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零章 花船交易灵火,猫口夺食黑驴(万字)

    飘香仙子的眼睛,也在同时发生了变化,漆黑的眸子,骤然之间化作泛着金蓝色光晕的竖瞳,目光缓缓的移到秦阳的右肩上。

    秦阳的手按住肥橘猫,拿了一把糖果,塞进肥橘猫嘴巴里,肥橘猫盯着飘香仙子看了半晌,这才慢慢的收回了利爪,揣着手,吧嗒着嘴巴里的糖果,眯着眼睛不动了。

    飘香仙子伸出双手,右手在上,对着橘猫,躬身行礼,神情恭敬。

    “晚辈敖晚晴,见过前辈。”

    肥橘猫依然吧嗒着嘴巴,眯着眼睛一动不动,理都懒得理会……

    秦阳暗笑,肥橘猫这气人的性子,对别人反而更恶劣了,见面就磨爪子准备开饭,发现吃不成了,就懒得再多看一眼,这么一算,心态就平衡不少,起码对自己还算是态度不错了……

    敖晚晴行礼之后,见橘猫不理会她,也不气恼,目中金蓝色的竖瞳,也恢复了寻常的黑瞳,对着秦阳露出一丝微笑,伸手虚引。

    “先生请坐,未知前辈在此,是晚晴冒昧了。”

    秦阳心里犯嘀咕,早知道肥橘猫应该会很强,可是境界却不会特别高,它活的挺久,想来应该就是用它那种诡异的永恒之力,将自身化作永恒,寿数定格,不再流逝。

    没想到,一个见面,眼前这位海龙女,竟然就认怂了。

    那起码说明一个问题,肥橘猫绝对可以把她当盘菜吃了……

    坐下之后,敖晚晴素手斟茶,带着一丝极淡的少女芬芳,茶过三巡,敖晚晴便出乎意料的直奔主题。

    “请先生来此,主要是想,与先生交易一些灵水,并无恶意,还请先生放心。”

    “灵水?”秦阳没装糊涂,只是纳闷她怎么知道自己手里有?

    “既然先生能有这位前辈护持,想来应该知道我等底细,我等水生种族,对于灵水气息最为敏感,而我生有沧龙之瞳,略有一丝神妙,先生身上的灵水气息,虽然尽数内敛,可也能窥得其中一丝。

    内有轻灵温润,又有沉稳博大,想来先生修生之时,用了轻灵之水与一元重水,而气息虽说驳杂,却纯正如一,必然是有天一真水居中调和,此次请来先生,便是想询问一下,先生的天一真水可有盈余,我可用等价之物交换。”

    秦阳摸了摸下巴,听她这么一说,心里倒是没多少意外了。

    深海沧龙,虽说不算真龙,可也有一丝真龙血脉,常年生活在海面万丈之下,那里漆黑一片,森然冰冷,而深海沧龙,却能在那里视之如白昼,目力非凡,敖晚晴有深海沧龙血脉,生有沧龙之瞳倒也正常。

    而自己终归是刚刚突破,正是稳固境界的时候,她能看穿,倒也不意外。

    不过,什么没有恶意之类的,也就听听。

    今儿个要是大佬不在,对方就算不用强,以花船花魁的本事,怎么的也会有一些高明却不露把柄的迷惑手段,三下五除二,估计就能将自己迷的神魂颠倒,心甘情愿的将天一真水双手奉上。

    现在对方这么说了,应当的确是打算正儿八经做交易了,毕竟花船巡回演出这么多年,可从来没传出过他们开黑店的消息。

    天一真水的确珍贵无比,却也远远不值当她们搭上来之不易,积年累加的信誉。

    一念至此,秦阳也索性直接承认了。

    “天一真水,我的确还有点,说是来之不易,九死一生得来的,一点不夸张,分给你们少许,也无妨,不过,我不要财货,我要同等价值的灵火。”

    “却也公平。”敖晚晴稍稍一思索,点了点头,起身之后,微微欠身告罪:“先生稍后。”

