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柳叶飞花

    金飞远挑眉,“忆贤书院向来不参合主宰界,现在派你来,意思很明确了,想参与四方天平的事”,如果他的话传出去,让人猜测忆贤书院参与四方天平的事,引来的可就是天大的麻烦,四方天平不会放过忆贤书院,就像紫金家族一般,必须臣服一个,对忆贤书院而言是灾难。

    金飞远的话对忆贤书院而言就是毒药。

    男子翻白眼,“废话”。

    金飞远怒极,“文第一,你说话小心点,亏你是读书人”。

    文第一嗤笑,“读书人对流氓就这态度,怎么样,有本事打我啊,你打得过我吗?读书是为了跟君子好好说话,对你这种流氓,拳头才是道理”。

    金飞远直接出手了,说是说不过文第一了,文第一也不怕他,顿时,紫金色火焰与各种奇异文字在第七层之上交锋,足足打了一个多时辰,两人都没分胜负。

    “可以啊金飞远,刚刚被人揍过一顿,还有力气跟我打,不愧是不死鸟,挨揍是一绝”文第一嘲讽。

    金飞远喘着粗气,“有本事你忆贤书院永远不要进入主宰界”。

    “废话”文第一再次嗤笑。

    金飞远冷哼。

    “金飞远,信不信,像你这种流氓,很快又会有人揍你”文第一道。

    金飞远挑眉,“忆贤书院就属你最耐揍,除了你,还有人能与我一战?”。

    文第一摇头,“文盲真可怕,我说的又不止我忆贤书院,其他看不过眼的人太多了,之前那个上清肯定就是看你不爽才揍你的”。

    “你”金飞远怒极。

    这时,一个白胖子冲入了望祖楼,快速跑向文第一,目光炙热。

    文第一嘴角一扯,其实他早就到了望屿,亲眼看到上清与金飞远一战,也亲眼看到白胖子王大帅邀请人的方式,连忙开口,“王兄,稍缓,小弟不急着去少祖星,而且心中早有决定”。

    王大帅殷切,“有决定了?帮谁?肯定是我们王家吧,我们家少祖那叫一个漂亮”。

    文第一无语。

    “是我白龙族”龙夕的声音远远传来。

    王大帅看去,“凭什么?”。

    龙夕懒得跟他废话。

    文第一无奈道,“确实是白龙族,王兄,见谅”。

    王大帅眨了眨眼,有些茫然,是他邀请的方式不对?还是他太帅了?

    雨晨和夏太笠根本没出来,早已清楚文第一绝不可能帮助寒仙宗与神武天,一直以来,忆贤书院都颇为反感他们。

    看着望祖楼的文第一,雨晨目光一闪,忆贤书院吗?一直保持中立就好,否则,不可能继续存在。

    相比第五大陆的百花齐放,树之星空有个最明显的区别,就是战力断层。

    四方天平培养了诸多精英强者, 少祖同辈,达到启蒙境的不止一两人,而四方天平之外,哪怕是剑碑刘家,种子园农家,精英强者数量也远远比不上,更不用说中平界其余家族势力。

    荣耀殿堂尽管掌舵第五大陆,培养的法子也

    是绝顶高手,但别说新宇宙,哪怕是内宇宙都有足以与之一战的强者,这种事在树之星空绝不会发生。

    四方天平必须是最强的。

    这些,是陆隐到达树之星空后所有见闻总结的概念,在这里,四方天平太霸道了。

    乘坐在攰背上,顺利渡过中平海,看到了遥远之外,一座悬浮于高空的巨大岛屿,那里,就是望屿。

    “少祖星呢?不是说跟望屿相连吗?”陆隐好奇,既然是星球,不可能太小吧!

