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獠牙

    他出生坤泽,见过各种各样的恶人,也见识过各种各样的刑罚,虫罚,也是其中之一。

    他自有一套对付虫子的手段。

    想着,自腰间将漆黑的锁链取出,砸落在地,发出轻响,随后将锁链缠绕于掌中,一步步接近百脉。

    百脉只是一只指甲大小的甲壳虫,泽卒接近,它似乎不安了起来,发出轻微颤声。

    第一断层角落处,妖玄毫不在意,似乎并不担心百脉。

    如果不是毙虫一脉数量实在太稀少,天妖一脉真未必能成为天兽榜第一,巨兽星域格局都会改变,对于百脉,即便它都忌惮。

    泽卒站在距离百脉十米远处,手中锁链搅动虚空,狠狠压下,同时,张嘴怒吼,音浪形成诡异凶兽外形铺天盖地而去,压向百脉,这是他的天赋——凶煞之音,在坤泽可是令不少恶人恐惧的。

    此刻,坤泽,相当一批恶人咬牙,论实力他们远超这个坤泽,然而被铁链捆绑,囚禁于坤泽,他们不敢反抗,每天承受着各种刑罚,凶煞之音也是其中一项。

    看着凶煞之音在至尊山出现,这些恶人心情复杂。

    其中也有一批恶人不在意,他们可以无视某些刑罚,而凶煞之音,区区狩猎境小辈的天赋而已。

    然而不管是谁,看着自己身边人出现在至尊山那种全宇宙最高的舞台上,心情都会有起伏,这些恶人很希望泽卒获胜,那样,狱主大人就会很高兴,或许能避免一些刑罚。

    凶煞之音形成的恶兽宛如厉鬼降临,这就是泽卒对付虫子的手段,他知道虫子体型小,有些虫子天赋异禀,唯有以凶煞之音覆盖整个场地,才能察觉出虫子的位置,哪怕百脉就在他眼前,他也不会认为这只虫子真的乖乖在原地等他动手。

    但结果出乎泽卒预料,也让不少人呆鄂,百脉,确实就在原地没动,任由铁链砸下,任由凶煞之音侵袭,毫无动静。

    泽卒心中一沉,漆黑的锁链形成星云妄图捆缚百脉,这可是坤泽的战技,不管体型多大还是多小,都可以捆绑,这是每个坤泽狱卒都必须掌握的战技。

    联手威力更大。

    锁链成功捆绑了百脉,然后,百脉张嘴,开始咬,咔擦一声,锁链断裂,随后裂痕扩大,最终碎裂。

    泽卒瞳孔陡缩,怎么可能,这可是坤泽的锁链,虽然不是异宝,但坚硬程度极高,居然一口咬断了。

    妖玄目光露出嘲讽,连祖境强者身体都能寄生,区区锁链而已。

    百脉动了,速度不快,朝着泽卒飞去。

    泽卒张嘴怒吼,凶煞之音越发鬼厉,头发都根根竖起,看起来极为可怕,着实吓到了光幕前不少人。

    这就是坤泽的狱卒。

    然而他的凶煞之音对百脉毫无用处,百脉一丝阻碍都没有,直接穿透凶煞之音对着泽卒咬去。

    泽卒头皮发麻,明明很小的虫子,在他眼中却无限放大,利齿要将他吞没,嘶咬,粉身碎骨,不管他如何反抗都没用。

    “认输”泽卒毕竟是坤泽狱卒,意志坚定,见识过很多恶人,最终反应了过来认输。

    百脉降落在他肩膀,发出轻微的声响。

    泽卒动都不敢动,被百脉触碰,如同死神降临,让他遍体生寒。

    还好,百脉消失了,而他,也返回了原位。

    无数人目光下意识看向天梯,百脉体型太小,一时还看不到。

    很快,宇宙各大光幕中出现一个酒桶,酒豪打着酒嗝出现,而她不远处,正是百脉。

    十强争夺战,百脉的对手是酒豪。

    陆隐看向百脉,这只虫子貌似挺棘手。

    酒豪打着酒嗝,晕晕乎乎望着百脉,咧嘴一笑,“下酒菜”。

    不少人无语。

    百脉发出轻微震颤,从头到尾都没说过话,不知道是不会说还是不屑说。

    很快,两道人影出现在场中。

    看到这两人,所有人脸色微变,重头戏来了。

    秋诗对决石中剑。

    一个是第五大陆新宇宙天星宗大师姐,一个是第六大陆石域域子。

    秋诗还有另一个身份,第五大陆星辰五子之一。

    尽管星辰五子争夺一直以来都是骗局,只为了算计新人类联盟,但这么多年下来,星辰五子之名早已深入人心。

    当初那场战斗并未结束,但秋诗在很多人看来就是星辰五子之一,一己之力对付采星女和文三思。

    四绝天女秋诗,第五大陆年轻一辈真正的绝顶高手。

    石中剑同样也是第六大陆仅次于道源三天的域子,他们的对决让无数人振奋。

    陆隐目光明亮,石中剑他不陌生,但对于秋诗,他却很陌生,应该说既熟悉,又陌生,这个四绝天女隐藏太深,不管是第六大陆入侵时宇宙海一战还是山海界争夺星辰五子,他都觉得这女人没尽全力,至少四绝是哪四绝,没人说得出来。

