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八章 三水塑体,死海花船(八千字)

    丑鸡待在钟锤之内,也没什么心情好好的吸收这些无数灵药灵石,辅以灵气凝聚出的灵液。

    钻出钟锤,趴在昊阳宝钟上,看着这里空荡荡的岩洞,一坐就是几天的时间过去。

    几天之后,这里依然没有丝毫变化,除了源源不断涌来的灵液金水,再无一个人出现。

    丑鸡心中最后一点点自己都不信的念想,终于彻底的消散。

    趴在昊阳宝钟上,眼神黯淡,满心伤感。

    回顾往昔,昊阳宝钟是在玄天圣宗炼制,最初不过是一件法器而已,他在这里懵懵懂懂的诞生一点灵性,又被当年的主人,加入了一头金乌妖魂,炼化之后,随着万年岁月,彻底进化成元灵,觉醒灵智。

    那时候的主人,亦师亦友,悉心教导,一步步将其温养炼化,直至只差一步,便可升为道器的地步。

    那时候的玄天圣宗,师慈子谦,每个人都抱着一种信念,一种劲头,没几个人只会考虑利益,当年的主人,若是那等只在乎利益,内心寡淡之人,必然早已经突破桎梏,多活个数万年。

    时至今日,当年会偷偷跑来,缠着他讲故事吹牛逼的后辈,也已经尽数老死的老死,战死的战死……

    再到后来,称宗作祖,每年都会有新的后辈来请安,新任的宗主,有事总会隔三差五的来请教……

    再到后来,一代比一代差,他们的目标,也变成了仅仅只是守住壶梁第一圣宗宝座而已……

    再也无人来请安,再也无胆大的后辈来缠着他讲述当年的故事。

    再到后来,宗内最强者,竟然都无法完全炼化昊阳宝钟,于是,他们为了束缚昊阳宝钟,在这里布下了岩洞,将高悬在圣宗高空,震慑四方的昊阳宝钟,挪移到这里,布下法禁,束缚威能。

    直到后来,昊阳宝钟彻底成为了一件工具,这位看着一代代人成长、消亡的元灵,也成了最普通的法宝元灵而已。

    丑鸡趴在昊阳宝钟之上,回忆着往事,一声长叹,真的回不去了。

    玄天圣宗最巅峰之时,何其自信,镇派法宝,高悬头顶,每个弟子有的只是自信,而现在呢,给外人的印象,就只剩下行事霸道,这何尝不是早已失去了先辈自信心的表现。

    一连数日,连宗主都不再来到这里,哪怕随口问候一声,问候一下经历了什么磨难,也终归会让他心里好受点。

    “算了,今日算是彻底明白,为何老主人仙去之时,让我答应,守候圣宗三万年,原来他早已经明白,若无雄心壮志,只想着龟缩在壶梁这一隅之地,圣宗早晚会不复当年的圣宗。”

    “如今,两个三万年都已经过去,我也算是不负所托,希望这次我离去,能让这些人清醒一点,从腐朽和沉寂之中苏醒吧。”

    丑鸡钻回宝钟之内,鲸吞灵液金水,恢复自身。

    很快,丑鸡那干瘪如同无毛的风干鸡一般的身体表面,浮现出一层细细的绒毛,干瘪的身体,也稍稍膨胀起来一丝,看起来状态好了不少……

    只是,依然奇丑无比……

    ……

    昊阳钟锤回归,无声无息,便是玄天圣宗之内,都没几个人知晓。

    这后面还发生了什么,他们有没有与万永商号交流,也无人知晓。

    也如同秦阳预料的一般,他装作根本不知道这是昊阳钟锤,只当是一件报废法宝,玄天圣宗也根本没有来找他问一句话,一切都像是,他真的只是随手送出去一件报废法宝而已。

    只不过让秦阳有点不爽的是,自己的通缉令,非但没有消除,反而从原本的暗地里通缉,变成了明目张胆的大肆悬赏。

    这些混蛋打的倒是好算盘,没了后顾之忧,继续大肆追杀一个“死人”,装作还没拿到钟锤,装作狗急跳墙的样子,等着钓鱼执法,然后到大寿之时,装逼打脸,将有心搞事的人,一网打尽……