    灵水换灵火,的确很公平,而且她们多是水生妖族,纵然有灵火,也大都无用。

    片刻之后,敖晚晴重新归来,手中捧着一个碳炉,碳炉上下封闭,唯有中央,有一条条裂缝,可以看到里面有一块漆黑的焦炭,焦炭上燃烧着炽白色的火焰,火焰尖端的火舌,有一缕橘红,轻轻摇曳。

    敖晚晴将碳炉放在桌上,出声解释。

    “此乃梧桐焰,乃是鹓雏栖息神木梧桐之时,尾焰燃烧梧桐万年所化,虽说比不得凤尾焰,却也相差无多,烈阳神圣,火力凶猛,绵绵不熄,纵然是一些金属炼制的灵器,被烧个一炷香时间,也能将其强行融化。

    我知晓梧桐焰比之天一真水所差良多,先生只需三滴天一真水交易即可,不知先生可否满意?”

    秦阳没有立刻回答,垂目思忖。

    鹓雏乃是离鸾近亲,天生可以驾驭离火,周身头、翅、心、尾,皆有一种灵火,尾焰排最末,灵性却局第二,平稳也是最高。

    而且鹓雏极为挑剔,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这三样每一种都不只是字面意思,而是一种天材地宝,单轮这梧桐,便是生长过万年,高过千丈,树冠如华盖,化作一岛,而且必须一次雷击都未遭受过的梧桐神木才行。

    再看碳炉之中的黑炭,必然也是成为神木的梧桐树心所化,唯有这等木炭,才能保持着梧桐焰不熄,维持其中神妙不损。

    而且碳炉本身,也是地火支脉里出产的熄火石打造,唯有这样,才能束缚其内火力不泄。

    自己以后要借用灵火修行烈火金身炼法,火力必然不能太猛,超出自己的承受极限,不然尚未修行,便被一把火烧成了灰烬。

    火力烈而不燥,绵绵不绝,最是合适不过,算起来,梧桐焰其实挺适合的。

    只是看敖晚晴这架势,秦阳哪里还不明白,天一真水的价值,远远超出自己的预料,这等极难储存的灵火,可是无处拍卖的,而且火力绵绵,最适合的便是炼丹。

    这一团灵火,换一件最顶尖的护身灵器,或者换一件很实用的秘宝,应该非常容易。

    心里满意倒是满意,不过秦阳想到之前消耗掉那么多天一真水,就颇为心疼。

    早知道先用天一真水了,起码省个一二十滴……

    没看到敖晚晴知道自己有轻灵之水,却压根不问么……

    很显然二者不是一个档次的。

    “成交。”秦阳摇了摇头,意念投入手环,控制着天一真水弄出来三滴,到一个新的玉瓶里。

    玉瓶放到桌上,敖晚晴拿起玉瓶,稍稍一看,顿时满脸欣喜。

    “多谢先生。”

    秦阳一看这架势,就顿时心疼不已,绝对是卖便宜了!

    早知道就再砍砍价,说不定还能砍到两滴。

    敖晚晴见秦阳的样子,顿时莞尔一笑:“先生无需多想,三滴天一真水,换来一朵梧桐焰,先生是赚到了,只是我家有长辈,急需要天一真水。这碳炉乃是一件秘宝,先生以后若是再寻到灵火,便可存放其中,而其中木炭乃是梧桐神木的树心,待先生炼化梧桐焰之后,也可留下,另作他用,可一点都不亏。”

    “财货两清,无妨,无妨……”秦阳哈哈一笑,也不觉尴尬,既然是正常交易,自然是希望自己多赚点。

    随手收起碳炉,秦阳一拱手:“既然交易完成,我这有点问题想请教一下姑娘,你怎么会注意到我?按理说,你不启用沧龙之瞳,当是看不出什么。”

    敖晚晴掩嘴轻笑,似是拿到了天一真水,心情也好了不少。

    “先生特立独行,哪有来了花船,却光顾着喝酒的,自然是鹤立鸡群,引人瞩目,想来也是先生见多识广,看不上我这姿色与技艺……”

