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零章 新成就:地形杀达人

    拿出一颗乙木精气结晶含在舌下,浓郁的生机贯穿全身,胸口的伤势飞速恢复,只是右臂上的几个小血洞,却一直没法愈合……

    但此刻,秦阳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门心思想的,便是如何应对危局。

    若是雷猴亲自来追杀,怎么办?

    雷猴与大牛都是杨帆的追随者,据大牛所说,雷猴其他方面一无是处,可是战斗力,却比大牛还要强一些。

    雷猴本身血脉极高,又在一座雷池出生,饮用雷浆,沐浴雷霆,堪比天生的雷中精灵,加之肉身强横,天赋神通不少,战斗之时又会变得极为癫狂,一般灵台修士,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筑基、三元、神海、灵台……

    相差了足足三个大境界,雷猴火力全开的状态,只需一个照面,自己便会身死道消。

    现在思索为什么来杀自己,已经无用,怎么活下去才是关键。

    “唧唧……”

    后方隐隐约约,又有猴子的尖声啼鸣传来,秦阳从储物袋里,将乌贼抓出来。

    “带路。”

    “啊?去哪?”

    “海天神泉!”秦阳目中闪过一道精光,将乌贼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你最好祈祷,你之前说的那些讯息都是绝对正确的,这次能不能拼死一搏,活下去,就在这些信息的正确性上了。”

    “绝对错不了,我在这里待了很久了,这里的一切,都是瞒不了我们的。”乌贼挥舞着触手,脑袋拍的邦邦响。

    “最好是这样,若是错了,我们最好的结果,就是拉着一个战力绝对堪比灵台的大能一起陪葬!”

    “噬魂兽?”