    都是套路……

    不过,现在还有一年时间呢,关自己鸟事。

    还是先提升自己实力才最重要。

    现在融入紫霄道经之中的功法,大都是体修之法,五金纳西妙法修成之后,金生水,接下来应当修行的便是三水塑体正法,如此才最顺当,最稳固。

    本来的打算,就是修成三水塑体正法之后,便停下来了,因为之后是没有木行的炼体之法,贸然修行火行与土行的炼体之法,纵然有紫霄道经作为根基,也终归不圆满。

    看看老梆子的样子就知道,强行修成两种相克的炼体法门,最后是个什么结果。

    但现在,秦阳决定了,将五行所属的五种炼体之法,统统修成。

    因为当初从老梆子身上,摸到的第二本技能书,便是一本木行的炼体之法,名曰一木成林。

    如此同为“法”阶的炼体之法,五行俱全,自然要全部修成,炼体修士,神通自生,若是根基雄厚,修炼完善,还能借助外物,早日生出神通。

    五金纳西妙法,辅以元磁铁母,修成的元磁神光,妙用就不少,只不过现在尚弱而已。

    而现在三种灵水皆已经有了,修成三水塑体正法,就是当务之急。

    轻灵之水、天一真水皆有,一元重水也最容易得到,随便到海中,凝聚个几天,就有足够的一元重水当做引子了。

    再说,城海州内海辽阔,水汽浓郁,若是在海中修行此法,绝对是事半功倍。

    离开城池,秦阳钻进内海,随便在海中占了一头海中小妖的巢穴,封闭了巢穴,开始修行。

    率先要做的,自然是凝聚一元重水。

    诸多灵水之中,唯独一元重水最容易得到,只要学会凝聚法门,在水汽浓重之地,无论实力强弱,都能靠着水磨工夫,得到一元重水。

    一元重水,势大力沉,奇重无比,素有一捧成湖之说。

    在内陆,想要凝练一元重水,的确有些困难,可是在海中,最多的便是水,凝练极为容易。

    不过一天的功夫,秦阳掌心,便有一团鸽子蛋大小的黑水凝聚出来。

    这一点一元重水,就足以当做引子,修成三水塑体正法了,之后再修炼的时候,也无需如此奢侈,一直用灵水修行。

    将一元重水收起来,秦阳率先用的,却是轻灵之水。

    轻灵之水最少,第一个用,就可以用最少的轻灵之水当做引子。

    取出少许轻灵之水,张口吞下,慢慢运转功法。

    金曰从革,水曰润下。

    润,湿润,下,向下。

    凡水之所属,偏向不一,整体上概括,便是滋润、下行、寒凉、闭藏。

    秦阳周身水汽蒸腾,身形不由自主的悬浮起来,浓郁却柔和的生机,浸润无声,融入血脉,贯达周身,似是铅汞的血液,流淌之间,便多了三分轻灵之感,心脏每一次跳动,泵出鲜血,也更加有力道。