    秦阳干笑一声,真是瞎说大实话……

    我这什么没见识过,你这水太清,太阳春白雪,我这粗人见过的最有腔调的地方,正事也不可能是听曲看美女……

    “不瞒先生,海妖仙子的洞府出世,有人从中走出,想要知道先生从里面活着出来,也不是很难,而且我们另有消息,传说海妖仙子的洞府,可能就是曾经鲛人王族的行宫,里面可能会有天一真水,本来来此,不过是碰碰运气而已,谁想到,第一天就碰到了先生。”

    敖晚晴心情不错,巧笑嫣然,身上散发出的淡淡香味,便更加浓郁了三分,香味不浓,却有种于无声无息之间,顺着人的鼻孔向内钻的感觉,嗅到这种香气,就会不知不觉生出一种心情放松的感觉。

    “先生可需要其他物件,我们这里会有一些壶梁没有的东西。”

    “嗤……”肩膀上的肥橘猫,打了个喷嚏,抬了抬眼皮,转了一下身子,将脑袋转到后面,满是肥肉的屁股对着人。

    “不用了。”秦阳如梦初醒,眼神微微一变,果断拒绝,然后站起身一拱手:“既然交易结束,就此告辞。”

    秦阳不等对方做挽留,转身就走,干脆无比。

    “那……先生慢走,有何需要,尽管来此。”敖晚晴起身微微欠身,主动将秦阳送至门口。

    等到秦阳拿出墨箓,召唤出一头形似麒麟的异兽,踏水而行,离开之后。

    敖晚晴脸上才露出一丝惋惜的神色:“真是可惜了,差一点就能挽留住他了,可惜他太警惕了。”

    “小姐,你的龙涎宝香,竟然对他无用么?”那位一袭碧绿春衫的侍女,脸上带着一丝惊讶,然后露出虎牙:“小姐,你想留下他,还不容易。”

    “你呀,什么都表露在脸上,这可不好,我们是做生意的,哪能砸自家招牌,再说,他身边可是跟着一位很可怕的妖族前辈……”

    “多可怕?还有小姐拿不住的人么?”

    “多可怕?”敖晚晴微蹙绣眉,眼中闪过一丝惊惧:“拿不住的,若是用些其他手段,稍稍激怒那位前辈,我就感觉,我会被……唔,会被吃掉,就像是见到了天敌一样。”

    “小姐你可真会开玩笑。”

    ……

    乘坐着墨箓转换出的异兽,踏水而行,离开之后。

    秦阳面色微沉,心中却生出一丝寒意。

    这小娘皮,果然不动声色的用手段了,只是嗅到异香,自己对她的警惕,就无声无息的消散了,而且心中不知不觉就对她有了一点好感。

    哪怕到现在,竟然也难以生出什么恶感。

    回想起来,就似不知不觉之间,浮上心头的感觉,竟然是觉得这小娘皮人挺不错,长的也挺漂亮,气质也好,曲子也好,绘画也棒,也很会做人,小女儿的温婉背后,藏着一种大气。

    而且会不由自主的想要再次见到她……

    见了鬼了。

    老子到底是见多识广,亚洲四大邪术之下,什么美女没见过,从阳春白雪到下里巴人的曲子,什么没听过?

    海妖葬魂曲和渔眠安神曲都听过的人,竟然会忽然转变看法,觉得她那寡淡如水的曲子好?

    要不是肥橘猫那一个喷嚏,自己差点就着了道,不知不觉就变成脑残仰慕者了。

    妖女!果然是妖女!

    拿出妖女图,秦阳心中不由的再次生出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倾佩之情,简直如同江水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这位制出妖女图的,可真是高人啊,他竟然能活到寿终正寝,不被迷惑,反而反过来将这些妖女的老底摸的一清二楚。

    翻到海龙女那一页,秦阳详细研习下面密密麻麻的小字。

    果然,就在小字后半段看到一段。

    “体香可化龙涎宝香,有抹除杂念,避生魔念的奇效,然嗅龙涎宝香者,必会被迷失感官,惑乱心神,对其生出好感,本身无害,却极易被利用,修成佛修秘法红粉白骨观,可避免心智被惑。”

    秦阳心有戚戚,这还叫无害?一个心怀警惕戒备之人,无声无息的向着脑残仰慕者演化,还叫无害?