    “没错,置之死地而后生。”乌贼指路,秦阳催动金光墨箓,一路狂奔。

    后方唧唧的叫声,从极远慢慢的靠近,声音明显越来越近,秦阳闷头赶路。

    一路顺着走廊左拐右拐,狂奔到一个十字路口。

    “开启通道。”将乌贼丢到一边。

    秦阳自己也开始按照上次记下的步骤,跟着一起移动机关。

    轰隆隆的一阵闷响,十字路口的地面,慢慢的塌陷下去,化作一条通往地下的阶梯。

    秦阳站在阶梯口,望着来时的方向,静静的等待着。

    “你停下干什么?快点进去啊!”乌贼急的触手乱舞。

    “不急,我要先确定正主是不是来了,现在来的不过是一些分身。”秦阳额头渗汗,凝神望着远处。

    现在可能要正面对付一个完全无法敌对的暴虐疯子,一切细节都要考虑到。

    若是现在就冲下去,进入海天神泉,率先跟进来的,必然是那些分身金猴。

    而这些金猴不过是分身而已,必然没有神魂,顶多附着了雷猴一丝神念,下方的噬魂兽会不会对付他们都是一个未知数。

    而若是噬魂兽没有立刻出手,自己被一堆金猴堵在死胡同,绝对会先死。

    纵然噬魂兽立刻出手,众多金猴化身崩碎,重新变成猴毛,雷猴跟过来之后,可能也不会立刻追下去,万一他堵在这里,最后的结果,必然还是死。

    一点小细节的失误,可能就会造成截然不同的结果,这点不同,对于他来说,就是万劫不复。

    等待了不过十几个呼吸,便见后方地面上,两侧的墙壁上,都有金猴四肢着地,呼嚎着冲来。

    “来了!”秦阳屏气凝神,一把抓住乌贼,塞进储物袋里,脚步慢慢的向后退了退,退到了通道里。

    一只金猴呲牙咧嘴的咆哮着,凌空跃起,挥舞着爪子拍来。

    秦阳微微一矮腰身,一只脚抵着后方,沉声一喝,不闪不避的一拳轰出。

    霎时之间,金光大盛,铿锵之音咆哮而出,拳爪相接的地方,一声噼里啪啦的爆鸣炸响,秦阳身体一矮,浑身骨骼如鞭鸣,啪啪炸响。

    秦阳一步未退,而金猴却倒飞了出去。

    秦阳发出一声闷哼,喉头发甜,舌下的乙木精气结晶,逸散出浓郁的生机,修复受损的肉身。

    一步未退,强行硬抗,也就是他肉身根基雄厚之极,才只是被反震之力稍稍伤到了而已,浑身骨骼有丝丝裂纹浮现,皮下肌肉,也多有撕裂,只是转瞬,便被修复。

    修复了之后,反而会变得更强了一些。

    必须在这里顶到雷猴抵达为止,第一个跟着他冲下去的人,必须是雷猴,火中取栗,驱虎逐狼的计划,才会有一丝成功的可能。

    通道狭窄,秦阳一人堵在通道里,后方众多金猴,一时之间也不能一拥而上,只能轮换着来,可是就因为通道狭窄,秦阳又稍稍后退了一点,前面的金猴未出去之前,后面的金猴挤进来也没什么大用。

    “砰砰砰……”

    拳脚交击,雷鸣般的炸响,不绝于耳。

    秦阳面若金纸,口中溢血,双耳双鼻之中,鲜血也淌个不停,双臂机械般的不断挥舞,抵挡金猴。

    这金猴浑身蛮力,力道极强,超出他不少,每一次都一步不退,强行硬抗,承受所有的反震之力,纵然肉身也在不断变强,可是也撑不了太久,最后一根弦崩断之后,他就会被活活震死。

    “轰隆隆……”

    远处雷光涌动,刺目的亮光从一个走廊里涌现,雷鸣阵阵,只见一道粗大的雷光,如同浪头奔涌,从侧面的走廊里冲出,而后调转了方向,向着这边急速冲来。

    雷光浪头之上,满面狰狞的雷猴,狂笑着露出半个身子。

    “都给我滚开!”

    雷光奔涌而来,沿途所有躲闪不及的金猴,统统被雷光绞杀,化作猴毛坠落。

    秦阳心中一根弦微微一松,张口喷出一口鲜血,身子向着通道深处倒飞了下去。

    雷猴急不可耐的冲来,似是生怕那些金猴先冲下去干掉秦阳,张口一喷,雷浆如水,强行将通道口的金猴统统绞杀,然后哈哈大笑着追了下去。

    秦阳胸前满是鲜血,却咬着牙,一路顺着旋转的阶梯,冲向海天神泉。

    穿过最后的小门,所见果然与此前所见没什么不同,空荡的空间里,如同海底世界,中心悬着一块石头,石头下方,建造者一座倒立的喷泉。

    而喷泉后方,一只数丈高,形如钟的水母,静静的漂在那里,水母有两只百丈长的触手,顺着头顶透明的屏障,伸入海中,刺入一只三丈长的巨鲨体内,而后轻轻一拉,便见巨鲨虚幻的神魂挣扎着,被强行扯出体外。

    触手拖着巨鲨神魂,穿过无形的屏障,没入噬魂兽体内。

    噬魂兽透明的身体里,甚至可以看到巨鲨神魂,挣扎着蠕动,可是不过转瞬,便停止了挣扎,然后慢慢的消散无形,被噬魂兽消化掉……

    秦阳心里一颤,脚步一顿,这头巨鲨,实力起码也有妖将,没想到却只是被噬魂兽当甜点,一口就消化的干净……

    咬了咬牙,秦阳闷头向着噬魂兽冲了过去,周围飘动的,密密麻麻的细长触手,也当做没看见。

    身体接触到这些触手的瞬间,意识就猛的一滞,脑子里一片空白,不过转瞬,恢复了意识,再看时,却见噬魂兽有意识的用触手避开他。

    秦阳暗暗松了口气,一路狂奔着,躲在噬魂兽身后。

    上次被噬魂兽留下一个猎物印记,若是正常情况,有了这个印记,就等死吧,噬魂兽从来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被留下印记的猎物,它绵长的生命里,有的是时间耗,哪怕追踪百年,也只不过是饭后散步的时间而已。

    而从记忆场景里逃出来之后,这个猎物印记也一直没有消失掉,秦阳也没当回事了。

    毕竟那只噬魂兽,绝对已经死了,没有死在海妖的海妖葬魂曲之下,也会在死在数万年的时光之下。

    噬魂兽寿数一会,岁一万零八百年,寿终正寝,便会涅槃重生,重新从幼体再次成长,只是这时,它却已经不再是原来那头噬魂兽了。

    世事无绝对,也没有绝对的坏事,被噬魂兽打上猎物印记之后,只要你能一直逃下去,等到噬魂兽一万零八百年寿数耗尽,涅槃重生,却还没有被吃掉神魂的话,这个印记,就会变成一个祝福。