    待轻灵之水消化完毕之后,秦阳立刻吞下些许天一真水。

    天一真水,有万水之母的称号,可以化和万物,其他灵水都能被天一真水化去,也有性质相左之物,可以被天一真水居中调和,融而为一。

    第二种,选择天一真水,便是因为这个。

    随着功法运转,秦阳肉身表面,浮荡起一丝丝水波,肉身慢慢的变得透明,最后化作一个水人,随着波浪不断泛起涟漪。

    这时,秦阳才果断的一口将一元重水吞下。

    继续运转功法,轻灵滋润,博大宽厚,沉重如山的气息不断交替浮现,水身之中,一团乌黑的一元重水,慢慢的散开,融入全身,将透明的水身,化作乌黑。

    不知多久,秦阳身形一晃,冲出洞穴,化作一团黑水,轻灵与沉重的气息,融为一体,半点窒碍都没有,游走在海中,恍若剑鱼一般,速度奇快。

    游走片刻之后,远处一条还真有一条剑鱼,如同利剑出鞘,飞速冲来,抵达秦阳身前的时候,头前利剑,刺向秦阳身体。

    秦阳心头一动,保持着水身状态,一动不动。

    剑鱼从秦阳身上穿过,将其剖成两半,如同穿过一团水一般,等到剑鱼消散,秦阳的水身,便瞬间恢复原状。

    散去水身,肉身完好无损,一点伤痕都没有。

    秦阳咧嘴一笑,三水塑体正法的修行,比预想的还要容易的多,想来这其中,天一真水的功劳最大。

    而且修成之后,便自生神通,可以化作水身,利刃不伤,碎体无碍,又身具轻灵之水的轻灵生机和一元重水的沉重浩瀚。

    最重要的,还真的跟预料的一般,以天一真水居中,以后还真的可以用其他灵水修行,吸纳其神妙。

    半晌之后,秦阳挠了挠头,心头不禁又生出一点疑惑……

    怎么生出的神通,又是保命神通。

    自己真的有这么怕死么?

    都说炼体修士,自生神通,跟修士本身的愿景有很大关系,想什么,偏重的应该就是什么……

    思来想去之后,秦阳只能暗暗叹气,可能我真的是怕死吧。

    不过,保命神通也好,起码这个水身神通,的确好用的很,一般力量,想要伤到自己,怕是都会很难……

    化出水身,秦阳继续游走在海中,重新回到洞穴里,靠着海中无穷的水中灵气修行精进。

    这时候,扭头一看,才发现早已经被忽略掉,化成水身,都能黏在自己身上的肥橘猫,不知何时醒了过来。

    肥橘猫揣着爪子,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秦阳的水身,然后忽然一口咬在水身上,硬是在水身上咬出一个小缺口。

    而这一点小缺口,水波流动,却怎么都覆盖不过去了,就似本来就缺了一块一般。

    秦阳恢复人身,看着自己手臂上缺了一小块肉,鲜血流淌,顿时拉长着驴脸,面色黑中发紫。

    “大佬,我知道你厉害,但你这样,故意的是不是?就不能让我装装逼,高兴一会?”

    肥橘猫面带嘲笑,张口吞噬伤口中逸散出的鲜血,然后跟没骨头了一样,搭在秦阳肩膀上,歪着脑袋,有气无力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伤口,继续如同死了一样,继续搭在秦阳肩膀上睡觉。

    秦阳恢复了伤口,拉长着脸,半点高兴劲都没了,一脚踢开洞穴禁制,飞身离开海底。

    还修炼个屁啊,身边跟着一个挂逼,有事没事了,让你认清一下现实,谁还有心情……

    本来还想一鼓作气,修炼到胎元,然后继续修炼一木成林育法。

    算了,歇歇吧……

    反正现阶段也没别的要紧事了。

    一路晃晃悠悠的回到芦湖城,进城就感觉到有人目光注视着自己,抬头一看,道旁的酒楼,吴泾坐在窗边,对着他挥手。

    待秦阳登上酒楼,吴泾立刻站起身,乐呵呵的拱手行礼。

    “裘兄,别来无恙啊!”

    “吴兄,别来无恙,怎么今天有兴致,在这里喝酒?”秦阳拱手回礼,随意寒暄。

    “专程去找你了,没想到你出城了,我这不是专门在这里等裘兄么。”

    “专程等我?上面有事?”秦阳心中一动,手指向上指了指。

    “果然瞒不过裘兄,我是来帮上面送个信。”吴泾拿出一封密封的信件,放到桌子上,推到秦阳面前。

    秦阳低头一看,信封只是普通的纸,但是上面却封有禁制,禁制不是多么复杂,可是但凡有人强行破解,禁制之中的信件,便会瞬间化为齑粉。

    这信怎么拆?

    秦阳正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就见吴泾满脸艳羡,语气中满是羡慕的道:“裘兄,这可是总部大人物的亲笔信,之前我曾见过一次,唯有升迁,而且是升迁至一州之地的三位掌柜这个级别,才会接到这种信件,裘兄高升之后,有空可一定要来我这里坐坐,我也面上有光。”

    秦阳收起信件,拱手道谢。

    “那就借吴兄吉言了。”

    “裘兄太客气了,你能记得吴某,那就是吴某的荣幸……”

