力量强行撑开一定范围,不让其他生灵靠近,谁想到,回避牌的核心,竟然就是上面书写的两个大字。

    回避牌仅仅只是催发这两个字的神奇力量,让这些毒虫,主动回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