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脉络

    小史与小尺惊惧,连忙退后。

    桂珺珩目光凛然,随手一挥,厮杀声消失,他看向陆隐,只见陆隐额头汗珠滴落,随后睁眼,撑住了。

    桂珺珩赞叹点头,不愧是当今人类星域年轻一辈最顶尖层次的高手,如此精气神都可以撑住。

    战力强大不代表精气神也强大,这是两种攻击。

    想着,他翻看陆隐的履历。

    解语大世界内,各个星球解语者皆赞叹。

    “我解语者研究会后继有人,如此年纪可以触摸到那等原宝,很不简单,足以媲美乌丹了”。

    “不错,此子还是来自外宇宙,基尔洛夫甚是欣慰”。

    “可惜老醉鬼走了,否则肯定又有理由喝醉”。

    “能否媲美乌丹还要看他有没有能力解语成功,接近原宝只能代表其本身实力足够”。

    …

    星空,乌丹认真盯着前方光幕,看着陆隐开始解语,嘴角弯起,这才有意思,解语者作为超然组织,可不能泯灭星空至尊赛,他所掌握的原宝阵法,就是为了那些绝顶天骄做的准备,但不能光靠他一个,还要有人衬托,这个陆隐就是最好的选择。

    在众多人目光下,陆隐开始解语。

    解语者考核严禁外物,陆隐也确实没有可以依靠的外物,提升后的珑湖泉水也跟不上了。

    不过如今他不需要外物,连原宝阵法都可以领悟,对于解语,通过道源宗始解台和古月手札,他已经提升了太多太多。

    陆隐解语的方式与如今大部分解语者都不太相同,更趋向于远古时期的解语方式。

    以星能扫过整个石桥,曾经,他看原宝表面能量就是看另类的宇宙,而今,达到世界境的星能掌控和研究古月手札的经验,让他很轻易找到石桥原宝能量尘封的起始与终点。

    桂珺珩等人看着陆隐蹲下,从一个角落开始解语。

    大多数解语者看不懂,唯有少部分解语者脸色变化,这是看到了脉络。

    不少解语者惊讶,“如此年轻能看到能量尘封的脉络,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不仅需要对星能掌控的能力,更需要经验,此子哪来的经验?”。

    “即便很多昊然高级解语者也要依靠解语武器才能做到,天赋,战技,乃至一切的一切,各种手段齐出才能看清脉络,此子居然这么容易找到,他的解语能力非同凡响”。

    “此子是谁的弟子?”。

    看清脉络是一回事,能否解语,也是另外一回事,而解语速度,更是一回事。

    解语涉及的太多太多,可以说一次解语,可以让一个人所掌握的所有暴露出来。

    陆隐找到了石桥原宝能量尘封的起始与终点,瞳孔化作的符文紧紧盯着,看穿能量尘封方向,体表,七百二十六颗星辰运转而出,笼罩整个石桥。

    解语大世界内,有人惊讶,“居然是天星功,而且第三重大成,此子是天星宗的人?”。

    “是我天星宗之人?哈哈,大善”。

    “原来是天星宗的,这就正常一些了”。

    星球不远处大海之上有一片陆地,那片陆地是众多解语者考核所在,而在陆地之上,有一处僻静之地,那里住着一个人,名为修铭,他,就是新宇宙解语者研究会总会长,一位超级强大的解语者,人称——修天师。

    一座茅屋,一片花圃,加上一道瀑布,这就是修铭所在。

    坐在躺椅上,轻轻摇晃,望着前方光幕,修铭也颇为惊讶,也有些欣喜,“很厉害的年轻人,研究会后继有人呐,不过此子心机较深,不如乌丹纯粹,即便解语一道天赋极高,将来成就也有限,至少达不到顶级行列,可惜了”。

    “应该调教调教,调教好了足以成为一方会长,基尔洛夫那个老家伙是教不了了”说到这里,修铭像是想起了什么,打开个人终端,“好久不见了,研究会没什么事麻烦你,但你自己的学生,自己要教,陆隐,你不陌生吧”。

    界山之巅,禅老平静看着光幕,光幕内正是陆隐解语石桥的一幕。

    身后,上圣无敌盘膝坐地,不时抬眼,脸色苦闷。

    盘膝而坐,一个很简单的动作,但对于此刻的上圣无敌来说却如同炼狱,显然,他经历的与常人不同。

    “禅老,您好像很关注我这位师弟”上圣无敌奇怪问道。

    禅老淡淡道,“以后别叫他师弟了,我已经跟上圣天师说过,长天岛今日起,没有陆隐这个人”。

    上圣无敌奇怪,“为何?禅老对他有意见?”。

    禅老看向上圣无敌,“上圣天师给过他一次选择,他没有选择长天岛,我也给过他一次选择,同样没有选长天岛,这就是他的命,他的师父另有其人,你们不用插手了”。

    “师父也说过他肯定有别的师父,却没说是谁,第五大陆还有人能超越我师父和禅老您?”上圣无敌很惊讶,更是疑惑。

    禅老没有回答,静静看向光幕内,如同看一个瑰宝。

    内宇宙,解语者研究会总部,情圣无聊的不停翻看个人终端,想要找个美女聊聊。

    不远处,流姬面色冷漠的看着解语网络,上面是解语视频。

    另一边,一个男子蹲在地上打游戏,在修炼者中也算是奇葩。

    更远的地方,同样有一个年轻男子倚靠在墙壁上,透过阴影挡住身体,连脸都看不到。

    四面八方不少解语者寂静无声,不时看向解语密室。

    没人说话,很安静的,然而这份安静很快被打断,“这个人,是陆隐?”。

    陆隐两个字在新宇宙还没什么影响,然而在内外宇宙早已人尽皆知。

    说话的是个中年人,在内宇宙解语者研究会地位不低,本身更是昊然高级解语者,但此刻却很失态。

    情圣等人看向他。

    中年人点了点个人终端,一道光幕出现在所有人眼前,上面正是陆隐解语石桥的一幕。

    众人几乎看不懂。

    中年人凝重道,“这道影像来自新宇宙,他,正在参与考核”。

    ----------

    第三更奉上,有点短,随风尽力了,多坚持几天,感谢兄弟们一直以来的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