    继续向下翻,看到最后,秦阳的脸都黑了。

    一劳永逸,彻底解决问题,还能凭白得了好处的办法,竟然是夺她元阴?

    “啪!”

    秦阳合上妖女图,随手丢尽手环里。

    要是有这位宗主生前的实力,还特么用看妖女图?

    还夺她元阴,找死也不能找这种死法。

    离开内海之中,秦阳去跟陈友达告别。

    见面陈友达就眉飞色舞:“我就知道,飘香仙子肯定不会让你留宿的。”

    “妈的智障!”秦阳转身就走,半点犹豫都没有。

    “裘兄,你先别走啊,别急啊,你的画还留在我这呢……”

    “送你了!再见!后会无期!”

    飞在半空中,秦阳坐在紫鹤背上,颇有些后悔来跟这个脑残粉告别,这货压根就不用龙涎宝香,就已经被迷得神魂颠倒了。

    还是赶紧去陈沧州吧,这里什么妖魔鬼怪都来了,早点离开这里最好。

    不过这么坐在紫鹤背上飞,不费力气,速度却太慢了,御剑飞行,太费力,速度也不是太快,到了胎元,倒是可以寻一门化作神光,飞遁天地的法门。

    以前都没摸出来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摸的客户,生前都比较厉害,压根摸不出这种一般的飞遁法门。

    不过飞遁法门,速度虽然快,消耗也大,最好的办法,就是弄个代步法宝,不用怎么耗费力气,速度也快的。

    坐骑也行,只是坐骑不太好抓,太弱的不行,太强的抓不到。

    思来想去之后,目前还是这么慢慢飞吧,马不停蹄,到陈沧州境内,应该也只要半个月时间。

    到了陈沧州之后,再看情况,去找些小客户,交流一下,看能不能交流出一本飞遁法门。

    秦阳孤身一人,踏上行程……

    而另一边,敖晚晴带着一丝遗憾,来到花船深处,推开门之后,只有一条悬在半空中的石头道路,下方是一片起码数十里大的海洋。

    海水清澈透明,下方无数五彩斑斓的游鱼,游曳其中。

    “姥姥,我找到天一真水了。”敖晚晴对着海中,一声高喝,声音缓缓的回荡在这片海洋。

    过了足足半个时辰,才见海中生出波澜,海洋中心,鼓起一个巨大的水包,水浪不断的向着两侧翻滚。

    片刻之后,才见其内一头长颈圆头,体态臃肿,身长起码十数里的大妖,从中缓缓的浮上来,只是气息乍泄,便操控着这数十里海水,向着两侧分散开来,下方又有巨浪,似是一双巨大无比的巨手,拖着盘颈而睡的大妖,缓缓的向着这边驶来。

    待靠近之后,才见这大妖缓缓的睁开眼睛,抬起头,周身神光闪耀,妖气冲天,庞大的身躯,在神光之中,不断的缩小,然后慢慢化作一个人形。

    “哒……”

    脚步落在石台之上,一位须发皆白,满脸褶子,体态略有些肥胖的老妪,一身黑青长袍,拄着白骨龙头拐杖,从神光之中走出。

    “晚晴啊,这么快就找到天一真水了?”老妪面带慈爱,伸出手摸了摸敖晚晴的脑袋。

    “就在这里,不过只有三滴。”敖晚晴微微弯腰,眯着眼睛,享受着老妪的抚摸,一边献宝一般的拿出玉瓶。

    “不错,三滴已经足够了,足够再延寿三千载,应该足够等到有人能独当一面,扛起大旗了。”

