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碰到

    “兄弟,哥来了”一声惊呼,吓了不少人一跳。

    王大帅出现了,很热情的跑向陆隐。

    陆隐惊讶,“你怎么在这?”。

    王大帅大笑,“不见光和羽化都被少祖请去了少祖星,少祖见我一下子拉了两个高手,说我在识人方面有独特的气运,所以让我替她守在少祖星外,有机会拉拢高手”。

    陆隐无语,同情的看着白胖子,等主宰界之行后,这家伙就倒霉了,一下子拉去两个偷渡者,这份功劳,好大呀。

    “兄弟,你怎么也来了?看热闹?”王大帅问道。

    陆隐刚要说话,不远处,悦耳的声音传来,“他当然是去少祖星,帮助白龙少祖前往主宰界寻找机缘”。

    听到这个声音,明明很动听,但不知为何,陆隐心里一阵不舒服,他看向不远处,看到了一个样貌清纯的女子缓缓走来,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陆隐脱口而出,“雨晨姑娘”。

    王大帅奇怪,“兄弟,你见过她?”。

    雨晨淡笑,“彼此虽未见过,却神交已久”。

    陆隐淡笑,“没那么玄乎,就是猜的”。

    “能一下子猜到是我,看来龙七大哥你很在乎我”雨晨笑道。

    陆隐耸肩,“一点点”。

    “哇,姐姐,你听听,好过分啊,姐夫在乎别人”夏太笠活泼的声音出现,来到了望祖楼第七层,在她旁边正是龙夕。

    陆隐看向龙夕。

    龙夕则看向雨晨,“我也很在乎你”。

    雨晨嘴角弯起,她本就清纯,看起来如莲花般高洁,此刻一笑,更是让王大帅都着迷了,动人的女人不仅要美丽,更要知性,气质如兰,“我也很在乎你啊,尤其是龙天大哥”。

    “你这么说不怕白少祖妒忌?戴绿帽子不是好习惯,又不怕冷”陆隐开口了,说出的话让周围人都呆滞。

    雨晨,夏太笠,龙夕都是四方天平的人,金飞远来自紫金家族,文第一来自忆贤书院,谁不是有背景,有修养,何曾说过这种话,哪怕是一身草莽气的王大帅也不敢对雨晨说这种话,陆隐就这么说了。

    雨晨都呆了一下,目光森寒盯着他。

    龙夕也呆了。

    夏太笠更是捂住嘴巴,这是挑衅白少祖呢。

    陆隐不在乎,对付这种会装的人,混不吝的性格最让他们捉摸不透,如果维容或者王文在这,他不会这样,龙夕明显不够分量跟这女人比心机,那就让他来吧。

    陆隐自认不擅长话语机锋,有些人说话能杀人于无形,雨晨显然是佼佼者,他可不想被这女人牵着鼻子走,他确定这女人来了,肯定准备了什么算计他的话,既然如此,先恶心过去。

    “这就是白龙族的教养”雨晨确实被恶心到了,何曾有人对她说这种混账话,一旦传到少祖耳中像什么样子。

    龙夕没有应对的经验,她是有修养的白龙族公主。

    白胖子倒是很有经验,但那些话是对老相好说的,这时候插嘴不合适。

    陆隐随意道,“你自己说的,在乎这个在乎那个,都不知道白少祖在你心里能排第几”。

    “够了”龙夕低喝,看到雨晨喷火的目光,盯了眼陆隐,“跟我去见大哥,大哥等你很久了”。

    陆隐点头。

    夏太笠眨了眨眼,这个龙七,说话够损的。

    雨晨语气冰寒,“龙七,白龙族没有给你很好的教养,魁罗半祖倒是教了你不少东西,看来你获得的传承不少啊”。

    此话一出,不少人神色一变,紧盯着陆隐。

    龙夕脸色难看。

    陆隐眼睛眯起,这女人果然狠毒,他故意以混不吝的性格想恶心这女人,却被这女人顺势推到了魁罗半祖身上,魁罗半祖根本就是一个神经病,试问白龙族这种四方天平培养出来的弟子怎么会那么没教养,除非接受了别人的教导,那个人,无疑是魁罗半祖。

    陆隐回头,看向雨晨,眼底深处带着无法言语的森寒,这种目光竟让雨晨心慌,她一直跟随白少洪,看到的都是这方星空最顶层的人,少有人能让她产生心慌的感觉,但这一刻,她从陆隐眼中,看到了仿佛白仙儿大人的目光,那种威压,并非修为带来的,而是来自灵魂层面的压迫。

