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坏习惯

    好吧,其实就是珍珑棋局,这个东西还真有。

    本来的确是没有,可后来,一群大佬出手,还真复原出了珍珑棋局。

    局中不但有史上最大的倒脱靴,其中金鸡独立、老鼠偷油等妙招,更是环环相扣,局势复杂无比不说,但凡“高手”举棋落子,必定毫无胜算。

    尤其是如同老鬼这等,杀伐之气,呼之欲出,一往无前,有攻无守,刚硬锐气的棋路,已经落入窠臼,似是泥潭缠身,越是挣扎,越是无法破解,除非他自己醒悟过来,领悟亢龙有悔的真意,先将自身置之死地,而后绝地逢生,方能一举翻盘。

    此前一连摆出三局棋,局局路子都不一样,有极端防守,有剑走偏锋,可老鬼每一次应对策略,都是一成不变,杀气盈天,简直固执到极点。

    如此,秦阳才敢确定,最后一局,绝对能将他坑进去。

    有些东西,说破了都很简单,可是不说破,钻了牛角尖,想一万年,也不一定能灵光一现。

    “前辈,现在能放我走了吧?有此棋局在,前辈想来能好好打发时间了,晚辈在这里也无用。”秦阳试探的问了一句。

    至于什么输棋之后给的宝物,秦阳压根就没提……

    这老鬼爱棋成痴,若非现在有一样刚好挠到他痒处的东西,吊着他的胃口,说不定输棋之后,已经掀桌子了。

    相比之下,最初进来时见到的那位的不祥亡魂,简直是既单纯又有些可爱的送宝童子……

    眼前这位,才是大恐怖!

    他眼里只有棋,秦阳是生是死,他根本毫不在意,就像是路边的一只蚂蚁,谁都不会在意路过的时候,是不是顺脚将其踩死了。

    这比那些先天就抱有恶意的家伙,要可怕太多了。

    因为可能怎么死,什么时候死,都是完全无法预料的。

    秦阳只想赶紧离开这里,以后再看到那些看起来像是软柿子的陵寝,绝对二话不说绕道走。

    “恩,你也是要去里面那位耄老的陵寝吧?”老鬼盯着棋盘,头也不抬,口中似是无意识的自言自语:“这里诡异甚多,无论活人,还是死人,皆无善终,你好自为之,宗门少有能让老夫看的顺眼的后辈,你可别死在这里了。”

    “嗯?”秦阳一愣,跟着就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前辈,我想这……”

    秦阳话为说完,就见老鬼伸手一挥,神光喷涌,瞬间将秦阳包裹在内,嗖的一声,化为一道乌光,瞬息之间,已经飞出了十数里。

    乌色神光之中,道纹层层叠叠,裹挟秦阳,一路横冲直撞,半空中浓密死气,幻化成型,化作一个千丈高的巨大骷髅,张口吞噬乌光,却在瞬间被乌光洞穿。

    一座陵寝上空,幻影浮动,化作一双冰冷麻木的乌黑双眼,只是看到乌光之后,立刻消失不见。

    遇到的禁制,也在乌光洞穿之下,瞬间崩碎。

    一时之间,祖墓之中,群魔乱舞,鸡飞狗跳,一座座气象万千,森然恐怖的陵寝,皆有异象浮现。

    只不过那里的不祥亡魂,似是知道乌光的主人是谁,只是看了一眼,转瞬就全部陷入寂静。

    不多时,乌光飞遁出数千里地,落在一片沙漠的边缘。

    神光溃散,露出秦阳的身影。

    秦阳面色呆滞,喃喃自语:“我想这其中有误会啊,前辈,你想岔了,我是要离开祖墓,不是要来这啊……”

    “谁特么要来这里啊!”

    回过神,秦阳就气的跳脚,一口钢牙,咬的嘎吱作响,额头上青筋暴跳,脸都快憋绿了。

    什么人啊!养成的什么坏习惯!怎么就不听人把话说完呢!

    自做什么主张啊!

    我谢谢你!我谢谢你祖宗一百八十代!

    秦阳站在原地,肺都快要气炸了,这些死鬼,难道都知道,魔石圣宗在不停的派人去那位耄老陵寝么?

    可是,谁真要去帮那狗男女二人组,取什么宝物,取什么讯息。

    来到这里,就是为了金蝉脱壳,能“死”的彻底,“死”的毫不引人怀疑。

    完事之后,爱干嘛干嘛,谁要真来这什么耄老陵寝玩命!

    来祖墓之后,的确是想去面见几位脾气好点,睡得香甜,不会突然蹦起来掐死人的前辈,最好还能友好握个手,顺几本技能书留念。

    可又不是真的要钱不要命,稍稍有点危险,可以尝试,必死无疑的话,谁爱去谁去。

    站在沙漠边缘,秦阳拿出一颗乙木精气结晶,含在舌下,补充体内被周围浓郁死气消耗的生机,良久之后,满脸惆怅的一声长叹。

    眼前一片黄沙,大地平坦之极,比之之前见过的其他陵寝,截然不同。

    而这里,就是地图上标注的终点,那位魔石圣宗耄老的陵寝。

    秦阳蹲下身,抓了一把黄沙在手中打量,黄沙泛着金光,其内蕴含金属,更有一丝锋锐暴躁的气息,抓在手中,隐隐能感觉到如同针刺一般,若是普通人,敢伸手抓此地的黄沙,手掌怕是会在瞬间变得血肉模糊。

    这里曾经可能也有山峦,只是此地有元磁金煞肆虐,山峦早就被绞杀粉碎,化作沙漠。

    元磁金煞,倒是不怕,修成了五金纳西妙法,元磁金煞也伤不到他,至于金属法宝,在此地威能大打折扣,也无所谓,手中唯一一件金属法宝,就是当做代步法宝的飞鱼剑。

    秦阳站在原地,沉吟良久,颇有些进退两难。

    回头走吧,刚才一路飞遁而来,可是惊醒了不少诡异,谁知道现在转身回去,会遇到什么东西。

    可是继续前进,进入这片沙漠,里面的危险,恐怕也不小。

    “呼……”

    正当秦阳还没想好接下来怎么办的时候,风声忽起。

    一缕金风,在沙漠之中飘荡而过,转瞬之间,沙漠内便掀起狂风,黄沙被狂风卷动,不过短短十几息的时间,沙漠便被沙尘暴笼罩,伸手不见五指。

    阵阵尖锐难听,似是金属摩擦的声音,响彻天地,粒粒黄沙,被狂风裹挟,冲到秦阳身上的时候,更是发出一阵阵叮叮当当的声响。

    秦阳眉头一蹙,暗暗运转五金纳西妙法,一层金光覆盖体表,将所有金沙统统抵挡在外。

    沙尘暴来的快,去的更快,短短一炷香时间。

    漫天金沙,飞速坠落,原本平坦的沙漠,化作一片连绵的丘陵。

    忽然之间,秦阳神色一动,举目望去,却见那沙漠之中,似是因为刚才那番变化,露出了原本埋在黄沙之下的东西。

    PS:求收藏,求推荐票,数据惨不忍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