    老妪张口吞下天一真水,然后又抬起手,摘下戒指上的一颗纯透明,犹如水滴一般的宝石,手指轻轻一捏,宝石竟然真的化为一滴清澈透明的水,滴入老妪口中。

    老妪的身体,慢慢的化作透明,如同一个水人,然后从水人之中,一位明显年轻了不少的老妪,从中走出,身后水人,也随之化为无形,消散的无影无踪。

    “姥姥,真的只有三千年了么?长生之水,也不行么?”敖晚晴神情有些暗淡。

    “傻丫头,净想好事呢?长生之水,人族服用一次,延寿万载,已经差不多是极限了,我等身为妖族,天生血脉强横,姥姥的寿元绵长,又正适合,再加上以天一真水,化开长生之水,能服用三次,已经是得天之幸,一次三万年,一次万年,纵然最后一次只能延寿三千年,已经是天大的好运气,该知足了。”老妪轻轻敲了敲敖晚晴的脑袋,乐呵呵的笑着。

    “我就是想姥姥能多活些年。”

    “已经数万年了,很久很久了,不能再强求了,若非为了仙子,老身早就该走了。”

    “噢对了,姥姥,我已经派人去追查了,海妖仙子的洞府,破损了一个大洞,已经被玄天圣宗封锁,不过我们的人也进去看了,里面什么都没有了,海妖仙子残留之身,也已经消失,想来是真的彻底没有了……”敖晚晴将探查到的消息,一一诉说。

    “既然没有了,你是从何得到天一真水的?”老妪有些奇怪。

    “一个挺古怪的家伙,他就是之前进入洞府之中,活着走出来的人,而且他有变换容貌,只是他修行了不止一种体修之法,看破很难,而且当时不等我看破,就被一个让我感觉很可怕的大妖拦住了……”敖晚晴说着就颇有些气恼。

    “要不是他有那位大妖护持,我肯定让他乖乖的将所有天一真水都掏出来,而且他身上肯定还有轻灵之水和一元重水,一元重水倒是不稀奇,可是轻灵之水也很难得到的……”

    “哦?这人进去过洞府?还有一位大妖护持?”姥姥有些好奇。

    “对,本来我根本没有发现那只大妖,还是那只大妖主动暴露,我才看到那个古怪家伙的肩膀上,蹲着一个非常肥的橘色大猫……”

    “很肥的橘猫?”姥姥大惊失色,一把抓住敖晚晴的手:“你没伤到吧?”

    “没啊,姥姥,怎么了?”敖晚晴也吓了一跳。

    “你跟我详细说说,当时的过程。”姥姥亲自检查了一下敖晚晴没有受伤之后,微微松了口气。

    敖晚晴不敢怠慢,事无巨细,每一句话都不放过,将之前的事情说了一遍。

    说完之后,姥姥面色复杂。

    “你说是那个橘猫要攻击你了,你感觉自己有种要被吃掉,但是那人,按住了橘猫?”

    “恩。”

    “哎,你运气不错,你没感觉错,你是真的差点被吃掉了。”

    “啊,姥姥,你别吓我,那只橘猫真能吃了我?”敖晚晴吓的够呛……

    “吓你?见到橘大人,而且还是已经准备吃你的时候,你还能活下来,真的是运气好,而且,就你?橘大人什么东西没吃过,我就从来没见过橘大人吃不掉的东西,当年海中一座地火支脉喷发,橘大人一口吃了一整条地火支脉,后来在死海与无尽之海交界之处,更是一口吃掉一座岛屿,吓的无尽之海的妖物,再也不敢跨入死海,你这小丫头片子,还不够给橘大人塞牙缝。”

    姥姥面上带着一丝缅怀,陷入回忆之中。

    敖晚晴吓的面色发白,一口吃掉一条地火支脉?一口吞掉一座海岛?她这个小家伙,还真的不够塞牙缝。

    “橘大人镇守陶仙子安眠之地,大人既然出来了,就证明,海妖仙子已经彻底消失,而且,他跟着那位公子,想来他就是陶仙子的传人,也是他覆灭了海妖残存的化身,以后你切记,不可再无礼,不可再动用龙涎宝香。”姥姥说道最后一句,立刻变得严厉。

    “晚晴谨记。”敖晚晴眼见姥姥这么严厉,连忙保证。

    “你记住了,我等都是失去了族群,孤身遗落在此,你们现在能有一个安身之所,不会被追杀,全靠七仙子与陶仙子之力,当年我等抱团取暖,却势单力薄,危如累卵,一面要应对无尽之海的巨大威胁,还要面对死海众多岛屿之中的人族。