    因为噬魂兽,从来不会抢同类的猎物,感受到猎物印记,只要不去故意作死,其他噬魂兽只会当这人不存在。

    而打上这个猎物印记的噬魂兽,却已经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了。

    这个印记便成了不会遭受噬魂兽攻击的祝福。

    此刻见到果然如此,秦阳一颗心放下了一半,起码第一步算是完成了……

    正在这时,雷猴嘶吼着从小门里冲了出来,一眼望去,就见到秦阳躲在一只巨大的水母后面。

    秦阳呲着牙,露出一个笑容,伸手指了指雷猴。

    “大哥,就是他!”

    “难怪要逃到这里,原来是依仗一头大妖,正好你太弱了,完全让我找不到虐杀的乐趣。”雷猴哈哈狞笑,满面狰狞。

    一声低吼,雷猴的面色慢慢的从赤红变得乌黑,口中獠牙翻出嘴唇,身形犹如充气,膨胀到十数丈高,周身雷光如刃,发出阵阵噼里啪啦的雷鸣声,雷光凝聚,在雷猴周身要害,凝聚出一块块乌蓝古朴的铠甲。

    “铮铮铮……”

    三尺长的乌黑利爪,弹出指尖,煞气如雾,蒸腾而起,化作一张张狰狞咆哮的人面兽面。

    雷猴抬起头,双目黑红一片,满是疯狂暴虐。

    “吼……”

    一声嘶吼,雷猴周身雷光一闪,身形瞬间出现在噬魂兽身前,利爪刺入噬魂兽透明的身体。

    只是锋锐的利爪划过之后,却犹如斩入水中,噬魂兽的身体,丝毫无损。

    只有噬魂兽如同大钟的体内,一阵刺目的红光,缓缓亮起。

    它被激怒了……

    秦阳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挪着步子,悄悄的向着后方边缘挪了过去。

    雷猴的确是强的可怕,若是换做自己,现在怕是已经被撕碎剁成肉馅了。

    可惜,他不认识噬魂兽,压根不知道,噬魂兽是一个纯挂逼,除了永远不会真死之外,噬魂兽的身体,几乎就是水做的,它对于一切纯粹的力量,基本上都是免疫的。

    唯一能杀死噬魂兽,强行让它涅槃的力量,唯有类似海妖葬魂曲之类,可以泯灭意识,湮灭神魂的力量,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现在噬魂兽被激怒了,代表着不死不休的战斗。

    自己还是看神仙打架好了,别被余波弄死就行……

    秦阳后退到角落里,看着两个大家伙战斗……

    说是战斗,其实就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雷猴周身乌黑煞气涌动,雷光耀眼,无数雷光,似是雷刃,不断的绞杀入噬魂兽体内,利爪更是化为一片残影,刺入噬魂兽体内,不断绞杀噬魂兽透明身体内的器官。

    而噬魂兽,根本不闪不避,不管不顾,只是操控着触手,慢慢的包裹着雷猴的身体,两根最长的触手,刺入到雷猴体内。

    “吼……”雷猴痛苦的嘶吼咆哮,刺目的雷光,如同潮水一般,一波一波的向着四周扩散。

    而噬魂兽身上,激荡着影响神魂的力量,也开始直线攀升。

    秦阳被余波影响,神魂摇曳,头昏眼花,眼见雷光如潮涌来,身形急退,退到那透明的屏障前时,立刻拿出飞鱼剑,一声低吼,插入透明的壁障内。

    周身神光涌动,元磁神光化作急速流转的光晕,无数的金属伴随着元磁神光流转,犹如化作一个光芒囚笼,将其笼罩在内。

    雷光涌来之时,充满着暴虐毁灭的雷光,游走在光芒囚笼表面,然后被引导向飞鱼剑。

    汹涌而来的雷光,如同找到了宣泄口,顺着飞鱼剑,灌入海底。

    “轰……”

    刺目雷光,如同一道粗大雷刃,照亮海底,而后似是树杈分支,慢慢的分化开来,最后慢慢的消弭在深海之中。

    “噗嗤……”