    喝酒吃饭,一顿饭吃的,秦阳只感觉味如嚼蜡,拿到这封信之后,吴泾的态度就开始慢慢的变了,溜须拍马,阿谀奉承的味道,越来越浓,姿态放的也越来越低。

    草草结束之后,秦阳回到别院,再次拿出信件,琢磨着怎么打开……

    灵机一动,拿出裘胜的身份令牌,催动之后,幻化出裘胜二字,印在信封之上。

    霎时之间,信封之上的禁制扩散开,化作一个丈许的禁制封禁,将秦阳周身屏蔽,信封自动飞起,变幻成一张嘴,嘴边光影交错,逐渐扩散,构建出一个披金戴银,腰挂宝玉,手指上套着四枚戒指,挺着将军肚的中年男人。

    壶梁大掌柜。

    大掌柜直视前方,乐呵呵的大笑两声。

    “裘胜,这次的事情你做的不错,玄天圣宗已经知会了我们,他们已经无声无息的拿到昊阳钟锤,结果尤为完美,故而大少爷钦点,破格提拔,升你为陈沧州三掌柜,城海州正值多事之秋,你若是无要事,速速前去上任,有何难处,沿途万永商号,皆可助你。”

    一句话说完,幻影消散,信纸所化嘴巴,也骤然化作齑粉飘散。

    周身笼罩的禁制,也无声无息的消失不见。

    秦阳摸着下巴,看来万永商号这次从玄天圣宗这里得到不少好处,竟然肯让一个筑基小管事,直接成为一州之地的三掌柜,这可不只是破格提拔这么简单了。

    壶梁十三州,唯独三圣宗所在之地,最为繁华,底蕴最深,之前的通衢州,都算是十三州之中倒数的。

    而就算如此,通衢州的三位掌柜,起码也得有神海境界。

    陈沧州号称壶梁粮仓,灵药源头,那里气候温和,灵气浓郁,土地也尤为肥沃,壶梁最好的灵田,有七成都在陈沧州;灵米玉稻,灵药灵草,只要是修士在灵田之中栽种的,也有六七成都来自陈沧州;灵农植修,更是有九成都是出自陈沧州。

    这等富庶之地,竟然让自己这个筑基修士,去那里当三掌柜,这到底是天大的恩宠,还是把自己架在火上烤呢?

    思来想去,秦阳还是决定过去看看,陈沧州毗邻通衢州,只是二者之间,隔着连绵不绝的横断山脉,一脉之隔,之间的差距,便是天地之差。

    而大名鼎鼎的一刀峡,就在那横断山脉,靠近陈沧州这边的范围内。

    想到之前大牛曾说过,杨帆这次横渡死海而来,除了要干掉他,拿到那根本不存在的,紫霄道经的密卷法典之外,就是要进入一刀峡,拿到当年葬海道君遗留在一刀峡之内的东西。

    想到这,秦阳忽然生出一丝恍然。

    最近再也没有杨帆一点消息,难道是这家伙去了一刀峡?

    只是,他难道不在这里等到明年钟响么?若是钟声响起,自然代表秦阳已死,若未响,自然是秦阳未死。

    难道一刀峡里的东西,比之拿到紫霄道经还要重要么?

    一想到这,秦阳心里就忽然生出一丝火热。

    难道是记录着葬海秘典的密卷法典?大牛说过,杨帆心高气傲,虽说有修行,可是修的却是另类法门,到现在还没有铸就道基,就是为了拿到紫霄道经,铸就完美道基。

    现在修成紫霄道经的希望不大,他就退而求其次,选择葬海秘典么?

    秦阳心痒难耐,葬海秘典啊,紫霄道君当时明说了,承接紫霄道经最适合的功法,就是葬海秘典。

    而自己胎元在即,随时可以突破,一木成林育法,有海量的乙木精气结晶辅助修行,很快就能修成,而烈火金身炼法,修成最是容易,只需寻到灵火,便可修成,而厚土载身妙法,到了陈沧州,那里土行灵物最多,想来也不会很难得到。

