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零章 输人又输阵(一更)

    鱼王这么快,这么轻易就出现了,着实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稍稍一顿,便见一道流光从天而降,强行插入银色浪潮之中,追击鱼王而去。

    紧随其后,又有十数个修士,御器而来,强行破开鱼潮,紧随其后。

    便是花想容,都从车辇之中走出,而洪志勇更是一头扎进了海里。

    “裘兄,我们也去追么?”陈友达有些不知所措,这变化来的太快了。

    “此鱼王早已化妖,起码也有妖将的实力,就凭这些人,根本不可能抓到,稍安勿躁。”秦阳余光瞥了一眼还没有动作的花想容,立刻安抚了陈友达。

    银色的鱼潮之中,灵光闪耀,不多时,就有数不清楚的酿酒鱼身死,片片殷红,点缀银潮,更有阵阵清冽香醇的酒香,随风飘散。

    一连半个时辰过去,银潮稍稍平复了一些,海面之下追击鱼王的修士,陆续归来,也不见谁追到了鱼王。

    原本簇拥汇聚到一起,形成大势的酿酒鱼,此刻也开始分散开,各自寻找合适的地方产卵,孵育后代。

    秦阳走出玉辇,看着海面下四散开的鱼潮,轻声念叨:“差不多了,我们也开始吧。”

    每三十年,都会有鱼王洄游,可是被抓到的鱼王,顶多只占四成,前面连续三次,都没人抓到鱼王,这一条鱼王的实力,想来应该更强,更难抓到。

    众人各自分散开,寻找蹲守的地方,各自也准备了诱饵,就等着吸引到鱼王,为了抓捕鱼王,不少人是真下了血本,备做诱饵的材料,都是价值不菲的灵花灵药。

    “裘兄,你说我们的诱饵,真的有用么?”陈友达只是稍稍看了一眼别人准备的诱饵,无不是异香扑鼻,灵光湛湛,而他们准备的,却只是一些酿酒的废料……

    “安心,就选在这里吧。”秦阳指了指一块有不少酿酒鱼汇聚的地方。

    “裘兄,不是我不信你,只是别人都选了鱼群汇聚地中间的空白地带,毕竟大势瓦解,其他酿酒鱼肯定不会靠近鱼王的,这地方……”陈友达一脸纠结……

    “嘿,若是如同以前一般的情况,自然是要像他们这般选择,只是这次不一样,这些家伙,连雌雄都辨别不出来,还抓什么鱼王,傻不傻……”

    “裘兄,你是说,这鱼王是条雌鱼?”陈友达有些傻眼。

    “这里的酿酒鱼,都比较健硕,而且雄鱼也最是健壮,那鱼王既然洄游而来,自然也是要产卵的,别的酿酒鱼的确不敢主动靠近,可是到时候鱼王自然会主动选择一片鱼群,这里是最有可能的,我们就在这里蹲点。”

    “那鱼饵……”

    “海中什么奇花异草没有?物产比之陆地还要丰富的多,你以为鱼王真这么没见识么?他们需要的,仅仅只是适合酿酒的材料,我们准备的半成品,就是我精心制备,最适合酿酒鱼吞食,当做原材料的东西,吸引到鱼王的可能性比那些人准备的鱼饵,大太多了!”

    陈友达听的连连点头,将准备的鱼饵,一点一点撒出去,撒出去一些之后,便停手等待,过一会又继续撒诱饵。

    果然,撒出去的诱饵,很快就被下面的酿酒鱼抢夺完。

    数十里海域,无论是捕鱼的海船,还是寻找鱼王的修士,各自施展手段,忙的不亦乐乎。

    一晃一日的时间过去,不少酿酒鱼已经完成产卵,可是鱼王却还是再也没有踪迹。

    “裘兄,都一天过去了……”陈友达有些焦躁。

    “别急,你看下面的酿酒鱼,开始动了,快,把所有诱饵,全部丢出去。”秦阳目中神光闪耀,盯着海面之下,催促陈友达。

    海面之下,不少酿酒鱼已经完成产卵,可是现在,里面几头近丈长的雄鱼,却开始了争斗,而其他雌鱼,也开始向着周围退散。

    一团团诱饵慢慢的向着海底沉去,可是这次,却只有极少数酿酒鱼来争夺鱼饵。

    不过几个呼吸之后,海面之下数十丈,一片二十余丈长的阴影缓缓游过,将所有鱼饵尽数吞噬。

    “来了!准备!”秦阳低声提醒。

    陈友达一手拿着墨箓,一手拿出一个金属盒子,全神贯注,盯着海面。

    鱼王缓缓行来,霸道无比,吞噬了所有诱饵不说,连那些抢了诱饵的酿酒鱼,也一同吞噬掉,慢慢的,鱼王靠近海面,吞噬剩下的诱饵。

    就在鱼王快要露出海面的时候,陈友达将手中墨箓激发,化作一点金光,没入海中。

    霎时之间,金光化作金索,一化二,二化四,分化万千,纵横交错,化作一张巨大的金网,囊括百丈之地,鱼王来不及逃窜,便被困死在金网之中,强行拖向海面。

    海面之上,陈友达再次激发手中金属盒子,一柄鱼叉带着锁链,瞬间跨越百丈之地,刺穿鱼王的鱼鳃,将其束缚住。

    “抓到了!”陈友达惊喜的叫出声,满面红光。

    然而,就在这时,却见一道流光飞来,噗嗤一声,斩断了锁链,飞驰入海,连同金网,都一同斩出一个巨大裂口。

    鱼王摇头摆尾,奋力挣扎,只是一个翻身,便顺着裂口冲了出去,遁入海底,转瞬之间,就消失不见。

    “对不住,对不住啊……”这时,花想容的车辇飞来,洪志勇手握一柄长剑,满脸歉意的开口道歉。

    “洪志勇!你这卑鄙小人!”陈友达气的脸都白了……

    “陈兄,真的对不住,我真不是有意的,我是想帮你,不是输不起,这样吧,若非我失手,你已经抓到鱼王,赌约算我输了,我愿赌服输,绝无怨言!”洪志勇态度诚恳,倒是将陈友达给噎的不知说什么了……

    “鱼王受创,跑不掉的。”秦阳微微眯了眯眼睛,适时提醒了一句。

    扫了一眼花想容的车辇,心里暗忖,若非花想容示意,这洪志勇再不要脸,也不至于干出这种输人又输阵的没品事……

    金睛兽拉着玉辇,追入海中,花想容的车辇紧随其后,后面还跟着其他的修士,一同追击。

    循着海中尚未晕开的血迹,一路追击,不过片刻,便追上了鱼王。

    只不过这鱼王此刻的行为却极为怪异,二十余丈的庞大身躯,正在疯狂的撞击海底的礁石,石屑崩飞,鲜血喷涌,鱼王却半点停下的意思都没有,似乎要活活撞死在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