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还是太年轻了

    无论俩老人是不是一门心思想要教坏徒弟,话语之间,却是情真意切,打心眼里为了他们俩小辈好,一切都是为了俩小辈能多活些时日,能走的更远。

    虽说传授的人生经验,都不是搬得上台面的东西,都跟坑蒙拐骗、挖坟掘墓沾边,秦阳和张伟,面上却一直都是恭恭敬敬,心里更是暖意蒸腾。

    俩人一个是厮混了不知道多少年,面中内奸的老油子,一个是穿越而来,心思灵活,这一年又吃尽了苦头,尝尽了人情冷暖,谁都不好糊弄。

    俩老人这是将他们当成了亲子侄,宁愿他们长歪了,也不愿他们丢了性命。

    谆谆教诲持续了足足三个时辰的时间,俩老人各自离开,丢下俩小辈,让他们自行活动。

    “盗门里没什么规矩,除了这座小祠堂之外,其他的地方,随便进,想去哪去哪,藏经阁里也是随便进,想看什么随便看,纵然是灵田内的灵药,需要什么也随便用……”

    卫老头面带慈祥的笑容,丢下最后一句话,轻飘飘的转身离去。

    “秦师兄,我们先去藏经阁?”张伟眼珠子一转,低声询问。

    “走。”秦阳也是心里火热,这就是有组织的好处,仅仅藏经阁这一样,就足够多少人打破了脑袋想要钻进大派里。

    纵然盗门数万年前就被灭门,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加上这些年盗门先辈坑蒙拐骗,挖坟掘墓,收藏来的东西怕是不少,比之三圣宗可能有所不如,却绝对比一般门派更强。

    俩人风风火火的来到藏经阁。

    藏经阁坐落在一块巨石之上,九层高的宝塔,模样古朴,满是历经风霜,时光流逝的痕迹,大门无人看管,塔门洞开,一副不设防的样子。

    可两人冲进去之后,顿时感觉自己被当头一棒……

    藏经阁的确是随便进,可是只有第一层,可以随便进,里面收藏的东西非常齐全,功法、秘术、杂闻众多,修士四艺丹、器、阵、符也是一个不少,种类繁多。

    可惜,除了杂闻之外,其他的尽数只能拿到最基础的部分,更高部分,全部都被禁制锁住,只有掌握了前面基础部分,才能解开禁制看到后面的。

    这还只是第一层,第二层入口还有阵法笼罩,实力不够根本无法跨越过去,稍稍靠近,就有一种致命危机降临的感觉浮现心头。

    俩人有些失望,从藏经阁内走出来,心里的火热冷却了不少。

    “要不,咱们去找点灵药?”张伟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自己也有些不太确定了……

    “要不,试试?”秦阳有些忐忑,不过想到那片绵延的灵田,实在有些忍不住……

    此前刚来的时候,其实也疑惑,灵田内的灵药为何种植的如此密集,浪费田力不说,也会因此拖累灵药生长,实属不智。

    现在才算是明白,因为大部分灵田,压根就没人去收取灵药,任由灵药自然生长,有些灵药生长之时,无法突破年岁极限,最后只能结出种子,灵药本身,则化为药泥落入灵田,如此循环往复,灵田内的灵药自然越来越多,密密麻麻……

    “太浪费了,就算用不完,拿出来炮制之后收藏,总有用到的时候。”张伟蹲在灵田边,望着密密麻麻的灵药,鼻头一嗅,顿时被药香迷的满脸舒爽:“秦师兄,我们不能看着宗门的灵药白白浪费掉!”

    “张师弟说的不错,宗门人手不足,疏于打理,我们新入门,自然要做出自己的贡献,这些成熟的灵药,全部采摘了吧!”秦阳正气凛然,大手一挥,就要将灵药全部打包……

    “秦师兄……”张伟面色一呆,转而面露敬佩:“秦师兄所言甚是,倒是小弟考虑不周,小家子气了,我们还是全部收割了吧。”

    正当两人雄心勃勃,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

    却见头顶一头双头怪鸟,俯冲而下,直冲灵田之中最大的一株灵药。

    怪鸟来势极快,带着破空声,眨眼间便冲到灵田上空三丈,然而,就在这时,却见那里一道微弱的灵光一闪,怪鸟“噗”的一声爆成一团血雾……

    “哗啦啦……”

    血雾化作血雨落入灵田,当成了浇灌的肥料……

    站在灵田边的两人,面色齐齐一白,两鬓冷汗坠入雨下。

    连忙运转真元到双目,再次望去的时候,差点被刺瞎双目。

    灵田之上,层层叠叠,不知多少层禁制,犹如大网,将每一块灵田都笼罩的密不透风,蚊虫不能过,最关键的,这也不知道是哪个阴损的家伙干的,所有的禁制尽数灵力不显,神光暗藏,不被触动的时候,犹如无物。

    稍稍被触动,立时爆发出恐怖威能,半点留情都没有。

    “秦师兄……”张伟面色煞白,说话都结结巴巴:“据师尊说,宗门前辈的陵寝,我们可以随意进出,权当练手,有些前辈会留下贴身宝物在墓中,留给打开墓穴的后辈,我们……去……看看?”

    “那就看一眼吧……”秦阳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陵寝可是唯一一处,言明有危险的地方,去了也是白搭,顶多算是开开眼……

    这次两人学乖了,还未到墓群,就已经运转真元到双目,随时警惕……

    只是,刚到墓群边缘,两人就傻傻的站在那里,再也没有前进一步……

    墓群占据驻地最大的一块地方,绵延数百里地,站在边缘,一眼望去,其内阵法、禁制密密麻麻,交相生辉,还有各种陷阱机关,毒虫毒雾,若隐若现,任人能想到的恶毒东西,统统都有。

    只是站在边缘,便已被那冲天的凶厉之气刺激的浑身刺痛,二人哪还敢靠近……

    论其凶险恐怖,阴损歹毒,复杂多变,简直比魔石圣宗的护山大阵还要更胜七分,相比之下,魔石祖墓简直是良善之辈建造的新手地图……

    “秦师兄,你有没有觉得,师尊和卫师伯可能在等着看笑话呢?”张伟瘫在地上,一脸的生无可恋……

    “不是可能,是肯定,他们俩挖了坑等着我们跳呢。”秦阳心有戚戚,现在才明白,俩老人可一点都不傻,纯粹是对他俩晚辈包容,任由他们胡闹装傻。

    教诲完,拐手就挖个坑给他们当作业,哪怕这个坑实在是太明显,俩肠子九曲十八弯的小辈,却还是中招了。

    哪有那种好事,想干什么干什么,想拿什么拿什么,为所欲为……

    想什么好事呢……

    还是太年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