    实在不行了,就去拜访几个陈沧州大客户,总能摸到合适的灵物。

    到时候,胎元、洞元、归元三重境界,很快就能修成。

    到了那个时候,紫霄道经便没了后续法门,养气、筑基、三元,合称道基境的奠基修炼,就彻底完成了。

    而后续神海、灵台、神门三大境界,就需要这个阶段主修的后续法门了,而后续法门最合适的,便是葬海秘典。

    这么一算时间,尽快拿到葬海秘典,融入紫霄道经之中,起码也应该开始有所行动了。

    琢磨良久,秦阳立刻开始收拾东西,去跟陈友达告别。

    ……

    “什么?裘兄,你要走了?”陈友达一脸震惊。

    “是啊,上面发来调令,我上次的事情已经完成,按理说应该回到通衢州的,只是通衢州现在的情况,你也知道,已经算是彻底废了,我被调到陈沧州了,现在就要出发。”

    “裘兄,晚几日不行么?我这些时日,被高祖管的很严,好不容易才能放松几日,正要找裘兄出去散散心,也好感谢一下裘兄几次三番救命之恩。”陈友达一脸不舍。

    “调令一下传下,我实在不好延误。”秦阳婉拒。

    “裘兄,便多几日,几日即可!”陈友达有些急了。

    “有什么事,赶紧直说,不说我就走了。”秦阳翻了个白眼,这家伙,撅屁股就知道他要拉什么屎,这哪里是挽留自己,明白着是要拿自己当借口,出去放风。

    “咳咳……”陈友达贼眉鼠眼的左右看了半晌,才凑过来压低了声音:“我听说死海大名鼎鼎的花船队伍已经从外岛离去,下一站就是壶梁,到时候他们停泊之处,就是内海,我这不是想请裘兄,去看看么……”

    “花船?”秦阳上下打量着陈友达,摇着头,啧啧有声,还真没看出来,这咸鱼童子鸡二世祖,竟然还会逛花船……

    “你真的是为了请我?”

    “好吧,裘兄,实话说,是我想去,我听说花船之中有一位名曰飘香仙子的花魁,生的仿若天女,又精通四艺,均已达到极高的境界,尤其是画作,据说十年前便已经抵达活色生香,画脂镂冰的境界。

    据说船队曾在死海之中遇险,她临危挥笔,绘出海龙图,海龙香气,飘荡百里,浩瀚龙威,震慑万妖,海中万物臣服,时至今日,海龙图还挂在船头,所过之处,海中妖物,无不主动退避。”

    陈友达心驰神往,摇头晃脑的感叹,末了拉住秦阳。

    “裘兄,若非有你作伴,我想去怕是也不成的,若是有幸能求来飘香仙子墨宝,我便送给你,如何?”

    “行吧,多几日也无妨……”秦阳暗暗一叹,跟一个花痴粉,讲什么道理,这还是个咸鱼童子鸡二世祖的花痴脑残粉……

    ……

    一晃数日的时间过去,秦阳闲来无事,继续修行,积累到了极致,再也无法压制,一夜过去,便无声无息的进入胎元期。

    所谓胎元,便是归化元胎,如同胎儿未生的阶段,到了这个阶段,呼吸转内,沉入水中,也不会憋死,一身真元,汇聚成团,犹如化作蚕茧,等待着破茧而出。

    三元,便是褪去凡身,超凡脱俗的过程,胎元,便是初始。

    到了洞元,洞彻真元,周身元气,开始改善自身,犹如胎中幼儿,重新新生,到了这个阶段,纵然是寻常的炼气修士,肉身也会开始脱胎换骨的变化,肉身强度大大增强,寿元也会开始增长。