    那种压迫,让她无法呼吸。

    “喂,你们不是想打一架吧,别啊,别牵连到本帅哥,本帅哥还想留着这张俊脸去陪老相好呢,哈哈哈哈,回见”白胖子嬉笑一声,对陆隐挤了挤眼,跑了。

    他这么一说,倒是让陆隐受到的关注少了一些,他是故意这么说的,让其他人听听,王家同样培养出了他这么一个草莽之气的人,那白龙族出现陆隐这种混不吝的性格也正常。

    雨晨蹙眉,没想到会被这胖子打乱节奏,不过无所谓,该怀疑的还会怀疑,影响不了多少。

    “走吧,大哥等着你”龙夕淡淡说了一句,朝白龙少祖星而去。

    陆隐再次深深看了眼雨晨,跟随龙夕离开。

    这些都是他们一辈人的争锋,龙奎,还有其余星使都没开口。

    夏太笠目光发亮,刚刚好精彩,寒仙宗跟白龙族是越闹越僵了,这才好玩。

    四方天平争斗,金飞远都不敢开口,等龙夕带着陆隐离去,他才来到夏太笠身前,恭敬道,“太笠公主,小弟能否前往少祖星?”,在神武天,夏太笠作为少祖夏神飞的妹妹,同样也是公主。

    夏太笠心情好,“可以,跟我走吧”。

    “多谢公主”金飞远大喜。

    夏太笠看向雨晨,甜甜一笑,“我大哥夏神飞,你在不在乎?”。

    雨晨脸色略显难看,“尊敬”。

    夏太笠一拍手,赞叹,“会说话”,说完挑了挑手指,“不死鸟,走了”。

    金飞远无语,从别人嘴里说出不死鸟那是羡慕尊敬,但从夏太笠口中说出,总感觉是调楷。

    望祖楼外,龙夕带着陆隐朝着白龙少祖星而去,前方,恰好又有人到来,飞行巨兽降落,背上,是一个中年男子,还有一个俊美的不像话的年轻人。

    中年男子

    看到龙夕和陆隐走出望祖楼,连忙带着那个年轻人下来,神色恭敬,“彩虹桥下观城城主申南,见过龙夕公主”。

    说完,对他旁边那个年轻人使眼色。

    但那个年轻人却动也没动,只顾盯着对面看。

    申南急了,“妖玄,见礼”。

    妖玄一怔,上前两步,“彩虹桥下观城妖玄,见过龙夕公主”。

    龙夕淡漠点头,“你彩虹桥直属于神武天,不用给我见礼”,说完,转身就走。

    龙夕身后,陆隐无语的望着妖玄,这还真是,巧啊!

    妖玄心中翻江倒海,有种见鬼的感觉,这也能碰到,这家伙不是失踪了吗?怎么来的这里?而且看这架势,地位不低啊。

    看着龙夕带着陆隐走远。

    申南呼出口气,责怪的看向妖玄,“幸亏龙夕公主不计较,否则以你我的身份,她就算出手教训,神武天都不会过问”。

    “她就是白龙族龙夕公主?那他旁边那个是谁?”妖玄问道。

    申南道,“没猜错,应该就是龙七”。

    妖玄抿了抿嘴,龙七,龙七,见鬼,这家伙居然搭上四方天平的船,而且地位还不低。

    自从来了树之星空,妖玄尽管一直待在彩虹桥,但对于外界发生的事多少也知道一些,尤其是大事,比如白龙族公主龙夕大婚,这就是天大的事,谁能想到,那个娶走白龙族公主的,居然是陆隐。

    遥想至尊赛,陆隐单挑其余所有人,震惊宇宙,无敌之威让他现在想来都不可思议,陆隐失踪,巨兽星域是松口气的,谁能想到,这家伙居然先一步来这了,不会是人类耍诈吧!先把这个陆隐送过来,肯定是,奸诈的人类。

    “走,这就是望祖楼,待会你要多多表现,顶层我们没资格上去,你可以在一至六层闹,实在不行只能强闯桥梁了,总归有办法获得少祖的承认”申南道。

    妖玄点头。

    两人进入望祖楼,而此刻,刚好夏太笠带着金飞远下来,正面碰到。

    申南看到夏太笠,瞳孔一缩,连忙见礼,“彩虹桥下观城城主申南,参见太笠公主”。

    “彩虹桥下观城妖玄,参见太笠公主”。

    夏太笠随意一撇,然后就被妖玄吸引住了,实在是,太俊美了,放眼树之星空,夏太笠看过很多精英,这些人中不乏样貌英俊之人,但却无人能与妖玄比,这个男子,实在是俊美的妖异,连她都呆住了。

    金飞远同样愣住了,这男的长得,太招人恨了。

    申南抬眼看了下夏太笠,暗自得意,其实他对妖玄的实力并没有太大信心,之所以带他来此,更看重的是他的样貌,这个人长得比女人都漂亮,一旦勾搭上神武天上层就太完美了,而他的目标就是夏太笠,没想到刚到望祖楼就碰到了。

    夏太笠盯着妖玄,饶有兴趣,“你叫妖玄?”。

    妖玄淡笑,不卑不亢,尽管是行礼,却给人一种谦逊之感,“是,妖玄”。

    “以前没见过你,彩虹桥的?来这里做什么?”夏太笠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