    若无七仙子一曲碧海潮生,掀起六千里海啸,强压玄天圣宗,当时就算是老身,也早已经被玄天圣宗抓去,薄皮抽筋,放血食肉,沦为材料。

    陶仙子更是将他夫君,暗中推到了玄天圣宗宗主之位,这才能彻底抹去当年一切痕迹,为我们创造出最好的生存环境。

    后来又带着橘大人征战无尽之海海族,为我们创出伪装秘法,若非如此,我等遗孤,如何在死海立足,老身残喘至今,便是为了完成陶仙子与七仙子的遗愿,可惜老身无力,数万年下来,竟无法完成二位仙子遗愿。

    如今,那位公子帮助二位仙子完成遗愿,他又是陶仙子传人,以后切记,必须以礼相待,不可怠慢,若有吩咐,必须尽全力帮其完成。

    今日你胆敢对仙子传人无礼,纵然你事先不知情,老身也不能装作不知道,你自己去底下火潭紧闭一个月,小惩大诫。”

    姥姥越说越严厉,敖晚晴面上带着一丝委屈,却只敢点头称是,老老实实的步入海中。

    水生妖族,若非天赋异禀,最不可忍受的,便是火潭紧闭,进入其中,酷热难耐,不会伤及根本,可时间越长,却也会愈发痛苦不堪。

    敖晚晴离去,姥姥面色稍缓,面上带着一丝怀念,回忆着当年的一切,心里却颇有些焦急。

    看着敖晚晴的背影,姥姥缓缓开口:“一个月紧闭之后,你便去寻那位公子吧,不提他是陶仙子传人,只是覆灭海妖残身,对老身已是大恩情,应当老身亲自前去,侍候左右,护其周全,不过橘大人既然肯跟着这位公子,想来……”

    姥姥说到这,微微一顿,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脸上带着一丝不确定:“想来应该会护他周全,你就替我们这些老家伙去一趟,侍候公子左右,这件事我也要去告诉其他人。”

    “啊……”敖晚晴一脸呆滞……

    “怎么?不乐意?”姥姥眉头一蹙,摇了摇头:“你若是不愿意就算了,有些事情,你这种后辈,不会懂的。”

    “怎么会不乐意,我去就是。”敖晚晴连忙点头,表示愿意。

    “恩,愿意就好。”姥姥点了点头,转身离开这里,到了另外一个船舱,站在一面丈高的水墙面前,伸手轻轻一抹,就见水墙之上水波流动,然后缓缓的幻化出一片幻影。

    里面露出一位佝偻着身子的光头老者。

    “老肥婆,你怎么还没死?”

    “老乌龟,老身活的好好的,我就是来通知你一件事……”

    ……

    “啊……”

    一声惨叫,在半空中响起,紫鹤扑腾着翅膀,噗嗤一声,化作一片荧光消散。

    秦阳飘在半空中,拉长着脸,看着手臂上一道伤口,肥橘猫吞噬伤口出流淌出的鲜血,然后随意一舔,伤口残留的鲜血被舔干净,伤口也飞速复原。

    “大佬,我说了几遍了?别搞突然袭击,你故意的是不是?还有我再说最后一遍!这次是真的最后一遍!紫鹤不是真的鸟,浑身上下没有一两肉,你是有多馋?我用墨箓召唤出的假鸟,你都要吃?”

    肥橘猫蹲在秦阳肩膀上,舔着爪子,一副老子就是个蠢猫,你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的架势。

    “不走了,下去吃饭,顺便重新绘制墨箓!我准备了八个紫鹤墨箓啊!”秦阳抓狂无比。

    原本以为肥橘猫应该比较聪明,除了有些嘲讽脸,坏脾气,吊不甩之外,应该不算是正常猫。

    没想到,就这么几天,就验证了一个真理,所有的猫都是神经病这个真理!