    待雷光消散之后,飞鱼剑上灵光一闪,彻底的消散,剑身也化作废铁,飞速腐朽崩碎,化作齑粉。

    刺目的光晕彻底消散,这时,秦阳轻咬舌尖,强提精神,观看不远处的战况。

    雷猴的身躯,已经恢复了到原来的丈高,周身完全被那些无法靠蛮力破坏的触手,缠绕的死死的,两根细长的触手,刺入他的脑后,拽着一个与雷猴一模一样的虚影,慢慢的将其拉出来。

    噬魂兽的动作不紧不慢,待雷猴神魂完全被扯出体外之后,便将其肉身随意丢在一边,所有的触手,慢慢的覆盖上去,控制着挣扎的雷猴神魂,慢慢的将其塞进自己的身体里。

    雷猴的神魂,在噬魂兽体内,疯狂的挣扎咆哮,可是却如何都挣脱不出来这看似柔弱的身体。

    红光耀眼,带着迷醉神魂的力量,笼罩着雷猴神魂。

    慢慢的,雷猴的神魂慢慢的停止挣扎,呆呆的待在噬魂兽体内,他的神魂从双腿双脚开始,慢慢的消散无形……

    足足过去了三个时辰,雷猴的神魂才彻底消失的干干净净……

    而噬魂兽似是饱餐一顿,心情不错,体内耀眼的红光消失,静静的飘在半空中,飘动的触手,也全部垂落下来,如同陷入了沉睡一样。

    秦阳长出一口气,面色苍白的瘫在地上,揉着发晕的脑袋,无意识的发出一阵轻笑。

    “老子玩游戏的时候,好歹也是地形杀达人,这么刺激的地形杀,倒还真是第一次……”

    躺在地上,秦阳的意识慢慢的陷入沉寂,昏昏沉沉的,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一觉睡醒,不知过了多久,秦阳爬起来,揉着脑袋,看了一眼远处的雷猴尸体,对着噬魂兽拱了拱手:“你年纪比我大多了,叫你这一声大哥,也不算亏!”

    然而,噬魂兽根本不鸟他……

    秦阳干笑一声,凑到雷猴身前,催动摸尸技能。

    手掌虚影缩回,带回来三个光球。

    “竟然有两个紫色的?”秦阳略有些意外,竟然是两紫一蓝。

    这是自己脸黑的时间段过去了?

    蓝色的是一本技能书,拍进脑袋,感应片刻。

    “秘法狂暴?这应该就是雷猴刚才爆发时用的吧?”秦阳喃喃自语。

    秘法狂暴,施展之后,战意抵达巅峰,不死不休,伤痛无感,再无恐惧,只是副作用也挺大,用的时间长了,清醒意识会慢慢消失,转而彻底疯狂,若是在疯狂之前,不散去秘法,后面会发生什么,就不可能知道了……

    继续将另一本紫色技能书拍近脑袋。

    分身术。

    可以以身体的一部分,分化出分身,有自身一部分战力,最高有低于自身一个大境界的战力,数量越多,分身实力越弱。

    “以我现在的实力,顶多能分出一个分身,不过分身如同本人一般,所见所感皆可共享,倒是挺实用的,分身实力反而是次要……”

    秦阳转头看向最后一个紫色光球,里面雷光闪耀,黑雾蒸腾,逼人的煞气,纵然还在光球之中,也能感觉的清清楚楚。

    若是放开,里面的雷煞逸散开,至少可以毁灭二三十里方圆内的一切。

    也就是摸尸得到的东西,会直接炼化,否则的话,以他现在的实力,绝无可能靠近这种东西。

    “毁灭雷煞,只有在雷池汇聚之地,遭受雷击万年,凝聚万年时间,才有可能交融天煞,化作最纯粹的毁灭雷煞。”

    秦阳咧着嘴傻笑,从来没想到,雷煞之中最具毁灭特点的毁灭雷煞,竟然能摸尸摸到……

    以他的实力,最次的雷煞,都根本无法接触,无法收取,更无法炼化。

    而现在,一团已经炼化的毁灭雷煞,就在他的手中。

    “也就是说,我放到那落灰的神通,终于可以开始修炼了?”秦阳握着光球,被这个意外惊喜砸的有点懵。

    更重要的,这给了一个巨大的提示,原本以为不可能摸到的东西,也是有可能摸尸摸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