    龙奎望着远方浮空的岛屿,眼中闪过憧憬,“唯有登上望屿才能看见少祖星,望屿跟少祖星唯有在元轮祭后才会出现”。

    攰的体型太大,也很惹眼。

    当出现在望屿不远处的时候,引起了不少人注意,其中,一个老者目光一闪,抬起云通石联系了什么人。

    望祖楼上,金飞远已经准备去神武少祖星,不打算跟文第一在这扯皮,却被紫金家族那个老者拦住,“少爷,龙七到了”。

    金飞远一怔,随后冷笑,“还真来了,算他聪明,只要进入白龙少祖星,确实没人能打扰到他”。

    “家主让我们询问的那件事怎么办?”老者问道。

    金飞远想了想,“暂时什么都别问,免得被人惦记”。

    老者点头,“是”。

    望屿很大,而望祖楼,也很显眼。

    攰巨大的体型快速缩小,降落到龙奎肩膀上,龙奎抬头看着望祖楼,终于,又到了这里,还记得当初来此,与今日的场景完全不同,这方星空甚至都换了主人。

    “走吧”龙奎内心感慨了一番,抬脚步入望祖楼。

    陆隐紧随其后。

    攰的出现,产生星使级别的压力早已震动望祖楼,所有人都在关注龙奎与陆隐。

    望祖楼第一层,罪先生也看到了龙奎跟陆隐,并不在意,低下头,继续喝酒。

    陆隐好奇打量,这种类似的地方他来过不止一次了,山海界星辰五子争夺之前,青楼也相当于此刻的望祖楼,很多人都在那里等待。

    这些人都很期望成祖,然而真正可以进入少祖星的却没几人。

    “想要进入少祖星,要么是成名已久,要么,在这望屿之上展现足够的价值,望祖楼最接近少祖星,也可以看到前往少祖星的桥梁,是最佳的选择”龙奎介绍。

    “那我呢?”陆隐问道。

    龙奎道,“龙夕公主很快会接你去少祖星”。

    逐渐的,两人来到顶层,这里气氛很是沉默,一共也没几人,陆隐来到这一层后,立刻就被金飞远吸引了目光,实在是太惹眼了,一身紫金色火焰,应该就是那个不死鸟了。

    金飞远与陆隐对视,目光平静。

    陆隐继续看向其他人,在座长者都是星使,而跟随在这些星使旁边的年轻人也都是精英。

    两人找了个靠窗户的桌子,陆隐转头望去,看到了四座形态各异的桥梁,他眨了眨眼,那是桥梁?严格说来,可以算是。

    只见远方四条蜿蜒

    曲折的道路悬浮天空,延绵向远方,而最远处,连接着四颗巨大的星球,那就是少祖星了吧!

    “龙奎前辈,可还记得晚辈”一道声音打破了平静,说话的是不远处一个中年男子,身侧跟着一个少女,那个少女此刻正好奇望着文第一。

    龙奎和陆隐同时转头看去。

    “你是?柳叶先生?”龙奎不确定。

    中年男子笑道,“没想到龙奎前辈还能记得晚辈,晚辈深感荣幸”。

    龙奎郑重道,“中平界谁不知道柳叶飞花,那是一个传奇,两人联手,曾协助寒门捕获渡过五次源劫的红背,对我人类有大贡献”。

    柳叶先生苦笑摇头,“前辈过誉了,当初也只是稍微拖延时间,等待清尘前辈降临,我们两人贡献实际上很少”,说着,对身旁少女道,“去,给龙奎前辈见礼”。

    少女连忙起身行礼。

    金飞远等人这才注意到他,之前他们都没在意过这个中年男子。

    树之星空高手太多了,星使并不少,彼此认识的可能性也不算太大,但如今听到中年男子是柳叶先生,那就不同了。

    柳叶飞花正如龙奎所言,是中平界的传奇,两人皆为渡过三次源劫的强者,也就是战力超越七十万,彼此联手足以对抗渡过五次源劫的高手。

    放眼树之星空,渡过五次源劫的高手就少了,他们的组合相当于就是渡过五次源劫的高手,足以引起四方天平重视。

    “晚辈后晴,参见前辈”少女俏生生来到龙奎和陆隐身前,行了晚辈礼。

    龙奎点头,看了眼陆隐,意思很明确,想让陆隐回礼。

    陆隐眼观鼻,鼻观心,回礼?不可能的,关他什么事,他总感觉去回礼有种被当傻子的感觉,龙奎也不可能勉强他,他的地位虽高,却也高不过陆隐,陆隐又不是他的晚辈。

    “后晴?名字不错,修为也不错”龙奎难得笑道,他和攰联手也未必是柳叶飞花组合的对手,哪怕柳叶飞花组合是晚辈。

    “难得前辈夸赞,后晴,回来吧”柳叶先生道。

    后晴抬头看向陆隐,眨了眨眼,笑了笑,返回座位。

    “龙奎前辈,晚辈有个问题想问一问龙七,不知是否方便”柳叶先生开口。

    龙奎目光一闪,“柳叶先生想必是问关于令师的事”。

    柳叶先生脸色肃穆,“正是,师尊一直想追问魁罗半祖一件事,所以”,龙奎抬手,阻止了柳叶先生的话,“不止你,很多人都有问题想问龙七,但你们找错人了,龙七只是得到了魁罗半祖部分资源,连传承都算不上,如何能回答你们的问题”。

    柳叶先生看向陆隐,“是嘛”。

    紫金家族那个老者,金飞远,文第一,还有这最高层其余几个星使,乃至整个望祖楼,不少人都听到了龙奎的话,龙奎就是让他们听到,想要借他们的口传出去。

    “既然前辈这么说,晚辈便信了”柳叶先生客气道。

    陆隐一句话没说,充分体现了什么叫老实,让龙奎稍微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