    可以召唤出紫鹤的墨箓,足足准备了八个,却全部被肥橘猫弄碎了,每一次都是不知道哪根筋抽着了,觉得屁股下面这只紫鹤看起来很好吃,上去就是一口……

    一连八次!

    而且每一次都是咬碎了之后,才一脸“咦,这只鸟不能吃么?”的表情。

    特么神经病啊!

    落到地面,荒郊野岭的,其内暗藏妖气,想来里面有不少的妖物。

    不过秦阳倒没什么好怕的,这有个神经病馋病犯了的肥橘猫,真有不长眼的,上来也是送菜。

    生火,烤肉,刷油,撒调料,上面烤的就是一只不知道什么鸟,反正看起来挺大,足有两尺高。

    烤这个,就是为了照顾一下肥橘猫,缓解一下它的馋病。

    看着烤肉,肥橘猫揣着爪子,睁大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

    秦阳斜眼瞥了一眼,心里暗暗嘀咕,说不定这货就是故意的,嘴馋了,故意咬碎紫鹤!

    “大佬,实话说,你咬碎紫鹤,是不是因为馋了,想吃烤鸟了?”

    肥橘猫瞪大着眼睛,盯着烤鸟,一动不动。

    “大佬,你说实话,我就再给烤一只。”

    肥橘猫不为所动。

    秦阳一脸悻悻,心里牟定,这货肯定是放长线钓大鱼,不为眼前利益所动。

    烤好了之后,秦阳撕下一个鸟腿,递给肥橘猫,自己也撕下一只腿开吃。

    一人一猫,各自抱着一个手臂粗的鸟腿,啃的不亦乐乎。

    忽然之间,就见眼前一道黑影一闪而逝,火上烤着的鸟,瞬间就不见了。

    秦阳一愣,刚才是什么东西过去了?

    “喵!”肥橘猫一声中气十足的猫叫,浑身毛发炸起,然后……

    一口将鸟腿吞掉……

    不远处的山坡上,黑影一闪,就见一头枯瘦的黑驴,嘴里叼着烤鸟肉,咧着嘴露出一口白牙,眯着眼睛带着一个灿烂的笑容,扭着屁股一晃,又化作一道黑影,瞬间消失不见。

    秦阳面露惊色。

    “好快的速度!”

    这枯瘦的黑驴,速度快到不可思议,以他的目力,竟然只能看到一个微不可查的黑影,直到对方速度加起来之后,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而这边,肥橘猫浑身炸毛,呲牙咧嘴,吞了鸟腿之后,才身形一闪,瞬间消失不见。

    秦阳赶忙将真元运转到双目,增强目力,一边拿出金光墨箓,脚下展现出一条金光大道,追着肥橘猫而去。

    追出两息之后,秦阳神色一动,连忙喊了一声。

    “大佬,驴肉不好吃!你可别给吃了!”

    另一边,作了大死的枯瘦黑驴,完全不自知,叼着鸟肉,咧着嘴笑个不停,在山岳之间腾挪转移,犹如一缕黑风,速度奇快,眨眼间便可冲出去百余丈。

    枯瘦黑驴一边跑,一边伸出舌头,将烤鸟肉卷进嘴巴里,大嚼特嚼。

    “喵。”

    一声猫叫响起,枯瘦黑驴的身体骤然一停,然后化作一道残影,向着侧面飞了出去。

    山林中,树木崩碎,尘土漫天,只听嗖的一声,便见林中骤然多出来一条数丈宽,绵延百余丈的大道。

    大道之上,所有的一切都随之崩碎散开,然后跟着,就听远处山壁之上,轰的一声巨响炸开。

    数十丈高的山头,哗啦啦的崩碎坍塌……

    秦阳过来一看,眼皮狂跳,山林中间,这哪里是忽然多出来一条道,而是硬生生的多出来一条丈深的河道,被巨力强行推出来的河道!

    顺着河道来到尽头,看着那堆乱石,不由的满脸可惜的一声长叹。

    “大佬啊,你忘了,我的紫鹤都被你全部咬碎了,这不是正好送上门的坐骑么?坐骑啊,你怎么就给打死了,这黑驴瘦的皮包骨头,全身上下割不出来四两肉,你给打死了干什么?太浪费了!”

