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口中爆头

    一声暴喝,秦阳目中,金光爆射,周身金光灿灿,仿若化作一尊金甲神将,真元汩汩,仿若泉涌,转瞬之后,便似火山喷发,淡紫色的真元化作熊熊烈火,将秦阳笼罩在内。

    绚烂光辉,照耀阵中幻化的一方银海世界,狂猛、古老、深不可测的气息,浮荡开来,秦阳悬于半空,黑发如龙,疯狂舞动,周身绽放的神辉,简直不可直视。

    一时之间,秦阳将真元、肉身,统统催发到了极致!

    火力全开!

    党寒眼神一颤,心中微微一惊,未曾料到,秦阳不过筑基后期的境界,爆发出的气势,竟然如此强横,比之不少胎元修士还要更强三分。

    不过转瞬,党寒双目就再次恢复了平静,面沉似水:“筑基永远只是筑基而已,有些差距犹如鸿沟天堑,不可跨越。”

    伸手一指,银海之中,一条条似是水银凝聚的银龙,破海而出,丈粗银龙,累累叠叠,环首交错,汇聚成一条涛涛银河,奔涌而来,沉重的重量,压的天穹,都在微微颤抖,大阵似是都已经无法承受这等伟力,似乎快要崩碎。

    秦阳目中杀意沸腾,冷冽如冰,手捏印诀,周身化作一团金光暗藏的紫色火焰,直冲党寒。

    金光之中,锐气直冲霄汉,秦阳右手化作手刀,金气喷涌,似是绝世神兵,可以斩断前方一切,阵阵金铁交鸣的铿锵之音,仿若万兵齐出,声势浩大。

    面对前方冲来的条条银龙,秦阳不闪不不,正面硬扛,金光贯穿银龙,哗啦啦的爆鸣声,不似水花飞溅,反而更像是沉重的山岳不断爆裂开来。

    水汽蒸腾而起,秦阳身上绽放的金色神辉,反而更加强烈了三分,暴烈,强硬,一往无前,气势如虹,骇人之极。

    “嘭嘭嘭……”

    银龙接连爆裂,秦阳仿若化作绝世神兵,不见血绝不返还。

    一路贯穿数十条银水化作的银龙,秦阳速度越来越慢,待冲到党寒身前十丈之时,便彻底停滞,再也无法更进一步。

    金光变得暗淡,真元燃烧,化作的紫色火焰,也只剩薄薄一层,覆盖体表,秦阳周身鲜血淋漓,粘稠的血液,渗出伤口,立时化作血气蒸发,滚滚血色狼烟,奔腾而起。

    “以筑基之身,在一元重水阵之中,逼近到如此距离,魔石圣宗之中,不,整个壶梁,都无人能与你相比,了不起!”党寒站在浪头,脸上带着一丝惊愕,一丝震撼,转而化作一声轻叹:“只是可惜,到此为止了。”

    “是啊,到此为止了,就是不知道,一元重水,化作云霄,引动的天雷,你能不能扛的住。”秦阳张口露出一丝冷冽的微笑,满口血污,也难以掩饰那灿烂的笑容。

    党寒瞳孔一缩,抬头望去,却见半空中不知何时,被银色的云雾遮掩,随着话音秦阳话音落下,党寒顿时觉得,一元重水阵之中,骤然出现破绽,有一大片地方,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

    “轰隆……”

    惊雷炸响,银色的云雾之中,一条银色的雷光翻滚,仿若雷龙,在云雾之中翻云覆雨,嘶声咆哮,恐怖的威压,骤然降临。

    党寒面色一惊,哪里想到,秦阳压根不是纯粹的体修,竟然不知道何时,暗暗施展出这等恐怖术法,聚云揽雾,待云雾汇聚到一定程度之后,瞬间强行夺去了,他对云雾之中水汽的控制。

    再想到秦阳一路冲来,哪里还不明白,这不是是拼死一搏,困兽犹斗,而是布局!

    一切都是局!

    燃烧真元,正面对抗银龙,任由一元重水加身,不过是为了激发水汽蒸腾,强行蒸发一元重水,化作天空中银灿灿的云霄笼罩天穹!

    可是此刻明白了,也已经无用了!

    上清云霄引雷秘法,施法慢的很,初期一切,都只是聚云揽雾,积聚力量,顶多算是引导而已,凝聚的时间越长,威能越大,而且威能的大小,与周围环境,有直接的关系,乃是以己之一力,引动天地万力的无上妙法。

    真正释放的一瞬间,才算是真正的掌控!

    真正的图穷匕见,绽放出远超修士能掌控的威能!

    “轰隆!”

    惊雷炸裂,那银灿灿的云层之中,刺目的银光乍射,照耀天地,似是一条粗大银色雷龙,从天而降,呼嚎咆哮,撕裂一切。

    所过之处,摧枯拉朽,大阵被强行撕裂,道道裂纹浮现,露出阵外的景象,银海翻腾,银雷尚未落下,银海便已经像似被伟力镇压,向下凹陷。

    党寒面色一寒,手捏印诀,周身滚滚银水,绽放出灿灿银辉,不过瞬间,就化作一层层银色的金属堡垒一般,将其护持在其中。

    “轰!”

    硕大无比的银球,与银灿灿的神雷碰撞到一起,神雷似是天刀坠地,摧枯拉朽一般,将银球劈开。

    一时之间,银海割裂,似是被一刀劈成两半!

    以一元重水,抵挡以一元重水衍生出的神雷,如何能挡得住!相反,神雷劈落,将更多的一元重水,强行汽化,反而让神雷威能,更盛三分!

    银海分裂,银光消弭,只余党寒悬于半空,只是此刻,他再也无法保持风度,全身骨骼不知道断了多少根,双臂、双腿、胸口,都有断裂的沥血骨茬,刺破皮肤,看起来凄惨无比。

    面孔上也到处都是血痕,口中污血不断喷涌,只有其脚下一个玉盘悬空,绽放出阵阵白光,将其托住,悬于半空,面目狰狞的瞪着秦阳。

    而秦阳,可没半点犹豫,化作一道金光,刺向党寒!

    党寒口中淌血,张口一喷,污血化作血箭,直奔秦阳胸口,秦阳面目狰狞,只是稍稍侧了一下要害,速度却丝毫不减,任由血箭洞穿右胸,并指为刀,直刺党寒面门!

    “放肆。”

    正在此时,一声厉喝,让若惊雷,在秦阳耳边炸响,震的秦阳头晕眼花,而大阵也似是被伟力撕裂,天空中的银色云层,瞬间破碎,一根仿若白玉一般的手指,破空而来,裹挟无穷神光伟力,点向秦阳。

    秦阳身子一滞,面色酱紫,身上像似被压了一座巨峰,让其无法呼吸,无法反抗。

    “师尊……”党寒面露惊喜,一颗悬着的心,似乎也放下了……

    “去你妈!”秦阳近乎咬碎一口钢牙,口中血沫横飞,双目通红。

    对于身后飞来的一指,不管不问,反而嘶声怒吼,爆发出全身潜力,右手化为利刃,直接刺入党寒口中,将他爆头!

    手掌缩回的瞬间,更是同时施展技能,摸出来的两个光球,随手拍进自己的脑袋上。

    “咳……”

    张口咳血,秦阳被威压镇的喘不过气,盯着那根飞来的白玉一般的指头时,眼中却尽是畅快。

    很多年前,就明白了一个道理。

    打架,就要逮住一个朝死里打,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现在打死党寒,尸体也摸了,党寒自然是死的透透!看连煜这老不死怎么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