    没有任何对话,对决直接开始。

    石中剑的剑气扫向秋诗,无穷无尽的剑气自上而下,如雨点般垂落,刚开始就已经尽全力,这是对秋诗的看重。

    宇宙海,他与秋诗可不陌生。

    秋诗体表数百颗星辰运转,石中剑剑气掠过星辰,斩向秋诗,这时,星辰引爆,秋诗抬手,天星掌。

    掌出星辰现,星辰齐爆,石中剑目光一凛,极速后退,然而周边尽是运转的星辰,每一颗星辰爆开都威力极大,扭曲虚空,进而撕裂,连续的虚空被撕开,形成一片宛如黑洞般的裂痕,蔓延在整个场地上方。

    并且还在扩大,仿佛要将整个至尊山吞没。

    石中剑扛起巨大的石剑,轻易抵挡星辰爆裂之威,不过尽管可以挡住,身体却被巨大的威力震退,一步退,步步退。

    秋诗脚步轻点,掠过诸多星辰,抬手,星辰汇聚,化为剑,天星剑术。

    石中剑目光陡睁,裂天剑罡。

    乓的一声,四道巨大无比的裂缝顺着至尊山蔓

    延,将整片星空切割了开来,天星剑术与裂天剑罡的对攻,形成目前为止最强的剑技攻击,威力远超烬禾。

    如果烬禾拥有两人中任意一人的剑术,梵舜或许早已败了。

    不过每个人擅长的不同,烬禾尽管剑术不精,但拥有宙衍真经,而秋诗与石中剑的剑术远超烬禾,却没有宙衍真经那等神奇手段。

    剑术的对攻让远处刘天沐手指动了动,这是她想参与的一战。

    四道巨大无比的虚空裂缝还在蔓延,石中剑整个人被压入地底,四周石子横飞,化为灰尘,秋诗的天星剑术压过了裂天剑罡,周边星辰再次出现,齐齐爆开。

    石中剑印照出现,一个三寸老者现身,下一刻,强大的气息化作旋风自下而上,将秋诗都震退,石剑凌空飞度,石中剑一跃抓住石剑剑柄,再次一剑斩出,还是裂天剑罡,然而这一剑超越了之前,印照加持,令秋诗的天星剑术都黯然失色。

    天星剑术无愧于天星宗绝技,力压石中剑,第六大陆修炼者对战第五大陆修炼者本身就存在压制,这种情况下都可以击败裂天剑罡,天星剑术完全压过裂天剑罡一筹。

    可惜,第六大陆修炼者的手段太多。

    石中剑凭借裂天剑罡稳坐域子之位,印照加持下,一剑令秋诗无法硬接,她的天星剑术已经不及,然而天星剑术,包括天星功最多算是其中一绝。

    眼前,裂天剑罡降临,秋诗紧盯着石剑,身体如同游鱼般穿梭,竟掠过剑气,与石中剑相隔不足一米,石中剑瞳孔陡缩,不好,此女是昊然高级解语者,对星能的掌控极高,可以看穿他的剑术。

    他的剑术凭的是威力压过天星剑术,但秋诗本身却可以看穿裂天剑罡。

    石中剑妄图抽回石剑,横拍向秋诗,秋诗目光一闪,转身,背对石剑,一掌击出,这一掌,击向了空白之地。

    光幕前,无数人迷茫,看不懂。

    天梯下,陆隐眼睛眯起,天星宗秘术——斗转星移。

    石中剑都有一瞬间的茫然,斗转星移秘术在当初宇宙海一战,秋诗从未施展,第六大陆修炼者根本不清楚,哪怕因为至尊赛开启,他们特意打听过第五大陆高手的情况,却未必能打听的出来。

    新宇宙对于内外宇宙还有宇宙海都很神秘,更不用说天星宗秘术。

    石中剑身体突兀出现在秋诗的位置,而他的一剑,落空,秋诗一掌原本应该击中空白地,此刻却正好印在石中剑背后,石中剑五脏震动,一口血吐出,脸色剧变,右脚迈前,硬拼着伤势加重强行稳住身形,回身橫斩,却在半空,剑柄被一只洁白的手掌抵住,掌心翻转,秋诗以右掌将石剑自下而上拍飞,砰的一声,石剑颤动,随后飞了起来

    石中剑一跃抓向石剑,秋诗随手一挥,石中剑星能陡然不稳,被秋诗以世界境掌控的能力影响,未能抓住石剑,秋诗左手星辰汇聚,天星剑术,咻的一声,剑气斩出,鲜血横飞。

    石中剑腹部被切开,整个人甩向千米之外,重重砸在地上,相当凄惨。