    肥橘猫一脸不爽的站在石碓上,拍了拍石头,喵的叫了一声。

    然后肥橘猫又跟着嚎了一嗓子,才见石碓忽然一颤,石碓下面,一块石头被顶开,一个满脸鲜血,脑壳都塌陷下去一点的黑驴头,从里面挤了出来。

    黑驴满脸惊恐,眼睛颤抖,可是却已经无力动弹了。

    秦阳心惊不已,这黑驴没死?

    挨了肥橘猫一巴掌,造成这么大破坏,竟然只是重伤,却没死?

    秦阳惊喜不已……

    然后就见肥橘猫,一跃而下,一屁股坐在压在黑驴脖子上的一块石头上,压的黑驴直翻白眼,却叫也不敢叫。

    肥橘猫坐在那,伸出一只爪子,摆出个招财猫的姿态,看着秦阳,然后慢慢的舒展开爪子。

    “大佬,你什么意思?”秦阳一头雾水。

    肥橘猫又舒展了一下爪子,另一只爪子拍了拍下面的黑驴。

    “你意思是,卖给我?”秦阳心头一动,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肥橘猫点了点头。

    “四只烤鸟?”

    肥橘猫一脸不爽,舒展开爪子前面的四根指头,然后下面的大拇指上,噗嗤一声,弹出指甲。

    “五只?”

    肥橘猫这次又抬起另一只爪子,举在身前,做出投降的姿势。

    “十只?”

    肥橘猫满意的点了点头,昂着头,从石头上跳下来。

    秦阳也满意的很,眉开眼笑的走上前,打量着眼看着出气多,进气少,直白翻眼的黑驴,也不心疼丹药,拿出几颗疗伤的丹药,凑到黑驴面前。

    黑驴舌头伸出来一卷,将丹药吞下,不多时,黑驴的情况,看起来就好了不少,不出意外,应该是死不了了。

    十只烤鸟,就买了一头速度奇快,而且挨了肥橘猫一巴掌都还有半条命的黑驴,这生意可以做。

    这边黑驴的情况好点了之后,秦阳走上前,拽着黑驴的脖子,将他从石头堆下面拽出来。

    这时候再看,这黑驴可真够惨的……

    全身上下,起码断了二三十根骨头,四肢骨头更是断成了好几截,脖子都断了,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还没死……

    不过,皮实一点好,皮实一点才不会在肥橘猫神经病犯了的时候,被莫名其妙的打死。

    秦阳乐呵呵的给黑驴接骨,好几种疗伤丹药,直接塞进黑驴嘴巴里,让它恢复伤势。

    接完骨,秦阳摸着黑驴脑袋,仔细打量,想要看看这黑驴到底是什么血脉,看起来就是一头普普通通,枯瘦如柴,皮包骨头的黑驴,可是速度却这么快不说,生命力也顽强的令人发指。

    看了半晌,也没看出来什么,不过秦阳倒是满意的很。

    “丑是丑了点,不过已经有了更丑的丑鸡了,你这倒也不算是最丑,起码眼睛挺有灵性的,很好,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坐骑了,就叫丑驴吧。”

    黑驴眼睛打着转,不一会就能战战巍巍的站起来了,黑驴咧着嘴露出一个笑脸,绕着秦阳打转,然后绕到秦阳身后的时候,眼睛一转,拔腿就跑。

    “这次可是真会死的。”秦阳转过身,呲牙一笑,目视着黑驴跑远。

    黑驴扭头一看蹲在秦阳肩膀上的肥橘猫,顿时一脸惊恐,黑溜溜的眼睛左右乱看,跑到一个土坡上,驴蹄子刨着土,几下就刨出来一只巨肥的兔子。

    黑驴叼着兔子跑回来,放到秦阳脚下,继续咧着嘴傻笑,生装是去抓兔子了,而不是被吓的不敢跑。

    秦阳走上前,摸了摸黑驴的脑袋,越看越满意。

    “丑驴,干得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