    到了归元,三元归一,归元一始,真元、肉身、血脉、神魂,尽数会完成脱胎换骨的变化,超凡脱俗,真元力量也会彻底变成本能一般的力量,肉身剔透,恍如重生。

    这个时候,各种体质的神妙,才会真正的开始发挥出来,而不像之前,不过是对修行有所影响而已。

    到了那时候,拥有各种玄妙体质的修士,才会彻底开始拉大与寻常修士之间的距离。

    种种异象,也会随之生出,神奇而强大。

    但这些,秦阳也只是略有耳闻,从书上看到过,从未亲眼见到过。

    进阶胎元期,一身力量尽数内敛,原本会不经意间外泄出的凶悍气息,也尽数收敛到体内,宝剑归鞘,不漏锋芒。

    这日,陈友达换了一身神光闪耀的长袍,头戴朱玉冠,腰佩墨玉腰带,再加上一双覆云履,手中握着一把风云宝扇……

    这穿了一身灵石的样子,简直刺瞎秦阳双眼。

    “裘兄,怎么样?还算庄重吧?”陈友达转了个圈,让秦阳看的真切……

    “好着呢……”秦阳无力吐槽,心里默默念叨,去逛花船,穿的一身价值不菲,还当真是好着呢,绝对可以吸引不少妖艳贱货的青睐……

    要是知道这是个童子鸡,绝对会有不少花船的花魁,两眼放光,争着给他开荤……

    “那我们还等什么,快点走吧。”陈友达急不可耐的拉着秦阳上了玉辇。

    秦阳暗叹一声,颇有些后悔多留几天,竟然要陪着陈友达去逛花船,万一到时候有花魁投怀送抱,无人搭理陈友达,临走了,还给这位年轻的童子鸡,留下心理阴影,终归不好……

    这么一想,秦阳自己都乐了,人家钱多的烧手的二世祖,怎么可能不受欢迎。

    摸了摸脸颊,就现在这个马甲,可能还真的无人搭理,若是换成本尊的英俊潇洒的面貌,那些妖艳贱货,还不把自己活吞了。

    一路心绪飘飞,在内海之中飞了不远,就见海中数十艘,古香古色的楼船,组成船队,从入海口的方向驶来。

    为首的一艘楼船,足有三十丈高,百丈长,穿透竖着一面大旗,上面挂着一卷未展开的画卷。

    想来,这应该就是大名鼎鼎的海龙图。

    只是打眼一看,秦阳就有些意外。

    花船,说直白点,就是水上青楼。

    这些花船,不见庸俗妖艳,反而颇为雅致,行来之时,空气中便有淡淡馨香,似有似无的飘荡开来,乍一嗅,似是二八芳华的妙龄女子的体香,如馨如兰,仔细嗅的时候,却又飘散无踪,让人心里仿若猫挠的一般,心痒难耐。

    花船行来之时,为首的楼船甲板上,一位一袭素白长裙,不施粉黛的清秀女子,拂动琴弦,清凉软糯,撩人心神,却不见半点靡靡的歌声传开,反而显得颇为高雅。

    楼船周围,光影交错,灵光闪耀,朵朵素白兰花,争相开放,琴声歌声,画作翩翩飞舞的蝴蝶,环绕在楼船周围,久久不散。

    秦阳暗暗赞叹,真是高人啊,难怪这花船这么受欢迎,要让粗人说,这里终归是花钱约炮的地方,他们这么一搞,就特么成了艺术,逼格高了,身价自然就高了。

    “裘兄,快看,飘香仙子!”陈友达化身脑残粉,激动不已,摇头晃脑的赞叹:“一直听说飘香仙子画作已成大师之境,没想到琴艺,竟然也有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之妙。”

    “呵呵……”秦阳干笑一声,心说哥什么市面没见过?也就你这种童子鸡才会被迷的五迷三道的。

    开青楼的,连个十八名器都没有,好意思揽客?

    说的好听点,就是巡回演出,难听点,就是飞的叫鸡,送货上门。

    秦阳坐在玉辇之中,权当听小曲了,要说这姑娘,嗓音不错,唱功也行,曲也不错,舞台效果也行,再加上逼格够高,放到这里,迷住一些童子鸡老顾客,绝对绰绰有余了。

    一曲听完,就见飘香仙子起身,对着周围微微欠身行礼,姿态优雅,颇有些让人怜爱的味道在里面。

    “要想俏,一身孝。”秦阳喃喃自语,顿时再次高看了对方一眼,这穿衣打扮也可以打高分。

    “裘兄,你说什么?”

    “噢,没什么,你都来了,不下去坐坐么?”

    “不急,还没开始呢,每一座花船都有一位花魁,飘香仙子第一个,剩下每一座花船的花魁,都会有表演。”

    秦阳点了点头,没说什么,低头看了看手腕,手腕上化作一圈黑影,印在手腕上的储物手环忽然有了一点反应。

    秦阳眉头一蹙,意识探入手环,寻找一圈,才找到存放杂物的地方,有一点光晕亮起。

    伸手一翻,手中多了一本书,细看是书籍内有光晕亮起。

    秦阳满脸愕然,半晌没反应过来。

    “妖……妖女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