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俊俏公子

    楼船破碎,其中道道神虹飞跃,从破碎的楼船之中飞遁而出。

    “少主你们先走!让某家来拦住此异兽!”

    其中一道神虹,凌空一晃,化作一个五大三粗的丈高大汉,大汉满脸刺青,光头铮亮,牛鼻大耳,鼻子上还挂了一个金灿灿的鼻环。

    大汉肩扛大旗,用力摇曳,只见大旗,骤然破碎,其上浮屠二字,破旗而出,乌金神辉,浓密无比,仿若金石灿灿,化作一方乌金巨峰,拦在前方。

    而那浮屠二字,幻化成型,于半空中,化作一尊七层黑塔,坐落在乌金巨山之上,黑塔气息森然,坐落之后,顿时镇压浪潮,数十里之地,波涛不起,浪潮止步。

    无数喃呢一般的诵经声,自黑塔之中传出,塔沿挂着的无数骷髅头骨,绽放出黑光阵阵,此等邪异景象,却偏偏有种神圣无比的气息弥漫开来。

    “嗡嗡嗡……”

    阵阵喃呢,含糊不清,汇聚之后,却似大吕洪钟,振聋发聩,声浪与神光纠缠,化作道道涟漪,层层叠叠,弥漫开来。

    后方万丈海啸,像似被一双无形大手,悄然拂去,半空中,只剩一尊身长三千丈的巨大红鱼悬在那里。

    这大鱼形似锦鲤,却头大身小,一张巨吻之中,密密麻麻不知有多少层利齿交错,让人看一眼就不寒而栗,大鱼身体两侧,还有两只形似鱼鳍,薄而透明的巨大翅膀,随风摇曳。

    壮汉嘶吼连连,摧毁了大旗,才爆发出如此威能,也不知能坚持多久……

    那几道飞遁而出的神虹,稍稍一顿,立刻飞遁而走。

    远处,连煜脚踏白玉飞舟,眼中惊惧交加,待看清楚那大鱼之后,立刻调转船头,转身就走。

    此乃死海嬴鱼,死海之中,少数能长期脱离水体生存的异兽,成年嬴鱼,展翅飞跃,一跃便是三千里,偏偏它力大无穷,鳞甲坚硬,还能裹挟海啸浪潮,壮大声势威能,在死海之中,追击万里之地,跟随意玩耍一般简单。

    而最关键的,这嬴鱼还有一个诨号,叫死海信标,嬴鱼擅追踪,可是捕猎能力也就一般般,有嬴鱼在的地方,必然会有其他异兽紧随其后,抢夺嬴鱼猎物。

    加之死海之中,灵气暴烈,欲横渡死海之人,只要遇到嬴鱼,几乎次次都会遇到大麻烦。

    连煜眼神阴沉,暗道晦气,催动的白玉神舟,化作一道流光,向着壶梁飞遁而去。

    片刻之后,后方异象不见踪影,却见数道神虹飞来,与其并驾齐驱。

    “道友,可否行个方便,搭载一程,脱困之后,吾等必当重谢。”

    这声音仿若洪钟,中气十足,纵然在飞遁之中,竟然也能破空而来,让连煜听的清清楚楚。

    原本不准备管这些闲事,自身逃遁就好,只是听到这声音,连煜死气沉沉的眼神里,骤然多了一丝波澜……

    听着这有些相似的声音,不自觉的就想到了江川,此去大荒,破釜沉舟,此生说不得就再无相见之日,想到这,连煜双目微微一红,神色稍稍一个恍惚,白玉飞舟的速度,也随之稍稍慢了一瞬。

    “罢了,你们登舟吧。”连煜一声轻叹,白玉飞舟之上笼罩的神光,顿时裂开一道裂口。

    远处数道神虹,调转方向,落入白玉飞舟之上。

    为首一人,面如冠玉,眉眼修长,俊秀如女子,皮下隐有神光暗藏,剔透如玉,加之一袭朱红长袍,佩戴流苏,乍一看,还真恍如一位媚态天成的女子。

    这人身后,一个一身道袍,须发皆白的老者,看起来最正常,剩下两个,一个身高丈许,额生双角,一脸凶悍,一个是毛脸雷公嘴,浑身金毛覆盖。

    连煜目光中暗暗生出一丝警惕,这几人模样怪异,身上气息浮浮沉沉,若隐若现,除了那位俊俏公子之外,竟然每一个都不弱于自己。

    一时之间,倒是颇有一些后悔,心神激荡之下,竟然轻易让这几个陌生强者登船。

    “多谢道友,出手相助,我等乃是跨海而来的商客,突遭异兽袭击,损失惨重,身无长物,只能以此聊表谢意,还望道友笑纳。”为首那俊俏公子,面对连煜恐怖的样貌,竟然目不斜视,态度温和,拿出一个玉瓶,轻轻一推,推向连煜。

    连煜神色一动,轻轻将玉瓶抓在手中,稍稍感知,心里不由一凛,这玉瓶之中,装的乃是一种清冽温和的水,其中生机浓重之极,但这些水竟然也不过是容器之一而已,水中悬着三滴泛着一丝红光的异水,其内生机蓬勃,只是靠近,就觉得浑身舒畅了不少。

    连煜握着玉瓶没有动,静静的看着俊俏公子,心里更是警惕,只是初见,对方竟然立刻知晓自身缺憾,拿出来自身有大用的东西,这里的三滴异水,虽然比不得轻灵之水,可是炼化消耗之后,起码能多活百年时间了!

    “道友无需多心,我这不过是见闻广博,曾经见过与道友像似的情况,这里的水乃是一方天河源头之水,孕育八千里生机,其内存放的三滴,乃是水源兽的心头精血,足以缓解道友症状,只是可惜,我等本来还带了一点轻灵之水,却在之前毁于一旦,不然的话,定然赠予道友,以谢相助之恩……”

    俊俏公子说的很是诚恳,连煜心中的警惕,也慢慢消除了,心中倒是忽然多了一丝感叹,那遥远的大荒,当真是如同传说一般,繁华无比么?轻灵之水,难道并不是很稀有么?

    那纵然寻不到亚洲,去大荒寻到轻灵之水的机会,想来也会更高一些……

    当然,最好的路子,自然就是眼前这位颇有礼数的俊俏公子……

    他既然能弄到一些,听这话里话外的意思,似乎还能弄到更多。

    想到这,连煜的态度顿时变了不少。

    “吾名连煜,多谢道友厚赠。”

    “吾名杨帆,道友无需客气,这点报答,太过低廉,待我回到大荒,定然为道友寻得轻灵之水。”杨帆面带一丝愧色,态度让人完全挑不出来一点毛病。

    “那道友接下来有何打算?可有落脚之地?”连煜心中警惕尽消,看着俊俏公子也愈发顺眼。

    “其实此次前来通衢,也是第一次来而已,主要是为了寻人,此前意外得到消息,当年长辈的故友,可能有后人在壶梁,此次前来便是为了寻这后人,带回大荒,以兄弟待之,以全长辈临死遗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